第380章:没有办法,那就扑倒他!/军婚蜜宠:老公,套路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她立即走上前,许瑞看到她,不再出声。

她抬手,拉了拉陆已承的衣角,“我们走吧。”

“小诺,你真的要和他走吗?”

“我只是想和他说清楚。”

“好,我等你。”许瑞朝顾一诺说道。再朝陆已承望去。

他相信,小诺会回来,等小诺回来,他就会向小诺表白,他爱她,他可以为了她,努力奋斗,给她更好的生活,他会陪着她一辈子!他会用自己的生命来爱她!

陆已承看到许瑞眼中的情绪,他心理学的成绩,不亚于什么知明的心理医生,他完全读得懂这些情绪!

他有些担心,顾一诺要和他说什么。

顾一诺主动朝那辆豪车走去,拉开车门,坐在副驾驶的位置。

陆已承又朝许瑞看了一眼,才转身。

不,他不能让许瑞带走他的女人!顾一诺是他的,从她出生的那一刻起,就是他的!

陆已承才刚刚打开车门,顾一诺的声音清冷的响起:“陆先生,如果你方便的话,我们直接去民政局吧?”

“去民政局做什么?”

“还能做什么?”顾一诺朝他反问。

“你想离婚?想和那个小子在一起?”

“你不要误会!我和许瑞什么都没有!我们是清白的!”

“清白的,你和他住在一起,你还告诉我,你们是清白的,你和他一起去买菜?你们住在一起,快一个月了!你告诉我,孤男寡女在一起,能清清白白?”陆已承气炸了,什么话都说出来。

他不相信,顾一诺会做出那种事,而且,他也看得出来,是许瑞一头热。

她很笨,笨的那么明显的喜欢,她都看不出来!

还什么好朋友!

“是啊!我和他睡了!我们在一起了,请陆先生成全。”

“我不成全!”

顾一诺真的搞不懂这个男人!为什么他就不肯放她一条生路!

“陆先生,我求求你,求你,把婚离了,我知道,你是担心爷爷,我相信,我们之间,没有感情,他也不会勉强我们,我们把婚离了,好不好?”

她竟然这么哀求他,让他把婚离了!

当真是铁了心要离婚!

他不离,一百个不离,死也不离!

今天晚上,他就把她变成名正言顺的陆太太!

陆已承开着车子朝盛世皇朝而去,顾一诺不知道他心里的打算,不过不是回陆家就好,她再也不想回去了。这一辈子,都不想再踏入陆家的家门。

还没有来到盛世皇朝,陆已承的手机响了起来!

老爷子在陆家老宅,突然晕了过去,情况危急!

他立即调转车头,朝另一个方向急驶。

“你带着身份证呢?”

“嗯。带着呢。”顾一诺一头雾水。

陆已承吩咐人,订了两张回G市的机票。

飞机上,顾一诺才知道,老爷子病重了!她好担心老爷子的情况。

这个世界上,只有老爷子一个人,是真心疼她的!而且完全无条件的相信她。她也早就把老爷子,当成最亲的亲人。

陆已承和顾一诺回到G市。接老爷子回到帝都,再次住进军区医院。

顾一诺担心老爷子的病情,离婚的事情,暂时搁浅。

她一直留在医院里,照顾老爷子。

陆已承见老爷子的病情稳定,决定去找许瑞谈一谈。

老爷子的病情稳定,要出院了,杜明兰对老爷子嘘寒问暖,想接老爷子回陆家养身体。

老爷子没有拒绝,顾一诺担心老爷子,无奈之下,又跟着老爷子,回到陆家。

她这一次,完全没有把自己当成是陆太太,她只想着照顾好老爷子,一边再想着和陆已承离婚的事情。

转眼间,在陆家住了几天。

杜明兰完全不像平常对她的那样,当面一套背后一套。

顾一诺怕影响到老爷子的病情,咽下所有的委屈。

家里的客人,渐渐多起来,特别是蓝夫人母女。

顾一诺多了一个朋友,叫蓝馨。

朋友?或许吧!

陆已承忙得不可开交,处理完手上棘手的事情后,他才想着,怎么妥善的安置顾一诺和老爷了。

陆已承知道顾一诺的处境,知道她在陆家承受过的委屈,他的心里好心疼。本来已经和父母谈好,和陆氏集团合作,到了最后的时刻,他不愿意了。

他准备把爷爷和顾一诺都接到他那里,从此后,绝不让她再回陆家!

开发区的地拿下来了,却一波三折,他处处受困。

虽然他是在暗中执行任务,但是他必须也要有在帝都立足的资本,如要他倒下了,接着就是陆氏集团,整个陆家,都会被苏家蚕食!苏家,绝不会放过他。

他很忙,忙到无暇顾及顾一诺。

终于,他得了一些空闲,晚上抽空,能回去吃饭,她并没有向他说过,她受过的委屈。哪怕和爷爷一起又住在陆家,她一天也是平平静静的。

像一潭死水。

他想和她好好的谈一谈,可是一直都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

家里,到是时不时的来一些客人,尤其是那个姓蓝的女人,每一次他回来,她都在。

而且顾一诺竟然还和她成了朋友!

难道,她就看不出来,蓝馨的用意?难道她这个陆太太,就没有发现,别的女人看他的眼神?她究竟是傻到那种程度,还是根本就不在乎?!

陆已承回到家,顾一诺和爷爷去散步了,他直接上楼准备休息。

他回来后,她一直住在客房,他命人,把客房的床撤了,把她的东西,全都搬到主卧。

顾一诺推着老爷子在外面散步,最近陆已承的流言蜚语传的沸沸扬扬,她不想打听,也不想知道他在外面,是不是真的有女人。

但是,总有消息不断传到她的耳朵里,让她避之不及。

陆已承回到房间,刚刚洗完澡换了衣服,听到外面有脚步声,他本来还有一个应酬,但是一想来人肯定是顾一诺,他直接倒在床上装睡。

门推开了,他几乎从脚步声,就发现不是顾一诺。

是那个让他恶心的蓝馨!

他又听到,外面的脚步声,是顾一诺的声音。

他不动,继续装睡,他不信,顾一诺真的不在乎!

蓝馨偷偷的躺在他的身边,紧接着,门开了,顾一诺出现在门口,看到他和蓝馨躺在一张床上,她的表情,竟然没有丝毫的变化。

蓝馨拙劣的表演着,顾一诺静静的看着。

至始至终,没有一丝反应!

陆已承怒了,拎起衣服,大步离去!

她的心里,真的没有他,如果还对他有一丝感情,不会是这样的表现。

靳司南知道后,因为这事,狠狠的嘲笑他。

“堂堂陆大少,要用这种方法,去试探自己的妻子的真心,简直是太没用了。可以迷倒那么多女人,竟然迷不倒自己的女人!”

陆已承也陷入深深的无奈。

他真的,想不到还有什么办法,能解决他眼前的困境!

紧接着,公司出了问题,苏家联合裴熠还有F国的亚斯公爵,对他不利,他只能先打起精神,处理工作上的事情,借这些事情,他也可以麻痹自己。

他和爷爷交待过,顾一诺在爷爷身边,应该不会出什么差池。

但是,他还是太大意了!

而且,他更没有想到,他自己的妈妈,会做出这样的事情,做了那么多,伤害她的事情!

顾一诺被绑架了!

他几乎快疯了!

还好,最后找到她,她吓坏了。

一言不发,他的心疼到要碎了!她躲着他,他只要一靠近,她就恨不得缩到地缝里去,他不知道,应该怎么去缓和这种关系!

他不在乎,她是不是清白之身,只要她好好的!

那几个人,被他亲手了结了,他第一次,没有用武器,亲手将那些人一个个处理干净!查出幕后黑手!

他不能在这样!绝不能再让她受伤害!

他开始经常回去,他开始试着走近她,他试了好多好多种方法,可是,她就是筑起了一层坚固的外壳,像是一个刺猬,他没有办法靠近!

究竟,是多大的伤痛,将她逼到了这样的境地?!

陆已承自责的,恨不得抽死自己。

接下来的事情,让他更加想不到!

他的母亲出了车祸,嫌疑人,竟然成了顾一诺!所有的证据都指向她,她百口莫辩!

她向她求饶着,告诉他,不是她做的。

他信!

可是,他一时之间,没有查到证据。

她要被带走,他绝不允许,她受牢狱之灾!

他查清楚,这件事情,与程诗丽母女有关!他因为公司的事情,想要和威尔斯先生合作,竟然发现,威尔斯先生竟然收了顾茗雪做养女。

顾茗雪带着威尔斯先生的资金,回国。

他不得不与她周旋!

只等着,渡过这一次的难关,再一起和程诗丽和顾茗雪算总帐!

顾茗雪因为一次紧急的事情,直接来到他有帝都的别墅找他,他正和顾茗雪往外走,突然发现顾一诺的身影,她站在那,表情不知道怎么形容!

他知道,这又是顾茗雪的安排!

那一刻,他看到,她眼中的如同死灰一般的冷漠!

他慌了,他怕就此失去她。

爷爷提醒他,不如和她生个孩子。

他心动了!

如果有个孩子,是不是就可以挽回?

他向她提出这个要求,她竟然同意了,只是,她对他的态度,却还是那么疏离,她认定,他是个渣男,他和很多女人,有不正当的关系,他也不知道,怎么有那么多谣言传出来。

他看得出来,她很勉强。

所以,他提出,人工受精。

她同意。

试了一次又一次,都以失败告终。

他想,也许,这就是老天安排好的,让他们有一次可以敞开心扉的机会,可以让他,彻底的拥有她!

她找人调查他,调查顾茗雪。

她不知道,这样有多危险!顾茗雪不但是威尔斯先生的养女,还和白聿和苏家勾结!他对她发火,让她打消这个念头!不许再查!

他知道,她被顾茗雪陷害,他知道,她受了多少委屈。

他都会一一还回来!会为她千倍万倍的讨回来!

他给她钱,尽可能的满足她一切,她一开始,一分不动,钱都安然无恙的放在银行,可是,他发现,最近她动用了那些钱。

动用那些钱的目的,竟然是逃离他的身边!

在那个雨夜,他发疯一样,不顾她的挣扎,占有她。

他知道,自己在她的心里,成了一个不折不扣的渣男了!他在乎,他要求把她留在身边!他会给她美好而幸福的未来!

她怀孕了,陆已承欣喜若狂!

这是他们之间最大的转机!

他为了保护她,一并将爷爷和她送到G市。

他不想让她承受任何的风风雨雨!

那晚过后,她更怕他了。

她怀着身孕,反应很大,他都看在眼里。

他只敢在她睡着的时候出现,只敢在她睡着的时候守在她的身边。

他发现,她很爱他们的孩子,他也很开心。

控制不住的幻想着,等孩子生下来,她会不会因为孩子而爱上他这个爸爸。

转眼间,到了她的预产期。

他查出了苏家基地,必须要去执行任务,炸毁这个基地!

当他带着一身的伤痛,回来的时候,听到她已经平安的生下这一对龙凤胎的消息,他不顾一身的伤痛,也要回到她的身边!

苏家彻底的毁了!他也可以安心了!

来到医院,陆已承只发现孩子在病房里,却不见顾一诺的身影,一瞬间,他感觉自己的血液都要凝固了!

不好的预感,占据着他的心头,他发疯的,冲出去,寻着顾一诺的身影。

她刚刚生完孩子,才三天的时间,下床行走都难,怎么可能会不在病房里,甚至不在医院里!

“诺诺!诺诺!”陆已承疯了!

终于查到监控,顾一诺在昏迷中,被人劫持!而劫持顾一诺的,正是顾茗雪!

陆已承查到顾茗雪的踪迹,开着车子,朝海滨码头而去。

顾茗雪带着诺诺出海了!

他可以预料,究竟会发生什么事情!

“不!不要,诺诺,等我!等着我!”

那一片汪洋大海的深处,停着一艘船只,陆已承发现,一个人影从船上被抛入海中!

这一刻,他的心,被狠狠的撕裂!

“包围那艘船!”他怒声下令。

船还在急速行驶着,一到那片海域,他就迫不急待的跳入海中!

水很冷,他在水中,不断的寻找着那道身影。

“诺诺,一定要撑住,一定要等我!”

水越来越深,几乎无法看清眼前的景物,不得压力,几乎撕裂他的耳膜,他还在往深处潜去。终于,他看到那道身影!

他顿时朝她游过去,才发现,她的身上,坠着一个石头,他抱着她,心如刀绞。

水好冷,她的身子也好冷!

他吻上她的唇,将自己的气息渡给她,两人还在不断的下沉。

她没有一丝反应,没有!

陆已承的心,在这一刻也死了,他紧紧的搂着她,就这么随着她,一起往下沉。

她生,他生,她死,他绝不独活!

突然,一个力量拽着他,不断的朝水面上浮去。

两人,都被拉回水面!

他抱着顾一诺冰冷的身子,第一次,泣不成声。

“诺诺!诺诺!”悲戚的声音,让整个世界都充满哀伤。

他唤不回她,怎么也唤不回!

顾茗雪被控制着,带到陆已承面前,看着陆已承伤心的样子,她的眼中,闪过一丝恐惧。

她准备杀了顾一诺,就逃走的!

没想到,陆已承竟然这么快就赶回来!

她占据着顾一诺应该有的身份,有着威尔斯先生做后台,陆已承却还是不看她一眼!她恨!恨透了顾一诺!苏家的事情,让她知道,她和妈妈以前所做的事情,都败露了。

白聿让她马上离开,可是她心有不甘,所以在临走之前,对顾一诺下毒手!

孔一凡赶了过来,仔细的查看了一下顾一诺,眼中闪过一丝哀伤。

已经,无力回天。

“陆少,你要想开一点,节哀。还有两个孩子,他们没了母亲,不能没有父亲。”

陆已承什么也听不见,抱着顾一诺,不松手。

他自己是多么的无能,连自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让她一个人,承受了那么多的痛苦与迫害!

“陆少,顾一诺是因为她自己和几个男人厮混,又杀了陆夫人,所以才想不开自尽了。”顾茗雪朝陆已承说道。

她就不信,以她是威尔斯先生养女的身份,陆已承敢杀她!

陆已承突然转过身,又目腥红的看着顾茗雪。

他将顾一诺放好,亲自开着船,朝大海深处而去。

顾茗雪有些心慌,她不知道陆已承究竟要做什么。

“你!你究竟要做什么!陆已承,你疯了吗?你要是敢伤我,威尔斯先生不会放过你的!”顾茗雪朝陆已承失声喊道。

一旁的人,立即将她控制住。

这是有鲨鱼出没的海域,陆已承将船停好,顾茗雪已经被绑起来,他走上前,拿起刀子在顾茗雪的身上划了几刀!血流如注,陆已承直接将顾茗雪踹入海里!

顾茗雪的身上,穿着救生衣,漂浮在水面上!

她的手被绑着,完全没办法动弹。

血染红了海面,她的心中,无比的惊恐!

远处,有一些动静,水面上,露出一个漂亮的鱼鳍,不断的朝被血染红的海面游来。

“救我!救我!”顾茗雪失声喊道。

她拼命的挣扎着,却没有办法游动,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浮出水面的鱼鳍越来越近!一只,两只,三只……一群!

她吓到,喊都喊不出来!

突然,一只离她最近的,跃出水面!

直接朝她冲了过来。

那道身影,直接被拽入水中,海面上,拖出一道长长的血痕!

几头鲨鱼像是疯了一个,在水面翻出一大团水花,争抢着新鲜的食物!

十分钟后,海面平静了下来。

湛蓝的海水中,还残留着血腥味。

只有一个救生衣的碎片,孤零零的飘在水面上。

船,开走了。

陆已承抱着顾一诺,舍不得松手。

他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她走了,和他生死永别!

再多的悔恨,都换不回她。

带回顾一诺,老爷子无法承受这样的刺激,再一次入院,经过十个小时的抢救,还是离开人世。

陆已承捉住准备逃出国的程诗丽,亲手将H—5注入到程诗丽的体内,从此后,她将生不如死的活着,即使是这样,也无法赎罪!

安葬了老爷子和顾一诺,陆已承每天如同行尸走肉。

直到有一天,他接到一个电话……

……

“诺诺!”陆已承猛得唤了一声,直接从床上坐起来。

趴在床边的顾一诺惊醒了。

“已承,你醒了?”

陆已承看着她,愣了几秒,突然将她搂进怀里。

“诺诺!诺诺……”他不停的唤着,突然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崩溃的大哭!

顾一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更不知道陆已承怎么会像个孩子一样,哭的这么伤心!

陆已承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那个梦,太真实了,他还在失去她的悲痛中,无法自拔!他看到了,他看到前世的一切!

他理会到了,她所承受的一切!

他最终失去了她!

他抱着她冰冷的身躯,再也无法唤醒她!

那种生死永别的痛,他无法承受!

“诺诺,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他紧紧的搂着她,不断的道歉。

他没有办法弥补她前世所承受的痛苦,他也知道,道歉没有任何意义,他除了这三个字,跟本不知道,还能说什么。

顾一诺不知道,陆已承也会如此切身体会的经历前世的一切。

她只能像是哄陆宝宝一样,轻轻的拍着他。

“已承,不要哭了,你这个样子,要是让别人看到,丢不丢人?”

陆已承还是止不住,根本就控制不住那种悲伤的情绪,他无法再回想,他是怎么亲手将她安葬的!

顾一诺见他越哭越伤心,简直拿他没有办法,强行从他的怀里挣扎出来,直接将他按在床上,吻上他的唇。既然没有办法,那就扑倒他!

果然,见效了。

他没有时间和机会哭了。

陆已承紧紧的搂着她的身子,翻身将她压在身下,疯狂的回应着!

“唔~已承,轻点,你,你的伤……”

他没有给她一丝准备的时间,一边吻着她,直接将她占有!

在合二为一的那一刻,他才从那种强烈的悲伤中,拉回现实。

他抬起头,看着她,心里,是失而复得的喜悦。虽然,心依然在隐隐作痛。

顾一诺紧紧的抓着他的胳膊,小脸上,有一丝红晕,“你……轻一点,身子还没好。”

“诺诺,我爱你。”

“已承,我也爱你。”顾一诺捧着他的脸颊。

“你不恨我吗?”

“啊?”顾一诺愣住了。

“你和我说的前世的那些……不恨我吗?”

“你连这些都想起来了吗?”顾一诺有些惊讶。

“是的,都想起来了。”陆已承的心,又是一阵刺痛。

哪怕,他现在与她密不可分,他还是那么的害怕,有一些分不清真实还梦境,他怕他一睁开眼,就是没有她的日子,他怕,现在的美好,只是一个梦。

“我不恨你,反而,爱了两辈子。”顾一诺捧着他的脸颊,柔情似水的向他表白。

“我也是,爱了两辈子。”

“是吗?”顾一诺朝他调皮的笑了笑。

“是的!”陆已承很认真的回答。

顾一诺愣住了,笑容也一点一点的僵在唇边。她从他的眼神和回答里,仿佛发现了什么。

陆已承突然吻上她的唇,用身体力行证明,他有多么的爱她。

爱到疯狂!

孔一凡本来想来看看陆已承是不是醒来,一走到门口,立即转身下楼。

“怎么了,孔医生,已承他怎么样了?”老爷子立即朝孔一凡询问道,他生怕已承再出什么事。

------题外话------

小仙女们,表忘记投征文票哟~

前世的小番外在这里交待完了,接着继续走剧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