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2章:一个疯子!/军婚蜜宠:老公,套路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时御霆走进来,就迫切的询问。

“查到了!”陆已承头都没抬,看着他刚刚锁定的目的地。

现在,就等许瑞的消息。

一望无迹的海面上,许瑞他们这艘船,迅速的朝不远处的H国的港口驶去。

屏幕上,距离手环的信号源,越来越近!而且,还在移动。

许瑞立即来到甲板上,朝四周望去。

只见这个港口,排着一排货轮,这么近的距离,他也无法确定,小诺究竟在哪一艏船上。

他们想要做什么?难道是想把小诺转移到别的地方?

一但离开这个港口,他们再去别的地方,万一到了无法接收信号的海域,他就没有办法再追踪得到小诺的消息了!

看了一下四周,许瑞立即回到船舱内,他看到屏幕上的信号,又发生了改变。

这个时候,陆陆续续有几只船开动,驶向大海。

“马上盯着这几艘刚驶离的船!报他们的具体方位给我!”许瑞朝身边人吩咐道。

“是!”那人立即去盯着这些船只。

许瑞听着这些人报告的方向,发现有几艘船离信号源偏离的越来越远!

只有一个艘船和信号发出的方向是一致的!

“找到了!陆少,我查到了!”

陆已承打开电脑,接收到许瑞发来的视频信息,他能通过电脑,清楚的看到许瑞附近的消息。

“陆少,就是那艏轮船。”

陆已承顺着许瑞指引的方向望去,中型游轮,五层多高。

“许瑞,你们现在,尽可能的,跟着这艘船,我会马上安排人,查到这艘船的信息。稍候,你在等我消息。”

“好的!”

……

顾一诺被绑在一个椅子上,从她被带走之后,一直在被蒙着眼睛,中间也不知道中转了几次,现在才算安定下来。

四周静悄悄的,她仔细的聆听着有没有什么可疑的动静。

她的身后,突然响起一阵脚步声,她努力的克制住自己的紧张的情绪。

因为那一次的经历,让她害怕黑暗,更害怕黑暗中的脚步声。

她努力的回想着,笺笺和她说的,一定要让自己保持冷静。

脚步声,越来越近,顾一诺的恐惧感,已经达到极限,她呼吸变得急促,身子控制不住的颤抖着,一滴滴的泪水顺着她的下巴滴落。

就在她要承受不住的时候,脚步声音停止了。

她也无法分辨,那个身影,究竟离她有多远!

头上的黑布罩,突然被掀开,顾一诺紧闭一下双眼,完全无法适应,这突如其来的光亮。

而这一抹光亮,也同样让她的恐惧感,一点一点的散去。

她绝对不会被这一种心魔打倒!不会!

她试着深呼吸,来平复现在的心情。

唐德绕到顾一诺面前,看着她恐惧的模样,感觉有些奇怪,这个女人,落到他的手里以后,就没有表现出恐惧的模样,让他觉得,她还有几分胆识。

“怎么?现在知道害怕了?”

顾一诺这才抬起头,对视着唐德。唐德抬起手,将封在顾一诺的嘴上的胶布撕下来。

“我才不会怕你!”顾一诺反驳了一句。

“不会?不会害怕,你刚刚怎么吓成那样?”唐德笑了笑,走到一旁。

顾一诺深吸了几口气,拒绝和他交流。

她朝四周望去,目光一惊!

这里的情况和她梦里的,竟然是那么的相似!

原本,她都已经忘记梦里的情型都是什么样子,现在看到这里,她完全想起来了!梦中的场景,也在眼前,一点一点的重现!

不!这不是真的!

这不是真的!

“陆已承等不及来送死,所以,我就满足他这个心愿,现在,我带你去见陆已承。去见他,最后一面。”

“你要带我去什么地方?”

“F国,在哪里开始,就在哪里结束。”

“F国?”顾一诺的心里,一阵疑惑。

她们应该还在海上,没有达到唐德要去的F国。而她的梦境,是在这里发生的。难道说,已承已经知道她的踪迹。

他会赶来这里吗?

她抬起头,又朝四周望了一圈,心里一阵揪紧!

难道,真的会向她梦里梦到的那样吗?

不,她不要是这样的结局!

“我的儿子这么爱你,到死那一刻,也没有得到你,所以,等处理了陆已承,我会给你举办一个特殊的婚礼,你将穿上最美的婚纱,被执行火型,当你死后,我会将你和白聿葬在一起。”

“怪不得,戴莎女王一定要除掉你!她一定是怀疑,你是这个这么阴险歹毒的人!”

“那个女人?”唐德笑了笑,“她要是乖乖的听我摆布,我一定会给她,她想要的爱情,可惜,她不愿意,甚至,还将我毁成这样!这么多年来,我没有一天,不想杀了她泄愤!”

唐德说完,拍了拍手。

两人推着一个穿着婚纱的塑胶模特走了进来。

“怎么样?这套婚纱漂亮吗?你将会穿着这套漂亮的婚纱,结束自己这一生。来人,给顾小姐梳洗,换上一套漂亮的婚纱。”

唐德说完,转身离去。

有两个女佣走上,把顾一诺的身上的绳子解开,朝顾一诺做了个请的手势。

“不用你们帮忙,我自己换!”顾一诺朝身旁的两说道。

两人一声不吭,直接去拽顾一诺身上的外套!

她退后一步,握着其中一个佣人的手,那个佣人顿时疼的脸色都变了。

“我说,我自己来!”

见顾一诺反抗,一旁男人走过来,对着顾一诺挥了一拳!

顾一诺身子一矮,就用陆已承交她的第一招,眨眼间将这个男人撂倒!

“妈的!”男人从地上挣扎起来,掏出枪指着顾一诺的头。

门再次开了,校长走了进来,朝那个男人喝道:“放下枪!”

那个人才愤愤的放下枪,整理了一下衣服退后几步,但是看到顾一诺的眼神,恨不得把她吃了。

“陆太太,你不要再挣扎了,你逃不出去,也别想着惹怒先生,惹怒了他,受苦的还是你自己,他以你,已经格外有耐心。”

“我自己换!不用她们帮我!让她们还有这个男人全都出去!”顾一诺指着刚刚被她打倒在地的男人,“我总不能,当着一个男人的面换衣服!”

校长朝那个男人望了一眼,抬手挥了挥。

那个持枪的男人和这两个女佣都走了出去。

“你最好把衣服换上,先生说,要和你共进晚餐。”校长说完,转身离去。

门被关上,顾一诺松了一口气。

将手插在口袋里,摸着那个手环,她不能让他们把这个东西搜出来。

……

船的一楼,是宽阔的大厅,装饰的非常奢华,诺大的水晶吊灯,散发着璀璨迷人的光芒,大厅里没什么人,除了几个工作人员走动,没有别的身影。

顾一诺穿着那套婚纱,身后跟着两人,一步一步从楼梯上走下来。

大餐的一个椅子转了过来,唐德看着这道身影,眼中闪过一丝惊艳的光芒。

“不愧是我的儿子喜欢上的女孩,果然如此出众。”

顾一诺没有理会他,走到对面的椅子上坐下来。

“白聿知道,他还有一个父亲活着吗?”

“我想,他在临死前的那一刻,应该是知道的。”

顾一诺明白了,眼前的这个人,为了自己的私心,哪怕连自己的亲生儿子,也可以当成一枚棋子利用。

她拿起刀叉,优雅的切着牛排,“你知道,白聿这些年,经历了什么吗?”

“如果,你愿意说一说,我很感兴趣听,我想,从你的嘴里说出来的白聿,一定和我所了解的,完全不一样。”

“他像一个优雅的绅士,带着从骨子里散发的贵气,他的眼神,温柔多情,哪怕看上一眼,多少女子,看上一眼,都有一恋爱了的错觉。”

“他就像是一片没有任何污点的白云,他的气质透着艺术的芬芳,他曾幻想着,可以满世界的流浪,执起画笔,描绘着一副又一副漂亮的画卷。”

唐德愣住了,摆起酒杯,在手中摇曳着,鲜红的液体,在水晶灯的照耀下,散发着神秘的色渍。

“从顾上姐口中说出来的这些,让我怀疑,是不是我的儿子。”

“这是白聿理想中的样子,他想要这样的生活,但是,他的世界,就像是两个极端,就像开在泥潭中的莲,我们看到的,只是他绽放的样子,只有他自己知道,真实的他,在埋在泥潭中的样子。”

“是你,戴莎女王,毁了他!”

“你说的没错!但是,也是我给了他生命。”

“白聿死了之后,你的心就不会痛吗?”

“痛!所以,我在替他报仇!”

“你要真的想替他报仇,应该先杀了你自己!”

唐德笑了笑,“我真的很佩服你,能在这个时候,还有心思和胆子,和我说这些,感情?只是一个成功男人在寂寞的时候的调剂!不管是亲情还是爱情,都不如,拥有无尚的权力,而让人感觉到快乐!白聿不懂。”

顾一诺感觉,她与眼前的这个人,完全没有办法交流!

他就是一个疯子!一个彻头彻尾的疯子!

“戴莎竟然在最后关头,要放白聿一马,而且要将他带回F国,我真是觉得太难得了,看来,这小子,是真的得了戴莎的欢心,比他的父亲,更有能力!他若是能回到F国,我绝不可能让他死!等我的计划一成功,他就会和我一样,主宰着F国,甚至是,这个世界。”

“我给他这些,还不够吗?”

“你……你竟然知道,白聿被戴莎女王……”

唐德又笑了笑,笑容显得更加狰狞。

顾一诺切着手排的刀停了一下,哪怕是强迫自己,她也吃不下去!

“我劝你,还是多吃一点,这可是你死之前的,最后一餐了!”

顾一诺拿着刀子手,继续切着,逼着自己吃了几口,一边吃着,一边朝四周望去,她发现,一旁有一个时钟,也不知道是哪个国家的时间。

从这里,可以看到窗外的景色,天色已经暗了。

海面上,除了一点残霞,就是昏暗的云,偶尔有几只海鸥掠过水面。

一个人,朝唐德走去。

“先生,刚刚接到消息,我们经过D国的海域时,需要港口停靠,他们最近,在查走私物品,查的非常严格。”

“我们的船,不是已经办好所有的手续,直接退过吗?”唐德的口气,有些阴沉,明显不悦。

“回先生,我已经和当地部分沟通过,他们说,必须得按照这个规定执行。这样的话,我们的时间,就要耽搁一到两个小时,不过,他们说了,会尽快安排,尽量不耽搁我们的时间。”

唐德挥挥手。

那人立即退了下去。

顾一诺感觉,船的方向开始调整。

她继续切着牛排,慢慢的吃着。

唐德也不催促她,端着酒杯,一杯接一杯的喝着。

一个小时过去了,顾一诺还没停下的意思,其实她并没有吃多少东西,她就是在拖延时间。刚刚那人过来和唐德说的话,她都听到了。

她隐隐有一种感觉,这件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按照唐德的计划,应该不会发生这样的变化,突然要他停靠。现在,他想通过D国的海域,就依序按规定接受检查,这事,有些巧合了。

“顾小姐,需要一杯红酒吗?”唐德突然开口朝顾一诺询问道。

“不,不用了,我不喝酒。”

“今天这一餐,你还满意吗?”唐德又问。

顾一诺发现,船的速度慢了下来,前方应该是到港口了!

见顾一诺不回答,唐德直接抬手,给身旁的人,打了个手势,那个被顾一诺的过的男人和另外一个男人,走上前来,直接把顾一诺提了起来。

顾一诺被拽着,朝楼上走去!

回到她原来所在的房间,这两人直接将她的手脚绑住,把嘴巴也封住!

顾一诺感觉身子轻,直接被吊着升到半空中。

这两人,一前一后走了出去,把门从外面锁紧。

“唔!”顾一诺用力的朝嘴上的胶布吹气,希望能将这个胶布弄掉!

她的身子被吊在半空中,一个借力点都没有,完全没有办法,解开身上的绳子!她一动,身子就不断的荡着,绳子像是有刺一样,扎着她的皮肤,才一会时间,她的血就将绳子染红!

------题外话------

还有一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