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0章:这回答,真是简单粗暴!/军婚蜜宠:老公,套路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电梯门开了,简慕晚先走出去,直接来到靳司南所说的602病房门前。

靳司南打开门,看着她的背影。

这里,好像是他的病房吧?

简慕晚转过身,直接朝靳司南说道:“我开个价吧!”

“开什么价?”靳司南冷声询问。

想买他靳司南的种,恐怕这世间,没有几个人能买得起!而且也没有胆子买!

看她这样,恨不得马上把他甩掉模样,他相信,那次,只是个意外。

既然找到她了,而且还额外赠送个儿子,他觉得,人生真是处处有意外,这样一步到位也不错!

他的目光,上下打量着她,脑海里浮现出,那天晚上发生的一切,他自己都不知道,他在她的身上,一共做了几次,一次比一次更销魂,简直欲罢不能!

简慕晚发现这个男人眼中闪过一情愫,还能不能更明显一些?

上一次,只是个意外!

靳司南一步一步朝她逼去,“女人,那天晚上,可是你求着我要你!然后吃干抹净了之后,又逃之夭夭,还在不经过我的允许之下,生下我的儿子,你觉得,我们之间的帐,是那么容易就算得清的吗?”

“你想什么样?”

“那天,是你睡了我!今天,让睡回来!”

“啪!”简慕晚用尽力气,朝靳司南扇了一巴掌!“流氓!”

靳司南脸颊火辣辣的,抬手摸了摸被打麻的脸,突然将她逼到墙壁上!

“你放开我!离我远一点!”

靳司南抵着她,看着她因为激动,有了几分红润的小脸。

就是这种感觉!

他对这个女人着了魔!

“那天,明明是你趁人之危!和你发生关系,是因为我被人下了药,并不是自愿的!”

“刚好,我喝醉了,也不是很自愿。”靳司南邪邪一笑,抬起手摸着她粉嫩的耳垂,继续道:“可是,事情就是这么发生了!难道,你不应该对这件事情负责?”

简慕晚感觉,这个男人的脸皮比城墙还厚!

他现在这么抵着她,欲望清晰可见,他还说,他也不是很自愿?

“你就是想让我陪你睡一觉?”她笑着反问。

“对,让我睡会回来。”他低头,吻上她的唇。

软软的,是记忆中的味道。

才刚刚碰触到,他就已经控制不住要为了她疯狂!

简慕晚感觉,要被他按到墙壁里去了!肺叶里的空气,完全被他抽干,窒息的感觉让胸口一阵辣痛,他就像是一头猛兽,品尝着他的盛宴!

突然,靳司南身子一弓,朝后退了几步!

这个该死的女人!她竟然敢踢他!

简慕晚一得到自由,深吸了几口气才缓过劲来,她朝面前痛得脸色阴沉的男人望去,“对不起,你换一个条件。”

靳司南抬头,咬牙切齿的说道:“如果我不换呢?”

她不想和他再有什么交集,哪怕,他是珩珩的父亲。

上一次,发生关系,并非她所愿,现在,她更不能再与他有任何纠缠!

“请问,你贵姓?”简慕晚朝他询问道。

“靳!靳司南!”

“靳先生,首先,我要向您道歉,没有经过您的同意,私自己生下孩子,请你相信,这几年来,不管什么时候我从来都没有想过,让孩子去找他的父亲,我也从来没有想过,让孩子来打扰您的生活,这一次,能以这样的方式相遇,也实属巧合。”

“您的心情,我完全能够理解,突然多出一个儿子,而且又是和一个陌生的女人生的,一时间,您也一定无法接受,我承诺我们绝不会打扰您的正常生活,请您也能平静的看待这件事情,好不好?我们都平静一下,好好的处理,孩子是无辜的,我不想伤害到他。”

简慕晚朝靳司南,动之以情,晓之以理。

她的计划里,绝对没有这个男人!

“你嫁人了?”

“没有!”简慕晚一头雾水,看着靳司南。

“刚好,我也没娶!男未婚,女未嫁,我们又有了孩子,你不是说,不要伤害孩子吗?孩子是无辜的,我们最好的方法,就是你娶你嫁,从此就是幸福的三口之家!”

简慕晚愣住了,这个男人是疯了吗?!

“不!”她斩钉截铁的拒绝。

靳司南听着这一个字的拒绝,自信心承受到前所未有的打击!

“我不够有魅力?”

“不是。”简慕晚摇摇头,相反,他很有魅力走到人群中,一定是赚足回头率那种,虽然看起来,有些不正经。

“我床上功夫不行?”

“不,不是。”

“你放心,孩子和你,我养得起。”靳司南再次说道。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

“那是什么意思?”

“是我不愿意嫁给你!”

这回答,真是简单粗暴!

靳司南感觉,他的自信,受到了严重的二次打击!

他,靳司南!靳家三少!竟然还有人,不愿意嫁!

好吧,她并不认识他,听到他的名字,她完全一脸陌生,他们上一次见面,是在燕城。难道,他去军营了几年,江湖上,已经没有他的传说!

竟然是他的知名度,下降的这么厉害?

“我知道,你需要一些心理准备,我给你三天时间考虑。”

“不,不用了,我现在就可以给你答案。”

靳司南心中微怒,搂过她的腰,两人紧紧的贴在一起,“女人,你是不是在试探我的耐性!我告诉你,惹怒我的下场,是很严重的!”

简慕晚看到,他眼中一闪而过的凌厉。

从见他的第一眼起,她就知道,这个男人不简单,也不是她能惹得起的人物。

门突然被推开,简子珩走了进来,看着抱在一起的两个人,小嘴微张。

“你放开我妈妈!”他立即朝靳司南说道。

“你在和你妈妈,回想几年前的那个晚上,是怎么有了你的。”靳司南口无遮拦的说道。

简慕晚顿时从他的怀里挣扎出来,朝简子珩走过去,扶着他小小的肩膀,“珩珩,你不要听他胡说,他只是妈妈几年前,认识的一个人罢了。”

简子珩的眼里,已经有了怀疑。

“我是你爸!亲的!”靳司南立即走上前去,扶着简子珩的另一边肩膀。

简子珩负气,直接把靳司南的手拍掉,“妈妈,你和他要说的话都说完了吗?”

“说完了,我们先走吧。”简慕晚只想赶紧离开这里。

简子珩拉着简慕晚,走了出去。

靳司南看着这一对母子,揉了揉刺疼的脑仁。

他想要的女人,竟然对他漠视到这种程度!该死!

还有那个小子,对他充满敌意!

他的心里,从来都没有这么烦乱过!

他究竟要怎么办?刚刚是一时冲动,才说出要娶那个女人,但是,现在想想,他并不觉得后悔!他靳司南认定的女人,哪怕只见两次,也绝不会有错!

他要她!

沈天姿捧着一束鲜花上了电梯,电梯门开了,一对穿着病号服的母子,出现在她的面前。

当她看到那个小孩子的时候,一脸惊讶。

简慕晚拉着珩珩的手,走进电梯,没有留意沈天姿,直接下楼回了病房。

沈天姿看着电梯,停在四楼,心里有些不安。

那个孩子怎么和阿南长得那么像?简直就像是阿南的缩小版!

等一下,她一定要查一查这个女人的身份!

捧着鲜花出现在病房门口,就看着靳司南一脸怒容的样子,小心翼翼的上前。

“阿南,怎么了?”

“你怎么又来了?”

“我担心你。今天,我还亲手煲了汤,你尝尝。”

靳司南看着一旁的饭盒,眉宇闪过一丝不耐。

“我不喜欢喝汤,我喜欢喝酒。”

“阿南,你的身子还没有好,受了那么重的伤,怎么能喝酒呢?”

“我最不喜欢的,就是啰嗦的女人!”

“我,我只是关心你。”

靳司南拿起一旁的衣服,搭中肩膀上,抬步离去。

本来,准备去看陆老爷子的他,一点心情都没有,到地下车库开着自己的车,来到盛世皇朝。

……

病房里,简慕晚看着珩珩,这个小家伙,从楼上下来,就一言不发。

她也不知道,怎么开口,珩珩那么聪明,可能已经猜到了。

她不需要男人,不需要丈夫,但是,不代表珩珩不需要爸爸,之前,珩珩也问过她,她直接告诉他,爸爸死了,很早以前,就在她还怀着他的时候,就死了。

“珩珩,你过来,妈妈有话要对你说。”

简子珩乖乖的走到妈妈身边,还是没有说话。

“珩珩,对不起,妈妈说谎了。”

“没关系,我不生你的气。妈妈,我的爸爸,他没有死,就是今天我遇到的那个坏男人,是不是?”

“他……他……他是你的爸爸,但是,妈妈和他在一起,是个意外,然后有了你,妈妈舍不得,就自私的把你留了下来。”

“你会把我给他吗?”

“不,绝不会!谁也不能把你从我身边抢走!”简慕晚知道,今天靳司南的威胁,一定吓到珩珩了。

她抬起手,将珩珩搂在怀里,亲了亲他的额头。

简子珩紧紧的抓着妈妈的衣服,往妈妈的怀里钻,“妈妈,没事的,咱们两个,也可以过得很好,你不要着急,再等等,我就会长大了,等我长大了,我就能照顾你。”

简慕晚鼻子一酸,泪水控制不住的掉下来,她的心里,最柔软的地方,装着的就是这个小小人儿,她贴心的儿子。

“等过几天,妈妈出院了,咱们就换一个地方住。”

“可不可以,不拍戏了?妈妈,我能养你,你只要每天接我上学放学,每天都打扮的美美的,就可以了,珩珩会赚更多的钱的。”简子珩抬起头,多希望妈妈能答应他的要求。

从来到帝都,妈妈开始接拍戏的工作,就开始受伤,有时候是青紫一片,有时候擦破了皮,更严重的是这一次!

“珩珩,妈妈有妈妈自己的事情要做,妈妈答应你,以后,一定会好好的保护自己,不让自己受伤了,好吗?”

“好,我再给你一次机会,如果,下一次再受伤,就不拍了!”简子珩的口气,不容反驳。

简慕晚发现,儿子真的生气了,而且生气的时候,和那个男人,那么像!

“妈妈,我再告诉你一件事。”

“什么事?”

简子珩抬起身子,爬在妈妈的耳边说道,“珩珩不需要爸爸,只要有妈妈就可以了。”

简慕晚笑着抱着儿子,觉得心里好满足!

突然,传来一阵巧门声。

“请进。”

沈天姿推门走了进来,看到简慕晚,露出一丝浅笑。

“是那个电梯外遇到的女人。”简子珩给妈妈提醒道。

简慕晚还是没有什么印像,她将简子珩放下来,下床朝沈天姿走去,“请问你是?”

“简小姐,你好,我姓沈。”沈天姿朝简慕晚伸出手。

简慕晚握住,打量了一眼面前的女人,既然已经知道她的姓名了,看来,是去护士台询问过了,不知道,是为了什么来找她。

“简小姐,冒昧打扰了,不知道,你和阿南是什么关系?”

“阿南?”简慕晚不知道,沈天姿口中的阿南是谁。

“靳司南!”沈天姿的眼中闪过一丝恨意,不过被她掩饰的很好。这个简慕晚一定是在装傻!

简慕晚觉得,沈天姿一副咄咄逼人的气势,像极了正室来抓小三的戏码,很不幸,她是那个小三。

“我和靳司南一点关系都没有。”

沈天姿的目光,落在床上的简子珩身上,简慕晚立即挡住简子珩,“你不要误会,这孩子更是和他一点关系都没有!”

“我觉得,你的孩子,和阿南长得挺像,刚刚在电梯里,看了一眼,就觉得像,现在一看,更像了。”

“请问,你是靳司南的……”简慕晚反问了一句。

靳司南刚刚还在病房里,说什么男未婚,女未嫁的话,现在,就冒出一个女人来,这个男人,也太恶劣了!

沈天姿被这么一问,表情有些僵硬,她算什么?什么也不算。

只是靳夫人有意想让她嫁给靳司南,但是靳司南从不表态!

“我是阿南的未婚妻。”

“原来是未婚妻。”简慕晚笑着重复了一句。

“我们很快就会结婚了。”沈天姿的声音提高了几度。

仿佛简慕晚的那一句话,是在质疑她一样。

“那我就先提前恭喜你们,祝你们,百年好合。”简慕晚笑着回了一句。

沈天姿的心里,还是没有舒坦,她的目光再次朝简子珩望去,“我还有事,先告辞了。”

看着那道身影离去,简慕晚走上前,将门关上,她感觉,她好像惹上麻烦了,以珩珩和靳司南的长相,就算她说不是,那个叫沈天姿的女人也不会相信。

她感觉,这个沈天姿还是个善茬。

“珩珩,你先在这里等着妈妈,妈妈有事先出去一下。”

“妈妈,你要做什么?我去吧?”

“不,你就留在这里。”简慕晚说完,走外走去。

她得去问问医生,能不能早一点出院,她不想多惹事非。

来到医生办公室,她才张口询问,就被医生挡了回来。

“简小姐,你的情况,最起码要下星期,才能考虑能不能出院,虽然你现在看起来已经没有大碍,但是还在用药,因为伤的是内脏,还有轻微的骨折,我建议你还是多住几天,再考虑出院的问题。”

“医生,我……”

“你等一下,我还有一场手术,马上要去做。”医生说完,抬步朝外走去。

简慕晚看着医生的背影,心里叹了一口气。

这几天,她就看着珩珩,不让他乱跑,等医生忙完,再找医生。

晚上,她陪着珩珩,一起去餐厅吃了晚饭,两人还买了一些宵夜,拎着朝病房走去。

一推开门,两人顿时目瞪口呆!

只见那张病床上,躺着一道身影,高大挺拔的身子,把整张床都占了!

简慕晚走上前,将枕头拿了起来,看到这张脸时,气得倒抽一口气。

“靳司南!你醒一醒。”

“陆少!我当爹了,当爹了!”靳司南一身酒气,直接抓着推他的那只手,“我找到了,陆少,我找到了。”

简慕晚想将手抽回来,可是紧紧的被他拽着。

这个男人,住着院还喝这么多酒!关键是,他喝这么多酒,跑到她的病房里来做什么!

“靳司南,你醒一醒!回你的病房去!”

靳司南迷迷糊糊被拽醒,身子一沉,重重的落在地上,这一摔,彻底的把他摔醒了,他一睁开眼,就看到简慕晚的身影。

他笑了笑,直接将她拽到怀里。

“啊!”简慕晚完全没有防备,直接砸到他的怀里。

“你放开我妈妈!”简子珩去靳司南的怀里,抢自己的妈妈,可是,小小的他,哪里是靳司南的对手,还没有靠近妈妈,就被靳司南抬手挡到一边。

“靳司南!你放开我!你不要伤到孩子!”简慕晚在他怀里挣扎着,终于逃了出来。

靳司南撑着身子,站起来,直接解开西服,然后开始解衬衫的扣子。

“你干什么!你把衣服穿上,滚回你的病房去!”简慕晚拿起一旁的衣服,朝靳司南身上砸了过去!

------题外话------

求征文票~二暖掉到第三名去了,被反超了两三票~小仙女们,加油~还有四天了,守住啊~请加验证群:306414088,有福利有福利,有福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