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2章:我又不是奸夫,为什么要躲?!/军婚蜜宠:老公,套路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有人说,爱情也是一场赌注,只要能得到她,他不介意,输的一败涂地!

睡着的她,果然可爱多了,他就保持着这个姿势,不敢再动,让她安安心心的靠在他一怀里。

就在他也要睡着的时候,他听到怀中的小女人,轻声呢喃。

“妈妈,不要离开我。”

“妈妈。”

简慕晚小声唤着,像是一只无助而又哀伤的小兽。

“妈妈,妈妈……”她一边喊着,还在往他怀里钻。

靳司南此时的心情,简直无法言喻!

妈妈?她把他当成她妈妈了!

靳司南简直不知道怎么形容现在的心情,她究竟受了多少苦?以前的人生,他没有参与,但是,她以后的人生,由他靳司南车承包了!

看她这么哀伤的样子,他不知道,应该不应该叫醒她。他缓缓抬起手,轻轻的摸着她的头发,渐渐的,她不在出声,好像陷入了熟睡中。

他却睡不着了!

爱上一个人,竟然是这样的感觉?

怪不得,堂堂陆大少都会拿着手机笑得痴呆的模样!有时候,又气得恨不得原地爆炸!

其实,他觉得嘛!这种感觉,还挺美好的!

第二天一早,珩珩第一个醒过来,看到床上紧紧相拥的两人,他的心里说不出的慌乱,他感觉,妈妈要被这个坏男人抢走了!

听到动静,靳司南也醒了过来,朝简子珩望去,“安静一点,不要吵醒你妈妈。”

“靳先生,麻烦你出来一下,我有话要和你说。”

靳司南愣住,还是轻轻的起身,整理好衣服跟着简子珩走了出去。

简子珩打开玻璃门,朝外面的阳台走去,天色还早,四周一个人都没有。

靳司南看着面前这个小小的人儿,越看越像是缩小版的自己,他缓缓蹲下身来,与简子珩平视。

“你叫简子珩,对不对?”

“是的,我姓简。”

靳司南听明白简子珩话里的意思,这就是带表,不认他这个爹。

“靳先生,以后,请你离我妈妈远一点!”

“这一点,我做不到,我不但要离你妈妈近一点,我还会娶她,给你一个完整的家!”靳司南直接拒绝,他的心里有些犯难,现在是大的还没有搞定,小的也不认他,真让人头疼。

“你凭什么让我妈妈嫁给你?”

靳司南一时语塞。

“妈妈怀着我的时候,你在哪?”

“妈妈生我的时候,你在哪?”

“妈妈辛苦养育我,我生病的时候她陪着我,她生病的时候我却不能照顾好她,请问,这个时候,你又在哪?”

“妈妈拍戏,天天受伤,她被坏人欺负,被坏人打成这样,你又在哪?”

一连几个问题,让靳司南招架不住。

简子珩看着靳司南,高傲抬着小脸,“在她需要的你的时候,你都不在,所以,以后也没有存在的必要,我能照顾好妈妈,她不需要丈夫,就像,我也不需要爸爸一样。”

靳司南的心里,一阵抽痛,是怎么样的经历,让这母子养成了这种性格?这么小的孩子,就如此承受,珩珩应该是在父母怀里撒娇买玩具的年纪!

小小的年纪的他,却已经能在医院里照顾妈妈,能自己独立的照顾自己。

靳司南第一次,内心如此苍白。

一个是他爱的女人,一个是他亲儿子!他却一直缺席在她们的生活里,一缺就是这么多年。

“这样好不好,给我一次机会,我能向你证明,我可以照顾好你妈妈,绝不让她再被人欺负,我也一样会照顾好你,成为一个合格的爸爸,好不好?”

靳司南轻轻的拉起他的小手,“简子珩,这是我们之间的约定,属于男人的约定。这也是一个赌约!男子汉,你敢不敢和我赌?”

“我妈妈不需要照顾,我会照顾的!”简子珩还是不愿意,他知道,这个坏男人,在给他下套。虽然他的内心深处,还是有一些小小的松动。

“我知道珩珩很棒,但是,像这一次你妈妈被人打伤,你能打得过别人吗?等你长大,还需要几年的时间,社几年的时间,那些人早就逍遥自在,快活去了。”

“我可以报警!”

“你这一次,报警了吗?傻儿子,人生有时候,有很多的无奈,就像是大自然的食物链,你得是强者。正义,是不会因为你是弱者,就站在你这边。”

简子珩抬起头,愣愣的看着靳司南。

“我给你我一个月的时间。”

靳司南欣喜的抬起手,“来,击掌为誓!”

“好!”简子珩抬起小手迎着靳司南的大手掌,拍了过去。

靳司南一把将儿子抱起来。

“你放我下来!我自己会走!”

“小孩子嘛,有时候要有小孩子的样子,让爸爸抱抱!”

“你还不是我爸爸,我现在,叫你靳叔叔。”

叔叔?靳司南一头黑线,不过也算是走对了第一步!

“走,我们去看看你妈妈醒了没有。”

“嗯!”简子珩点点头,没有再提出要下来走。

原来,爸爸的怀抱,和妈妈的怀抱,是不一样的,妈妈的怀抱,如水一般柔软,而爸爸的怀抱,则像是大山 一样伟岸。

简慕晚突然惊醒,房间里,一个人都没有!

她想着,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心里一紧。

“珩珩!”她立即掀开被褥下床。就在此时,门开了,她看到眼前的一幕,直接愣住了。

一向不喜人亲近的儿子,竟然被靳司南抱着走进来!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她有些凌乱!

“珩珩,下来。”简慕晚朝珩珩伸出手。

靳司南将儿子放下来,拍了拍儿子的肩膀:“去洗漱,爸爸今天带你们,出去吃早餐。”

“嗯!”简子珩转身朝洗手间跑去。

简慕晚深吸了一口气!气息有些不稳!她得好好的缕缕……

昨天,珩珩还像只小斗鸡一样,恨不得和靳司南打一架,怎么今天就和靳司南这以友好的相处了?她不过,才睡了一觉而已。

这一觉醒来,这个世界玄幻了吗?

靳司南走上前,笑着搂着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的简慕晚,轻轻的刮了一下她的俏鼻,“宝贝儿,昨天睡得好吗?”

简慕晚抬手推开他,朝后退了一步。

她昨天晚上,睡得很好,可以说,这么几年,从来没有睡得像昨天晚上,那么踏实。

她还梦到她的妈妈,靠在妈妈的怀抱里,好温柔,好幸福。

靳司南揉了揉自己酸疼的肩膀,“哎呀,昨天晚上,被一只小野猫压了一个晚睡,今天早上一起来,浑身疼,特别是腰还肩膀。”

他说完,突然朝简慕晚靠去,简慕晚吓了一跳,直接坐在床上。

他又朝她凑近了一点,近到鼻尖相触。

“你压我一夜,有没有一点回报?”

她昨天晚上?压他一夜?!

昨天晚上,她是怎么睡着的?她一点印象都没有了。难道,真的是和他睡在一张床上,睡了一夜!?

“如果,你不准备有所回报,那我自己讨了。”靳司南说完,按着她的肩膀朝她压了过去。不给她丝反抗的余地,直接封住她的樱唇。

他轻轻的咬着,疼的她皱眉。

一只手温柔的穿过她的发间,加深了这个吻!

她躲,他攻势更强,她无法躲,他便更加得寸近尺!

一个吻,磨得她精疲力竭!

这种感觉,让她好怕,心里一阵慌乱,像是逆水的人,努力的想要抓住一眼浮木!她不想与他有更深的交集!也不能!

可是,她的身体和感官,却总能被他唤醒。

靳司南对于她身体的反应特别满意,他支着身子,看着她气息不稳的模样,“女人,你的身体比你的心诚实,不要再自欺欺人了,几年前的那一夜,我们就应该知道,有多么的合适彼此。”

简慕晚的脸颊猛得红了起来,一把把他推开。

靳司南躺在床上,坏坏一笑。

“去换衣服,我带你们出去吃饭。”

“我不去!”简慕晚直接拒绝。

简子珩走出来,听到妈妈这一句话,既然妈妈不去,他也不愿意去了,虽然有了那个约定,他的心还是向着妈妈这边的。

“不想去就算了,还没有康复,免得累到。”

简慕晚没想到,靳司南竟然这么轻易的就放弃了,这可不像是他的风格。

门外,传来一阵脚步声,简慕晚的心里,一阵紧张,医生来查房了,她每天还有一瓶针水要吊,门外出现的,至少得有三个人。

她绝不想让人看到靳司南在她的病房里。

她顿时拉着靳司南,朝洗水间的方向走去。

“你快进去,别让人看见人!”

“我又不是奸夫,我为什么要躲?”

“你不要说那么多废话,你进不进去?”简慕晚怒了,直直的盯着他。

“好,我去。”靳司南转身走进洗手间。

就是靳司南刚刚走进去的时候,门被推开,医生和护士走了进来。

“有没有什么不舒服的?”医生做了常规的询问。

“没有。”

“你躺下,我检查一下。”

简慕晚躺在床上,医生朝她的腹部按了按,“痛吗?有没有窒息的感觉?”

“没有。”

“这样呢?能正常呼吸吗?吸气。”

简慕晚听着医生的吩咐,吸了一口气,突然觉得一阵辣痛,呛得她难受!猛得咳嗽了一下,接着,那种痛感,随着第一次的呼吸,都牵引着痛。

“看到没,我都说了,你的情况,还得再继续观察,今天还要再去做个检查!”

靳司南一听到她的声音,立即从洗手间里跑了出来。

他的出现,吓是医生护士一跳,怎么屋里还有一个人!?

而且,这不是昨天晚上,一夜没有回来医院,连院长都惊动了的靳三少吗?

“给她安排一下,转到我的病房,另外,马上安排检查。最好是,全身上下都检查一遍!”靳司南直接吩咐道。

“好的,马上去安排。”

靳司南的病房,不是按科室排的,本来有特护的病房,环境和各方面,都比较好,可是他偏偏挑了住院二区,所以六楼目前,也就只有靳司南一个病人。

简慕晚还觉得胸口有些痛。她也顾不得,靳司南突然出来,和他置气了。

“人我先带走了,剩下的事情,你们来安排。”靳司南直接将简慕晚抱了起来,随后朝一旁的简子珩说道:“跟上来。”

简子珩立即跟了上去,留下医生和护士,面面相觑。

这个女人,究竟和靳三少,是什么关系啊?之前还没有发觉,现在才觉得,那个孩子简直和靳三少,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靳司南抱着简慕晚来到他的病房,这间病房是原本三个还要大,还有一个独立的休息室,里面有床有电视冰箱等等,还有一个厅,摆着沙发茶几。

简直就是一个奢华的套房。

靳司南将简慕晚放到床上,担心的看着她,“好些了吗?”

“好一些了,不按的话,不会痛。”

“笨蛋,那就是还没有好!”

气氛,变得尴尬起来,简慕晚发现,她因为难受,还紧紧的抓着他的衣服,立即松开手。

靳司南转身,给她倒了一杯水,递到她面前。

“喝点水。”

简慕晚接过来喝了一口,感觉好多了。

“我自己有病房,不用来你这里。”

“你和我住在一起,方便我照顾你。”

“我不需要你照顾。”

“我特么的犯贱,就想照顾你行了吧?”靳司南说完,站起来朝外走去。

简子珩朝床边走去,拉着简慕晚的手。

“妈妈,你会死吗?”

“不会!”简慕晚立即否认,看着珩珩害怕的样子,她的心痛如刀绞,“不会的,珩珩,不要害怕,妈妈不会有事,就是还没有恢复好。”

简子珩轻轻的靠在妈妈的怀里,“妈妈,你在手术室里的时候,我真的好怕,我怕你会死。”

简慕晚的心里,又是一痛,她知道,珩珩是在手术室外面,一直等着她做手术,如果,可以选择,她绝不会让珩珩承受这种痛苦。

小小的他,在那个时候,是多么的无助!?

“妈妈,留下来吧,就住在叔叔这里,好不好?”简子珩拉着妈妈的手,眼中全是祈求。

简慕晚心一软,她无法拒绝儿子的要求。

最起码,在现在看来,珩珩还是没有一点安全感的,很担心她。

“好,妈妈听你的。”

“嗯!”简子珩立即点点头。

靳司南出去后,一直没有再进来,简慕晚和简子珩在休息室里看会电视。

突然,病房门开了。

沈天姿提着饭盒走了进来,这是她特意去请教了靳夫人,特意做几个靳司南爱吃的菜,一走进去,她就发现,病床上是空的。

简慕晚从休息室走出来。

沈天姿的表情顿时僵住了,在看到简慕晚的这一刻,她的血液都凝固了!

“怎么又是你?你这个贱人!你还敢说,你和阿南没关系!”

“事实不是你看到的这样。”简慕晚轻声回应。

沈天姿快步上前,抬手朝着简慕晚挥去!

她的手腕,僵在半空,被人狠狠的握住!力道大的要将她的骨头捏碎!

简慕晚还没有动手,却被靳司南抢先拦下。

“阿南!”沈天姿唤了一声,眼中闪过一丝复杂的情绪。从之前的理直气壮,变得有些心虚。

靳司南直接将沈天姿甩到一旁,沈天姿穿着高跟鞋,狼狈的跌坐在地上!

“滚!不要让我再看到你!”

“阿南!靳伯母看到你这么对我,不会伤心吗?这个女人是谁?她配得上你吗?”沈天姿指着简慕晚大声质问。

“你又是什么东西?沈家又算是什么东西!别在这里碍眼,我妈喜欢你,你去给她当佣人吧,天天侍候她!”

“你!你竟然为了这个女人,这么羞辱我!”

“来人!”靳司南怒喝一声。

病房里,顿时出现几个人,也不知道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把这个女人给我拖走!以后,不许她再靠近一步!”

“是!三少。”

沈天姿被人拖走,简直一情面都不留,也不顾及这个大小姐,一身精心的打扮,就像是拖个麻袋一样。

沈家?简慕晚想了想,这个沈家,不会是沈天行吧?

她现在正在拍的这部戏,就是沈天磊投资的,温菁菁最近傍上了沈天磊,指名点姓要温菁菁成为绝对的女一号。

温菁菁不是喜欢江宸吗?他们不是已经在一起了吗?

娱乐圈,就是个大染缸,温菁菁能混到今天这个地位,绝不可能还是干干净净的!都是靠着一个或者几个金主,一步一步的往上爬。

而她要做的,就是爬到比温菁菁更高的位置,把温菁菁踩在脚下,让温菁菁母女血债血偿!

“在想什么?”靳司南见简慕晚不说话,莫名的觉得,有些心虚。

“我说过了,我和她没关系!”他试着解释。

这样的情况,还真是第一次!

“刚刚被人拖出去的那个女人,是不是还有一个哥哥,叫沈天磊?”

“是。”

“怎么了?”靳司南朝她询问道。

“没事。”简慕晚觉得,她真的是太倒霉了,竟然遇上靳司南!她在这个剧组里,是待不下去了!

演戏,一直是她的梦想,现在,不但是要演,她还要成名!

她抬起头,打量着靳司南,他又是什么身份?

竟然敢对沈家的大小姐这样,还骂人家算个什么东西。

她刚来帝都,还不太了解这些大人物的圈子。

这个男人,好像身份地位,一点都不简单!

门外,传来一阵敲门声,靳司南直接吩咐道:“进来。”

简慕晚朝门口处望去,只见两个穿着厨师衣服的人走了进来,还推着一个高级酒店的餐车,这两个厨师的衣服,她觉得有些眼熟,好像是一个很高档的五星酒店的标签。

“去洗一下手,准备吃早餐了。”靳司南朝简慕晚说道。

她才回过神来,朝洗手间走去。

靳司南抱起珩珩坐到沙发上,厨师的助理,立即送上一个酒店限量定制的小玩具,是一个船的模型,珩珩特别喜欢!

靳司南拿起菜单,递交到珩珩的手上,“喜欢吃什么?自己点。”

简子珩愣住了,“还可以现场点吗?”

“当然可以,你喜欢的话,我们住在医院的这段时间,一日三餐,就交给这家酒店来负责。”

“我想吃,三明治,还要这个,这个。”简子珩开心的点了几样自己的爱吃的。

一旁的厨师,立即在他的餐车上,准备着。

不一会,屋里传来一阵食物的香味。

简慕晚走出来,看着沙发上坐着的一大一小,靳司南搂着珩珩的小肩膀,珩珩的眼中全是笑意,她的心里,突然没由来的一阵慌乱。

这个陌生的男人,就这样,霸道的闯入了她和珩珩的生活!

------题外话------

征文票倒计时四天~目前二暖在第二,只领先第三名一票~这个名次,真的很胶着,二暖要谢谢小仙女们,这一个月来的辛苦投票,大支持~再坚持四天~咱们就能松口气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