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6章:余生好好爱你!【承诺大结局】/军婚蜜宠:老公,套路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种种种种都让顾一诺有了一个大胆的怀疑!

他是不是和她一样,知道前世所发生的一切?

前世她死了之后,究竟又发生了什么?他是怎么结局?孩子们呢?

她的心里满是困惑,没有人能给她一个答案。

“已承,我求求你,快一点醒过来吧?我们要回家了!你确定要让孩子们看到你这个样子?到时候,你的形象,又要在孩子们面前,大打折扣了,你说是不是?”

顾一诺一边说着,一边搓着陆已承的手,他昏迷的时候,就是这样,不但心脏跳的非常慢,而且温度也极低,让她无时无刻不担惊受怕!

傅清笺走进来,给陆已承做常规的检查,她没有告诉顾一诺陆已承的真正情况,她不确定,这样的结束,一诺究竟能不能承受得住。

万一……

万一,陆少真的醒不过来……

傅清笺也不敢深想。她立即摇摇头,打消了这个念头。

“一诺,你先去休息一会吧,我来守着。”

“不,不用了,我就在这里陪着他吧,我等一下,还在给他用热水再擦擦身子,促进血液循环,人老这样躺着,也是特别辛苦的。”

“好,我去准备热水。”

傅清笺将热水端过来,放到桌子上,帮着顾一诺给陆已承擦身子,做全身的按摩。

“一诺,等一下,我就给陆少准备好,下午会有过来接我们,我们就要回去了。”

“我知道的,我没有什么需要准备的。”

顾一诺将陆已承的身子放下,突然感觉一阵眩晕,差一点倒了下去。

“一诺!”傅清笺担心的喊了一声,连忙扶着顾一诺的身子。

“我没事。”

“还说没事!你看你,这半个月你都成了什么样子了?你还要这么折磨自己到什么时候?”

顾一诺咬着下唇,泪水在自己的眼中打转,她突然控制不住扑到傅清笺的怀里,放声大哭。

傅清笺轻轻的拍着她的背,安慰着:“一诺,哭吧,哭出来会好受一些!不要再压抑自己了!”

“笺笺,我好怕!以前,我有信念,他每一次出事,都会回来!那是我知道,他不会有事的!上一次,我经历过失去他的痛苦。现在我就如同一只惊弓之鸟,我承受不起了!”

“在我被绑架前,我做了一个梦,梦里的场景,和那天出事的时候,一模一样!在梦里,我失去了他!”

傅清笺没想到,一诺竟然还做过这样的梦!

怪不得,这半个月,陆少并不没有出现过任何危险的情况,一直平平稳稳的,一诺却丝一毫都不敢放松!竟是这样啊!

那这半个月,她有心不是如同在烈火中一样煎熬?

“一诺,那只是个梦,或许是你太过紧张,梦都是不真实的,不要再有思乱想了,你看,陆少不是好好的躺在这里吗?”

“可是,我感觉得到,我感觉到他很虚弱,我怕,突然就失去他!”顾一诺越说越伤心。

这半个月以来的担心和害怕,在此时,一股脑的全都倾泄出来。

傅清笺没有再劝,而是紧紧的搂着顾一诺,让她哭。

哭也是一种情感的发泄!

顾一诺的哭声越来越小,傅清笺以为,她是哭到没有力气了,但是很久,她都没有什么反应。

“一诺?一诺!”

“来人啊!”傅清笺朝外面唤了一声。

小古立即跑进来,扶着顾一诺的身子。

“快,快把她放到床上!”

小古抱起顾一诺,放到一旁的病床上,担心的看着顾一诺带着泪痕苍白的脸颊,“时太太,嫂子怎么了?”

傅清笺立即给顾一诺做检查,还好,没有什么大碍。

“她只是太过虚弱,又因为悲伤过度,加上刚刚大哭了一场,所以昏过去了,我现在给她配些补充营养的药,她趁着这个昏迷的机会,能好好的休息一下也好。”

小古暗暗松了一口气。希望陆少和嫂子,两个人都好好的!

让他们吃一辈子的狗粮!

一滴一滴的针水,安安静静的滴落,房间里,开着一盏柔和灯,两人的床,紧紧的挨在一起。

傅清笺站在窗外,看着温馨的一幕。

希望时御霆能找到办法!让陆少渡过这一关。让一诺,不再伤心难过,让他们,幸福平安,白首一生。

因为药里,加上一些安神的药,顾一诺睡了三个小时,这三个小时,她没有做梦,睡得很沉很沉。

一睁开眼,她看到的,还是医院的天花板,转过头,陆已承还在昏迷不醒的状态,她缓缓伸出手,握着他不冷的手掌。

“已承,你知道吗?这一刻同,我突然就不觉得害怕了。”

“不管,是什么结果,你生,我生,你死,我死,我们不离不弃,生死追随。”

她静静的躺在床上,一行清泪从眼角滑落。

傅清笺看着这一幕,都忍不住落泪。

一诺和陆少,一路走来,真的太不容易了!愿上天,对这一对有情人,温柔以待。

前方,传来一阵杂乱的脚步声,小古立即迎了上去。

“对不起,这里是VIp病房区,请不要再往前走一步!”

威尔斯先生从这些人身后走了出来,“你好,我是威尔斯,我要见一诺!”

“威尔斯先生!”小古立即认出来,马上将威尔斯先生请了进去。

顾一诺刚刚下床,就看到小古领着威尔斯先生,推门而入。

“一诺!”

“威尔斯叔叔!”顾一诺的心里控制不住一酸。

“我刚刚才接到消息,找到你们的下落,已承怎么样?”

“他,他还没有醒来。”

“快,随我回威尔斯领地,你还记得,白聿安排的那个医生吗?给你妈妈治病的医生,他说,他有办法,医好已承体内的毒素。”

“真的吗?”顾一诺听到这个消息,激动的握着威尔斯先生的胳膊。

“他亲口告诉我的!威尔斯领地的医疗技术不比国内的差,你让孔医生和我们一起去!”

“带上我!我也要去!或许能帮得上忙!”傅清笺立即说道。

“好!事不宜迟,我们现在就出发!”顾一诺转身朝小古吩咐道:“小古,你马上派人过来,我们马上就去机场!”

十分钟后,小古走了进来,朝顾一诺轻声说道:“嫂子,外面都已经准备好了,我们来带陆少和嫂子去机场。”

“小心点。”顾一诺点点头,让开身子。

小古带着人,将陆已承转到另一个病床上,推着朝外走去。

威尔斯先生在机场,有一辆专机,一行人迅速登机朝威尔斯领地飞去。

时御霆留下,安排剩下的事宜。

这一路上,顾一诺的心都高高的悬着。在陆已承没有醒来前,她不敢抱太大的希望,因为她怕,希望越大,失望也就越大。

经过将近七个小时的飞行,终于到达威尔斯领地。

早有人在机场等候着。

威尔斯先生立即安排好,将陆已承送往医院。

顾一诺来到医院,见到白聿的医生。

“顾小姐,你好,能借一步说话吗?”

顾一诺看了一眼陆已承,朝身旁的示意了一下,小古等人立即推着陆已承先去安排好的病房。

她跟着这个人,朝一旁的房间走去。

“其实,我并不是皇家医院的医生,曾经也参于过那些东西的研究,所以,对那些东西,还算了解。公爵大人,至从知道这个东西存在之后,就一直想找到破解的方法。”

“你的意思是,白聿一直在找解除这些毒素的方法?”

“没错!我想替公爵大人,澄清一下,他并没有你所看到的那样,为了一切,不择手段,他不是主谋,甚至还受人控制。”

“你究竟,有没有把握,能救我的丈夫?我要的是万无一失!”

“你看完这个,就知道答案了。”

顾一诺抬手握过,点开上面的视频文件。

这是一个空房间,她认出来,好像是白聿的城堡,一个人出现在画面里,竟然是白聿。

他带着一丝微笑,眼底还有一丝愧疚。

“诺儿,你看到这个视频,我一定已经不在人世了,我还是想对你,说一声对不起。我知道,你或许,永远也无法原谅我,就像你永远也无法爱上我一样。”

白聿停顿了一下,看着前面的镜头。

顾一诺感觉,他好像就在看着自己一样。

“我承认,我是想杀了陆已承!因为我嫉妒他,我想将他,取而代之!但是,他一次又一次的活了过业,最终,成为胜利者!在你看到这个视频的时候,或许,我的父亲……是的,我的父亲他还活着,或许,我的父亲也死在了陆已承的手中。”

“陆已承被我注射过一种毒素,那种毒素,引人而议,有的人,哪怕是一毫升,都足以致命,但是,陆已承好像不同,他活下来了!这在我们的试验中,也是有过例子的,所以,他还有救,我们也研制出了解药,也曾拿人做过实验,证明这种药物的可靠性,其实,我说了这么多,就是想你,再相信我一次。”

“有一句话叫,人之将死,其言也善,何况,在你看到这个视频的时候,我已经死了!”

“诺儿,既然,我给不了你幸福,那就让,能给你的幸福的陆已承,好好的爱你!诺儿,我爱你。”

视频停止了,顾一诺的心里,五味杂陈。

她缓缓抬起头,看着面前的人,“如果,我丈夫出了什么意外,你也活不了!我会亲手杀了你!”

那人耸耸肩,“你同意了?”

“我同意!”顾一诺说出这三个字。只有她自己知道,她下了多大的决心。

“请随我来,我希望你能,亲自参与到这个过程中来。”

顾一诺跟着此人,走了出去。

陆已承已经被送到病房,顾一诺换好衣服站在玻璃门前,门自动打开,整个空旷的房间里,只有一张床,和几台机器。

这个病床,和她平时见到的不太一样。

“你确定,助手都不需要吗?”

“不用,也不需要。现在,可以开始了吗?”

“可以!”

床突然下降,四周出现一些雾气,顾一诺抬手摸了一下,床的温度很低。

“这是在做什么?”

“确定,他的体温全部下降,我已经将解药入这些血浆中,现在,要将他体内的血液换掉,用上这种加入解药的血浆,这些血浆会带动他全身的细胞组织,对他的体内的毒素造成吞噬性的破坏,从而达到,解毒的目的。”

“有没有什么副作用?”

“可能,会改善他的身体机能,但是,对他的生命,是绝不会有什么影响的。”

“这个过程,需要多久?”

“一到两个小时。”

“他什么时候能醒过来?”

“他的身上的伤势,并不严重,导致他昏迷不醒的原因,就是他被毒素影响的身体机能,如果他的毒素不解,很有可能,不到一个月,身体的各个器官就会相继枯萎,失去活力,这个时候,你可以说,他还活着,但是,他永远也不会醒过来。”

顾一诺听着他话,心里一阵后怕!

如果不是威尔斯叔叔找到她,他们还在等,等着已承他自己恢复,等着他像以前那样,一次又一次的醒过来!

一想到这些,她的心里就一阵后怕!

“你还没有回答我,他什么时候能醒过来?”

“一到三天。”

听到这个肯定的答案,顾一诺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握着陆已承更加冰冷的手。看着他的血液缓缓的流出来,另一边的血浆一点一点的注入到他的体内。

整个过程,漫长的渡秒如年。

她一直盯着,终于,最后一袋血浆也用完了,直到最后一滴血,流进他的体内,仪器也被关掉。

床缓缓升了起来,刚刚的寒意渐渐的散去。

慢慢的,床上升起一丝暖意,她渐渐的也感觉到陆已承的体温一点点恢复了。

心叫监控仪上的指标,慢慢的发生着变化,心跳比之前跳动的快了一些,十多分钟后,重新恢复了正常人的心律!

顾一诺欣喜的握着他的手,这是这半个多月以来,她敢开心的时刻。

“再过两个小时,就可以把他转到普通的病房。”

“好。”顾一诺点点头,守在陆已承的身边。

两个小时后,孔一凡的傅清笺走了进来,将陆已承安排到病房后,两个人就忙碌的为陆已承抽血检查,希望这个人,真的帮陆少解了毒。

他们还要再做进一步的检查。

威尔斯派人,控制着此人,一但陆已承发生什么意外,这个人也逃不脱他们的控制。

一到三天。

顾一诺坐在床边,守着陆已承,希望他能早一点醒过来。

太阳,缓缓落下山,这一天,就这么过去了,她站起来,将窗户关上,拉上窗帘。

“诺诺。”身后,突然传来一道温柔的呼唤。

“妈妈!”顾一诺转过身来,已经红了眼眶。

米卿人看着自己的女儿,心疼的无以复加,虽然知道顾一诺几个小时前就来到威尔斯领地,但是因为担心已承,她一直忍着。

直到现在,才过来看他们,她怕这个时候,给她们添乱。

“诺诺,不要担心,已承他不会有事的。”

“嗯。”顾一诺点点头,走到米卿人面前,拉着她的手,“妈妈,你最近身体怎么样?”

“妈妈很好,不用担心,妈妈给你带了一些晚餐,你吃一点。”

顾一诺看着妈妈担心的样子,不敢拒绝,坐到一边,安静的吃着,就连吃饭时候,她都时不时的回头看看陆已承。

“今天晚上,我和威尔斯在这里守着,你去休息。”

“不,我可以的。”

“你连妈妈和威尔斯都不放心吗?已承醒了,你再把自己折腾病了!”

“可是……”

“不要可是了,又不是让你离开医院,你就这间病房,只是去里面的套间休息一晚,不许再和我反驳,我把换洗的衣服都给你带来了,等一下,去洗个澡,睡一觉。”

“好。”顾一诺不敢再反驳,点了点头。

等她洗完澡出来,换上舒服的睡衣,米卿人端了一杯热牛奶递给她。

顾一诺喝完,朝陆已承望了一眼,依依不舍的走到一旁的套间,也许,是太疲惫了,她倒在床上,睡意袭来,不到一会,就沉沉的睡了过去。

米卿人进房间来,看了一眼,心疼的为顾一诺盖好被子。

“终于睡了。”

“你放的安眠药,足够她今天晚上,好好的睡一觉的,说不定,等明天早上一起来,已承就醒了,一诺也不用这么受苦了。”威尔斯走到米卿人身后,紧紧的握着她的手。

“我希望,是这样。”米卿人笑着点点头。

两人轻轻的退了出去。

顾一诺睡得很沉,迷迷糊糊中,有一股湿热的气息,喷在她的小脸上,接着,是一阵窒息的感觉,正在难受的时候,一个软软的东西,钻进她的口中。

她一下子惊醒了!

正在偷吻她的人,抬起身子,与她四目相对。

顾一诺愣愣的看着他,眼中一瞬间满是泪水。

“这是梦吗?”

陆已承突然朝她吻去。

一阵激烈的纠缠过去,陆已承吻掉她脸上的泪滴,柔声朝她询问:“还觉得,这是梦吗?”

顾一诺突然抬起身子,搂着陆已承的脖子,将他按在床上,主动回吻着他。

两滚在床上,抵死纠缠。

门口,挤满了人!

小古被挡在后面,完全看不到里面的情况,急得他直蹦!

“我看看,能不能让我看看!”

顾一诺被他吻得身子发烫,看他体力这么好,她直接抬手去解他的衣服,“已承,我还要!我要你!我要你和我合二为一,我要你深深的爱我!我要你用力的爱我!这样,我才不会觉得,自己是在做梦!”

她的小手,扒起他的衣服来,那么熟练。

陆已承立马握着她的小手,笑着朝她摇了摇头:“诺诺,诺诺!不行!”

顾一诺愣住了,不脸不解的看着他。

只见,陆已承的目光移向一个方向。

顾一诺一转头,突然看到门前围满了人!

妈妈,威尔斯叔叔,孔一凡,笺笺,威廉,小古……

她顿时抬手捂住红滴血的小脸!

外面传来一阵笑声。

“走,走走!别看了!”

“别耽误人家,要深深的,用力的爱!”

门口围着的人,立即散去,还不忘帮她们把门关好。

陆已承看着她还捂着小脸,拉了拉她的手,她立即躲开,捂得更紧。

他缓缓朝她靠去,贴在她的耳边,轻声说道:“诺诺,现在可以了。”

不等她回答,他轻轻的吻着她的耳垂,环绕着她的耳廓,温热的舌尖朝她的耳朵深入探索。引得她,一阵颤栗。

“诺诺,余生我要好好……爱你~生生世世,黄泉碧落,这份爱,至死不渝。”

【正文完】

“妈妈,这个世界上,真的有天使吗?”

“有,她在天上看着我们。”

“她会保佑你和珩珩吗?”

“妈妈,你为什么,还是受伤了,为什么还流了这么多的血?妈妈,天使为什么不保护你?妈妈,珩珩好怕。”

“珩珩,妈妈永远也不会离开珩珩,这一次,或许,只是天使睡着了。”

外面,是繁星点点的夜空,简子珩转身,朝窗外看了一眼。

“珩珩,妈妈有些累了,想要睡一会,你就在这里,哪也不要去,妈妈很快就会醒过来。”

“好。”

简子珩帮妈妈拉好被褥,朝窗前走去,他看到窗外的夜空,突然闪过一划过一道光亮。流星,那是流星!

他立即抱着小手,对着天空许愿。

“天使,天使,求求你不要睡觉。请你,永远陪在妈妈的身边,请你永远也不要让她再受伤。”

------题外话------

承诺CP在此结束,有情人,终成眷属~

现在,开始衔接晚南CP,晚南最虐的也就是开头那几章,已经在承诺CP的故事里穿插,在此二暖保证,不虐不虐不虐~暖甜为主。

没有看过晚晚回忆的那段小仙女们在338—339章,可以看一下故事开端。晚南CP,直接切入正题~

且看权贵之家靳三少如何又贱又帅抱得美人归~

稍候直接开更~

希望大家,能一如既往的支持二暖~让二暖在评论区里,看到你们的身影。

做个完结小活动(仅限潇湘)还是简单粗暴,25—28号晚23:59分,只要发表书评就奖励100书币(限秀才以上粉丝)一个号一天只能领取一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