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1章:不要推开我!二更(求征文票)/军婚蜜宠:老公,套路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391章顾一诺站在操场上,看着即将要接受考核的士兵们。

进行考核过后,他们就要去另一个训练基地。

今天考核完,顾一诺要和陆已承一起回家,陆宝宝也会回去。

看着一脸严肃的陆已承,她忍不住笑了笑,他这个样子,吓得那些士兵,一个个都不看与他正视一眼。

小古搬了一个小板凳,走到顾一诺面前,“嫂子,考核还要好久呢,你坐下来休息会吧。”

“好的,谢谢。”顾一诺接过小板凳,坐了下来。

“这个考核,一天能进行得完吗?”她忍不住问道。

“差不多吧。”小古点点头。

“这也太严了。”

“嫂子,比起第四军区的训练,这不算什么,等到以后,他们选拔出来重新编制了之后,那才是强化训练的开始。”

顾一诺张大嘴巴,一脸吃惊的看着小古。

小古怕她不信,又郑重的点点头。

“有瓜子吗?没有的话,花生也行。”

“啊?”小古愣了一下,没有反应过来。“嫂子,你等一下,我这就去拿。”

过了一会,小古摆着一盘瓜子还有一些水果点心,放到顾一诺的身旁。

顾一诺抓起一把瓜子,一边看着远处的考核,一边吃着打发时间。

好不容易到了中午,顾一诺开心的跑到陆已承身旁。

考核暂停,休息一个半小时后,下午继续。

她突然发现,陆已承的额头,全是汗水,脸色也非常难看。

来到军区一个月,她每天都在担心,他什么时候会再次发作,现在,最担心的事情发生了!

“已承,你没事吧?”

“没事,我们先回办公室。”陆已承握着她的手,他已经坚持了十多分钟,身体的异样,越来越严重。

一但发作起来,他自己都无法控制。

顾一诺扶着他快步朝办公室走去,转身朝小古吩咐道:“小古,把药箱取来。”

“是!”小古转身跑去取药箱。

药箱里装的都是孔一凡提前准备好的药。

“已承,先到沙发上坐下休息会儿。”

陆已承突然握住顾一诺的手,“诺诺,听话,让我一个人待一会。”

“我不!”顾一诺立即摇头,紧紧的拉着他的手不松开,“已承,我要陪在你身边,我哪也不去,不要再把我推开好吗?就让我留下来。”

陆已承痛的无法承受,身子从沙发上滑落,狼狈的倒在地上。

顾一诺慌乱的看着他,怎么也没有办法将他抬到沙发上。

她着急的朝外望去,希望小古早一点过来。

朝陆已承望去,她的心都好像被人紧紧的扼住,无情的拧着。她知道,他发作的时候,万分痛苦,却不曾像现在这样,亲眼所见。

她抬起手,轻轻的抚摸着他的额头,“已承,已承,我知道你有多痛苦,我好想现在承受这些痛苦的人是我。”

陆已承一身子一阵痉挛,在地上不断的滚动。

听到顾一诺的声音,他艰难的伸出手,握着她的小手。

至始至终,他也没有发出一声痛呼。

他不想让她担心。

顾一诺紧紧的抱着他的身子,轻轻的在他的耳边说话。

他痛到五感全失,听不到她说什么,哪怕离了这么近的距离,也无法看清她,他朝她的怀里靠去,有她在,他的仿佛没有以往那么疼了。

小古拿着药,匆匆赶来,立即将药箱打开。

“嫂子,药来了!”

顾一诺立即接过,喂陆已承服下。

“已承,吃了药就会好很多,一会就好了。”

陆已承紧紧的靠在她的怀里,一只手握着她的手,与她十指紧扣,顾一诺轻轻的抚着他的头,安抚着他焦躁的情绪。

半个小时后,他终于不在挣扎,安静的靠在顾一诺的怀里。

“小古,你帮我把他抬到沙发上。”

“好。”

两人合力把陆已承抬到沙发上,顾一诺就在他的身旁,寸步不离。

她不知道,他体内的毒素,能不能彻底的清除,他这个样子,一次又一次的发作,究竟什么时候,才能结束!

她握着他的手轻轻地在自己的脸颊上蹭着。

不知道他现在,是因为太过痛苦,被折磨的昏迷了过去,还是因为药物的控制,昏睡了过去。

“嫂子,陆少的情况已经稳定下来了,你也不要太担心。”

“小古,你吩咐下去,下午的考核改期了,等已承什么时候醒来,恢复了再继续,这里有我照顾着,你先去忙吧,有什么事情,我再叫你。”

“好的,嫂子。”

小古退了上去,将办公室的门关上。

天色,渐渐暗下来,陆已承的手,动了一下,顾一诺立即惊醒。

“已承,已承,你醒了吗?”

陆已承缓缓睁开双眼,他的眼前有一层血色,没有办法看清她。

顾一诺看着好腥红的眸子,知道他并没有完全恢复,她缓缓起身,在他的额前亲了一下,“你感觉现在好一些了吗?”

陆已承点点头,他现在只能发出声音,好像丧失了说话的功能。

能在这么短的时间,有一点点意识,已经比之前好太多了。

“我叫小古过来,把我们送回住的地方,你好好的休息。”顾一诺朝他说道。

一起身,他的手顿时紧紧的握着,不让她离开。

顾一诺只好回到他的身边,拨通了小古的手机。

小古开着车子,把她们送回去,已经很晚了,顾一诺将陆已承安置好,又哄着他,睡了一会。按时给他吃了第二次药。

靳司南急匆匆的来到陆已承和顾一诺的住处,看到陆已承此时的样子,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他没有打扰顾一诺和陆已承,自己去客厅等着。

陆少这个样子,他也不敢离去,生怕万一有什么事情,有他在,也能帮得上忙。

夜深了,顾一诺从楼上走下来,看到客厅的靳司南,愣了一下。

“嫂子,陆少睡了吗?”

“睡下了,感觉好多了。”亲身经历了陆已承发作的这一场,顾一诺感觉全身的力气都被抽干了似的,心也痛到麻木。

“那就好。”靳司南微微松了一口气,“白聿就那么轻易的死了,他把陆少害成这样,简直是太便宜他了!”

“现在,最主要的,是查出真正的幕后黑手,把这件事情,彻底解决。”

“现在已经确定,这件事情和F国有着密切的关系,F国的女王却怎么也不配合,甚至连之前商量好的访问都取消了,而且各种消息,全都封锁。”

“还有没有别的办法?”顾一诺一想到这件事情,就觉得很不踏实。

“还有苏以溟,但是我们的人跟了他很久,他的行踪一直都在我们的掌握之中,他就像是个丧家之犬一样,我都不敢确定,他是不是真的对我们有用。”

顾一诺沉默了。

前世,她死的太早,后面发生了什么事情,她根本就不知道,要是她能知道就好了!

“阿南,明天的考核,你代已承过去,我不想因为这件事,拖慢了考核的进度,我想明天,还着已承回家,现让孔一凡看一看。”

“好。”靳司南应了下来。

顾一诺是真的很怕,陆已承一发作起来,好像身体到处都出现很严重问题,虽然他能恢复,但是长久下来,不知道会不会留下什么后遗症!

有一天,孔一凡研制出来有效控制这种毒素的药了,他的身体,却被这些毒素,彻底的弄垮了。

“嫂子,你不用管我,去陪陆少,我今天就在客厅里,将就一晚。”

“好。”顾一诺点点头,回到卧室。

第二天一早,小古送顾一诺和陆已承离开军区,回到家后,不止是孔一凡,就连时御霆也赶来。

陆已承还在昏迷中,时御霆站在床前,叹了一口气。

“一般发作起来?要几天时间?”

“说不准,有时候三天,有时候一两天。”顾一诺轻声回应。

时御霆转身朝孔一凡问道:“还是没有办法,治好陆少吗?”

孔一凡摇了摇头,“如果不是陆少体质异于常人,恐怕……”

恐怕在毒素注射的那一瞬间,就已经没命了!

“我觉得,这些东西,是出自谁之手,那人一定有解毒的办法!如果一直这样发作下去,就算是陆少的体质特殊,这一次又一次的痛苦,总要承受。”

孔一凡听到这个说法,也觉得很有可能。

“我在想想办法,和F国的女王联络,争取能在她那里,找到突破。”时御霆说完,离开陆家。

一直到晚上,陆已承才醒过来。

顾一诺立即上前去,扶住他的身子,“已承,你感觉怎么样了?”

“好多了。”他生硬的回应了一句。

听到他的回应,顾一诺的心里还是好受一点点,她立即走到一旁,倒了一杯水给他。

喝了一口水,他抬起头,朝四周望去,这是他们的家,他们回来了。

“考核的事情,我让阿南去处理了,你不用担心,这几天,你就在家里,好好的养身体好不好?”

“嗯。”陆已承点点头。

他挣扎着起身,靠在床上,看着她憔悴的样子,抬起手摸了摸她的脸颊。

“诺诺,辛苦你了。”

顾一诺突然朝他的怀里扑去,紧紧的抱着他的身子,“已承,以后你现也不要推开我,不管发生什么,我都和你一起承受,我虽然不能减轻你的痛苦,但是能陪在你的身边,我的心里,会好受一些。”

陆已承抬手,搂着她。

“诺诺,你知道吗?有你陪在我身边,我感觉痛苦都要少很多。”

“真的吗?”顾一诺抬起头,朝他望去,眼中泛着晶莹的泪光。

“当然是真的!我只是,怕吓到你。”

“我不怕!你变什么什么样子,我都不害怕,因为你是我心爱的男人,是我的丈夫,我不害怕!”她再次朝他的怀里钻去。

陆已承轻轻的抚着她的背,有她的发间,亲了一下。

陆已承醒过来,全家人都松了一口气。

就连在军营里过了一个月,好不容易回家见到妈妈的陆宝宝,都懂事了很多。

本来还想和妈妈说一说,有多苦,他都忍住了。

他一定能坚持下去,长大后,成为像爸爸那样的人,好保护妈妈和弟弟妹妹!

顾一诺给陆已承做了一些吃的,看着他全部吃下,才松了一口气,想起陆宝宝来。

“你休息一会,我去陪陪宝宝,他明天一早,又要回军区了。”

“好。”陆已承点点头。

顾一诺站起来,朝门口走去。

“等等,诺诺。”

“怎么了?”

“你把衣柜的抽屉里,一个灰色的盒子拿给我。”

顾一诺走上前,将那个盒子拿到陆已承面前,她还不知道,这里面装的都是什么东西。

------题外话------

还有一更~

谢谢小仙女们的大力支持~还在领先的位置,但是只有几票的差距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