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3章:半夜爬窗的陆大少(求征文票)/军婚蜜宠:老公,套路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不会的!顾一诺不断的摇头。

她紧紧的抱着怀里抱枕,不断的安慰自己。

这只是一个梦!

不是真的。

一定是她太过紧张,心里一直想着这件事情,所以才会做这样的梦。

深吸了几口气,她的心情才逐渐平复下来。

心里再一次,想着前世的事情,已承他说,前世的时候,他也爱着她,如果是这样,她死后,又发生了什么事?

陆已承推门而入,发现顾一诺一人坐在沙发上,脸色不太好,陷入思绪之中,连他回来,她都没有发觉。

他缓步走上前,顾一诺一惊,抬起头一看是他,立即朝他扑了过去。

他紧紧的将她抱在怀里,一摸她的背,全身都湿透了,衣服凉凉的贴在她的身上。

“怎么了?诺诺。”

“已承,抱着我。”顾一诺搂着他,朝他怀里紧紧的贴去。

陆已承紧紧的搂着她,轻轻的吻着她的额头,细碎的吻,让她的心,平静下来。

“是不是做恶梦了?”

“嗯。”顾一诺在他怀里点点头,“已承,我梦到你出事了,好像前世的样子,我梦到你……”

“傻瓜!”陆已承打断她的话,“别想了,那都是梦,我不会有事的。”

他抬起手,轻轻的在她的背上轻抚着,等她彻底的平复下来,才抱起她朝床边走去,亲手解开她的衣服,给她换了一件。

顾一诺坐在床边,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他。

陆已承把衣服放到脏衣篮里,转过来捧起她的小脸,“还在想那个梦?”

“你什么时候去F国?”

“下个月。”

“我和你一起去。”

“听话,这是公事。”

“我是你的太太!我有这个资格和你一起去,你要是不同意……你要是不同意,我就哭给你看!”

“你敢掉一滴泪,我就要你一次!”

顾一诺瘪了瘪嘴,眼睛红红的,被他反威胁,努力忍着,不让眼泪掉下来。

陆已承看着她可爱的样子,笑着捏了捏她的脸颊,“诺诺,这件事情,很快就有结果了,等彻底的结束后,我答应你,不管做什么事情,我都让你陪着我,寸步不离,好不好?”

“已承!”

陆已承突然吻上她唇,霸道的吻,让她完全无法再思考其它的事情。

……

F国

女王看着面前的议员们。她也没有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么严重的地步。

现在,国际联盟将目光死死的盯着F国。

她也无法,得出一个满意的答复。

目前这件事情,对F国已经造成严重的影响,不过是外交关系,还是国内的关系,都变得敏感而又紧张。

更有议员提出来,要皇室放权,保留身份,却不再拥有对国家统治权。

这种挑衅,是戴莎女王不能忍受的!

再回上时御霆利用外交关系,步步紧逼,女王已经没有别的选择。

白聿一死了之,除了给她留下堆的烂摊子之外,那些听从白聿的人,却一点都不慌乱,让她一点头绪都抓不到。

她再次抬起头,朝面前的这些议员们望去。

甚至她都不知道,这些人之中,有多少是忠心于她!

在她的眼里,那个人,已经死了这么多年,是她亲手制造的空难,他还有生还的可能吗?

如果,真的是他,他在哪?

为什么这么多年来,从来都没有出现过?

“女王陛下,现在国际联盟想要有人对这件事情负责,亚斯公爵已经被女王处决,这件事情,已经与我们没有关系了!他们是不是趁机,打压我们。”

“是啊,女王,我们已经查了这么久了,什么也查不出来!”

“查不出来,是你们无能!”戴莎女王怒斥一声。

整个会议室,陷入一片寂静,戴莎女王站起来,凌厉的目光再一次扫过众人,转身离去。

走出会议室,她回到自己房间,换上一身便服,来到白聿的房间,看着房间的那副画像,她的脑海里,不断的浮现出白聿的身影。

“来人。”

“女王。”

“把这一副画拆下来。”

“是!”

女王抬步朝外走去,十分钟后,一辆车子从王宫里驶出来。

她来到一个墓地,这是亚斯一族的墓地,太久没有来过,她甚至都不记得,他的墓在哪个方向,上一次来的时候,还是他的妻子的身份,亲自安葬他。

平常,这里除了守墓人,不会有人出现。

女王朝墓地深处走去,发现远处站着一道身影。

她的心,控制不住一紧,立即走上前去。

那人转过身来,朝女王望去,女王吓了一跳,发现此人,半张脸被毁,面目狰狞!另半张脸,她却再也不敢打量究竟是什么样子。

她现在满脑子里,都是那个没有眼珠的空眼眶!

一道清香,扑牌而来。

女王再次睁开眼,映入眼帘的,是一朵鲜红的玫瑰,玫瑰像是新采摘的,上面还带着露珠,娇艳欲滴。

她抬起手,接过这朵玫瑰。

那道身影,擦着她的肩膀走过。

她突然反应过来,拿出身上的枪朝那道身影指去!

那道身影,已经不见了,她立即朝四周望去,依然没有发现那道身影!想着刚刚那人的脸,她感觉毛骨悚然!

“女王!”

随行的侍卫跑了进来。

“马上派人,给我仔细搜,务必给我找到,一个毁容的男人!”

“是!”

女王看着手中玫瑰,扔到地上,用脚狠狠的踩入泥土之中。

那个人,擦着她的肩膀走过的时候,她好似听到,他低沉的笑,那笑容带着一丝鄙夷!

……

最近这几天,顾一诺训练的时候,格外的卖力,自己把打力量训练的时间,又加强了半个小时。

看着她这个样子,陆已承在一旁,心里万分不是滋味。

看她停下来,他立即走上前,给她递了一个毛巾。

顾一诺没有接下,走到一旁端起水杯喝了口,继续走到一旁训练。

陆已承知道,她在和她生气。

因为,他不同意带她一起去F国。

别的事情,他都可以答应她,这件事情不行,他不可能明知道有危险,还要把她带着一起和他去面对。

他不想再让她,跟着他一起提心吊胆!而且,他也保证,这是最后一次。

顾一诺累的抬不起胳膊,走到一旁,拿起毛巾去洗了个澡,自己一个人,去食堂吃饭。

陆已承只能一声不吭的,跟在她的身后。

小古看着这一幕,真的感觉陆少这样,好憋屈啊。

问世间情为何物,就是一物降一物。

顾一诺和陆已承闹别扭,真的是让第四军区所有将士都开了眼了。

陆大少,秒变小媳妇的直视感。

让陆已承想不到的是,晚上,小女人竟然让小古给她腾出一间宿舍出来,自己一个人跑去睡宿舍了!

这简直不能忍!

他来到宿舍门前,轻轻地敲了一下门。

顾一诺已经上床,听到敲门声,不用想也知道是谁。

她立即翻了个身,当做没听到。

陆已承试着推了一下,竟然从里面反锁了。

“诺诺,我想,我们可以谈一谈。”

“你同意了?”

“你开门,让我进去。”

顾一诺坐起来,看着门口的方向,“一句话的事,同意,或者不同意。不用那么麻烦。”

陆已承被她气得说不出话来。

“你不开门,我撬锁了!”

“你敢撬锁,我就喊!”

“你喊什么?”

“流氓!”顾一诺气呼呼的说道,“首长,现在是正常作息时间了,如果在作息时间,还不休息,跑到别人的宿乱窜,这是要受到处罚的!”

陆已承听着她咄咄逼人的口气,还来劲了是吧!

门外,突然没了动静,顾一诺立即下床,爬在门前听了听。

走了吗?

他竟然走了!

她有些生气,就这么不愿意和她妥协吗?!

她一转身,撞入一个坚硬的怀抱,他直接将她按在门后,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你,你,你是怎么进来的?”

“下一次锁门的时候,记得把窗户也锁上!”

顾一诺抬头,朝拉开的窗户看了一眼,“堂堂陆大少,竟然半夜爬窗,也不怕被人看见,颜面尽失。”

“我爬我自己老婆的窗户,还怕颜面尽失?”陆已承笑着反问。

顾一诺使劲推了个一下,怎么也没有办法把他撼动分毫,“你快松开我。”

“我不松。”陆已承低头,朝她的脸颊上亲了一下。

“不许亲。”

“不许亲?意思是直接进入正题?”

“不可以!你快放开我!我很生气!”

“你都和我闹了这么久的脾气了,消消气好不好?别把自己累着了,我会心疼的。”

顾一诺感觉到,他的气息越来越灼热,她逃也逃不开,推也推不动,又要被他吃干抹净吗?真的是好气愤!

陆已承抱起她,朝那张单人床走去。

这张床那么窄,睡他一个人,恐怕都小了,根本不可能睡得下他们两个。

“诺诺,你是睡在我身上,还是回去睡?”

“我也不睡你身上,我也不和你回去睡,你出去,我要休息了。”顾一诺直接拉开门。

陆已承走上前,直接将她抱了起来,不顾她的挣扎着,朝他们的住处走去。

------题外话------

今天还是三更~求征文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