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1章:这就是一个极品无赖!/军婚蜜宠:老公,套路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的女人,我的儿子!我今天晚上,就在这里休息!”

“谁是你的女人?谁是你的儿子!你再不出去,我就喊人了!”简子珩朝靳司南吼道。

“喊啊!爷就不走!”

简子珩气得小脸鼓鼓的,转身朝外跑去。

简慕晚立即拦住他,将他拉回来。

“妈妈,我要报警,让警察叔叔抓他!”简子珩一肚子气。

简慕晚也不知道怎么和孩子解释,她不想闹得整个医院都知道,更不想让更多的人知道,她与靳司南有这种关系。

“珩珩乖,就让他在这里休息一晚,明天他会走的。”

“妈妈!你是不舍不得他?”

“我没有!”

“就是!”靳司南靠在床边,拿起一个桔子剥开塞到嘴里。

“你酒醒了?醒了就滚!”简慕晚没好气的怒骂道。

“我头有点晕,哎呀,胸口还有点闷,我得躺下休息一会。”靳司南靠在床上,一副极品无赖的模样。

简慕晚看了一眼气呼呼的儿子,轻轻的拍着他的背,给他顺气。

“珩珩,你先去洗一洗,今天晚上,就先睡在小沙发上。”简慕晚摸了摸儿子的脸颊,轻声哄道。

简子珩暂时先咽下这口气,看着那张被坏男人霸占的床,拉着妈妈的说问:“妈妈,你睡哪啊?”

简慕晚正准备开口,靳司南的声音再次响起:“她当然是和我睡!”

简子珩突然朝靳司南冲了过去!

“你想干什么?”靳司南朝他询问道。

小小年纪,气势还挺强!

简慕晚立即将儿子拽了回来,“快去洗洗,等一会,妈妈陪你看书。”

简子珩负气的朝衣柜走去,取下自己的睡衣走进洗手间,关上门的那一刻,还不忘瞪靳司南一眼。

简慕晚坐在沙发上,无语的看着靳司南,对于这个男人,她有点头疼。

“他没上学?”靳司南发现,简子珩天天都在医院。

“不关你的事。”

“我儿子,你说关不关我的事?”

“他上学了,只是这几天没有去。”简慕晚感觉,自己已经用尽了所有耐心!这个男人,能不能不要,开口闭口,他儿子他儿子!

“在哪个幼儿园?明天我去送他上学。”

“不用!”

“我儿子!我有这个义务!”

简慕晚拿起一旁的枕头,朝靳司南一阵猛抽!

靳司南挡都不挡,就这么挨打。

一顿猛抽过后,他的衣服也乱了,头发出乱了,看起来,狼狈不堪。

简慕晚还没有解气,按着他的肩膀,想朝他这张俊美无俦的脸挥了过去!只是,她才刚刚蓄力,靳司南突然朝后倒去。

她也控制不住的倒在他的身上。

靳司南趁机扶着她的腰,将她按到床上!简慕晚抬起胳膊,朝他胸前杵了一下,正准备起身,他突然抬起头,直接压在她的身上。她抬手准备还击,他的立即握住她纤细的手腕,举到她的头顶!

她完全,被他制住。

“几年不见,小家猫变小野猫了!脾气也不好。”

“你松开我!”简慕晚咬牙说道又试着挣扎了一下。

“你别乱动!惹出火来,我现在就要你负责!”靳司南居高临下的打量着她。

刚刚,摸到她的腰竟然那么纤细。

他知道,宽大的病服里,掩盖是的怎么样的美好,让他为之疯狂的美好!

简慕晚听着洗手间的水声,知道儿子要出来了,要是在儿子看到他们现在这样的姿势,她都不知道怎么解释得清楚。

靳司南也知道,她的担心,他要的就是这样的效果。

“靳司南,你究竟想怎么样?”

“你亲我一下,我就放了你!”

“你已经是快有家室的人了,还在外面沾花惹草,心里就没有一点羞耻吗?”

“有家室?”

“你的演技真好!”

靳司南回过神来,想着今天白天的时候,沈天姿来过医院,那个时候,她才带着孩子离开。

“沈天姿找过你?”

简慕晚只是冷笑一下,没有回答。

“我和她没有关系。”

“虽然没有结婚,但是也不用撇得这么干净吧!男人都是这样,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你不就是想上我?然后,再回味一下几年前的那一晚?”

“我再说一次,我和她没有任何关系!我何止想和你回味一次?!”

“她是不是你的未婚妻?”

“不是!”

简慕晚发出一声轻笑,完全不相信靳司南的话。

靳司南心里憋着一股气,突然又笑了,“你在意我有别的女人?”

简慕晚气得眼前一黑!

她什么时候在意过?他们除了那一次的意外,这才第二次见!

“请问靳先生,我和你熟吗?”

“不熟吗?还是你忘记我的身体给你带来的感觉?没关系,我们可以再慢慢的回味,一次,两次,三次,总会熟悉了。”

“你!”简慕晚再次挣扎了一下。

靳司南紧紧的扼住她的手腕,俯身含住她的唇。

她在他的身下剧烈的挣扎着,床都摇晃起来,但是怎么也无法逃开他的禁锢,她感觉到,他逐渐清晰的反应,咯得她好疼。

“再动,我就不敢保证会发生什么了。”

“你要是敢碰我,我就报警!”

“是吗?你就那么有自信,你到最后,不会求着我要你?”

洗手间的水声停止了,简慕晚的心猛一紧,“你快起来,放开我!”

“你求我!求我放开,然后,下一次,我再亲你的时候,配合一些。”

简慕晚瞪着靳司南,从齿缝里吐出两个字:“混蛋!”

“我求你。”她面无表情的说出这三个字。

靳司南笑了笑,松开她的胳膊,就在松开她的那一瞬间,这个女人直接给了他一脚,他丝毫没有防备的连人带着被褥,一起滚下床!

简子珩拉开洗手间的门,就看到这一幕。

靳司南从被褥里探头,朝简子珩说道:“儿子,我教你一个成语。”

简子珩完全无视他,走到一旁整理着自己的东西。

“闺房之乐!我和你妈妈刚刚就是闺房之乐知道了吗?”

简慕晚走过去,朝他踢了一脚!简直恨得牙痒痒!

简子珩的心里有些慌。

不管任何时候,发生任何事情,妈妈都不会像现在这样暴跳如雷,这个坏男人,真有本事,能让妈妈气成这样。妈妈对他,和对别人真的不一样。

他转身,朝妈妈走去,“妈妈,你去洗澡吧?我先看会书等你。”

简慕晚看了靳司南一眼,果然见他表情起了一丝变化,她立即朝儿子说道:“不洗了,妈妈陪你看书,要按时睡觉。”

“好。”简子珩拿出一本书,和妈妈靠在沙发上,还没有开始念书,又道,“妈妈,我也教你一个成语吧,好不好?”

“好啊,你要教妈妈什么成语?”

“视若无睹。”说出这个成语的时候,简子珩还特意朝靳司南望了一眼。

这明摆的,说的就是他!

靳司南被这小家伙的表现噎住了,这么小,就这么有本事,还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了!

简慕晚听完,立即点点头,“珩珩真乖,妈妈学会了。”

母子两人搂在一起看书,靳司南被完全无视了!

他靠在桌子上,翻着母子两个带回来的宵夜,朝两人望去,“我饿了,我吃了啊。”

两人不回答,头都没抬一下。

靠!真的当他是空气啊!

靳司南拿起筷子吃了起来,吃完后,又继续剥水果吃,然后又去洗手间,简单的清理了一下,走走出来时,简子珩已经睡着了。

简慕晚正拿起小毯子,给他盖好。

突然,背后一沉,她抬起胳膊朝后杵去。

靳司南吃痛,身子朝后退了一些,这个女人,力气还挺大,而且对付他的时候,一招一势,都像是练过的。他查了她入院的资料。

一想到病历上写的那一段话,他的脸色顿时阴沉下来。

“谁把你打成这样?你是怎么受了这么重的伤?”

“我的事情,和你没有关系。”简慕晚直接一句简单的话,就把他打发了。

“如果,我说有关系呢?”

“那是你有毛病!”

靳司南气得肺疼。他看到,简慕晚朝外走去,立即拦住她,“你去哪?”

“护士台那边有陪护床,我去拿一个来。”

靳司南立即将她拽了回来,“这里有床,你还去拿什么床?”

“靳先生是准备回自己的病房了?你慢走,不送。”

“你这个该死的女人!你是不是故意气我?你听不懂我的意思?”靳司南顿时朝她逼去,“我不喜欢用强的,但是,特别想的时候也不在乎,是不是不择手段。”

“现在刚好入夜,你如果实在想,天桥上大把的女人,招手即来!”

“你让我去叫鸡?”

“你也可以去俱乐部!要不,就去帝都最繁华商圈盛世皇朝,要什么样的女人都有!一定让你满意!”

“盛世皇朝真的什么样的女人都有?”靳司南笑着询问。

“当然!”

“我怎么没发觉?”

“你去了就知道了!”

靳司南邪邪一笑,他可是盛世皇朝的老总,这也是靳家最不想提起的产业之一。他独立运营,没有和靳家的任何产业挂钩。他怕他家老爷子知道自己家的产业还开起了贻红院,非得气死不可。

“可是,我只想和你睡觉。”靳司南搂着她,手开始不规矩。

宽大的病号服,正要给他提供了便利。

“你放手!”

“嘘!别吵醒孩子,让孩子看到不好。”

在她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得逞,几年不见她长开了,比以前更有手感,这么瘦的身材,他竟然握不住!

简慕晚的身子,热得发烫!在他的攻势下,她完全没有挣扎的余地。他的力道好大,她完全挣不开。

她更怕,弄出声音,吵醒孩子!

而靳司南不怕,他就是拿这个,来威胁她,乖乖就范!

虽然是野了点,辣了点,但是一但捏着她的软肋,她还是得温顺下来。他手沿着她腰部完美的曲线往下移,放到她平坦的小腹上。

简慕晚紧张到了极点。

他的热点燃了她,两人像是一团火球,汹汹燃烧着。

“女人,你现在明白,你是拒绝不了我的。”

“你这样娴熟的手段,哄了多少女人?”

“有些东西,是无师自通的,不在乎多少,有时候,只需要遇到对的人,就一发不可收拾。”他贴在她的耳边,咬了一下她的耳朵,轻轻的吹了一口气,突然将她抱了起来,放到床上。

他也迅速的靠在她的身旁,一只手搭在她的腹部。

她紧张的呼吸急促,不知道他接下来,还要对她做什么,心里也在衡量着,她能不能反抗,能不能成功的逃脱他的魔爪。

他未动,手放在她的腹部。

“还疼吗?”他突然询问道,声音突然间变得那么温柔。

简慕晚有些不适应,没有回答。

靳司南再次想到,病历上的那段话,受重击致肋骨骨折,内腔出血……

他一定会帮她讨回来!

“睡吧。”他柔声朝她说道。

简慕晚愣愣的看着他。

“我说了,想和你睡觉!你再这么看着我,就不只是睡觉这么简单了!”

简慕晚顿时垂下眼眸,一点一点从他的怀里逃走……

他突然收紧手中力道,将她紧紧的搂在怀里,另一只手,轻轻的梳理着她的头发。她柔顺的发丝从他的指尖滑过,他喜欢这种感觉,这种感觉,却引起了简慕晚心里的那段不愿揭开的伤。

她喜欢,这样靠在妈妈的怀里。

妈妈也是这样搂着她,手指轻轻的摸着她的发丝。

那一刻,不管有天在的委屈,她都能平静下来。

靳司南见她久久没有说话,抬起头看了她一眼,发现她已经睡着了。

他微微挪了一下身子,希望她能睡得更舒服一些,没想到,他才一动,她突然抓着他的衣角,朝他贴了过来,如若无骨的小手,穿过他的腰,紧紧的搂着。

她的小脸,刚好对着他心房的位置,一呼一吸,喷着一股温热的气息,这一抹温热的气息,透过他的皮肤,直达心房,暖暖的,占据着他的心。

他知道,他输了。

他可能,爱上她了!

------题外话------

继续求征文票~

书评活动,还在继续~让二暖看到你们的身影~么了个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