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3章:你那么妖娆(求征文票)/军婚蜜宠:老公,套路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在公司的时候,你累到睡着了,我安排阿程去做的,只要资金足够,没有做不了的事情。”

顾一诺知道,搞定这么一个有那么多年历史,而且又有国外的势力的学校,绝不可能是钱的事!

陆已承的确是联络了戴莎女王。

这件事情,才进行的那么顺利。

而他也因为这件事情,和戴莎女王提了一下,想要前去访问的意思,但是,却遭到戴莎女王的拒绝。

他通过前世的记忆,确定幕后主使,就在F国,他相信,戴莎女王不可能不知道,但是她却拒绝了。

前世,他没能提前控制局面,最后,为了阻止严重的后果,只能与那人同归于尽!

这一生,他绝不会让这种失去控制的局面,再次发生。

他前世,最后见到那人的庐山真面目,但是并不知道那人在F国的身份,他现在,已经让时御霆去查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有结果。

另一方面,他也让靳司南从苏以溟的身上着手布置。

还好,并没有失去苏以溟的踪迹。

苏以溟最终将那些东西和武器完美的结合在一起,那人一定不会放弃苏以溟,一定会私下联络,以求东山再起!

“已承,是不是,这一切都结束了?”顾一诺突然朝陆已承询问道。

陆已承握着她的手,不知道怎么告诉她,应该不应该告诉她真相。

她在前世的时候,早早的离开了他,不知道后面发生了什么,他现在想起前世的事情。

见他不出声,顾一诺的心猛然一沉。

“还没有结束吗?”

“诺诺,不要怕,请你再相信我一次好不好?”

顾一诺的心,一阵刺痛,看着他期待的眼神,还是郑重的点点头,“已承,我一直都相信你。”

陆已承抬手将她搂在怀里,“我向你保证,这是最后一次,真的是最后一次。”

顾一诺靠在他的怀里,温顺的像只小猫,不再出声。

前世,就是因为,她完全没有机会靠近他,了解他,不知道他一个人,竟然承受了那多的责任,那么多次身隐险境,她全部不知道。

她爱的就是这样的他,完完整整的他,他的身份,他的地位,他所作的一切,她都要接受包容。

哪怕,明知道万分危险,他只要告诉她,必须要去,她都不会阻拦。

她相信他,相信他,舍不得她,一定会平安回来。

……

经过一个周期的治疗,米卿人的病情得到有效的控制,身体也渐渐的恢复过来。

虽然这个药物,是世界上最有效的,可是对她的身体,也还是有很大的损伤。

原本那一头美丽的秀发,经过这一个周期的治疗,差不多脱完了,她现在无时无刻都带着一顶帽子。

看着她时常看着镜子的呆,威尔斯的心里,痛如刀绞。

他亲手选了一个假发,拿来送给米卿人。

“威尔斯,我的病情得到控制了,我想回国住一段时间,再陪陪诺诺和孩子们。”

威尔斯先生点点头,“我陪你去。”

“不,现在威尔斯领地那么多事情要处理,我一个人过去就可以。”米卿人其实,是在躲着威尔斯先生。

她不想让他看到这样的自己。

她的心里,产生了浓浓的自卑。

威尔斯先生也明白米卿人的想法,他将米卿人头上帽子摘了下来,将手中假发给她戴上,“这就是你原来的发型,你看,你有多美。”

米卿人的心里,一阵安慰。

这一生,她能遇到威尔斯,就是她最大的幸运。

“卿人,如果,我们相处的时间,真的在倒计时,我希望,永远也不要和你分开,在这有限的时间里,陪你走完人生的最后一程,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子,我都像以前一样,像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那样,那么的喜欢你。所以你不要再试图躲着我?好不好?”

威尔斯先生,几乎是用哀求的语气。

“我知道,你找到了诺诺,她是你心难以割舍的牵挂,但是,她有她自己的人生,我希望,能一直陪伴在你身边的人,是我。我是你的丈夫。”

米卿人的眼中,满含泪光,最终郑重的点点头。

“好,我留下来,我哪也不去,我就留在你的身边。”

威尔斯先生抬起手,轻抚了一下米卿人的脸颊,眼中也有泪光,郑重的点点头:“好,等过几天,我再带你出去走走,再看一看,威尔斯领地的美景,你想做什么,我都陪着你。”

“嗯。”米卿人点点头。

……

顾一诺拉以威尔斯先生的电话,听到他的打算,她很理解支持。

在妈妈最艰难的时候,她却没有陪在妈妈身边,她的心里,本身就很愧疚。

威尔斯先生对妈妈的这一份感情,她很感动。

她也知道,妈妈的情况,不可能一直这样维持下去,下一次,下下一次呢?

虽然,事实总是残酷的,让人难以接受,但是,依然要面对。

她本想着,再和已承还有孩子们,前往威尔斯领地,陪一陪妈妈,再等等吧,她也不能这么自私,也要让威尔斯先生和妈妈留下一些美好的回忆。

陆已承也向女王提出,希望能拿一些药物的样本,回来好好的研究一下。

女王也爽快的答应了。

孔一凡之前,只是接收到了一些残样,根本没用。现在有了这些药物的样本,他立即拿去研究,争取能够研制出来。这样,以后米夫人的病情,他们自己都能控制。

……

休息了几天,陆已承才感觉那种不适应的感觉,逐渐减轻。

顾一诺陪着他,回到孔一凡那里去复诊了一次。

回想着这几天,他所承受的这些痛楚,简直是欲哭无泪。

“陆少,现在不是说做完了手术,马上就能见效,今天的检查结果,还没有达到效果,一个星期后,再过来检查一次。”

“到底什么时候,才能确定见效?”

“这个因人而议,等你彻底恢复了,可以同房的时候,你先避着些。”孔一凡耐心的劝着。

陆已承的心情,别提有多郁闷!这得憋到什么时候去?每天忍得有多辛苦,只有他自己知道!

顾一诺在一旁掩嘴偷笑,看到他这个样子,她都没法评价。

陆已承回过头来,朝顾一诺望去,小混蛋,笑得那么开心!出生入死,都不入这种痛苦,折磨人!

“好了,好了,也就这几天,忍一忍就过去了,既然检查完了,我们早点回去吧。”顾一诺立即走上前,给他顺毛。

陆已承带着郁闷的心情,从孔一凡那里走出来。

“我们回家吧?”

“好。”陆已承点点头。

顾一诺扶着他,又忍不住笑了起来,前两天,他走路的姿势,简直无法形容。

陆已承突然抬起手,朝她的额头上弹了一下,直接搂着她的肩膀,把身上的重量压在她的身上。

“我疼,我走不动了。”

“陆已承,你别装了,我快被你压倒了。”顾一诺朝他抗议道。

陆已承只管搂着她,“我不管,你把我扶到车子那去。”

顾一诺吃力的朝前走着,“这都几天了,我就不信不疼,你第二天下床还能走得那么妖娆,今天又不能走了?”

“妖娆?”陆已承听着这个形容词,脸色铁青。

“是啊,娘里娘气的,我真怕你以后,落下毛病,走路都这样。”

陆已承突然直起来,一手插在裤兜里,大步朝前方走去。

走了几步,回头朝顾一诺询问道,“还娘里娘气吗?”

“不娘了。”

“还妖娆吗?”他又问。

顾一诺摇摇头。

陆已承又走了回来,围着她转了几圈。

“现在,还担心吗?”

“不担心了,可是……”

“可是什么?”

“反正,我就觉得,心里怪怪的!”

“有什么好怪的?”

“那里切了刀,总让我忍不住想,古时,阉割太监的那一刀!”顾一诺说完,快步朝前方走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