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5章:他们在做少儿不宜的事/军婚蜜宠:老公,套路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他缓缓俯身,鼻尖轻轻的碰到她的俏鼻,含着她的唇畔,一点一点的纳入口中。

顾一诺感觉,他的力气,一点一点的抽离,身体里,好像有一股电流一样,不断的窜着。

他的吻,由浅到深,不断的窃取着她的甜美。

她完全没有力气,他一松手,两人顺势倒在沙发上。

一个吻,都这样的激情,难分难舍。

陆宝宝一路小跑着上楼,推开门,发现屋里是空着的,又仔细一看,发现沙发上两人露点了来的脚。他顿时拉好门,捂着小脸下楼。

“宝宝,你爸爸妈妈呢?”陆子睿朝陆宝宝问道。

“他们在做少儿不宜的事情,所以我先下来了。”陆宝宝直接回答道。

一屋子的人都被他这一句话说得,尴尬的不行。

“你才多大,就知道什么叫少儿不宜吗?”陆子睿拉着陆宝宝的手,朝客厅走去。

“来来来,我们先吃饭,孙嫂,你先准备一些吃的,给他们两个人留着。”老爷子张罗着,一家人坐下来吃饭。

已承才做完手术几天啊?

竟然都能恢复正常了?!

而且刚做完手术那天,还被陆宝宝踢了一脚。

不得不佩服,这方面,的确够强!

……

很快,就是伊丽莎白美术学院的校庆。

校长特意联络了一下陆已承,希望能让顾一诺,在校庆仪式上发表演讲,也让学生们知道,她的身份。

陆已承答应下来。

这些天,他已经通过各种方法,到处去收集顾一诺的画作。

之前被白聿收藏的那些,他全都安排运送回来。

还有一些,已经出售的,没有办法追回。

他又趁着空暇时间,将阁楼里的画室又重新收拾了一遍,把她的画重新整理。

这一次的校庆,他改变了以往的活动,想趁机给她办一个画展,独属她的个人画展。这一切,都是他在暗中安排的,没有提前告诉她。

现在伊丽莎白美术学院已经在紧锣密鼓的安排着。

顾一诺这几天,除了偶尔会去一下一诺股份和画室外,都在家里陪着孩子们。

她想将以前的分离,全都弥补给孩子们。

等陆已承回军区后,陆宝宝也要跟着一起去,到时候,想见陆宝宝,恐怕也不会像现在这样随意。

妹妹绝对这个家里,最得宠的存在。

三个孩子,五官极相似,但是也各有各的特色,陆宝宝是最像爸爸的,不管是长相,还是气质都像,不愧是老大。

老二和妹妹在一起,常常被人当成女孩子,漂亮的让人分不清性别。

妹妹可以说,是在太爷爷,爷爷,小叔,哥哥的宠爱中,一天天的长大,就算是温室花朵,也不可能得到这样的呵护。

不过,妹妹也爸爸的霸气,一般人,看不到她的笑容,只有在看到妈妈的时候,才会露出笑容。

三个孩子不管带到什么地方,都能引起人们的围观。

甚至,有一次商场里给宝宝们买日用品,还被看上,非要留下联络方式,想请宝宝们代言。

后来孙嫂忍不住,直接告诉他们,孩子是陆少和顾一诺的孩子,这些人,才不敢再继续骚扰。

转眼间,她们也要一岁了,家里有了三个孩子的存在,变得那么温馨幸福,但是忙碌。

唯一让陆已承觉得欣慰的是,妹妹比起两个哥哥来,对他的态度还算不错,时不时还会主动伸手要抱抱,不像陆宝宝,坑起他来,一点都不含蓄。

今天,是陆宝宝的排班中,要陪妹妹的时间,陆已承早早的就被陆宝宝隔离到书房去了。

顾一诺抱着妹妹朝儿童房走去,今天她准备哄睡了之后,就睡在儿童房里。

陆先生至从恢复了之后,简直是火力全开,实在是让人吃不消。

陆宝宝也为检查爸爸有没有遵守他的约定,特意到书房去看了一眼,见爸爸还在忙碌,他也就放心了。

陆已承看着儿子从门口探进来的小脑袋,招了招手。

陆宝宝立即走进来,站在陆已承身旁,“爸爸,你找我有事吗?”

陆已承抱起陆宝宝,坐在自己的腿上,“爸爸也想和你谈一谈,妈妈和你说的那件事。”

“那件事情,不是已经确定下来了吗?”陆宝宝轻声反问。

“爸爸想郑重的告诉你,军区的生活有多苦,虽然你现在已经很棒了,但是仍然达不到军区的要求。”

陆宝宝咬着下唇,沉默了。过了一会他才抬起头看着爸爸。

“我到了军区,还会更努力,爸爸,你要相信我。”陆宝宝主动说道。

“好,爸爸相信你。”陆已承听到儿子能这么说,内心深处觉得无比欣慰,也很心疼。

他知道,因为他的失职,让陆宝宝小小的年纪,承受了太多,不应该承受的痛苦。

“我只想像爸爸一样强大,如果有一天,爸爸再失去消息,我就不会让妈妈哭。”陆宝宝看着爸爸,小脸上全是认真。

陆已承听着陆宝宝的话,一时哑然。

“所有人,都说爸爸回来不来了,妈妈相信,爸爸一定不会抛下我们,一定会回来。所以妈妈就一直等,等着爸爸回来。我想,爸爸也是一定会回来的,因为爸爸那么爱妈妈,还有马上出生的弟弟妹妹,爸爸一定舍不得我们。等到弟弟妹妹出生的时候,就会回来了,可是,到了那一天,爸爸还是没有回答,妈妈伤心的哭了。”

听着宝宝稚嫩的声音,陆已承的心里像是被人狠狠的拧着,他紧紧的搂着陆宝宝,想要给孩子一点安全感。

他能感觉到,陆宝宝太没有安全感,对了这个爸爸,也有些失望。

“妈妈睡了好多天,宝宝好怕,怕妈妈再也醒不来!宝宝想快点长大,长大了,就能保护妈妈。”

可想而知,诺诺和宝宝们那几天,是怎么熬过来的。

诺诺在心里,给自己设了一个期限,就是她生宝宝的时候,但是,他却没有回到她的身边,她一定是绝望了,所以才会昏迷了几天,命悬一线。

有时候,他也在问自己,为什么他们彼此相爱,上辈子以那样的结局收场还不算,这一辈子,还要有那么多的磨难。

他承认,都是他没有好好的照顾她,没有保护好她。

如果,一开始,是他重头再来,他绝不可能,让后面的这一切发生,绝不会让她再受一丝伤害!

“爸爸,我明天还要上学,我先去睡觉了,晚安。”陆宝宝乖乖的朝陆已承说道。

陆已承点点头,“下个月一号,我们就去军区。”

“好的。”陆宝宝一口应了下来。

陆已承处理完手上的工作,抬步朝二楼的卧室走去,一推开门发现屋子里空空的,他转身朝一旁的儿童房走去,果然在宝宝的床上,发现那道熟睡的身影。

他缓缓弯下身子,将顾一诺抱了起来,回到他们的卧室。

陆已承将她放在床上,轻轻的从背后搂着她。

顾一诺感觉,她好像置身于一团火中,全身都冒汗了,她扯了一下衣服,从他的怀里挣脱,陆已承又追了上去,舍不得松开。

几次追过去,他就有些把持不住了。

手往她的身上放去,突然,他的眉宇皱了一下。

被他这么一通折腾,顾一诺已经半睡半醒了,他的手,轻轻的在她的脖子上揉着,暖暖的,让她感觉好舒服。

“诺诺,现在到了这几天的时候,肚子还疼吗?”

顾一诺彻底的醒了,摇了摇头。

“生完孩子后,反而不那么痛了,现在和以前没有什么区别。”

陆已承继续给她揉着肚子。

“好了,睡吧,我再帮你揉会。”

“不要。”顾一诺握着他的手,不让他继续揉,身子在床上翻来翻去。

她晚上,多喝了一碗汤,哄着宝宝的时候,发现那个来了,然后就陪着宝宝睡了,也没有再去方便,现在憋得难受,可是,好太困了,懒懒的不想去。

陆已承直接抱起她的身子,朝洗手间走去。

顾一诺有些吃惊,“你怎么知道,我要上洗手间?”

陆已承笑而不答,打开一个小抽屉,拿出一个新的给她。

“要不要我帮你换?”

“不要!你出去吧。”顾一诺的脸已经红了。

陆已承唇角的笑意更深,朝外走了两步,没有出去,而是靠在站边,顾一诺一收拾好,他抬步上前,抱她抱了起来,重新将她放在床上。

“还早,睡吧。”

顾一诺转身靠近他的怀里,调整了一个舒服的位置,再次进入梦乡。

……

次日一早,顾一诺醒来,发现已经快八点了钟了,房间里只有她一个人,不知道陆已承去哪了。

她洗漱完,换了一身衣服,朝楼下走去。

孙嫂和老爷子带着孩子们出去了,屋里静悄悄的。

她朝厨房的方向走去,看到陆已承从厨房里走出来。

“你没有出去?”

“我去哪?”

“不用忙其它的吗?”顾一诺有些诧疑。

他回来这么多天了,好像也不急着回军区,有时候有些工作,三两下就处理完了,她的心里,还记挂着他说过的话。

那件事情并不有结束。

这事在她的心里,也像一个定时炸弹一样,一想起来,就让她不安。

陆已承走上前,搂着她的身子,“休息完这个月,我就回军区,我和陆宝宝商量好好,趁着这几天,给他安排好。”

“嗯。”顾一诺点点头。

陆已承转身,给她装了一碗,他刚刚亲手煮的红糖荷包蛋。

顾一诺刚想伸手接,他没有递到她的手里,而是拿起勺子喂着她吃。

“你很想我回军区?”

“不是的!”顾一诺立即说道。

陆已承笑了笑,“以我的现在身份,是可以带家属的,你要不要和我一起去住上一段时间?”

“真的可以吗?”

“当然。”陆已承给了她一个肯定的答案。

“我要去!”顾一诺立即说道。

“不过,我们在去军区前,还有一件事情要处理一下。”

“什么事啊?”

“伊丽莎白美术学院的事情,马上就是学校的校庆,校长希望,你能发表演讲。”

“我?不用了吧?”

“当然要,我陪着你一起去。”

“好,好吧。”顾一诺点点头。

“吃完早餐,我陪你去逛街,去给你买些衣服首饰,好久都没有给你添置这些东西了。”陆已承看着她的衣柜里,还装着去年买的衣服,好心疼。

刚好趁着这个机会,重新给她定制一些。

“现在,千度品牌也算是国内最知名的品牌了,在国外也有一定的市场,不如就去千度逛一逛,我想买包包。”

“好,买包包。”陆已承点点头。

------题外话------

再喊一波,求票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