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4章:绝不能质疑他某方面的能力!/军婚蜜宠:老公,套路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阉割太监?陆已承差点没气得差点咬碎牙!

“你给我站住!”

“我不站!”顾一诺还在往前跑,不时的回头看着陆已承。

她现在,就仗着他不能迈大步子追上她,也不能好好的惩罚她,所以,她胆子才这么大!

陆已承看着顾一诺笑得那么灿烂的模样,不由自主的,回想起前世,她对他,永远都是带着恐惧,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对着他笑。

“已承,上车了。”顾一诺朝陆已承招招手。

陆已承笑着走上前。

回去的时候,她开着车子,他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她脸上有一丝隐忍的笑,他憋着不出声。

“诺诺,你不要太猖狂,等我好的那天,你就等着吧。”

顾一诺突然忍不住笑了起来。反正他好了之后都一样,她不如趁这个机会,好好的笑一笑他。

“给你一个机会,马上憋住,不许笑。”

顾一诺越想越忍不住,肩膀都在抖!

陆已承突然握着方向盘,朝另一个方向拐了一下。

顾一诺吓了一跳,连忙控制着车子的方向。

“你干什么啊!拐到这条路上干什么?”

“往前走五百米,向右转。”

顾一诺仔细看了一下前方和车内的导航,再往前走五百米向右,不是回他们别墅的那条路吗?回那里比回陆家要方便多了,他不会是想……

“你别忘记了,我可以不用某个地方,照样好好的收拾你!”

顾一诺立即憋住了,“不要啦,老公,我们回家好不好?”

“要不,在车上?”

“你……”顾一诺忍住了不和他硬碰硬,她真怕他会这样,只能继续哄着他,“我错啦,老公,等你好了,人家好好的侍候你啦,好不好?”

听着她软糯糯的声音喊着老公,陆已承的心情顿时舒畅了不少。

“等一下红绿灯直行,再往左拐,去接宝宝放学。”他朝她柔声说道。

“好的,老公。”顾一诺点点头,突然好像想到什么一样,朝他的身下望了一眼,“不如,我先把你送回去吧,你要好好的休息,现在时间还早。”

陆已承直接拽出衣服,解开皮带的金属扣,拉开拉锁!

看着他的动作,顾一诺慌了,“你别这样!先把裤子穿好,路边有摄像头!你堂堂陆大少,还要不要脸!再说了,你不要脸,我还要呢!”

“老婆,你一再担心我,是不是真的好了,我告诉你,你好像不相信的样子,要不要,亲自验证一下?”

“不不不,不用了,我相信人没事了,你快把裤子穿好!”

“我觉得,还是试一试的好!”

“好了好了,你生龙活虎,已经完全没有问题了,我的担心是多余的好了吧!”顾一诺一边哄着他,脸上一阵烧红。简直是一点都不能质疑,他某些方面能力!

见他还没有动,顾一诺立即可怜兮兮的看着他,“老公,好了好了,把衣服穿好吧,等一会就到宝宝的学校了。”

陆已承这才免为其难的把裤子整理好。

顾一诺以最慢的速度开着车子往前行,车子里的气氛简直无法形容,她将车窗打开,新鲜的空气流通进来,才觉得好了一些。

今天的天气阴沉沉的,还没有开到陆宝宝的学校,就下起雨来。

“现在还不到接送时间,我给老师打个电话,我们提前接宝宝回去。”

“嗯。”陆已承点点头,看着窗外,唇角挂着一丝笑意,久久未曾散去。

顾一诺和老师打完电话,开着车子,停在陆宝宝学校的停车位上。

外面的雨越下越大,她转身朝陆已承说道:“我一个人去就行了,你在车子上等我吧?”

“一起去。”陆已承从后座拿了两把伞,和顾一诺一起下车。

陆宝宝在教室里,正在别的小朋友做游戏,老师走过去,和他说了向句话。一听到爸爸妈妈来他,立即去整理自己的东西,小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我听爷爷说,陆宝宝刚入学的时候,一次都没有哭,也不排斥上学,可能和他在威尔斯领地,就接受过家教的引导有关,他太乖了,有时候,让我觉得,对他的亏欠太多了。”顾一诺一边朝教室的方向走着,一边和陆已承轻声交谈。

“诺诺,我有一个想法,想和你谈一谈。”

“什么想法?”

“我再过一段时间,我就要回到军区任职,接下苏父的位置,阿南也要同时接下苏以溟的位置。”

顾一诺愣了一下,他现在的地位,已经到了这样的地步,将来呢?

她前世的时候死得太早,也不知道后来,都发生了什么,更不知道他后来怎么样?孩子们怎么样?他真的娶了顾茗雪吗?还是和苏以菲有了交集?

陆已承发现,她有心事,他不知道,她此时在想什么。

“我想让陆宝宝,和我一起去军区,他是陆家的长孙,应该要好好的培养锻炼,将来能独挡一面。”

顾一诺明白陆已承的意思,她还有些担忧,“宝宝还那么小,能不能再等等?”

陆已承已经猜到,她会舍不得,“我们,可以问一问宝宝的意见。”

“好,好吧。”顾一诺点点头。

两人来到教室,陆宝宝已经坐在讲台边的小椅子上等着爸爸妈妈。

一看到顾一诺和陆已承同时出现,陆宝宝立即站起来,朝顾一诺扑了过去,“妈妈,你今天来接我,我好开心啊。”

“还有爸爸呢。”顾一诺朝陆宝宝提醒道。

“爸爸。”陆宝宝朝陆已承唤了一声,明显没有喊妈妈时的那种热情。

“定宝和老师再见。”顾一诺朝陆宝宝说道。

陆宝宝立即转身,朝老师挥手,“老师再见。”

老师也朝陆宝宝挥挥手,顾一诺发现,今天的教室里,比平常好像多了几个老师。她不知道,她打电话来,说要提前接陆宝宝的时候,这个消息已经在老师之间传开了,能走得开的老师,都跑过来,想要一睹陆少和陆太太的风采。

陆少真的是太太太帅了,陆太太简直是太太太漂亮了!

外面的雨,越来越大,地面上,有些积水,陆已承直接将手里的伞递给儿子。

“拿着。”

陆宝宝一头雾水的接过伞,只见爸爸突然弯下身子把妈妈抱了起来。

“啊!你干嘛!”顾一诺惊呼一声。

“把伞稍微举高一些。”陆已承朝她淡淡一笑,轻声吩咐,抱着她朝前方走去,还不忘朝儿子说道:“跟上!”

陆宝宝小小的胳膊,举着伞,迎着风,踩着水,紧跟在爸爸身后。

那个小身影,跟在爸妈身后,看起真让人心疼。

“天呐,陆少和陆太太,这也太恩爱了!”整个幼儿园的老师都看到这一幕,心情也是无法形容。

“这狗粮还真是霸道,不吃都不行!”

“我被虐的血槽都空了!这一波恩爱秀的,简直让我怀疑人生!”

走出幼儿园,顾一诺还有些不自在。

“我可以自己走,你还……”她突然想起来,他刚刚在车里突然脱裤子的举动,不敢再置疑他某处的那一点点小伤,“你应该抱着宝宝。”

她一回头,发现陆宝宝跟在身后,专门捡水坑里走!裤子都湿了半截。

“你放我下来!”

“听话!”陆已承抱着她,直接将她塞到车子里后座,然后看着一路小跑跟上来的儿子,也拎起来,塞到后座上去。

顾一诺拿下陆宝宝的书包,连忙找找书包里,有没有带多一件衣阴。

还好,有备多一件。

“自己把衣服脱了,赶紧换上,都湿完了。”

“妈妈,好好玩啊!”陆宝宝一脸兴奋,丝毫没有因为爸爸忽略他而抱着妈妈而伤心。

“好玩吗?瞧瞧你裤子全都湿了!”顾一诺戳了一下陆宝宝的额头。

陆宝宝一边利落的换衣服,小脸上带着迷死人不偿命笑容。

陆已承开着车子,从后视镜里,看着两人,唇角全是笑意。

顾一诺看着陆宝宝,想到刚刚陆已承和她说过的话,心里一沉。她有一点明白,当年已承被带走时,杜明兰的心情了。

每一个做母亲的,都爱自己的孩子,不想让他吃苦受累。

但是,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人生路,有着属于他的责任。

“妈妈,你怎么了?”陆宝宝发现顾一诺的神情,有些凝重,忍不住询问道。

“妈妈突然想到一件事情。”

“什么事情?”

“妈妈想问宝宝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陆宝宝此时,像个好奇宝宝一样,紧紧的追问着。

顾一诺摸着陆宝宝的小脸,疼爱的看着他,“妈妈想问你,你愿不愿意和爸爸一样,到军区去,从此,不管是学习,还是生活,都在军区里,可能很久才会回家一次。”

陆宝宝歪着头想了想,“我可以像爸爸一样,穿上军装吗?”

“可以。”顾一诺点点头。

“那我以后,也会像爸爸一样强吗?”

“爸爸是吃了很多的苦,才变得那么强大。”

“我不怕吃苦。”

“如果宝宝一怕吃苦,对自己有信心,一定会像爸爸一样。”

“我愿意!”陆宝宝立即回应道,没有丝毫犹豫。

顾一诺的心里,一半欢喜一半忧。

喜的是,宝宝的性子,像极了已承,忧的是,这么小的孩子,就扔到军营里,比起正常的孩子,不知道要多吃多少苦。

陆宝宝已经换好衣服,搂着妈妈的肩膀,“妈妈,等我长大,变得像爸爸一样强,我就可以保护你和弟弟妹妹,绝不会让任何人,欺负你们!我愿意和爸爸一起去军区。”

顾一诺沉默了,这一刻,她真的说不出支持或者反对的话来。

陆宝宝的目充满灼热,拉着顾一诺的手,继续说道:“妈妈,我听太爷爷说过很多次爸爸小时候的事情,我一定会比爸爸更好!”

陆已承在前面坐着,忍不住笑出声来。

这小子,原来是为了证明,比他更好,他也没有想到,陆宝宝会直接答应下来,这孩子,从小就特别懂事,所以,他才会让诺诺,直接问陆宝宝。

他相信,虽然陆宝宝才这么大,已经完全能做出选择。

“妈妈给你一个机会,让爸爸带你去适应一个月,如果一个月后,你还决定要去,妈妈就支持你,好不好?”

“好!”

顾一诺握着陆宝宝的小手,“但是,妈妈有一个要求。”

“什么要求?”陆宝宝眨着漂亮的大眼睛看着妈妈。

“一但你做了选择,就绝对不能后悔,更不可能,半途而废。”

“嗯。”陆宝宝郑重的点点头。

顾一诺抬手搂着陆宝宝,心里真是五味杂陈。

车子开到陆家,小刘和孙嫂立即走出来,打着伞迎接他们。

陆宝宝一回到家里,第一件事就是去和老爷子打招呼,然后就去看弟弟和妹妹。

陆已承搂着顾一诺的朝客厅走去。

三个孩子坐在沙发上,这一幕别提有多温馨。

这一对龙凤胎的名字,是老爷子取的,哥哥叫陆执恩,妹妹叫陆执情,希望他们能记住,在紧要的关头,他们的奶奶用自己的生命,换了他们平安降生。

虽然奶奶不在了,他们也要铭记着奶奶的恩情。

有陆宝宝在,弟弟妹妹都不怎么粘顾一诺,反而是哥哥一放学,目光都追着哥哥跑。

顾一诺抬头朝陆已承望去,“你要不要上楼去休息一会?我帮着孙嫂准备晚餐。”

“我还有一点事情,要去确认一下。”陆已承还有工作要忙,他突然低下身子,贴在顾一诺的耳边又强调了一句,“不要再把我当成什么一样,真的没事了,我现在都能恢复正常的性生活。”

顾一诺的脸色微红,将他推开了一些,“我知道你行的,可是,孔一凡说了,至少要两个星期,再忍忍好吗?”

陆已承的心情这才好受一些,他不过是做了个小手术,竟然比成阉割太监,这简直是让他心情郁闷!

还娘里娘气?妖娆?

他简直想赶紧过完这两个星期,恢复正常!

顾一诺目送陆已承上楼,暗暗松了一口气,朝厨房走去。

“一诺小姐,都准备的差不多了,不用忙什么了,你去陪陪孩子吧。”

“好。”

顾一诺转身朝客厅走去,陪孩子们一起做游戏。

客厅里,不时传出孩子们和顾一诺笑声,陆已承听到这些声音,盯着电脑屏幕,唇角都不由自主的上扬。

看到刚刚传回来的消息,陆已承的神情,变得凝重起来。

不知道,为什么F国的女王,对于这一件事情很忌讳,原本都已经松口,接受访问,现在竟然绝口不提,还以F国最近事情特别繁忙为由,推脱了。

陆已承枕头手臂,靠在椅子上,心中暗暗思忖。

难道是因为,时机未到?

他仔细的回想了一下,前世的时候,他接到那个电话,好像是孩子们大概三四岁的时候。

顾一诺和爷爷相继离世,他伤心欲绝,孩子们都是爸爸在照顾。他其实没有花多少心思在孩子们的身上,他过得浑浑噩噩。

苏以菲的事情,前世也发生过,苏家是在诺诺离开这个世界后,才倒台的。

有些事情,好像已经打乱了原来的轨迹。

他也不确定,这一世,他的结局,是否会按着原来的轨迹走。

放在桌子上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陆已承拿起来一看,直接接通。

“陆少,听说你把挨了一刀?哈哈,感觉如何?你告诉我,真正的蛋疼是什么感觉?”靳司南不怕死的询问道。

“怎么?青梅竹马的初恋,你处理好了?现在有闲心事来管我的事了?”陆已承直接反问。

靳司南一听,语气顿时没了之前的兴奋,“陆少,你可别陷害我!哪有什么初恋!”

晚晚正因为这件事情,家门都不让他进了!

“我今天打电话给你,是说点正经事。”

“什么正经事?”

“关于苏以溟的事情。”靳司南的语气正经起来,“我们既然已经知道他的消息,干嘛不直接将他抓回来,放在外面,始终让我不太安心。”

“严密的监视着,不要让他察觉,F国现在对我们有些忌讳,苏以溟一定会给我们带来意想不到的意外之喜。”

靳司南一听,心里稍稍安定下来,“听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你什么时候回军区?总统先生把你的任职令都发下来了,就等着你回军区,主持大局。”

“你不是也没有正式任命?”陆已承反总。

“我?我急什么!你是长官,当然是你先上任。”靳司南一想到。

“我还有点事情,处理完再回去。”

听到陆已承的声音,靳司南忍不住笑起来,“陆少,其实,你和我的想法都是一样的吧?其实都不想回去对不对?”

陆已承沉默了。

他是有打算,事情一结束,就彻底的离开军区,陪着诺诺。

可是,越是查下去,就越发现这件事情的严重性,甚至是牵连到了那么多国家,他就明白,他的责任也越来越重。

不因为他的职责,还因为阿禹。

“这件事情,就先这样吧,我先挂了,我家女人,又发拙了一个新剧本,这几天,天天晚上十二点还不进家,一天到晚的,和编剧一起改剧本。”

“编剧是男的?”

“是啊!就是刚刚拿完奖的那个!”靳司南一提起这个,觉得心里真的是呕死了!

顾一诺推门而入,看到陆已承正在打电话,她默不作声的走到一旁,等着他把电话说完。

“好了,挂了。”陆已承一看顾一诺走进来,哪里还有心思再和靳司南浪费时间。

“喂?真挂啊!”靳司南看了一眼手机,重重的倒在沙发上。

陆已承将手机扔到桌子上,朝顾一诺走过去。

原本,顾一诺靠在沙发上,他搂着她纤细的腰,顺便将她拉了起来。

两人贴得这么近,彼此的呼吸纠缠在一起,难分难舍。

“我还以为,你在休息。”

“我有点事情要处理,顺便接了下靳司南的电话。”

他想吻她。

她也知道。

但是两人却说着,完全不着边的话。

陆已承喉结滚动,口中有些干涩,不知道为什么,每一次这么近距离的看着她,他的心跳,还会紊乱,跳得那么快,像是刚开始,遇见她的时候。

顾一诺的心跳,也在不断的加快,被他的灼热的目光直直的盯着,她还是会有一点点小小的紧张。

气氛,真的太美好。

她忘记了,她上来是要叫他下去吃饭的。

而他,现在一点都不想吃东西,只想好好的品尝她的甜美。

------题外话------

征文票情况,目前二暖还领先十来票,虽然还在第一位,但是眼看着要被超了~小仙女们,有票票的话,一定要帮二暖投一票~拜谢~

(还有一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