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4章:陪了夫人又折兵/军婚蜜宠:老公,套路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靳司南再次一愣,她不应该是这样的反应啊?!

“你先休息一会吧,等针吊完,我陪你出去散散步。”

简慕晚没有出声,躺了下来。靳司南站起来,替她掖了一下被角。

房间里很静,她闭着眼,他也不知道,她是不是睡着了,但是,他并没有离开,而是一直坐在她的床前。他就这么放肆的的量着她的容颜。

很想把她紧紧拧起的眉宇,一点一点的抚平。

她睡着的样子,让他好揪心。

他已经查出来她受伤的原因,也查了查有关她的事情。

她与她妈妈,在燕城投靠她的舅舅,后来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她的妈妈在医院跳楼自杀,随后,她也销声匿迹的好几年。

推算一下,这几年,刚好是她怀上珩珩,一个人独自己怀着身孕独自己生产的独自抚养孩子的这几年。

他总感觉,她的心里,藏着无法言说的伤痛!

等她醒了后,他会征求一下她的意见,怎么处理和她一个剧组伤她的那些人。

外面,响起一阵脚步声,简慕晚的主治医生推门走了进来。

“靳先生,关于简小姐的检查结果,我想和您再说一下。”

“好的。”靳司南站起来,朝外走去。

就在门关上的一瞬间,简慕晚睁开双眼。

她跟本没有睡着,也无法入睡。

靳司南究竟是什么意思?她完全不明白。

她站起身,看着他提回来的东西,个个都是价值不菲的名牌货,他想要的她,这一个想法,已经清晰的不用再去挑得更明。买这些东西给她,想法也不言而喻。

从一个袋子里拿出一个套,这个男人,是对这些东西有多么的了解?竟然买这样的款式!

点滴打完了,她叫了护士过来拔针。

靳司南从医生办公室走出来,心里发堵!他靳司南的女人,竟然被人伤成这样!他决定,不管她是什么意见,这一口恶气,他必须得出!

推开病房的门走进去,床上的女人已经不见了。

他立即朝守在门外的人询问道:“她出去了?”

“三少,简小姐没有出去。”

靳司南暗暗松了一口气,走了进去。

“我在这。”一旁的套间里,传来一道声音。

靳司南抬步走了进去。看着眼前的一幕,他顿时愣住!

简慕晚穿着那套最性感的内衣,站在他的面前,他感觉喉头发紧。

“我漂亮吗?”简慕晚就这么站在这里,她的口气,就像是在展示一个商品。

靳司南不知道,她为什么突然会有这样的表现,不过现在,美色当前,他也顾不了那么多了,现在满脑子里,只有一件事。

他顿时上前,将她拽入怀中,一边吻着她,一边解自己的衣服!两人滚到那张床上。

他粗爆的扯下她的肩带,吻一路向下。

简慕晚一身子紧紧的绷着,她知道要发生什么,但是还是控制不住自己,紧张的不能呼吸。

靳司南感觉到她的紧绷,隐忍着自己的感觉,温柔一些。

“是你主动送上来的。”

“你不是想要我吗?”

“是的,想到发疯。”靳司南一边说着,一边吻着她,希望她能放松下来。

简慕晚闭上眼睛,不再出声,得不到的,总是会心痒难耐,牵肠挂肚,让他这么轻易的得到,他应该就不会再纠缠她。

她已经和他发生这种关系,一次,两次,十次一百次,又有什么区别!

一个小时后,靳司南搂着怀里柔软无骨的女人,她伤没好,他只能是先尝点甜头。真真是回味无穷,比上一次更美好。

一次比一次美好。

就像是一朵花骨朵,在他身下,完全绽放!

“你岂止是美,你是一个妖精!”

他的手,在她的身上游移,真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怎么会如此玲珑有致的人儿!不管任何一个角度,都美的让人神魂颠倒。

“我累。”简慕晚拉开他的手,不让他再到处乱摸。

“累了就休息会,等你睡醒了,我再让他们送中餐。”

“嗯。”简慕晚点点头,声音充满浓浓的睡意。

看她这么困,靳司南压下心中想说的话,轻轻的搂着她。幸福来的,真的是太突然了!他都有点不敢相信。

她竟然,这么快就接纳他了?

为什么,这一份幸福,来的这么不踏实?反而,让他的心里,七上八下的。

难道是自己想太多了?

靳司南调整了一下姿势,抱着简慕晚,自己也跟着睡了过去。

两个小时后,简慕晚悠悠转醒,床上,已经没有靳司南的身影,她的身上,一丝不挂,正准起身,门被推开,她顿时拉着被褥将自己紧紧的盖住。

靳司南看着她的模样,唇角带着一丝笑意,突然走到床前,拉起被褥,自己也钻了进去。

“啊!”简慕晚吓了一跳,他已经爬了上来,紧紧的的搂着她。

两人被盖在被子里,紧紧的贴在一起。

“醒了?”

“你松开我,我要去洗手间。”简慕晚的脸都红了。

他怎么那么激情,一年过来的时候,简直就像是一只饥饿的猛兽!她完全招架不住!

靳司南真想,再和她来一次!

“你快起来,我受不了了!”简慕晚使出全身的力气,想将他推开。

靳司南只好松开她,主动出去,给她拿衣服进来。

简慕晚从洗手间走出来,靳司南请来的五星级大厨,已经来了。开在准备吃的。

这样奢靡的日子,她真的过不来!

“饿了吧?快坐下来准备用餐。”

简慕晚看着被他拉开的凳子,默默的走上前坐下。

“想吃什么?看一下今天的菜单。”

简慕晚拿起菜单看了一下,这种情况下,竟然还有这么多选择,她随便点了一份简单的,又要了一份沙拉,就将菜单放下。

“怎么吃的这么清淡?你现在在养身体,也要适当的吃点肉类,这样才能恢复体力。”其实,靳司南最想说的是,她吃得饱点,也好方便他下手。

“不用了。这些就好。”

“加一份牛排。”靳司南直接作主,给她加了一份主食,“我也来一份,和她一样的。”

简慕晚过过很多苦日子,她都很习惯。哪怕妈妈仅有的积蓄,全都被舅舅以各种接口骗走,舅妈暗中对她有多么苛刻。还有温菁菁,从小到大,给她使了多少绊子,她都一步一步走过来了。

突然,让她享受这样的待遇,她浑身上下都不舒服!

靳司南端着她的牛排,帮她切好,放到她面前,“试一试,不会太肥腻。”

简慕晚低头吃自己的,虽然她不是很喜欢,但是味道太好,她也没忍住,把一份主食都吃完了。

靳司南看着她吃了这么多,满意的点点头。

吃完饭,房间里,只剩下他们两个。

简慕晚坐在沙发上,靳司南走过去坐在她的身旁,自然而然的搂着她的肩膀。

她顿时觉得,很不习惯,推开他的手,挪了挪身子。

靳司南不明白,刚刚在床上,不是这样的,怎么现在,又对他生疏起来?

“以后,不用让他们来了,我就在医院的食堂就餐就好。”

“不合口味吗?不喜欢我们再换一家就是!”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觉得太麻烦了!只是一餐饭而已,吃饱就行了。”

“可是,我吃不习惯医院的食堂。”

简慕晚抬头,看了他一眼,恍然明白,自己自作多情了!他安排五星级酒店的在大厨过来,压根就不是为了她,而是他自己习惯而已。

靳司南知道她不习惯,所以,才这么说。

医院的饭,都是大锅炒出来的!能好吃到哪去?他就是想在他力所能及的范围内,给她更好的,更优沃的环境。

他在军区里,什么样的苦没吃过!

在荒芜人烟的地方,执行任务的时候,虫子都吃过。

“我一个人,也一样要吃,你就当是,陪我一起吃。”

简慕晚不再出声,她没有权力,要求他怎么做。

“你所在的那个剧组的事情,我已经查清楚了,我想问问你,怎么处理。”

简慕晚又是一愣,他竟然都把这些,查得一清二楚了?

“靳先生,你想要的,已经得到了,我想,我们之间,是不是也该两清了?”

“两清?”靳司南眉宇微皱,“你和我上床,就是为了和我两清?”

“你之前不也是这么说的?我让你睡回来,我们就扯平了。”

靳司南突然站起来,居高临下的看着简慕晚,“女人,你太天真了!男人的话你也信?睡了一次,当然还想睡第二次!”

“你……”

“我怎么了?无赖是吗?你刚刚在我身下的时候,不就知道了吗?我看,你还挺享受的!”

简慕晚抬起头,与他对视。

靳司南突然朝她逼近,狠狠的吻上她的唇!

“靳司南!你要做什么?”

“当然是,做最爱做的事情!”

“你快放开我!”简慕晚在他的身下挣扎着。

靳司南按着她的手腕,因为心中有气,他全然不顾她的挣扎。

女人和男人力量的悬殊,在此时完全体现出来。

“你放开我!你个禽兽!你这是在违背我的意愿!”

“女人,放松一点,就像之前一样,你会体验到更美妙的,有没有违背你的意愿,不是你嘴上说的,而是,看你的身体,因为它最诚实!”

“啊!靳司南……不,不!”

他不顾她的反抗,将她占有!

他很满意,她身体的反应,比她的心,诚实。

简慕晚不愿意承认,他对她的身体比她自己还要了解!她几乎要沦陷在他的狂热中!

如是,不是到了珩珩的放学时间,靳司南绝对不会,就这么结束!

他捏着她的下巴,坏坏一笑,“你告诉我,我给了你几次?”

简慕晚转过脸,拒绝回答他这个问题,看着他得意的样子,她恨得牙根发痒!更觉得自己太不争气,打不过他不说,还守不住最后一道防线!

“我去接儿子了,你休息一会。”靳司南说完,直起身子,站在床边正对着她。

简慕晚顿时拉起被褥,把自己的头蒙上。

“你转过身去!”虽然她只是看了一眼,发现他的身上,有好几处伤口,看起来,都是新伤。

她也摸到了几处伤痕,有些伤,竟然在致命的地方!

他不是靳家的三少爷吗,怎么会受这么多伤?

不过,这些和她有什么关系!

靳司南穿好衣服,突然将她连人带被褥都抱住,扒出她的小脸,朝她狠狠的亲了一口。

“滚!”简慕晚终于忍不住爆发了!

靳司南一点都不在意,一脸笑意的朝外走去。

他刚走,简慕晚就去找了她的主治医生,再次询问,她什么时候能够出院。

不止是她惹不起这个男人,她也不是他的对手!她这一次,陪了夫人又折兵。

医生给她的答案是,四天后,再做一次复查,查完过后,没有大碍的话,就可以出院了,不过出院后,也要好好的休息,不能太过劳累。

她不能再回剧组,最近这一段时间,也应该不会有什么工作要做。可以好好的休息。

珩珩是另一人送回来的,简慕晚听说,靳司南有事出去了。

她的心里,暗暗松了一口气。

虽然他不在,但是五星级大厨,还是按时出现,给她和珩珩做了一顿丰盛的晚餐。

“妈妈,你觉得他怎么样?”

“谁?”

“还能有谁!”简子珩的小脸上有些尴尬,他还以为,是妈妈故意这么反问。

这几天,出现在他们母子世界中的,还能有谁啊!

突然问到靳司南,简慕晚的心里,有些尴尬。她更不想让儿子知道,她和他,又发生关系了!

“珩珩,你知道,他是谁吗?”

“别人,都叫了靳三少。”简子珩还不太明白,这个称呼代表什么意思,但是他知道,那些人的态度很恭敬。

“珩珩,他的身份,妈妈高攀不起。”简慕晚直接告诉儿子,最关键所在。

在她的世界里,已经不敢奢望爱情这种东西,她也从来不需要这个。

她想要一个金主,靳司南是最合适的人选。

但是,就是因为他是珩珩的亲生父亲,绝对不能是他!

简子珩低着头不说话,还是看得出,他眼底的失望。他今天去学校,老师和同学们,知道他有爸爸的时候,他的心里,有一种前所未有的满足感。

他想要爸爸,要一个,可以为妈妈和他遮风挡雨的爸爸,要一个在坏人欺负妈妈的时候,他可以马上站出来,替妈妈打跑坏人的爸爸。

“珩珩,对不起。”

“没关系,妈妈,你不喜欢他,珩珩也不会喜欢的他的。”简子珩立即表明立场。

“等我过几天出院了,我们换一个地方住,我再重新给你找一个幼儿园。”

简子珩轻轻点点头,走到一旁,拿起一本书,默默的翻着。

简慕晚看着这一幕,心里很不是滋味。

突然,外面响起阵雷声,接着,大雨倾盆而下,她走到窗前,将窗户关上。

已经这么晚了,他今天应该不回来了吧?

陪着珩珩看了一会书,简慕晚轻轻的下床,亲了一下珩珩的额头。

“晚安,妈妈。”

“晚安。”

简慕晚把灯关掉,走出来。

外面的雨,还在下着,完全没有要停歇的意思。

简慕晚拿起手机,看着通讯录里的那个号码,犹豫了好久,还是将手机放下,关了灯,上床睡觉。

第二天一早,天还没亮,简慕晚被压醒了。

身上的重量,让她喘不过气来!

她一抬手,摸到他脸,手尖的滚烫感,把她吓了一跳。

“靳司南,你怎么了?怎么那么烫?”

“好难受!被一个疑似失恋的男人,拉着淋了一个晚上的雨。”靳司南翻了个身,感觉有些口干舌燥。

简慕晚立即将灯打开,“我去叫值班医生。”

“不用,不要大惊小怪的,我刚刚洗了个热水澡,现在抱着你好好的睡一觉就好了。”

“你的身上好烫,还……还有伤势没有痊愈!”简慕晚结结巴巴的说道。她知道,他身上的伤,应该比她的严重多了。

“晚晚,你这是在关心我吗?”

“我才没有!我只是在说事实情况。”

“关心就关心嘛,关心自己的老公,有什么不对,更不需要遮遮掩掩的,大大方方的说出来。”

“你睡你的觉吧!”简慕晚直接将床让出来,才下床,就被他长臂一挥,抱了回去,“让我抱抱,没有你,我睡不踏实。”

“你好烫!”

“正好,你身上的温度,让我觉得正合适。”

简慕晚被他紧紧抱着,她感觉像是靠着一个大火炉,才十多分钟,她就出了一身汗,正在她要受不了,从他的怀里逃脱的时候,他却主动松开她。

“还早,你去和珩珩睡吧。”

简慕晚愣了一下,不相信,这话是从他的嘴里说出来的。

“别看了,老子抱着你,更睡不着,想要,却又被烧的全身没力气!”靳司南一脸欲求不满的看着她,还有几分责备的神情。

简慕晚看着他这个样子,简直哭笑不得。

“谁让你这么迷人,简直就是个小妖精!让我情难自禁。”

简慕晚转身朝一旁的房间走去,不和他再继续纠缠。

靳司南又爬起来,洗了一回澡,才继续睡觉。

天亮了,简慕晚补了一个觉,走了来,他才睡了两个多小时,睡得很沉。她忍不住走上前,摸了摸他的额头。

还好,烧退了。

他突然抬起手,握着她的手腕。

他不是睡得那么沉吗?怎么她一碰,他就醒了过来?她感觉,他的警觉性特别高!

“烧退了,你再睡会吧。”

靳司南直接起身,抱着简慕晚朝里面的房间走去。

简子珩已经起床,看着两人进了他睡觉的房间,小小的人儿,愣愣的看着两人。

“儿子,记得把门关上,爸爸和妈妈,再睡一会。你自己吃早餐,然后自己玩,不要打扰我们,好不好?”

“好。”简子珩点点头,把门关上。

简慕晚想要起来,被他死死的抱住,“放心,我现在不碰你,我只是很困,抱着又香又软的你,睡着舒服。”

“你确定,不让医生过来看看?你回来的时候,烧得很厉害。”

“没事。”靳司南将脸,埋入她的怀里,像个孩子一样,紧紧的搂着她的腰。

简慕晚的身子一阵僵硬,听到他沉稳的呼吸声音,才逐渐的放松下来。

果然,就像靳司南所说的,他的烧退了下去没有什么大碍,不得不说,他不但体力很好,体格也不错。

因为她的例假,准时到访,他这几天总算是老实了。

但是,他的眼神,让她受不了。

不是都说,得到以后,就不会珍惜了吗?几次,就没有新鲜感了。

为什么他,反而恰恰相反?!

“穿好衣服了吗?”靳司南询问道。

“穿好了!”简子珩立即点点头。

简慕晚面无表情,整理着自己的衣服。看着珩珩兴奋的小脸,她也不忍心拒绝。

靳司南说,要带珩珩去游乐园,毕竟是小孩子,抵挡不住诱惑。

而她,也被医生准许,出去透透气。

在医院里待久了,那种滋味,真的不好受,虽然她被靳司南挪到了这么奢华的病房里,一样是医院,一样的闷。

“再穿一件。”靳司南拿起一件衣服,披在简慕晚肩膀上。

“可以出发了吗?”

“可以了!”靳司南抱起儿子,搂着简慕晚的肩膀,朝外走去。

他的车子,就停在地下车库。

以前,他开的是跑车,他这几天,才换了新车,和陆少同款。车子刚一弄好,就迫切的带着她们,出去逛一逛。

天天闷在医院里,一定闷坏了。

简慕晚坐在副驾驶位,简子珩坐在后座。她看得出,这车子是全新的,是辆她不知道多少钱的顶级豪车,他竟然还给珩珩装了儿童座椅。

车窗外,一道道光景闪过。

让她有一种错觉。

他们,就是普通的一家三口,过得简单而又幸福。

半个小时后,娱乐园到了,因为是晚上出来,人已经不是很多,靳司南想要包场,可是又怕珩珩失了乐趣。这样的人流量,让他很满意。

------题外话------

今天二暖有事耽搁了,今天就一更~

征文票还在第二位,谢谢各位小仙女们~倒计时三天~握拳!我们一定能守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