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5章:她不要这样的结果!/军婚蜜宠:老公,套路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顾一诺看着孔一凡,看着他脸上的表情,快要窒息了!难道,一点办法都没有了吗?

“一凡,你想想办法!我知道,你一定有办法的!”顾一诺像是发疯了一样抓着孔一凡的胳膊吼着。

许瑞看着这一幕,好想劝小诺能够冷静下来,可是他张开嘴巴,却再也发不出任何声音。

“还有一个办法!”

“什么办法?”顾一诺立即询问道。

“人体冷冻!”

傅清笺抬起头,朝孔一凡望去,这样的办法,也算是办法吗?

目前世界了最先进的科技,也没有将接受冷冻的人体,复活的案例!

不过,转念一想,这也的确是,唯一的办法,最起码,对一诺来说,许瑞还活着。

但是,许瑞呢?他愿意吗?

顾一诺还没能完全吸收这个消息。

人体冷冻,这四个字对她来说,是陌生的,她只是听过,却从来都没有了解过,这个方法,真的可行吗?

“他的心脏已经受到严重的损坏,如果他的心脏一但停止跳动,陷入死亡的状态,那么大脑和身体的各项机能,也会跟着慢慢的死亡,到那个时候,就再也不可逆转。等找到合适的机会,可以做心脏移植,然后,再尝试着,将他复活。”孔一凡朝顾一诺介绍道。

顾一诺立即朝许瑞望去,“许瑞,你愿意吗?先将你冷冻起来,等到以后,再找机会,给你做手术,让你复活,回到我们的身边。”

许瑞轻轻的点点头,他不知道还能不能活过来。

但是,这个办法,却能让小诺的心里好受一些,只要是为了她的事情,他都愿意做。

“陆少这边,情况暂时稳定,我刚刚已经将他的手术做完,接下来,也要看他恢复情况,还处在危险期,就先在手术室里观察,以免发生什么意外,傅医生,你留下来,随时观察着陆少的情况,我去安排许先生的事情。”

既然同意做这件事情,那就要立即去安排,本来一切都没有准备,还好D国就有这样的机构,之前,他了解过,紧急联络一下,还是可以办得到!

“一凡,许瑞被冷冻过后,多久能醒得过来?”

“一年,三年,五年,或许十年!”孔一示凡也不能给顾一诺一个准备的答案。

将人体冷冻起来容易,但是要想复活,而且还要万无一失,那将是一个十分艰难的工作,或许需要的时间还会更久。

孔一凡走出手术室,就有人前来汇报。

“已经和D国的生物科技公司联系好,他们会马上派人过来协助处理,应该二十分钟以内就到!”

“好!”孔一示凡点点头。

顾一诺一直守在许瑞身边,为了延长他现在时间,他们决定现在,就开始拔刀,拔刀过后,会利用一些仪器,强行刺激他的心脏,让受伤的心脏,还能再跳动一段时间,为他们争取到更多的时间。

这个过程,顾一诺全程陪同,许瑞已经陷入昏迷,等一下拔刀的时候,他也不会醒过来。

半个小时后,许瑞被人带走,孔一凡跟着前去处理后续的事宜。

顾一诺被留在手术室里,她这才朝陆已承走去。

他还陷入深度昏迷,没有脱离危险。

她的心,一阵刺痛,缓缓握着陆已承的手,“已承,我求求你,求求你,一定要醒过来,不要让我做出那么艰难的决择!我不能失去你。”

傅清笺走上前去,轻轻的拍了拍她的肩膀,“一诺,我知道,你的心里一定特别难受,我知道,什么安慰的话,对你来说,都不实际,但是,你也要照顾好你自己,你看你身上的伤,都还没有来得及处理。”

顾一诺完全没有在乎自己身上的伤。

她的身上,这一点伤和已承和许瑞的比起来,不值一提!

“我先帮你把伤口处理一下,消消毒总是要的吧?”

顾一诺听着傅清笺软软的声音,轻轻的点点头,跟着傅清笺走到一旁清理伤口。

“你看你的手腕,血肉模糊,伤口深的,都能见到骨头了!”

傅清笺说的,一点都不夸张,顾一诺直接被人绑着手,吊了起来,没有把她的整个手给勒断,已经算是万幸了!

“疼吗?”傅清笺的动作,很轻柔,她抬头一看,顾一诺的表情都没有一丝变化。

她真的觉得,一诺变了,变了太多。还是因为,心太痛了,所以别的地方的痛,就自动麻木了呢?

就在她将棉球按进伤口处的时候,顾一诺才蹙了一下眉。

“谢天谢地,你终于有一丝正常的反应了!”傅清笺看着她吃痛的样子,反而松了一口气,转身走到一旁,将放着各种工具的小车子推了过来。

“伤口太深,我要帮你缝合包扎一下!”

“好。”顾一诺点点头,“笺笺,你告诉我,已承他究竟怎么样?也好让我的心里有个底。”

“他一定会没事的,因为他最牵挂的人,就是你,他怎么可能会舍下你不管?你想一想,上一次的事,那么坚辛,他都活下来了!这一次,也一定会的!”

顾一诺的心里,好受一些。

她身上的伤势都处理好了,换了一件干净的衣服,现次走到陆已承的身边坐下。

这里很安静,只有仪器的声音交织着,她现在很庆幸,这些仪器都还发出正常的声音。

傅清笺暂时到另一个小房间里,将空间留给顾一诺和陆已承,也方便有什么事情,及时过来处理。

顾一诺紧紧的握着陆已承的手,她的他的熟悉,已经到了连他掌心的纹路,都清清楚楚。

“已承,许瑞他被送走了,送去进行人体冷冻,说实话,我好怕,我怕他,再也没有机会!我承认,我很自私,我用这样的方式留下他,只为了,自己的心里,能好受一些。”

“我欠他的,这一辈子都还不完!不,就算是拿下辈子偿还,也不一定能还得够,如果不是他,我们不知道最后的结果,会是什么样子,我不知道,我会不会真的像梦中的那样,彻底的失去你!”

“我真的很感激,感激他为我付出了那么多,最后,用还为我,失去性命!已承,我的心里,真的好难受,好愧疚!”

病床上的人,没有任何回应,顾一诺轻轻的抬起他的手,摸着自己的脸颊。

“已承,不管是前世还是今生,我们都活得那么的辛苦,爱得那么艰难,所有的事情都结束了,我们以后,将会彻底的拥有新的人生,我求求你,一定不要抛下我,不要抛下孩子们。”

“我知道,你受得伤越重,昏迷的时间就会越长,我让你好好的睡一觉,我会慢慢的等着你醒来,好不好?”

顾一诺紧紧的握着陆已承的手,靠在他的床边。

……

时御霆留在港口处理余下的事宜,唐德的尸体抬了出来,确定已经没了气息,他依F国的女王的要求,要将唐德送往F国。

随着唐德的死,那些隐藏在黑暗里,不为人知的秘密,全都浮出水面。

原来,最大的一个基地,就在F国,在亚斯公爵城堡的下面,直通亚斯公爵家族的墓地。

女王看到唐德遗体,高悬的心,终于落回原位。

这件事情,彻底结束了!

没有那么多的爱恨情仇,她与唐德,也不如外人所知的那样,是一场狗血的爱恨情仇。

唐德与她的婚约,本来就是一场政治联姻,她以迷人的唐德产生了感情,但是她是王室皇位的唯一的继承人,她从小接受的教育,就不是这些小女儿家的,情爱之类。

所以,在嗅到不对劲的时候,她主动在唐德的身边,安排了一个女人。

没想到,唐德却对她安排的女人,刮目相看,甚至生下了一个孩子。

唐德的野心,她一早就知道,所以她当下立断,要除掉这个野心勃勃的公爵大人,以免日后,给她的皇权造成不可挽回的损失!

唐德竟然真的听那个女人的话,上了那架她事先安排好的飞机。

这本来,就是一场残酷的权力争夺,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女王看着唐德被毁容的狰狞那半边脸,缓缓抬起手,摸了一下,如果,再给她一次选择的机会,她还是会丝毫不犹豫的,再计划那一次的空难!

“好好安葬!”女王吩咐一声,走出大殿。

外面,阳光明媚,她朝着面前的议员们说道:“我准备,重新修改法案!将之前废除的死刑,重新恢复!”

一旁的议员们,一个个面色微寒,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女王看着这些人,目光带着几分睥睨,抬起她高贵的头:“我就是要让整个F国看一看,让整个世界看一看,让国际联盟的人看一看,我所握的皇权,绝不容侵犯!”

……

时御霆得到回复,眉宇紧拧,F国的女王这是在捍卫什么?她又没有皇位的继承人,哪怕现在再生,都不一定能生得出来。

现在的局势,女王全身而退,保留她尊贵的身份,将权力下放,重新选举总统,也不至于会将她自己推向风口浪尖!

不过,戴莎女王也不是省油的灯,他只需要对国际联盟有所交待,不伤及两国颜面,对于F国的事情,他也不愿意插手!

他现在,最担心的还是陆少的情况。

这一眨眼,都过去半个月了,竟然一点醒来迹象都没有。

他已经和总统先生商议过,将陆少和许瑞,一并带回国。

这一次,D国对他们的援助,等到回国后,还要尽一步的协商。这些事情,他和阿南去做就可以,陆少也是需要,好好的休息休息。

时御霆忙完手上的工作,直接来到他们所在的医院。

短短的半个月,对于顾一诺来说,你是一年那么漫长,她整个人都瘦到脱型,每天除了守着陆已承,什么也不做。

任谁说劝不动她。

时御霆来到医院,在病房外面,看着守在病床前的顾一诺和昏迷不醒的陆少。

傅清笺走了过来,“真的是苦了一诺了。”

“这是最后一次!陆少也算是完成了他心中的那一份夙愿,苏家倒了,唐德也被他样手杀死,他现在只是太累了,所以,让他好好的休息休息。”

“可是……”傅清笺欲言又止。

她和孔一凡都发现了一个事情,但是,她们两个,现在谁都不敢下定论。

“可是什么?”时御霆感觉到有一丝不安。

“可是,陆少虽然看着没有什么事情,但是,他的身体机能在逐渐的衰弱。”

“怎么会这样?孔一凡怎么说?”

“我们怀疑,是因为陆少体内的毒素引起。”

时御霆这才想起来,这件事情的主谋是唐德,但是那个时候,事出紧急,陆少只能杀了唐德,现在唐德死了,还能找到办法,解开这些毒素吗?

“女王有没有办法?她好像,并不是那么干净,也不像外面所看到的那样,她不是可怜的受害者。”傅清笺都看出来了。

“你先在这里守着,我去想想办法!”时御霆匆匆离去。

顾一诺接到消息,她们就要在今天回国了。

她的心里,又是一阵巨痛!

她带回去的,是被冷冻起来的许瑞和昏迷不醒的陆已承。

她不想要这样的结果!

没有人知道,为什么这一次,她那么害怕!重生一次,让她知道,有些改变了,但是有些事情,还是会按着之前的轨迹走!

她想着,陆已承之前告诉她,说他想起来了。

他究竟是想起来她和他说的前世的事情,还是他都知道了?

她觉得奇怪,他从来没有问过,她前生的事情!换作是哪一个人,都会对这件事情,产生好奇心,但是,他没有!

她一直以为,他是因为被毒素伤了身体,有些记忆,还是遗失的,所以就没有和他再谈过这个话题。

她怎么就没有想到,他一但记起来的事情,是不会再平白无顾的遗忘的!

她想到,他看着她的眼神,想着他那种悲伤的哭泣。

那天,他的反应,实在是太激烈!

从那后的几天,他对她的粘人程度,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他好像充满不安,仿佛随时都会失去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