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1章:有消息了!/军婚蜜宠:老公,套路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401章顾一诺的心中,猛然一紧。

她试着动了一下胳膊,并没有被捆绑,挣扎着站了起来。

她已经知道,自己现在在什么地方了。

她立即朝唯一的一个门走去,使劲的拉了几下,没有办法拉开。

这间屋子里,放着几把破旧的椅子,她拿起一个,拼命的朝门上砸去!

椅子四分五裂,散落在地上,也没有把门砸开。

怎么办?她要怎么样,才能从这里逃出去?

“救命!救命啊!”她用尽全身的力气,朝外喊去。

直到她扯破喉咙,也没有得到一丝回应。

突然,门开了,校长走了进来,顾一诺立即朝后退去,警惕的看着来人。

“陆太太,我劝你还是配合一些,可以少受一些皮肉之苦,我们已经到了,马上准备下船,等下了船,你就能见到先生,你想知道什么,我想他会给你解答。”

顾一诺看着面前的几人,整理了一下凌乱的外套。

她的手插到口袋里的时候,突然摸到一个东西。

这是许瑞给她的那个智能手环!

她紧紧的握着这个东西,不动声色的朝几人望去,“我自己会走。”

她将手从口袋里掏出来,又整理了一下衣领和头发,不让这些人,发出一丝异样,抬步朝外走去。

外面,是一个码头,四周有些荒凉,也没有别的船,不远处,停着三辆车子,在校长的指引下,顾一诺上了中间的那一辆。

车子朝前方开去,也不知道要去什么地方,甚至她现在在什么地方,她都不知道。

……

庆功宴结束,许瑞准备给顾一诺打个电话,一想到太晚了,索性就没再打扰她。

第二天一早,他来到公司,安排完工作,拿起手机,看着那一窜熟悉的号码。

想了想,还是拨了过去。

电话竟然关机了!

他的心里,顿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马上打电话给小唯。

“瑞哥,早上好!诺姐她没有来啊,今天我没有见到她。”

许瑞听到小唯的声音,心里更加不踏实。

小诺是极重承诺的人,既然她答应他,要出席庆功会,即使有很重要的事情不能来参加,她也会打个电话给他,说明一下情况。

然而,就是一个信息,而且现在又关机了!

不管是不是他多虑了,他都要确定她平安无事,才能放心。

许瑞拿起衣服,快步朝外走去。

他直接前往陆家,这样才能第一时间找到小诺。

老爷子刚带着两个宝宝散步回来,发现门前驶来一辆车子,一个熟悉的身影从车子上走下来,这小伙子,真的错啊!让他觉得好眼熟。

可是,就是想不起来,究竟是谁。

许瑞一看到老爷子,立即走上前去,“老爷子,你好,我是许瑞。”

“许瑞?许瑞?哦,我想起来了,你是一诺宝贝的那个同学。”

“是的,是的。”许瑞没有想到,老爷子还记得他。

“老爷了,小诺在家吗?”

“不在家啊!回军区了吧?”

“是这样的,老爷子,麻烦您想办法,联络一下军区,确定小诺是不是在还军区,昨天,她在画室,我们约好,晚上一起去参加公司的庆功宴,她下午去了一趟伊丽莎白美术学院,没有去参加庆功宴,今天电话关机了,我有点担心她。”

许瑞这么一说,老爷子也有些不安,“先进来坐坐,我马上联络一下军区那边。”

一进屋,老爷子立即打电话。

得到的消息是,顾一诺没有在军区,从已承走后,她也没有回过军区!

“你们确定?”

“确定。”电话里,传来一阵肯定的声音。

老爷子放下电话,立即拨通顾一诺的电话,还是关机状态!

“怎么样?老爷子,联系到小诺了吗?”许瑞急切的询问道。

老爷了拿着手机,拨通顾一诺的保镖的电话,竟然也是关机的状态!他现拨通另一人的,也无法接通!

手机从老爷子手里跌落,那种不安,顿时蔓延了整个心扉。

许瑞的心,也一下子提到嗓子眼。

“别急!我再联系一下简丫头。”

老爷子立即拿起电话,拨通简慕晚的电话。

简慕晚有一场夜戏,这个时候还没有起来,一接到老爷子的电话,整个人从床上弹了起来,守全清醒。

“爷爷,你别急!我马上想办法联系一下,也许只是有什么事情耽搁了,恰好手机没电了,说不定,一会就联系上了。”简慕晚立即跳一下床,一边朝老爷子安慰道。

老爷子的心凉了半截,他想不到,一诺宝贝还有什么地方可以去!

许瑞好像突然想到什么一样,朝老爷子说道,“老爷子,我先告辞了!”

“许瑞!”老爷子唤了一声。

许瑞立即转过身,将自己的名片拿出来交给老爷子,“这是我的电话,一但我找到小诺的消息,也会第一时间和老爷子联系。”

“好,好的!”

许瑞迅速离开陆家,朝公司赶去。

半个小时后。

靳司南来到陆家,陆禀琛和陆子睿赶了回来。

“许瑞说,是昨天下午,四点的时候,一诺宝贝去的学校,八点多的时候,他打过电话,但是一诺没接,回了一条信息给他,说是有急事。”

靳司南若有所思,“老爷子,你别着急,我已经派人去学校询问了。”

十分钟后,收到回信,顾一诺是来过学校,但是不到半个小时,就离开了,还有监控。

靳司南看到发回来的视频,仔细看了几遍,进去的时候,是个正面的视频,但是顾一诺离开的时候,只有一背影。

“等等!”简慕晚突然喊道。

“这不一诺!出来的时候,这个女人不是一诺!你看她走路的姿势!”简慕晚发现也一些端倪,再放大,发现了更大的纰漏。

“一诺开车,从来不穿高跟鞋!”

这个女人,衣服,发型,甚至是身形,还有身上背的包包,都是顾一诺的,但是就是鞋子不一样!

“这是一场有预谋的绑架!和学校脱不了干系!”

“是谁让嫂子去的学校?”

“是校长!”

靳司南立即站起来,“晚晚,你在这里陪着老爷子,我亲自去查!”

“已承那边,要不要告诉他。”老爷子站起来,一脸担忧的询问道。

靳司南抬手,看了一下表,“现在,他们那边才凌晨两点,给我四个小时的时间。”

“好。”老爷子点点头。

这个时候,已承远在F国,即使告诉他,也起不到什么作用,就再等几个小时吧!

……

许瑞也在着手调查,他没有靳司南那么有权。

他想到的是,他昨天送给小诺的那个手环。

从昨天那上电话,没有接,而是发信息给他,就能看出来,小诺的手机不在她自己的手里!那个手环呢?他记得,那个手环她当时好像随手放到衣服的口袋里了!

他打开电脑,试着追踪那个手环的信息。

他可以通过里面的智能系统,开启手环的智能管理,追踪到手环现在的具体位置,而小诺去了哪里,也能在手环上有保留的数据。

不过,需要废些时间,他要在数据里,一点一点的查找。

……

车子开了几个小时,开到一个看着很古老的建筑,四周显得很慌凉,只有这一幢建筑。

顾一诺下了车,发现在建筑的楼顶,还有几只乌鸦在上面。

“陆太太,请吧。”

顾一诺朝这幛建筑内走去,从她的角度,只能看到屋内的一角,屋内的水晶灯亮着,看起来古老而又奢华。

她一步一步朝前方走去,四周一个人都没有。

隐隐的,闻到了食物的味道。

走进去后,她发现餐桌旁,坐着一个人。

那人穿着一个斗篷,看起来有些神秘,背对着她,看不到长什么样子,她一步一步走过去。

那人缓缓转过身来。

“啊!”顾一诺吓到惊叫一声。

只见这个人的脸,有一半被毁了,眼珠都没有,看起来像是从地狱里爬出来的一样!

“顾小姐,你不用怕。”

顾一诺努力的让自己平复下来,但是,她没有办法再朝前方走一步!

她有一种想要逃走的冲动!

等她平复了一下之后,才面前的人询问道。

“你究竟是谁?为什么要绑架我?”

“能不能邀请顾小姐,一起共进晚餐?”那人说完,拿起一旁的眼罩,将他没有眼珠的那只眼睛遮住。

没有刚刚那样的视觉冲击效果,顾一诺的心里感觉舒服了一些。

她走到餐桌的另一端坐下。

尽管她现在,肚子里空空的,饿的难受,一想到和这样一个人一起吃饭,她就觉得难以下咽。

“对于顾小姐刚刚问的问题,我想向顾一诺做一个自我介绍。我的名字是唐德·亚斯。”

“亚斯?”顾一诺听到这个熟悉姓氏,鼓起勇气抬头朝这个人打量了一眼。

她想确认一下,这个人与白聿是什么样的关系!

对于白聿的事情,她知道的并不多。

但是出偶尔听到一些,白聿的父母死于一场空难,他那个时候还很小,被女王领走,养育着。

这个人,究竟是谁?

“至于,为什么要绑架你,其实,我也不想,但是,陆已承太难缠了!其实,我这个样子对你,我的儿子一定也不希望看到。”

“你的儿子?白聿?”

“没错!我留在这个世上,唯一的亲人,他死在陆已承手里。”

“不!不是的!白聿是自杀的!”

“不!是被陆已承逼到自杀!”

“当时,女王派人,愿意留他一命,让他回到F国,是他自己开枪结束了自己的性命!”

“别和我提那个女人!”乔怒喝一声,朝顾一诺走了过去。

顾一诺立即起身,退后几步。

“如果不是她,我也不会成为今天这个样子!这些年来,我隐姓埋名,不敢与自己的儿子相认!这一切,都是她害的!”

顾一诺看着面前几乎失控的人狰狞的样子,又退后了几步。

唐德转身,朝一旁走去,“你不要怕,如果不是白聿死了,你就是他的新娘,看在白聿的份上,我暂时不会伤害你,等我收拾了陆已承和戴莎,再送你去见白聿,让你去天堂里陪着他。”

“你真的,把白聿当成你的儿子吗?”顾一诺朝他问了一句。

“他本来就是我的儿子。”

“你既然还活着,为什么不回来找他?你明知道,他在女王那里,一定不好过!你却对他,不闻不问。”

“你这是在指责我?”

“你看似在为白聿报仇,其实是在满足你自己的私欲!基地的那些毒素的研究,幕后的主使人,就是你!”

唐德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坐了下来。

听着顾一诺的声音,他不怒反笑。

“怪不得,白聿那么爱你!不惜代价,也要得到你,你真的很聪明!但是,你知道吗?越是聪明,反而死得越快。”

“你究竟想怎么样?”

“想怎么样?我不忌惮国际上的压力,F国的局势,也迟早会由我掌控!但是,陆已承对我来说,却是最大的心病,他的到来,已经破坏了我好几个计划,所以,我必须要除掉他!”

“你休想!”

“有你在我手里,就不一样了。我也没想到,最后一颗棋子,得到这么大的回报。”

“吃完东西,会有人带你去休息,你最好不要玩什么花样,否则,我不介意用一些必要的手段,让你安份一点。”

唐德说完,转身离去。

顾一诺一人留在餐厅里,看着满桌子的食物,她直接走上前去,坐下来往嘴里塞。

她得填饱肚,保存体力。

吃完后,一个中年妇女走进来。

“顾小姐,请去楼上休息。”

顾一诺站起来,跟着这个人,朝楼上走去。

楼上的房间不大,整理的很洁净。

“衣柜里,有换洗的衣服,有什么需要,顾小姐再吩咐我。”

“有药吗,治扭伤的。”顾一诺朝这个询问道。

“这个,我去问一下先生。”

顾一诺朝屋内走去,这个佣人退了下去。她立即将门从里面反锁,第一时间,将窗帘拉上,用陆已承教她的方法,将整个屋子的都排查了一遍。

没有发现摄像头,她才松了一口气。

打开灯,走到洗手间,把门顺手锁上,这才从衣服的口袋里掏出这个手环。

她也不知道,这个手环究竟能不能让许瑞找到她。

这个手环现在只有时间显示,她试着用了一下面上的功能,根本没有办法作联络工具,更别提,她现在,连自己在哪都不知道!

怎么办?她现在应该怎么办?

从洗手间出来,顾一诺朝窗前走去,拉开一些缝隙朝楼下望去。

这里的守卫很严密,她绝对不可能从这里逃得出去!

她想不明白,校长究竟是怎么做到的,竟然能隐瞒过她的保镖,将她带出帝都!现在,她失踪的事情,有没有被发现?

她答应了许瑞,要去参加庆功宴的,她没有出现,许瑞一定会起疑。

后面的事情,她也无法猜测。

外面传来一阵脚步声,顾一诺立即走到床边坐了下来。

还是刚刚那上佣人,她的手中,合着一些药物,“我只找到这些,你看看能不能用。”

顾一诺接过这人手中的小药箱,翻了一下。

发现有一些止疼的喷雾,总比没有好。

……

许瑞查终于查到一些信息!

他知道,现在靳司南也在到处调查小诺的踪迹。

现在已经确定,伊丽莎白美术学院的校长有问题,可是这人留下的档案上,没有任何可用的信息,现在他的妻子已经被控制住,并没有孩子。

他的妻子更是一问三不知,胆显是被校长骗着结婚,以掩人耳目的。

许瑞拿着这些信息,找到靳司南。

“谢天谢地!许瑞,这一次,真的是多亏你了!”靳司南简直佩服许瑞,也是这一次的事情,才知道许瑞还有这样能耐,完全是一个可以称得上国际顶尖的黑客!

“手环上的信息最后一次显示,在这个地方!”许瑞立即打开地图,给靳司南看。

“原来是这里!”靳司南发现了一些端倪。

原来,他们早就在这里,打通了一个出国的通道。

苏以溟和那个琳达,也一定是从这里逃出去的!

“他们一定已经出国了!”靳司南担忧的看着许瑞,“接下来,还能锁定手环的位置吗?”

“我得确定,小诺在哪个国家,才能用当地的网络,搭建传送信息的通道!”

“也就是说,都可以查得到?”

“对!前提是,手环还在小诺手里。”

靳司南刚刚充满一丝希望的心情,突然又愁了起来,“不管怎么样,这是我们现在,能找到的唯一希望!许瑞,我有一个事情,想要委托你。”

“你不用说了,我愿意!”许瑞立即说道。

靳司南又是一愣。他就知道,许瑞一定不会袖手旁观!

“我可以给你一些人,从他们的路线来看,一定会顺着这条江入海,我会马上动用外交的力量,查最近前往这几个国家的船只!目前,我觉得H国的嫌疑最大!”

“其实,不用非得前往H国,我只要能收到他们的信号就可以!”

“好!那你收拾一下,马上准备出发!我走不开,所以,许瑞,全靠你了!和我保持联络,我会动用一切力量,协助你!”

“我现在回公司收拾一下东西。带上一些设备。”

“你收拾好,直接去你公司的顶楼,我派直升机去接你!”

“好。”

许瑞告别了靳司南,直接开车回公司,等他收拾完要带的东西,来到顶楼,直升机也到了,他提着东西,上了这架飞机。

……

清晨六点,陆已承准备醒来,不知道为什么,昨天晚上,他一夜都没有睡踏实。

脑海里不断的想起,临行前,诺诺和他说的梦境。

他清清楚楚的记得,他前生的时候,是以什么样的方式结束这一生。

和诺诺所说的梦境,完全不一样。

难道是这一生,改变了太多,他的命运轨迹也发生了变化?

他站起来,倒了一杯水,一口气喝下。

电话响了起来,一看来电,竟然是靳司南打过来的。

这么一大早,靳司南掐着时间打电话过来,一定是有什么紧急的事情。

“陆少!我有一件事情要告诉你,但是,在我说之前,我请您先冷静。”

“什么事?”陆已承的心里,微微发紧。

“嫂子被绑架了!”

“什么!?”陆已承的声音提高了几度,“究竟是怎么回事?什么时候发生的!”

“按我推断的时间来看,嫂子失去消息的时间,已经快七十二小时了!”

陆已承感觉自己心跳一滞!

这么久?竟然这么久才发现?

他安排的那些人,一天二十四小时在她的身边守着,怎么还能出样的差错!这么久才知道,她被绑架了!

“陆少,你冷静下,这件事情,目前已经有眉目了!”

“什么眉目?查到是谁做的了吗?他究竟有什么目的?”陆已承急切的询问道。

“许瑞曾在嫂子失去消息的那天上午,嫂子一个他们公司最新研发的一个智能手环,还好嫂子一直带在身上,手环上,记录了一些信息,大致的确定了嫂子的消息。”

“在什么地方?”

“我推算,很有可能在H国,我已经派人和许瑞一起确定嫂子的具体方位,相信他们很快就能传来消息。”

“是那些人做的!”陆已承已经可以肯定,绑架诺诺的人,究竟是谁。

“这是我打电话过来,正要和你商议的事情。你一定不能失了分寸,这样,就中了敌人的圈套了!你要知道,他们绑架嫂子,为的是威胁你,只要他们还没有达成目的,就不会伤嫂子的命性。”

陆已承都懂,可是那是他的诺诺,现在落到他的敌人手里,他能不担心吗?他快要担心疯了!

“陆少,我完全能理你现在心情,但是你一定要冷静!不能自乱阵脚!”

“我知道了。”陆已承说完,挂了电话。

他立即拨通许瑞的电话,还好电话还能接通。

“许瑞!你现在在什么地方?”

“入海口的地方。”许瑞听着电话里的声音,他知道,陆已承已经得知小诺被绑架的消息了。

“查到诺诺的消息了吗?”

“还没有,我们会最先朝H国的海域靠近,先排查一下。”

“你们用的是什么船?”

“陆先生,你放心,我们用的是商用船,靳少都安排好了。不会让人发现我们的身份。”

“好,查到消息后,立即告诉我!”

“好的。”许瑞点点头。

“许瑞。”陆已承唤了一声,“你自己也要注意安全。”

“我会的。”

许瑞在陆已承的眼里,就是手无缚鸡之力,但是现在,只能靠许瑞,才能以最快的速度,找到诺诺的消息!

他的心里,乱成一团,更恨自己现在什么也做不了。

时御霆推开门,朝陆已承的房间走来,他刚刚接到靳司南的电话,才知道这件事情。

“陆少,你一定要冷静!”

“我很冷静!”陆已承沉声回应,“马上安排好,今天和女王接洽的事情!”

时御霆愣了一下,靳司南打电话给他,就是为了让他看着陆少,别做出什么过激的举动,反而会将局面弄得对他们,越来越不利!

“陆少,你真的没事?这些事情,我去安排。”时御霆怕他一离开,陆已承就会疯!

“不,我亲自去安排!”

时御霆又是一愣,陆已承已经以最快的速度换了衣服出门了。

既然是冲着他来的,那他就要再下重一点手,让他们痛一痛,他们才会立即联络他!诺诺都失踪这么久了,绑架她的人,竟然迟迟没有动静!

女王借着陆已承的手,借着两国合作的事宜,好将她怀疑的人,全都从原来的位置上换掉!加之有了陆已承帮助,和国际联盟提供的一些调查资料。

这件事情,目前进行的特别顺利!

女王得到消息,陆已承竟然要将计划提前,她觉得这样,会影响她原本的计划,不太同意。她对目前这个状态,很满意。

“陆先生,我想你比我知道,这些人盘踞了这么多年,早已经是树大根深,要是想一下子拔起来,根本就不可能!我们还是按着原来的计划走。”

“我希望女王能听从我的建议!我也想请女王,坦诚的回答我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

“你是不是,知道这个幕后的主使人是谁?”

戴莎女王笑了笑,“陆先生,怎么突然这么问?要是我知道的话,我不早就动手了,还至于让人把我逼到这种地步?”

“或许,你以前不知道,但是在白聿出事后,你不可能不知道。”陆已承笃定的说道。

戴莎女王的神情由刚刚的轻松,变得凝重起来。

“如果女王,不能坦诚相待,我看,我也没有必要,如此费尽心机在此为了女王效劳,其实这件事情,现在已成定局,对于我们,起不到任何的威胁,毕竟,苏家已倒!但是女王就一样了,这可牵连到女王的王位,和F国新的格局。”

戴莎早就意识到这件事情的严重性,所以,才会同意陆已承的提议。

一开始,她是想自己处理的悄无声息,没想到,她一直小看的白聿,竟然给她造成这么大凶险,现在再被唐德那个阴险卑鄙的小人利用,后果,她无法预计。

“我也只是怀疑。”

“女王怀疑的人,究竟是谁?”

“唐德·亚斯。”女王终于将这个名字说出口。

陆已承听过这个人,他的前世记忆里,直到最后一刻,才知道幕后的主使,因为事情太过紧急,让他完全没有办法,弄清对方的身份。

他便与那人,同归于尽!

他只知道,那个人带着一个眼罩,其它的知形外征,他有些记不清楚了!

“他现在,在什么地方,我也不知道,前段时间我见到过他,我马上让人四处搜寻,竟然没有找到他的踪迹!”

确定了目标,陆已承的心里,也松了一口气。

“如果,女王肯按着我的计划走,我确保一切无事!”

“好!”戴莎女王点点头。既然她找陆已承过来,自然就给予他足够的信息,她现在,也真的需要陆已承来解决这件事情!

陆已承说完,站起来,朝外走去。

时御霆看到陆已承的计划,吓了一跳!他连忙跟上陆已承,“陆少,你疯了!你这么做,会激怒他们!你就不怕,他们伤害嫂子吗?”

“他们的目的是我!只有这样,才能逼他们,马上和我谈判!”

时御霆听完这句话,知道陆已承的心里,还是有分寸,而且有计划的!

可是,这做法,的确是有些疯狂啊!

……

“陆已承!我看你还能怎么样!”

“先生,这一次,陆已承是彻底的截断我们的后路!他难道,还不知道他的女人,在我们手里?”

“他当然知道!过去这么几天了,他们不可能不知道顾一诺失踪了!我还想着,让陆已承知道这件事情,自乱阵脚,看看他是什么反应!他的作法,再一次刷新了我对他的认识!”

“先生,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做?”

“怎么做?既然陆已承已经出发战贴了,那就,做一个彻底的了结吧!”

……

顾一诺听到外面的声音,立即将手环藏了起来。

唐德走进来,看着顾一诺,“本来,我还想着,多留你一段时间,没想到,陆已承已经等不及来送死了!”

他的话音刚落,从他的身后,走过来两个人,将顾一诺控制住。

“你要做什么?你放开我!”

“把她带走!”

顾一诺被封上嘴巴,蒙上眼睛,带到一辆车子内。

车子迅速驶离,她也不知道,自己又要被带到什么地方!

……

陆已承的计划实施下去之后,他的心里,一直不踏实!一直在着急的等待着!

几个小时过去了,依然没有任何动静!

突然,他的电话响了起来,他拿起来一看,是一个陌生的号码,控制住内心的激动,接通了这个电话。

“陆先生,你好。”

“你终于肯打电话过来了。”

“看来,陆先生已经料到了,我要说什么了。”

“你若是敢伤她一根汗毛,我一定会让你付出惨痛的代价!”

“陆先生,你的威胁对我来说,好像没有一点作用,毕竟,你的人在我手里,这个游戏怎么玩,是我说算。”

“你想怎么样?”

“马上拒绝一切和F国有关的访问,不再插手F国的事情,赶紧过来,救你的女人!”

“我必须要先见到她,否则我不会答应你的任务要求。”

“可以啊!我等一下,就会让她录一段视频发给你。”

“不!我不要视频,我要见到她本人,我必须亲自见到。”

电话那头,似乎有一丝轻笑。

“好,不过,只能陆先一个人过来,明天下午三点,我再告诉你具体的地址!”

“好!但是,在这之前,我要确保,她万无一失,如果,她受伤,我会不惜,鱼死网破!唐德·亚斯先生。”

那人迟疑了一下,“原来,你已经知道我的身份了,像顾小姐这样可爱的女孩子,我也不忍心动手,不过,陆先生也要守好约定,如果赶耍什么花样的话,我可是会不择手段!”

电话挂断,陆已承的心中一阵揪紧。

许瑞他们,已经来到H国的海域,他立即接通信息,查到手环上的信息。

这个过程,也需要一些时间。

陆已承那边,还在等着他的回复。

顾一诺被严密的监视着,她感觉的眼睛一直被蒙着,她感觉又被人送到了船上,不知道要去什么地方。

这一次,耗的时间很长,应该是一次远航!

陆已承也在着急的等待着,希望早一点到达约定的时间。

许瑞仔细的查了一下数据,看着这些数据,心里一阵狂喜!

手环的位置,他已经知道了,就在H国!

这是之前的数据,他立即更新到最新的,有最新的数据,就代表着,手环还在小诺的手里!他立即将手环的地理位置消息,发给陆已承。

陆已承看着这些,心里稍稍安定了一些。

拨通许瑞的电话。

“许瑞,能跟踪上这些信息,确定诺诺现在,在什么地方吗?”

“能!我正在查!”

“好,我等你消息。”

“查到了!”许瑞震惊的看着电脑屏幕,马上拿出一旁的地图,仔细的对比了一下!

“怎么样?”陆已承着急的询问道。

“陆少!我查到小诺就在离我一百海里不到的地方!”

陆已承听到这个消息,心都快跳出来了,他知道许瑞的具体位置,马上打开地图。

“H国的码头!”

两人异口同声的说道。

这下好了!

“许瑞,你们的船,立即朝H国的码头开去,尽量靠近目标,好让我知道,他们的下一步计划!”

“好!”

陆已承挂了电话,马上拿出地图,仔细的研究着。

最好是,能趁他们还没有到达要去的目的地,就将他们挡下,这样,他们也没有丝毫的防备,出其不意,方能制胜!

“陆少,怎么样?有嫂子的消息了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