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9章:不好意思,我爹早死了!(求票/军婚蜜宠:老公,套路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对不起,叔叔!”简子珩立即道歉。

可是一抬头,他的小脸上闪过一丝疑惑!怎么这个叔叔看起来,那么熟悉?好像……好像在哪见过?可是他怎么就是想不起来?

依他的记忆能力,不会不记得啊?

靳司南听着这道奶声奶气的声音,心里更加窝火,还是个孩子!

“你爹没教过你,走路要看路吗?!”靳司南一边抖着衣服头也没抬的朝面前的这个熊孩子说道。

“不好意思,我爹死了。”简子珩不紧不慢的回应道。

这个叔叔真没有素质,竟然对小孩子这么凶!

靳司南突然抬起头,看着面前的孩子,只是一眼,他的神情顿时僵住!这孩子,简直和他是一具模子里刻出来的一样!

这孩子,和他是什么关系?怎么长得这么像?

“我知道,是我的不对,要不我陪你一条裤子,你这裤子多少钱?”

“你叫什么名字?几岁了!你妈妈是谁?”靳司南朝简子珩询问道!

“这样先生,这是三百块钱,你不要把我当成小孩子,想要找我妈妈算帐,不够的话,我再给你三百!我自己的行为,我自己可以负责!”

靳司南看着递到自己面前的三百块钱,简直是哭笑不得。

“我不要你赔裤子,你只要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几岁了,妈妈是谁,就可以。”

“救命啊!拐卖儿童啦!”简子珩扯着嗓子喊道!

靳司南看着面前的小魔王,眉宇收紧。

简子珩的喊声,吸引了不少人,将他们这一大一小围住。

“就是这个坏人,他想拐卖我!”简子珩指着靳司南,朝穿着制服的保安说道。

靳司南惬意的依靠墙壁上,看着这个小家伙拙劣的表演,不知道为什么,看着这个小家伙,那一张让他牵挂了几年的容颜,再一次清晰的浮现在他的脑海。

是她吗?

她的出现,是一场精心的安排,还是巧合?

简子珩不明白,平常他说的话,总是能让人信服,今天怎么说了这么久,这些人还是无动于衷呢?

难道大家现在,都冷漠到,连祖国花朵都不关爱了吗?

靳司南这些年,鲜少在帝都出现,所以,在场的人,都不认识他,一眼望去,这一大一小就是父子俩,长得那么像。

“不好意思,给大家惹麻烦了,小孩子有些顽皮,我会好好管教的。”靳司南朝大家说道。

“小孩子可不许撒谎,要听大人的话。”一个阿姨实在是喜欢简子珩,忍不住朝他哄道。

“是啊,听爸爸的话啊。”

爸爸?等等!简子珩一脸疑惑,这个人是哪只眼睛看到,他是这个坏脾气的男人的儿子的?

人群四处散去,没有一个人相信简子珩的话。

怎么会这样?

一定是这个坏脾气的男人,他的那两句话,很容易就混淆别人,让别人以为,他们是父子关系。

简子珩狠狠的瞪了一眼靳司南。

“怎么?不服气?”

“你到底想怎么样?”简子珩怒声质问。

靳司南发现,这个小家伙,气势还挺强!

“我不想怎么样,你走吧!”

“你就这么放我走?”

“不然呢?把你抓走卖掉?”

简子珩立即朝前方跑去,那模样,生怕靳司南后悔。

这会,电梯外没有什么人,进电梯的,也只有这一个小家伙,电梯直接停在还四层,他的唇角,勾起一抹笑意,直接按了六楼,回去重新换了件衣服。

这小子!要不是他反应的够快,非得给他烫掉一层皮不可!

换好衣服,他立即朝楼下走去,来到四楼。

这一栋楼,属于二区,基本都是单间病房,相对比较清静,既然这个孩子上了四楼,是不是他的妈妈也在四楼?

为什么会出现在医院?而且那个孩子还提着饭。

如果,这个孩子真的是个那个女人的!那她这个妈妈,也当得太不称职了!竟然让一个这么小的孩子去买饭!

靳司南走在外在走廊里,心里的想法很杂乱。

如果,这个孩子,真的是那个女人生的,这孩子也就是他的儿子!

他靳司南,竟然有儿子!

而且还这么大了!

他的心里,突然有些说不出的慌乱。

一旁的护士看到靳司南的身影,主动询问道,“你好,这位先生,有什么可以帮你吗?”

“我在找一个人,一个孩子,和我……我和长得很像。”

经他这么一说,护士马上就想起来了。

“你是找简子珩小朋友吧?他在还411病房。”

“谢谢你。”

靳司南看着病房的门牌号,转过身,411病房在走廊的尽头,这么短的距离,他却觉得,好远,好漫长!

这个女人,生下他的孩子,是想做什么?

如果,她真的有什么目的话,为什么一直不来找他?

孩子都这么大了,他竟然都不知道!

珩珩提着垃圾走出来,看到靳司南的身影,马上转回去把门反锁上!

靳司南看着这小家伙的反应,气不打一处来,大步走上前去敲门。

简慕晚正在叠被子,回头朝简子珩望了一眼:“珩珩,你怎么回来了?”

“妈妈!外面,有一个坏男人!他竟然找到这里来了!”

“坏男人?”简慕晚一头雾水,“究竟发生什么事了?”

“今天早上,我去买饭,回来的时候不小心撞到一个人,汤洒到他的身上了,我道歉了,也给他钱了,可是他不要,非要问我叫什么名字,几岁了,看样子,是想找你理论。”

简慕晚一听,明白为什么今天的汤只有那么两口。

既然是自己儿子撞了别人,那人又找上门来了,她应该给人家一个说法。

“把门打开。”简慕晚走上前去,搂着简子珩。

门开了,映入眼帘的,就是穿着病人的服的简慕晚和简子珩。

四目相对,靳司南和简慕晚同时愣住了!

果然是她!

消失了几年,突然以这样的姿态出现在他的面前!

靳司南正准备进来。

门突然关上!再次传来落锁的声音!

还好靳司南躲得够快,要不然鼻子都能被门给撞塌了!

这个该死的女人!竟然把他关到门外!

简子珩愣愣的看着妈妈,他在妈妈的眼里,看到一丝慌乱的情绪。难道,妈妈认识这个坏男人?

“妈妈。”简子珩唤了一声。

简慕晚深吸了几口气,才平复下凌乱的心情,几年了,她竟然与这个男人,再次相遇。

他能找过来,一定是认出珩珩了!

珩珩和他长得一模一样。

她应该怎么办?他会不会是来和她抢珩珩的?

“女人,你准备就这么把我关在外面?确定我们不要坐下来,好好的谈一谈?”靳司南的声,在门外响起。

简慕晚深吸一口气,把门拉开。

靳司南丝毫不客气的挤了进来,喧宾夺主的坐在病房里的小沙发上,翘起大长腿打量着面前的母子二人。

是她,果然是她!那天,虽然她化着浓妆,他还是一眼就认出她来!

她穿着一身病服,难道是她身体不舒服?难道身边,就没有一个可以照顾的人?竟然让一个小孩子,在医院里陪护!

靳司南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竟然这么操心!

即使是生下他的孩子,给些钱打发了就是,可是为什么,他现在,却没有一点这样的想法!

反而看到这样的情况,心里莫名的烦躁!

“对不起,这位先生,刚刚我才知道,孩子不小心,把汤洒到你的身上,真是不好意思。”简慕晚轻声说道。

在这个男人,没有咄咄相逼之前,她是绝对不会主动承认的!

呵!给他装傻?

“我今天来,不是为了这件事。”靳司南直接说道。

“既然这位先生,大人大量,那我就替孩子谢谢你了,我突然想到,还有一个份报告要去取,正要出去……”简慕晚指了指门外,直接下了逐客令。

几年前的事情,她什么也不想说。就当什么也没有发生过就好。

“你没有觉得,你儿子长得像我吗?”

“你胡说!”简子珩抬起小手,指着靳司南,“你爸爸在我还没有出生的时候就死了。”

靳司南抬头朝简慕晚望去,“死了?”

简慕晚还是当作听不懂,这个男人,她连他叫什么是什么身份都不知道,但是光凭气场来说,她就觉得,不是一般人,她不想惹,估计也惹不起。

“嗯。”她点点头,“他很早就死了。”

靳司南直接站起来,朝简慕晚逼了过去,“你胆子挺肥!偷了我靳司南的种,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下生下我的孩子,还敢和孩子说,我死了?”

简慕晚受不了他的压迫,不断朝后退去。她甚至都不敢与他直视,气息也因为紧张变得急促起来。

“我不许你欺负我妈妈!”简子珩立即挡在妈妈面前,用他弱小的身躯抵挡着这个高大的男人的接近!

靳司南直接将简子珩拎了起来,放到床上,“你在这里老老实实的待着!我有话要和你妈妈说!”

他拉着简慕晚的手,朝外走去。

“你放开我!快放手!”简慕晚拼命的挣扎着。

“妈妈!”简子珩也迅速下床,追了上去。

靳司南看着这么抗拒他的母子二人,突然停了下来,朝简慕晚凑了过去,“女人,你最好乖乖的听我的话,要不然,我会用正当的手段,恢复这个孩子的身份,我靳司南的种,不允许他姓着别人的姓!”

这一句话,戳到简慕晚的软肋!

她抬眸看着靳司南,“你究竟要和我说什么?”

“你确定,有些话,要在这里说?当着孩子的面?比如,那天晚上,我们是怎么怀上的他的。”

“不,不要!我们换一个地方。”简慕晚立即摇头。

简子珩看着两人,也不知道这个坏男人在妈妈耳边说了什么,竟然让妈妈那么害怕。

简慕晚转身看着简子珩,轻轻的摸了摸他的头,“珩珩,这个叔叔,妈妈是认识的,现在妈妈和他,有一些事情要谈一谈,你行乖乖的等在这里,等妈妈回来,哪也不要去好吗?”

“妈妈,你一个人跟着他去,我不放心!”简子珩抬起头,充满防备的看着靳司南。

“没事,妈妈向你保证不会有事的,而且很快回来。”

“可是……”

“我在602病房!”靳司南说完,接着简慕晚朝电梯的方向走去。

“你放开我,我自己会走。”简慕晚挣扎着,将手从他的手里抽出来。

电梯里,就两个人,气氛说不出的尴尬,靳司南低头看着她,怎么瘦了这么多?面色也苍白如纸,他记得,那天晚上,她漂亮的睥子,充满了灵气,就如同一只能勾魂的妖精。

现在,灵气被沧桑取代,眉眼间都是忧愁,可见这些年,她过得并不好。

------题外话------

表忘记投征文票啊,小仙女~

记得书评活动哟,让二暖在书论区,看到你们的身影~比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