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6章:过过嘴瘾/军婚蜜宠:老公,套路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车子上很静,简慕晚和靳司南谁都没有再出声。

车子停在医院,简子珩已经睡着了,简慕晚直接抱着简子珩朝住院部走去。

靳司南停好车,朝简慕晚追了上去,“我来抱吧。”

“不用了。”

回到病房,简慕晚直接将简子珩放在床上,轻轻的摸着他的小脸,这张小脸上,还有一些污渍,她都不忍心喊他起来洗一洗。

孩子的小手心里,全是汗粘粘的,睡着的时候,也紧紧的抓着她的衣服,她能感觉到,珩珩今天受到的惊吓。

靳司南看着守在床边的女人,心里回想着她说过的话。转身朝外走去。

拿出手机,拨通了个号码,“那个人现在怎么样了?”

“三少,不治身亡。”

靳司南听到这个消息,有些后悔,他应该像她说的,再深入的调查一下,不过就算是他不挡那么一下,那个人,也有可能,是这样的结局。

“好好的查一查那个人的底细,我怀疑,他可能还有同伙!调查结果,随时向我汇报。”

“是!”

挂了电话,他才走进来,简慕晚拿着温热的毛巾给珩珩擦着小脸,她还是一声不吭。

靳司南看得出来,她在生气。

他的心情,也不太好,遇上这样的事情。

“今天的事情,发生的太突然了,不管怎么样,珩珩平安无事,你也不要老记在心上。”

“珩珩平安回来,这件事情就可以直接揭过去,以后都不在提了是吗?”简慕晚突然朝他质问。

靳司南完全不是这个意思,他只是想安慰她。

“珩珩是我的儿子,不是你觉得心血来潮,就对他好,等我哪一天腻了,不可以甩手再也不管不问了!靳先生,你明白,什么是父亲吗?”简慕晚突然朝靳司南怒问道。

她最讨厌的,就是他无所谓的口气!

“女人,我给你一次机会,让你收回你刚刚的话!”

“我不会收回!靳先生,我只希望,你离我们的生活远一点。”

“你的意思是,这一次珩珩被人绑架,是我给你们招来的?”

“也许是!”

“你再说一次!”靳司南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好脾气过,他知道,她心里难过,已经一味的在迁就她的情绪,结果,她到得寸近尺。

“我请靳先生,以后离我们母了远一点!”

靳司南一肚子怒火,转身离去!

他不能再留在这里,在留在这里,他怕他会掐死这个女人,这种事情,她竟然都能迁怒到他的身上。

她怎么就不知道什么是父亲了?!

她怎么就知道,他会抛弃他们?

靳司南走后,简慕晚感觉自己差点虚脱了,走回床边,看着珩珩的小脸,她怎么也无法入睡。今天失去珩珩的那段时间,她真的要崩溃了。

还好,他平安回来了!回到她的身边。

“大老虎,不要吃我!爸爸,救我!”珩珩突然喊了一声。

简慕晚立即抓着那只小手,轻轻的安抚着,“珩珩不怕,有妈妈在。”

“妈妈,大老虎要吃我!你好怕,爸爸呢?”简子珩缩在简慕晚的怀里,小身子还在瑟瑟发抖。

“他,他不在。”

“妈妈,我要找爸爸,我要找爸爸……”简子珩不断的重复着。

他真的是被吓到了,在那么危险的时刻,爸爸牢牢的把他护住,给小小的他,留下了深刻是印像,爸爸在他的心里,是个大英雄!

连大老虎都不怕的大英雄!他可以打败大老虎。

简慕晚轻轻的拍着珩珩哄着他,“有妈妈在,珩珩不怕了,爸爸他有事出去了。”

“不,我要找爸爸,妈妈,你打电话,让爸爸回来好不好?”简子珩紧紧的抓简慕晚的手,小声的祈求着。

简慕晚看着他的模样,不忍心拒绝,“你先躺下来,我打电话给他。”

“好。”简子珩乖巧的点点头。

简慕晚走一外面,从包包里把手机拿出来,拨通靳司南的电话。

过了半分钟,靳司南才接通电话。

他现在,正在盛世皇朝,一旁,有几个以前的狐朋狗友,当然,也少不了女人!不过,这些女人,他是不碰的!

“三少,喝酒。”

靳司南冷眼扫了过去,这个女人立即退后几步,不再自讨没趣。

简慕晚听到电话里,传来一阵女人的声音,而且环境很吵杂,应该是娱乐场所,她的心里不知道为什么,闪过一丝酸涩。

朝一脸期待的珩珩望去,她突然不敢说话,不知道她让他回来,他会不会答应她。

“你给我打电话,一句话也不说,要是没有什么事,我先挂了。”

“不,你先别挂,我有话要对你说。”简慕晚立即说道。

靳司南的唇角,不由自主的扬起一抹笑意,拿着手机,朝洗手间走去,那里安静,可以清清楚楚的听到她的声音。

“珩珩醒了,他吵要找你,我哄不住他,他可能今天吓坏了,不知道你能不能回来一下,陪陪他。”

靳司南一听到这些,心都已经飞回去了。

但是,他没有马上答应她。

“你不是说,让我离你们远一点吗?”

简慕晚被他问的说不出话来,为了珩珩,她只能硬着头皮回应道:“对不起。”

“是你主动打电话,让我回去的!是你主动,要和我拉近关系,是不是?”靳司南又问。

“是。”简慕晚直接回应了一句。

“你想和亲近,光嘴上说说吗?”

简慕晚听得出他话里的意思!这个男人,还真是无所不用其极!竟然在这个时候,还要和她谈条件,变相的威胁她!

她还没有回应,房间里,就传出来简子珩的声音。

“妈妈,爸爸什么时候回来?”

“快了,快了,他说马上回来。”简慕晚朝简子珩回应了一句。

“女人,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你要是不能让满意,我就不回去!”

“好,我答应你!请你快一点回来。”

“你答应我什么?说清楚一点。”

“你想怎么就怎么样!马上滚回来!”简慕晚说完,直接挂了电话。

靳司南握着手机,眼底全是笑意,拉开洗手间的门,招呼都不打一个,直接朝外走去,最后三步并作两步,一种飞奔到停车场。

简慕晚挂了电话,回到房间里陪珩珩。

珩珩靠在她的怀里,哪怕已经很困了,他还是不敢入睡。

“妈妈,我不敢睡,我怕一睡着,就会梦见大老虎要吃我!它们长着好大好大嘴巴,牙齿好长,好锋利。”珩珩的声音很软,很轻,但是却形容的很真实。

简慕晚轻轻的在他的额头上亲了一下。

她以为,珩珩可能是看到了那只老虎伤人的一幕,印像才这么深刻,她不知道,当时那一幕,有多么的凶险。如果,不是靳司南,哪怕只晚一秒,被老虎咬住的,就是珩珩。

门开了,床上的母子二人同时坐了起来。

这才十来分钟,靳司南竟然就回来了!

简慕晚看到他的身影,猛得松了一口气。简子珩也露出开心的笑容。

靳司南脱下外面的衣服,换了一个宽松的背心,靠在简子珩身边,“不要害怕,爸爸回来了。过来,爸爸抱着睡。”

简子珩立即朝他的怀里钻去。

还没到两分钟,就沉沉睡去。

简慕晚看着这一幕,心里说不上来是什么感觉,血浓于水,珩珩的身体里,不愧是留着靳司南的血,才短短时间,竟然就这么依赖他。

她的地位,在珩珩的心里,都在下降。

要不然,也不会在这么害怕无助的情况下,非要靳司南来陪。

珩珩睡着了,靳司南看着放在床边,这一双白皙的小手,伸出手,将这只小手紧紧的握在手里。

简慕晚的身子猛然僵硬了一下,抽出手站起来,“我去一下洗手间,顺便洗个澡。”

“我和你一起去。刚好,一举两得,等会,我们就一起陪珩珩睡觉。”

简慕晚没有出声,先朝浴室走去。

只是刚刚在洗手台前,想要刷个牙,他就迫切的朝她贴了过来。

靳司南轻轻的吻着她的脖子,一边嗅着独属于她的体香。

他直接将她抱到洗手台上,疯狂的吻着她!

突然,他停了下来,看着她眼迷离的模样。

简慕晚渐渐恢复了理智,一双含着水雾的美眸看着他。

他轻轻的将她搂在怀里,“女人,你那个来了。”

简慕晚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她那个来了,他刚刚还……

“洗冲澡。”他将她抱了下来。

简慕晚在他的注视下,简单的冲了个澡,一回想着刚刚发生的事情,她的脸上,就忍不住发烧,简直不敢再往下深想,他是怎么发现,她生理期的。

她更发现一件当务之急的事情!

“我,我的卫生棉,好像用完了。”

“要不,你先坐在马桶上,我洗完澡,去给你买。”靳司南笑着将她按在马桶上。

她披着一件浴袍,坐在那里,一旁,就是那个透明玻璃的浴室,他就这么大大咧咧的站在那里,而且面朝她。

她将目光转向一旁,就是不敢朝他的方向看一眼!

靳司南看着她的模样,觉得有好气又好笑。

他不知道,这几次主动投怀送抱,有哪一次,是出自她的本意的?又哪一次,是心甘情愿?恐怕,一次也没有吧。

他洗完澡,只拿着一件浴巾,挡在腰上。

突然拉起她的手,朝他身上放去。

“没有满足,不肯低头,这个样子,怎么出去?”

“你想浴血奋战吗?”

“当然不用!你可以试试别的办法,比如……”他拉着她的手……

半个小时后,靳司南走出浴室,留简慕晚一人在浴室的马桶里上坐着,他的眼中,带着一丝笑意,回头朝拿着纸巾不断擦手的女人望去。

简慕晚的胳膊,要酸死了!

反正,不管用什么方法,他就是不肯放过她!

也不知道,他一个大男人,能不能买好她要的东西。

十分钟后,靳司南就重新回到病房,他就在医院下面的商店里买的,反正最贵的那款,每一种都买两包上来,总不会错。

简慕晚看着他提回来的这一包,直接愣住了。

“够吗?不够我明天再去买。”

“在你的心里,女人的生理期,是血崩吗?”

“差不多吧!”靳司南直接回答。

简慕晚懒得和他再讨论这个问题,“你先出去吧。”

“你们女人,这个玩意究竟是怎么弄的?”

“要不我分你一个,你用用试试?”

“不用了,我看你怎么用就好。”

“我不给你看!你赶紧滚出去!”简慕晚简直想,拍他一脸姨妈巾!

靳司南笑着关上门走出去。

简慕晚以最快的速度弄好,也跟着走出来。她真怕靳司南这个变态,会突然冲进来,真的要看她,是怎么用姨妈巾的!

“天色不早了,我们也早点休息吧。”

“嗯。”简慕晚睡在珩珩的另一边。

靳司南支着手,眼含笑意的看着她,虽然之前,把他气个半死,但是现在,他却一点都一生她的气了,有其是想着,她坐在那里,小脸拧成一团,小手却是那么柔软的时候。

他简直爱到疯狂。

“你看什么?怎么还不睡?”

“看你!你那么漂亮,我舍不得眨眼!”

“在你面前出现的美女多了去了,就像今天晚上,你身边肯定美女如云,我有什么好看的?”

“当然好看,你最好看,那么多女人,能爬得上我的床,能生下我的孩子的,也就你简慕晚一个人啊,你不觉得自己很有能耐吗?”

“你这是在变相的夸你自己吗?”

“你要是这么想,我也不介意?”

“不要脸!”简慕晚朝他骂了一声,转过身去,背对着他。

“晚晚,我说,几年前的那一次,咱们在一起,我是第一次,你相不信?”

“不信!”

“我就知道,你不信,但是,我向你发誓,那真的是我的第一次,我守了二十多年的贞操,被你夺走了,你说,你还不以身相许?”

“你到底睡不睡?废话怎么这么多?”

“肉没吃道,还不让聊聊天,过过嘴瘾?”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