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6章:毫不羞耻的秀恩爱(求征文票)/军婚蜜宠:老公,套路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小刘将陆宝宝从幼儿园接回来,一进屋,陆宝宝就发现,客厅里摆着满满的购物袋,他立即把书包放下来,朝这些购物袋跑去。

这都是什么东西啊?快把客厅都摆满了。

他打开一个袋子,里面是一件衣服。

好漂亮啊,一定是给妈妈买的。

这么多,会不会有他和弟弟妹妹们的礼物啊?

他都好久都没有收到爸爸妈妈的礼物了,陆宝宝继续翻着购物袋,找了半天,都是妈妈的东西。

陆已承搂着顾一诺,从楼上走下来,看到在一堆东西里忙碌着翻找着的陆宝宝。

陆宝宝刚好翻开一个袋子,小脸上染上一丝欣喜。

找到一个小熊!

他立即将小熊从袋子里拿出来,好大啊!快和他一样高了,咖啡色的,好柔软,小熊的怀里,还抱着一个心型的玫瑰,光是看着都觉得价值不菲。

陆宝宝心里暗想,他从来不玩这些洋娃娃一类的玩具。

不过,大人们嘛,有时候都不知道是怎么想的,总会买一些小孩子觉得稀奇古怪的玩具。等一下,爸爸妈妈问他喜不喜欢的时候,他勉强的装一下喜欢好了。免得让他们伤心。

顾一诺看到这只小熊,愣住了。

“你怎么把这个也买回来了?”

“喜欢吗?”陆已承低头朝她询问道。

“喜欢,不过,也太贵了。”顾一诺点点头。

她们在逛一个奢侈品店的时候,就有这个小熊,她实在是走的太累了,那些珠宝首饰挑得眼都花了,她就坐在一旁,刚好看到这个小熊,就靠在小熊身上。

等她看完项链的耳环,随口问了一下,一个小熊,竟然值一万一!

陆已承将小熊从儿子的里拽过来,递到老婆面前,“以后,放车子里,或者放画室,累了就可以靠一下。”

顾一诺接过,抱在怀里。虽然贵,但是真的好舒服。

“谢谢老公。”

“就谢谢两个字,这敷衍?”

顾一诺抬起身子朝他的脸颊上亲了一下。

陆宝宝的怀里一空,愣愣的看着爸爸妈妈。

哦!原来这小熊也不是给他的啊?!

他抬起手,揉了揉小胸口,朝这一堆东西望去,全是爸爸买给妈妈的,他和弟弟妹妹一样都没有!

虽然,他很开心,爸爸能这么爱妈妈,可是好歹也把这些爱,不,算了,爱可以不分,好歹在买东西的时候,想到他们一下下吧?

再稍微的给他们带一点点小礼物就行了!

要求真的不多!好么!

陆已承满意的搂着顾一诺,朝她的红唇上回吻了一下。

“别亲了,我妆都没有卸,你就不怕吃到口红!”顾一诺抬手,把陆已承推开。

“对了。”陆已承走到面前的这一堆东西中,找到一个袋子。

顾一诺发现,这里面全是口红!各种颜色的限量版!

陆已承一边打开,一边朝顾一诺说道:“你知道这个口红的广告词是什么吗?”

“什么?”

“这是最好吃的口红,就是当个当红的封什么,做的代言。”

“封奕。”顾一诺知道,国际上的大牌的宠儿,全是晚晚公司的明星。

管他封什么!陆已承要不是喜欢那句广告词,都不会买封奕代言的东西!

“来,让我尝尝好不好吃。”陆已承挑起她的下巴,将新拆开的口红抹到她的樱唇上。

抹完后,他就迫切的朝她贴了过去,顾一诺用力挡住他的身子,就是不让他亲上来,“你还真吃啊,那就是个噱头!”

“那是当然!我买那么多呢!”陆已承紧紧的抱着她,不让她躲。

顾一诺不断的朝后退,直到后背贴到墙壁上,退无可退。

陆宝宝:我才多大啊,为什么要承受这种伤害?!

他拿起一旁扔着的口红,直接抽出一个,朝抱在一起的两人走去,轻轻的拽了拽爸爸的衣角。

陆已承刚刚碰上她的小嘴,转身朝儿子望了一眼。

“爸爸,你想吃口红吗?这里还有好多,呐,给你吃。”陆宝宝一脸真诚的,给爸爸递上了一个。

顾一诺立即推开他,尴尬的脸红,她竟然把陆宝宝给忘记了,还当着孩子的面呢!她朝陆已承轻声呵斥:“不要闹了。”

陆已承笑着接过口红,被儿子这么一说,他的老脸上,没有一丝尴尬,反而摸摸儿子的头,“口红本身不好吃,但是,抹到你妈妈的嘴上,就变得无比的甜。”

“你想亲我妈妈,就直说嘛,搞的这么复杂干什么?”陆宝宝更直接。

顾一诺看着这父子两个,默默的举起熊娃娃,挡着自己的脸。

陆已承转身,看着顾一诺,温柔的朝她笑了笑,站起来搂着她的肩膀朝一旁的沙发旁走去。

“去沙发上休息一会,我把这些东西给你收拾好。”

陆宝宝看着这一幕,真的应该在放学的时候,让小刘叔叔带他去外面逛一逛,爷爷和弟弟妹妹都不在家,就只有他一个人,看着爸爸妈妈毫不羞耻的秀恩爱。

而且残忍到连亲儿子都不放过!

一回头,看着爸爸妈妈,他们的眼里,只有彼此,不管是谁,都是第三者!

唉!陆宝宝叹了一口气,还是去看会书吧!

“宝宝!”

身后突然响起一声呼唤,陆宝宝停下脚步。

只见爸爸提着几个小一点的购物袋,递到他面前,“把这个帮爸爸一起提上去。”

陆宝宝提起来,瘪了瘪小嘴,朝楼下走去。

没过一会,老爷子和孙嫂带着弟弟妹妹回来了,两个小家伙已经会走了,蹒跚着朝妈妈走来。

“妈妈,妈妈。”两个小家伙,一起扑到顾一诺的怀里。

搂着这一双儿女,顾一诺的心里,满满的全是温馨与幸福。

妹妹突然拉着妈妈的手,把一朵在路边摘的小花花放到妈妈的手里,“妈妈,花花。”

顾一诺接过这朵小花花,把妹妹抱在怀里,“谢谢宝贝,妈妈好喜欢。”

妹妹乖乖的依偎在妈妈的怀里,哥哥从楼上走下来,一看到弟弟妹妹顿时跑过来,拉着弟弟的手,满屋子跑。

陆已承整理完东西,看着楼下的场景,孩子们在闹,她在笑,最美也不过如此。

……

校庆当天,陆已承亲自给顾一诺搭配好衣服,又为她选了一套刚买的珠玉首饰。

顾一诺看着镜子中的自己,抬起头朝陆已承说道:“已承,这也太隆重了吧?会不会不太好?”

“老婆,你以为,你还是一个大学生吗?你现在可是伊丽莎白美术学院的校董,这个学校以后就是你的,你如果不满意现状,等你空闲了,就安照你自己的喜好,重新规划,总之你说了算。”陆已承帮她整理了一下脖间的项链,朝她的脸颊上亲了一下。

顾一诺握着他的手,温柔一笑。

“好了,时间差不多了,我们要出发了。”

“嗯。”顾一诺点点头,刚站起来,陆已承突然弯下身子,将她直接抱了起来,朝外走去。

伊丽莎白美术学院,已经全都准备好了,场面比起以往的校庆都要隆重!

顾一诺也不过才从这里,毕业了两三年而已,转身,已经成了这里的新主人。

车子缓缓停在校门口,顾一诺被陆已承扶着,从车子上走下来。

今天的她,穿着一件蓝色的晚礼服,雍容华贵,校门口特别打出了横幅欢迎她前来参加校庆,校长带着学校的教师和工作人员学生代表,在学校门前迎接。

顾一诺看着熟悉的校门,思绪满满。

当初,她走进伊丽莎白美术学院的校门时,心里还是彷徨的,她只想完成学业,过好自己的这一生。

转眼间,这么几年过去了。

她不但完成了学业,也得到了亲情,爱情,友情,还有一个这么幸福的家庭。

一切坚信与磨难,都是值得的。

“在想什么?”

“在想过去的事情,心里有感慨。”顾一诺朝他回应道。

“我也有些感慨。”陆已承笑着朝她说道。

“你感慨什么?”

“我感慨,这么几年过去了,看着你,恍惚还是刚入校门的样子,还是那么的美丽,青春洋溢,还是,那么的让我痴迷。”

顾一诺听着他的甜言蜜语,笑弯了美眸。

“这公共场合,还是校庆,你收敛一点,不许做什么出格的事情,听到没有?”

“遵命,老婆大人!”

“现在,把你的手从我的腰上拿开。”顾一诺朝他命令道。

陆已承立即将手抬起来,顺便将她的手插入自己的臂弯,紧紧的握她十指相扣,“走吧,他们都在等着我们呢。”

两人抬步朝前方走去。

“欢迎陆先生,陆太太参加此次的校庆活动。”校长立即走上前,朝顾一诺和陆已承伸出手。

“校长辛苦了。”顾一诺看着这么盛大的场面,学校一定付出了很多的心血。

“哪里哪里,陆太太,请。”

顾一诺和陆已承朝学校内走去,才走到校门口,学生们已经欢呼起来。

并不是因为校庆,而是看到顾一诺和陆已承本人,顾一诺客窜过简慕晚的一个电视剧,至今都还有着不少的人气,陆已承也是因为封奕,而开通了个人社交帐号,和顾一诺还设了情侣号。

在网上,两人的粉丝,可不输当红流量小生。

只是,这两人,开通了帐号后,都不怎么发布信息,就只是开通当天的信息,粉丝们,依然热情不减。

伊丽莎白的校庆,再一次,将两人送上热搜。

顾一诺的心里,有些紧张,紧紧的握着陆已承的手,一旁的学生,还有一些举着两人名字的牌子。

突然,她的身子朝前方倾去,陆已承直接将她拉了回来紧紧的搂在怀里。

顾一诺穿着高跟鞋,差一点摔跤。

此时,她小鸟依人的靠在陆已承的怀里,惊魂未定。

看到这一幕,粉丝们放声高呼,拿着手机,不停的对着两人拍摄着。

“有没有受伤?”

“没有。”

陆已承看着还有这么长的红地毯,直接弯下身子,将她拦腰抱起,沿着红地毯朝前方走去。

“哇!”欢呼声,一浪高过一浪。

空气都是甜蜜的味道,这一幕看得人眼前直冒粉红泡泡。

“我这个星期的饭卡都省了!”

“狗粮吃太饱!”

“我这个月的都省了!”

“单身狗被虐,为什么有男朋友了,我还是被虐到了!”

场面,几乎失控。陆已承抱着顾一诺,走到红毯尽头的主席台上。

顾一诺一脸懵逼的看着陆已承,这里放着一个话筒,是什么意思?

“你是校董,在这种场合,怎么也得发表几句演讲。”陆已承低声朝她说道。

演讲?她什么都没有准备啊?

校长已经笑眯眯的走上主席台,朝同学们挥挥手,场面安静下来,校长走到话筒前,朝大家说道:“今天,是我们伊丽莎白美术学院的校庆,是一个隆重的日子!我刚好,借今天这个日子,向大家介绍一下,我们伊丽莎白美术学院的新校董。”

“她同样也是我们伊丽莎白美术学院的学生,顾一诺小姐!”校长说完,朝顾一诺望去。

同学们立即爆发出热烈的掌声。

“去吧。”陆已承贴在她耳边说道。

顾一诺深吸了一口气,朝主席台的正前方走过去,“各位老师,各位事学,还有学校的辛勤的工作人员,大家好。”

她还是控制不住有些紧张,从一个学生,到这个有着百年历史的学院的主人,她这一步,跨越的真的有点大。

“相信,我不用再介绍,大家都认识我了,我今天没有任何准备,突然站在这里,其实,也有些语无论次,也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画画,给了我希望,它能让我,在另一上角度重新的审视自己,也是画画,给了我最好的选择。”顾一诺说完,朝陆已承望去。

此时,她的眼中充满爱意。

陆已承笑着抬起手,轻轻地拍拍。

接着,同学们再次爆发出热烈的掌声。

虽然这个世界,如此喧闹,他们这一眼对视,仿佛只有彼此。

顾一诺回眸,握着话筒,朝面前的同学校望去,“我会以学校的名义建立一个梦想基金,希望每一个会画画的孩子,都能完成自己的梦想!希望我们伊丽莎白美术学院,是创造梦想的地方!”

“我的话说完了。”

校长立即走上前,“多谢校董的发言,接下来,我宣布,这一次的校庆活动,开式启动!”

礼花绽放,顾一诺的身后的幕布突然落了下来,她回头一看,一脸惊讶。她还以为,会台的后面就是个空地,没想到,布置成了画展的模式。

这些画,她觉得好眼熟,这些不都是她的作品吗?

“各位同学,我们的身后,是今天的画展区,这些画,都是顾一诺小姐作品,今天在这里,为期一天展出。”校长朝同学们介绍。

这些画,连顾一诺自己都觉得吃惊,有一些,她都不记得了,怎么还能找得出来?还有一些,不是已经卖掉了吗?

这一些她记得,在白聿的城堡里,她见过,怎么全都出现在这里了?

抬头朝陆已承望去,她顿时明白了。

这一次的校庆,与其说是学校安排的,不如说是他安排的。

这些画,能重新出现在这里,也是他重新找回来,给她办了人生中,第一次个人画展,而且是以这样的方式!

陆已承一回眸,与顾一诺的目光对视,他朝她温柔一笑,抬步走了过来。

顾一诺的眼中,有些湿润,她要强忍着自己的情绪,才不会感动的掉眼泪。

陆已承朝她伸出手,“一起去看看吧。”

“好。”顾一诺将手放在他的手中,跟着他,汇入人流中。

走进画展,她更发现,这些画是他整理过的,是从创作的时间来排的,陆已承停在第一副画前,看着画上的内容。

“很抽象。”他给出一个评价。

“什么呀!这是我的草稿,其实我自己也不知道自己要画什么。”顾一诺真不知道,他竟然连这种都整理出来了。

“嘘。”陆已承朝她作了个噤声的动作,又压底声音说道:“别说出来,没有人看出来这个草稿。”

顾一诺又被他逗笑了。

“你看那些名人,随便画得乱七八糟的,都成了名作,你这个他们的好多了。”

“我画的什么,在你眼里都是好的。”

“那是自然,你是我的女人,当然是最好的。”陆已承拉着她的手,朝另一副画走去,“这是你高中还没有毕业的时候画的,这副画,我看着有些心疼。”

这是一副成品,因为当时的心境,画风还延续着前世的风格,比较压抑颜色也基本都是冷色调偏暗。

陆已承看了一下这副画的时间。

“你才回来,两个多月的时候画的。”

顾一诺点点,她明白,他所说的回来,是什么意思。

陆已承握着她的手,朝前方走去,顾一诺突然发现,这副画,竟然是她给白聿画的画像。

“本来,找到这副画的时候,想毁了的,可是画的实在是太好了,而且又是你画的,所以想了想,还是留着吧。”

顾一诺发现,这一副前的学生是最多的。

白聿的气质真的是很出众,加之他的怀里的那只猫,这一幕,被她的画,永久定格。

那个午后,阳光真的很灿烂。

顾一诺看着这副画,心里默默的祈祷,希望白聿来生,能够如他所愿,如他所想,不再遇到今生这些事情。

“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大度了?”顾一诺抬起头,朝陆已承询问道?

“我准备展览完,就拿去烧了。”

“好吧,算我没说。”

陆已承笑了笑,搂着她的肩膀,继续朝前方走去。

“这是入学的作业。”

“嗯,明显感觉到不一样了。”

顾一诺点点头,的确是不一样了,这个阶段,也是她进步最快的,白聿对她的指导,起到了很大的作用,她学到了很多,以前没有学到知识。

也是在这个时候,她对美术,有了新的认识,也更加会运用绘画的技巧。

顾一诺正和陆已承研究着这几张画时候,前面突然引起了一阵骚动,所有的同学们全都往那个方向跑去。

“发生什么事了?”

“我们也过去看看。”陆已承朝前拉着顾一诺的手朝前方走去。

好不容易从人群中挤到前面,顾一诺的小脸顿时涨红了!

这这是她给陆已承画的!他给她当模特!

有穿衣服的,有半裸的,还有只遮挡了关键部位的,还有一次,在画室里疯狂过后画的。

光是看着这些画,都让人觉得荷尔蒙都升高了!

“老婆,你相信我,我是真的没有准备展出这几张的!”陆已承恨不得上前去,把这些画都给撤下来!

瞧瞧那些围观的女学生们,一个个眼神如炬,简直让他受不了!

“那这些画,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我也不知道!”陆已承摇摇头。

明明,他都已经单独整理出来,放到别的地方了!

等等,他想到了!

那天他整理的时候,刚好陆宝宝也在,还问他,整理这些画做什么。

他说,要给妈妈办画展。

然后,他将自己的这几副拿出来,放到一边,接着,他有事情忙,就走开了,工作人员过来取画的时候,他没有再确认,让他们全部拿走,装裱起来。

这个坑爹的孩子!

“我们走吧,去别的地方看看。”顾一诺拉着陆已承,去别的地方。

身后的同学们,围着陆已承的画像,喋喋不休的议论着。

“陆少的身材好棒啊!”

“好想摸一摸!”

“你还想摸?给你看一看就好了!摸就别想了!”

“穿衣显瘦,脱衣有肉,说的就是陆少这种!”

“你看着腹肌!倒三角!哎呀,这块布遮在这里干嘛啊,好想揭开!”

“你们信不信,陆太太那里,一定有没有这块布的!”

“好想要啊!好想把这些画买下来!”

“人家陆太太,都不用看画,想看的时候,直接指挥陆少,把衣服脱了,躺下!”

“你们能不能别说了,我鼻血都要喷出来了!”

几个工作人员快步上前,朝面前的同学们说道:“大家先让一让,这几副画弄错了,不是要展出的。”

“不是吧?看都不给看了?”

工作人员,迅速的将这些画撤了下来。

“还好,我每一张都拍了照!”一个同学兴奋的看着自己的手机,拍到手机里的,谁也抢不走!

“快!分享一下!”

“对,分享!”

顾一诺和陆已承躲了起来,不敢再去画展那里。

“这一下好了,你一定出名了。”

“我才不要,我的身体,只给你看。”陆已承已经在想,要怎么阻止这些照片扩散!不过,他还是挺享受,给自己的老婆当模特的时候的那种气氛。

“老婆,你什么时候需要模特的时候,我随传随到。”

“好啊,我刚刚还在想,身为伊丽莎白美术学院的校董,而我又是这个学校毕业的,我怎么也来上几堂课,才说得过去。”

“然后呢?”

“然后,缺个模特。”顾一诺笑着说道。

“不干!”陆已承直接拒绝。

他只给她一个人做模特,竟然让他还配合她上课,打死也不干!

“来嘛来嘛!”顾一诺拉着他的手,左右摆着。

“你要是想画,我们现在就去。”陆已承的语气带着一丝威胁。

“不,还是算了。接下来,还有什么安排吗?”她立即将话题转移,再说下去,不一定他会不会兽性大发。

“以往的校庆,还有个舞会,和慈善环节,之前,你和白聿一起画的那副画义卖的时候,我就以你的名义,成立了一个慈善机构,这几年,运行的还可以,你如果想要成立梦想基金,倒是可以一并把这个慈善机构也划到学校的名下,一起运行。”

------题外话------

谢谢小仙女们的大力支持,目前还在领先的位置,请大家继续投票~比心~

(还有一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