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2章:蛋疼!(求征文票)/军婚蜜宠:老公,套路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陆已承回到家,顾一诺已经醒来,在厨房里忙碌着。

他就这么静静的看着她,脑海里控制不住的浮现出他将她从陆家带出来那晚,他们一起出去吃饭,她知道他不吃黑椒。

一直以来,他只是想不明白,为什么她的眉宇间,总有散一去的悲伤,为什么总是有什么事情,隐瞒着他。

所有的痛苦,只有她一个人在承受。

陆已承抬步朝厨房走去,孙嫂一看他,悄悄的退了出去。

“孙嫂,把葱给我一下,我过一下油,有一点点葱油的味道就可以了,万一味道太大了,已承吃不惯。”

陆已承朝她面前的配料望去,一道菜的工序,那么复杂,只为了迎和他的喜好。

前世,她一人在陆家的时候,是以怎么样的心情,在厨房里学着每一道菜?

“没事,直接撒上去,我什么都吃,只要是你做的。”陆已承朝她柔声说道。

顾一诺愣了一下,转身看着突然出现在她身后的陆已承,笑的眉眼弯弯,“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陆已承直接将她搂在怀里,下巴在她的脖间不停的磨蹭着,“刚刚回来,好想你。”

“你才出去不过两个小时。”顾一诺笑着说道。

“寸阴若岁。”

“你去外在坐着吧,我马上就要做好了。”

“不,我来。”陆已承取下一旁的围裙,转过身朝顾一诺吩咐道:“给我系好。”

顾一诺给他系好围裙。

陆已承看着配好的菜,开始开火。

顾一诺刚想帮忙,陆已承立即阻止:“不要碰,水太凉了,我来。”

“那我先去帮着孙嫂,给孩子们洗一洗,准备吃饭了。”

“不,不许走,就在这里陪着我。”

顾一诺靠在冰箱上,无奈的看着陆已承,以前,她好像也没有觉得,他有这么粘人,怎么现在,比孩子们还要粘?

还剩下两个菜,陆已承炒完后,孙嫂立即过来,把菜端出去。

“哇!我没眼花吧?”陆子睿从外面走进来,看着从厨房里走出来的陆已承和顾一诺,“有口福了,有口福了!”

看着陆子睿那个馋样,老爷子忍不住戳了一下他的脑门。

“去换衣服,准备来吃饭。”陆禀琛交待了一声。

“好咧!”陆子睿答应一声,赶紧上楼去换衣服,嫂子的手艺,可不是天天都尝得到的。

一家人,好久都没有像现在这样,坐下来吃饭。

陆已承抬眸,看着那个空着的位置。

“爷爷,爸,我想明天去祭拜一下妈。”陆已承突然开口。

陆禀琛脸上的笑容一点一点的散去,被忧伤取代,转眼间,明兰都已经走了那么久了,他还是没有完全接受,总感觉她还在。

“好,我们一起去。”老爷子也差一点没有控制住自己的情绪。

本来,上一次,死的人,应该是他。是因为明兰把心脏捐给了他,才让他活到现在。

他知道这件事情后,心情久久不能平复。

这一辈子,他欠明兰的太多了,再也没用机会偿还。

“其实,妈妈一直和我们在一起,她没有离开我们。”陆子睿轻轻的拍了拍老爷子的肩膀。

“是的,你妈妈没有离开,她一直都在。”陆禀琛点点头。

……

次日一早,顾一诺和陆已承先去定了鲜花,然后再和老爷子他们汇合,带着孩子们,前往墓地。

看着这个冰冷的墓碑,陆已承的心里,五味杂陈。

前世,他不是一个好丈夫,也不是一个好儿子。

如果,他能及时和妈妈好好的沟通,相信,结果一定不是那个样子。

这一生,他还是没有机会,也醒悟的太晚了。

顾一诺站在陆已承的身边,缓缓开口:“妈,已承回来了,他来看你了,你看到了没有?他安然无恙的回来了。”

一旁的陆禀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转过身,红了眼眶。

陆已承将怀中的鲜花放到墓碑前,深深的朝墓碑,鞠躬。

祭拜完杜明兰,一行人离开墓地。

陆已承开着车子,朝陆家的方向而去,顾一诺会在副驾驶的位置上,一直没有出声。

他抬起手,紧紧的握着顾一诺的手。

“诺诺,以前的事……”

顾一诺抬眸朝他望了一眼,突然朝他的肩膀靠去,“已承,以前的事情都过去了,我们谁都不要再提,重要的,是以后,这一辈子,我们一定要永远幸福。”

“相信我,我一定会给你幸福。”

顾一诺轻轻的点点头。

“阿南还有一个小时就能抵达机场,裴熠和他一起回来,我已经安排了孔一凡前去接应。”

“裴熠的伤势怎么样了?脱离危险了没有?”

“回国了就不会有事了。”

如果还是在R国,陆已承不敢保证,但是回来之后,他还是敢说,裴熠不会有生命危险。

“已承,我想去看一看他。”

“先把爷爷他们送回去,我再陪你一起过去。时间上刚刚好。”

“好。”顾一诺点点头。

……

一架飞机,缓缓降落,靳司南带着人,率先下机。

他的身后,跟着几个穿着迷彩服的军人,抬着一个单架。裴熠就在单架上躺着。

孔一凡立即走上前,朝裴熠打招呼。

“裴总,你好。”

“你好。”裴熠伸出手,握着孔一凡的手。

“陆少已经安排好了,你回来之后,就先在我的医院里养伤。”

“多谢。”

“裴总不必客气。”孔一凡安排医护人员,将裴熠抬上他们的病床,送上救护车。

裴熠躺在病床上,一言不发。

此时的他,满怀心事。

他这几天,经历了生死之劫,他一直在问自己,在那种紧要的关头,怎么可能做出那样的反应。

有一天,他裴熠也会为了一个人,而不顾自己的生死!

连他自己都不相信,他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车子开到孔一凡的医院,孔一凡亲自安排了病房,顺便给裴熠做各项检查。

在R国的时候,裴熠紧急做了的手术,万幸,抢救回了一条命,他也才苏醒不久,就见到靳司南,和他说要一起回国的事情。

他第一时间,问的是顾一诺的情况。

如是顾一诺落到白聿的手里,或许没有生命危险,但是难保白聿不会对她做出什么违背她意愿的事情。

在靳司南的口中,得知顾一诺已经和陆已承一起回国了。他的心里松了一口气。

陆已承竟然没有死,她想必一定很开心吧。

门开了,裴熠抬起头朝门口处望去,发现是顾一诺的身影,他立即撑着身子,想要坐起来。

“裴熠,你还是躺着吧,我听一凡说了,你的情况需要好好的恢复。”顾一诺快步上前,不让裴熠起来。

陆已承走了进来,站在顾一诺的身旁。

裴熠看到陆已承的身影,心里有一些失落。

这才是最般配的一对。而他,永远也不可能拥有这么美好的女孩,和这么美好的感情。

“裴总,多谢你救了诺诺,这一份情,我陆已承记在心里,以后,若有需要,你可以直接对我提出任何要求,能做到的,我一定不会推迟。”

“其实,陆少不必这么客气,而且这件事情,我在做的时候,也没有想过什么回报,这件事情,就这么过去吧,以后不要再提。”裴熠直接说道。

他不想要什么感激,也不需要。

陆已承见裴熠是这样态度,也没有再继续说下去。

他看得出来,裴熠看着诺诺的时候,那种眼神。能让裴熠这种人,舍弃自己的生命相救,可想而知,诺诺在裴熠心中的份量。

“顾小姐,刚刚孔医生说,有一份报告还没有出来,麻烦你能帮我问问结果吗?”裴熠朝顾一诺说道。

“当然可以,我现在就去问问。”顾一诺说完,抬眸朝陆已承望去。

她怎么感觉,这两个男人这间流露出来的神情,怪怪的,但是她又说不上来。她其实也不知道,裴熠为什么会在个时候冲上来。

她们的交情,只不过算是认识而已。

难道,还有别的原因?

不过,有已承在,她也不想再多想。转身走出病房。

裴熠是故意把顾一诺支开的,他有话要和陆已承说,他知道,陆已承一定看出什么来了,他的这点心思,逃不过陆已承的眼睛。

“不管怎么说,我还是要谢谢你。”

“陆已承,你是幸运的,能遇上顾一诺这样的女孩,你的幸运,让人嫉妒。”裴熠不再避讳,看着陆已承,他就更觉得,自己是有多么的可怜。

“是的,我承认,遇上诺诺,我是那么幸运。”陆已承没有反驳。

裴熠愣了一下,听到陆已承直接承认,他也不好再说什么。

“陆已承,我只想对你提一点要求。”

“什么要求?”

“好好的珍惜她,爱她。”

“我会的。”

“因为她深爱着你,所以这个世界上,能让她幸福快乐的人,只有你。”

陆已承点点头,这是他们之间的承诺,裴熠的举动,让他诧疑,竟有如此君子的一面。

“你不要怀疑,我还是原来的裴熠,我做事,只凭心情。”裴熠又恢复以往的姿态。

他不想因为顾一诺这件事情,让他看得出他的弱处。

顾一诺,只是他生命中的一个意外而已。

陆已承和顾一诺走到医院,两人默契的握着对方的手。

“已承,你今天有空吗?我们一起去一诺股份看看吧?”

“好。”陆已承点点头。

顾一诺这一年多来,都没有怎么过问一诺股份的事情,千度也是卫风在打理,许瑞那边,更不用她操心,子睿现在,也被磨得越来越成器,将公司上上下下的打理的特别好。

“爸和我说过,想将陆氏集团和一诺股份并在一起,现在的陆氏集团,业绩远远不如以前,与其这样,不如放到一诺股份旗下。”

“你觉得怎么样?”陆已承朝顾一诺询问道。

“我觉得,这个提议可行。”

“你觉得可行的话,就让子睿去着手安排,反正这件事情,也急不来,先计划好。”

“嗯。”顾一诺点点头。

车子停在一诺股份,顾一诺和陆已承一起出现在公司,在公司上上下下引起不小的轰动。

阿程看到两人,更是激动的话都说不出来。

陆已承看着四周,和记忆里,一模一样,完全没有改变,推开办公室的门,里面的摆设,也都还是原来的样子。

虽然这间办公室,空着好久,每天阿程还是派人打扫的干干净净。

陆子睿的办公室,在另一边,也是独立的,陆已承和顾一诺来的时候,他还开会。

要是知道哥嫂这个时候过来,他简直想直接翘班!

好久都没有好好的放松过了,他就想着,嫂子什么时候回来主持大局!哥嘛,应该会继续留在军区,不过,一诺股份,有嫂子就好了。

陆已承和顾一诺,坐在休息室里,两人都没有出声。

此时,脑海里,都是过往的记忆。

两人同时抬头,四止相对,一切都无需用语言来表达。

看着他灼灼的目光,顾一诺的脸色微微变红,轻轻的朝他挪了过去。

陆已承直接将她抱起来,俯身吻上她的唇。

意乱情迷中,他突然停了下来,好像想到什么一样,不再继续。顾一诺睁开迷离的美眸望着他,一脸疑惑。

陆已承想到,上一次的疏忽,让她又意外的怀孕,虽然最后,顺利的生下了两个孩子,但是那几个月,一定危险万分,万一,有一点差池,就能要了她的命!

昨天那一次,是他刚刚从梦中醒来,没有控制住自己,今天他绝对不能于冒险了。

“已承,你怎么了?”

“我们,换个方式。”他笑着点了一下她的俏鼻。

她的脸,突然像是熟透的樱桃一样,鲜红欲滴。

“已承,你……你……”她还有疑问,可是她已经问不出来了,他完全不给她机会。

他现在,有些后悔,上一次他把藏在办公室里的套子,全都让时御霆拿走了!现在,只能自己忍着!

所以那件事,他一定要抓紧时间!

……

孔一凡看着坐在面前的陆已承,忍住笑意。

其实,对于陆少的这个想法,他一点都不觉得惊讶。

只是没有想到,他会要求的这么急。

“陆少,你确定了?要是你确定好了,我明天就给你安排手术。”

“好。”陆已承一口应了下来。

他结扎了之后,就再也一用担心诺诺会意外怀孕。

“明天一早,你就过来,一个小手术,用不了多少时间,做完就可以回去,好好休息两天就没事了。”

安排好,陆已承离开医院。

这件事情,顾一诺完全不知情,也没有想到,陆已承会做出这样的决定。

第二天,陆已承找了一个借口,独自一个人出来,直接去孔一凡那里做了手术。

顾一诺去了画室,晚上的时候,是小刘来接她的。

“已承呢?是不是去军区了?”

“没有,大少在家躺着呢。”

顾一诺的小脸顿时惨白,“他是不是又不舒服了?有没有叫孔一凡!”

小刘摇摇头,有些难以启齿,“一诺小姐,你回去就知道了。”

顾一诺的心里,七上八下的,回到家,陆已承果然在卧室躺着,陆宝宝一看她,顿时低下头,像做了什么错事一样。

老爷子摸着陆宝宝的头安抚着。

“没事了,你也不知道你爸爸他,他去做了那种手术,只是想和他踢球,没有做错什么,不要再自责了。”

“太爷爷,可是,爸爸他,他流血了,会不会,他以后,就没有小雀雀了?”

流血了?没有小雀雀?

顾一诺一头雾水,究竟发生什么事了!?

还没有得到答案,孔一凡从楼上走下来,一看到顾一诺,把唇角的笑意收了起来,“陆少没事了,就是因为刚刚做完那个小手术,被球直接砸中,伤口裂开了而已。现在已经重新缝合了。”

“啊?!”顾一诺张大嘴巴,心里更担心了,“究竟怎么回事?”

“嫂子上楼去看看就知道了。”孔一凡笑着朝陆宝宝走过去,摸着陆宝宝的头赞扬道:“宝宝,球技不错!”

老父子都无语了!

他倒是开明,做这个手术,也没什么,最起码,让诺诺以后,不会再有意外怀孕的危险。

不过,这事也太凑巧了。

陆宝宝一看爸爸下车,正在踢球的他,直接朝爸爸踢了过去。

“爸爸,拉球!”

陆已承身手敏捷,可是今天不行,球朝着他刚刚做完手术的地方冲了过来,正中靶心!

疼,自然不用说了!

一个大男人,竟然在那么多人的面前,被血染红了裤裆!

顾一诺走上楼,陆已承躺在床上,某个地方,放了一个冰袋。

滋味不太好受!

“你这是做什么啊!”顾一诺走上前,掀开他身上那层薄薄的被褥。

她看到,他下身光光的,某个地方,被包扎着。

现在,她明白了!

“本来没事!被那个坑爹的熊孩子用球砸中了!”陆已承的这句话,几乎是从齿缝里挤出来的。

顾一诺低着头,肩膀一阵颤动。

陆已承一看她这样,顿时安慰道:“没事,一两天就好了。”

“噗!”顾一诺再也忍不住,笑喷了。

陆已承的眼角都僵了,他还以为,她是心疼他,心疼的掉泪了呢!原来在笑他!

“好笑?”

“嗯!”顾一诺点点头,肩膀还在颤抖。

“平时,它可是耀武扬威的,我还没有见过,它这么耸的时候!”

“耸吗?”

“很耸!”顾一诺坐在床边,笑的眼泪都出来了。

陆已承好像较劲一样,突然“吡”了一声。

疼!真特么和疼!

顾一诺一看他的样子,立即呵斥道:“瞧瞧你,都成什么样了,还不收敛一下,我告诉你,你这个样子,痛苦的是你自己。”

“我也想收,收不住!”陆已承躺在床上,捶了几下额头。

本来是没事的,就是被儿子那一脚,弄成了这样!

顾一诺看着他难受的样子,缓缓低头,轻轻的给他吹了吹。

“好些了吗?”

“舒服。”陆已承不住哼了一声。

顾一诺干脆蹲在床边,轻轻的给他继续吹。

才吹了几下,陆已承突然睁开眼,将她拉了起来,“不要吹了,再吹下去,更难受了。”

顾一诺无奈的看着他!

“你说你这是怎么想不开了,竟然去结扎!”

“害怕。”陆已承直接承认了,“害怕你再意外怀上身孕,怕你再受伤害,不如这样,一劳永逸。”

顾一诺沉默了,原来,是这样。

陆已承抬手,紧紧的握着她的手,“现在不疼了,过两天就能彻底的好了。”

“但是你两天,一定要好好的休息。”

“看在我是个伤员的情况下,能不能多陪陪我?”

“好吧,我就多陪陪你。”

为了让陆已承恢复更快,顾一诺就在房间里陪着他,吃的喝的,都帮他端到房间。

陆宝宝知道自己犯了错,也不敢再去打扰爸爸妈妈,反而主动的照顾弟弟妹妹,也不让弟弟妹妹去打扰爸爸妈妈。

两人待在房间里,最想做的事情也不能做,顾一诺就把画架拿到房间里,打发时间。

刚好,趁着这两天时间,给千度公司,再出一个系列。

她连主题都想好了。

第一系列是:遇见。

第二系列是:倾心。

第三系列是:停留。

这第三个系列就叫:永恒。

陆已承躺在床上,静静的看着顾一诺画画。

他的脑海里,控制不住又回想起前世的事情。

在她走后,他在G市陆宅的地下室里,发现了好多画,看着那些画,他再一次控制不住泪崩了!他在地下室里,待了整整一天一夜,将她的画,全都收拾出来,整理好。

她的画,色彩那么冷,没有一丝温情。

这就是她所承受的,都是残酷的现实。

他无法想象,她在画这些画的时候,是什么样的心情。

顾一诺太久没有画画,仿佛灵感爆棚,一口气画了四幅画的底稿,她兴奋的拿给陆已承看

“已承,你看,这一个系列就叫永恒,准备和卫风设计融合在一起,新出一个系列。”

陆已承接过画,满意的点点头,他很庆幸,这一生,在她的画中,再也看不到前世的影子,也不再有那种冰冷与绝望。

他的眼角,不由自主的湿润了。

“很好,我很喜欢。”

顾一诺只顾看着自己的画,没有注意到陆已承的情绪。

她只以为,陆已承是想起她曾经和他说过的,前世的事情。

她没想到,他和她一样,把前世的事情,全都记起来了。

他现在,和她一样。

“诺诺,有一个事情,我想和你商量一下。”

“什么事?”

“事关伊丽莎白美术学院。”

顾一诺看着陆已承,等着他继续说下去。

伊丽莎白美术学院是白聿的,如今,白聿不在了,不知道伊丽莎白美术学院会经历什么。毕竟这一生,她在这个学校里,完成了学业,也收获了自己的梦想,多少还是对这个学校和学校的师生,有一些感情的。

“我把伊丽莎白美术学院买下来了,本来这件事情,我想等过一段时间再告诉你,等我们都闲下来,再让你去接手伊丽莎白美术学院的事情。”

“我接手伊丽莎白美术学院?”顾一诺吃惊的反问。

“是的,你完全可以胜任校长的位置,但是,我不想你那么辛苦,所以保留了原校长的职务,你空闲时候,想怎么安排,再重新计划。”

顾一诺还在消化这个消息。

现在,她曾经憧憬的学校,竟然属于她的了。

“我没有和你事先商量,你不会怪我吧?”

“不,我怎么会怪你呢?只是才回来这么几天,你是怎么有时间去安排的?”顾一诺的心里充满惊喜,更觉得,他的动作,快到不可思议。

------题外话------

求征文票~二暖的地位,眼看不保了哇~各位小仙女们,看完之后,表忘记投票哟~

今天二暖写已承结扎,查了很多资料,不巧,某位要用电脑,二暖没有关网页,就把电脑给某位用,看到二暖打开的全是男性结扎的网页,某位今天一天,看二暖的眼神都有点复杂,肿么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