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7章:你别笑,爷读书少/军婚蜜宠:老公,套路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简慕晚转过身,朝靳司南瞪了一眼,直接起身朝外走去。

“你去哪?”

“我去外面睡。”

“儿子等一下醒了,要找你怎么办?”靳司南立即说道。

“他现在不需要我,只要有你就够了!”简慕晚说完,看着贴在他怀里的那个小小的身影,心里有些酸涩。

靳司南只是想聊聊天,打发一下时间,顺便也增进一下两人的感情交流,怎么聊着聊着,把人聊跑了!

“你是不是看儿子这么需要我,所以吃醋了?”

“你很得意是吗?”

“不是,晚晚,你难道看不出来吗?”

“看出什么来?”

“你回来睡好,我再和你说。”

简慕晚冷冷的扫了他一眼,不过还是回来躺下。

他的手立即伸过来,搂着她的腰,“转过来,看着我。”

简慕晚转过身,与他四目相对。

她实在没有明白他话的意思,她还以为,他想告诉她,他是怎么搞定珩珩的。

没想到,他突然抬起手,替她拢了一下额前的发丝。

她的身子,控制一住一僵。

“因为,我喜欢你!”靳司南柔声说道。

简慕晚愣一阵,直接将他的手拍开:“我少不正经!”

“我最正经的时候,就是这个时候了!”靳司南立即澄清。

简慕晚突然坐起来,直接掀开他身上的被褥,指着他昂头的某一处,“等你和我说这句话的时候,这里是没有反应的,我或许还会考虑,你说的是不是真的!”

靳司南被她的话,堵得哑口无言。

这是什么逻辑?

他现在一看到她,就控制不住自己,这还不能证明,对她的喜欢吗?这才叫爱到骨子里啊!

她竟然,让他没有反应的时候,再对她说那句话?

靳司南第一次,向人表白,竟然是这样的结果。

怪不得,陆少能被一个小女人折磨成那样!原来,女人的脑回路,都不知道是怎么长的!

屋里,陷入一片沉静,只听到轻浅的呼吸声。

没过多久,简慕晚沉沉睡去。

靳司南轻轻的挪了挪,顺便把她,也搂在怀里。

他的心里,被一种甜甜的感觉,塞得满满的,曾经的浪子,仿佛终于找到了属于自己的港湾。

……

几天时间过去了,简慕晚又做了一次复查,医生说,情况恢复的很不错。

靳司南也在身旁,她没有出声。

等他不在的时候,她想问一问,她什么时候可以出院。

“我们回病房吧。”靳司南扶着简慕晚,朝他们的病房走去。

简慕晚的心里,想着怎么摆脱他,等她一出院,马上就去退房,重新租一个房子,但是,她不确定,只要她还在帝都,能不能逃出他的手心。

他这么有权有势,而她,什么都没有,还背负着那样的仇恨!

靳司南看着她低头不语,心里在盘算着,怎么和她说,他已经在陆少所在的别墅区,买了一幛别墅,等她一出院,就把她和珩珩接过去,幼儿园他也重新安排好了。

只等她点头!

其实,按着他以前的脾气,他安排好,她只需要带着儿子过去就可以了,可是现在,他太顾忌她的想法,怕她不同意,更希望,她能开心他所作的这个安排,不是被迫的,而是主动愿意接受。

“晚晚。”

“靳司南。”

两人同时开口,气氛一下子尴尬下来。

“这叫什么?那什么心有灵犀!”

简慕晚转身朝一旁望去,一脸嫌弃,什么时候他都能扯了一些不正经的东西。

“女人!实话告诉你,爷读书不多,你不要嫌弃!”

简慕晚忍不住笑了笑,靳司南一看她笑了,顿时绕到她面前,“笑起来真好看,迷得我心花怒放。”

“滚开!”简慕晚推了他一把。

“生气的样子更可爱,这样的美人,就应该供在心里,一辈子都看不厌!”

“你有完没完?”简慕晚简直服了他这一张嘴!一天除了吃饭,就是满嘴的这些甜言蜜语,没一件正经事!

靳司南见好就收,更是一点都不客气的,搂着她的小蛮腰,“你刚刚要和我说什么?”

被他这么一逗,简慕晚差点都忘记了!

“今天就是周五,珩珩明天不上课,我想,去买一点食材,给他做一餐饭,这段时间,他也跟着我,颠沛流离。”

“你说,儿子跟着你,什么时候不是颠沛流离?”靳司南问过珩珩,以前他们在什么地方。

孩子毕竟是孩子,能像现在这样,已经是算超级贴心的了,但是,还是有些说不清楚,甚至从孩子嘴里说出来的,和大人的体会完全不同!

但是。他还是听了个大概,也了结了她们以前的生活。

这一句话,真的是戳心了!

靳司南顿时意会到,自己说错话了,拉起简慕晚的手,朝他自己的脸上拍去。

“你干什么啊!”

“爷读书真的不多,不会说话,看在这个份上,不要生气。”

“我没有生气,而且你说的也都是事实。”

“我其实,最想说的是,嫁给我,我绝不让你们母子,再颠沛流离!我会成为你们的依靠,为你们遮风挡雨。”

这一刻,简慕晚真的有些心动。

她是和妈妈,相依为命长大的,她不知道,为什么,她没有跟着妈妈的姓,姓温。

她姓简,妈妈说,她的名字,是随便取的!

她不信!

在她的童年里,有一段时间,她天天幻想着,自己的爸爸,有一天,能突然出现在她的面前,告诉她,永远也不会再离开她和妈妈!

但是,她没有等到!

有时候她在想,珩珩会不会,也会有这种想法。

但是,她的心情,却不再是小时候,而她的立场也变了。

她只想,在她让温菁菁付出代价后,带着珩珩去一个,没有人认识他们的地方,好好的抚养珩珩长大。

靳司南见她不出声,搂着她的肩膀,“走吧,我们去商场,你不是要给珩珩做饭吗?”

简慕晚没有出声,跟着他朝外面走去。

买完东西,时间已经不早了,靳司南直接提议,“我们提前把珩珩接回来吧,下午省得再跑一趟,幼儿园刚好顺路。”

“好。”简慕晚点点头。

两人开着车子,走幼儿园的方向驶去。

简子珩正在展示他自己拼装的模型,小小的他,站在讲台上,一字一句,说得清清楚楚,看起来,比同龄的孩子,要长三岁不止。

老师对他,更是喜欢的不得了。

可惜,这个天才帅哥,要转学了,他的爸爸已经和老师说过。

简慕晚和靳司南一起来到学校,老师见到简慕晚,热情的迎上了上去。

“珩珩妈妈,好久都没有看到你了,听珩珩说,你生病了,怎么样?康复了吗?”

“是的,现在已经好的差不多了,谢谢老师。”

“我们提前来接儿子放学。”

“能不能先让珩珩讲完这个模型的构造?”

“可以。”靳司南点点头,搂着简慕晚的肩膀,站在窗外看着讲台上的儿子,“不愧是我靳司南的儿子。”

简慕晚朝老师走过去,太久没有来学校了,也不知道珩珩在学校的情况怎么样。

“珩珩妈,你完全不用担心,珩珩太省心了,我们有时候教他,都觉得不好意思,这孩子您是怎么教育的啊?简直太厉害了。”老师对着简慕晚,就是一阵夸奖。

“其实,我没有教他什么,都是他自己。”简慕晚的心里,有些惭愧。

“对了,上一次珩珩爸说,要给珩珩转学的事情,时间上确定下来吗?”

“转学?”简慕晚愣了一下。

一旁的靳司南听到这句话,顿时朝这边走了过来,“还没有,我们确定下来,再告诉你。”

“好的。”老师是真的舍不得珩珩。

珩珩讲完自己的模型,走下讲台,教室里的小朋友们,都崇拜的看着他,特别是隔壁小女孩子,非得拉着小椅子,坐到他旁边。

经常就见到,简子珩在中间,两边的女生,可以画成一个半圆的状态。

简慕晚的心里有些慌乱,他竟然没有告诉她,在帮珩珩办理转学?

他想怎么样?要把珩珩从她的身边抢走吗?

本来,靳司南也要和她说这件事,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今天刚好趁这个机会,可以和她好好的谈一谈。

当他看到,老师和她说珩珩转学的事情,她的表情时,他就知道,这件事情绝不可能如他想象中的那样顺利!她不会以为,他要和她抢珩珩吧?

看她的眼神中,都有着慌乱和戒备。

这个女人,他真的是拿她一点办法都没有!她怎么就是不肯接受他?!

接珩珩回去的路上,两人都没有说话。

“我今天最开心!你们都来接我!而且还可以提前放学!你们不知道,上幼儿园有多无聊,一群幼稚的小朋友,和他们都没法交流!”

靳司南忍不住笑了一下,“班上的小朋友,和你都是同龄,儿子,你是不是觉得,你太早熟了?”

“是早熟吗?我这是成熟好不好!”

“哟,这不要脸的,自卖自夸也是随我!”

“这哪是不要脸!这是自信!这哪是自夸,这是事实!”简子珩立即澄清。

靳司南一听,立即点点头。

简慕晚听着两人你一言我一语,聊得热火朝天,她主动走到那个小厨房里,准备做菜。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心血来潮的,想要下厨。

转身,朝在床上打闹的两人望去,她突然觉得心里更慌了。

这一切,是那么的美好,却又让她抓不住,如指尖的流沙,总会一点一点的从指缝中流走。她不应该贪恋这样温暖,不应该!

“晚晚,你在做什么?”

“给珩珩做个水果沙拉。”她脱口而出。

接着,一具温热的胸膛贴在她的背上,他故意的,将他的重量压在她的身上,她每每都承受不住,身子下沉。他再紧紧的搂着她。

这样的姿势,就像他们在做那件事的时候的一种姿势。

“我也想吃。”靳司南从背后抱着她,顺手拿起一块切好的水果塞到嘴里。

“珩珩去哪了?”

“出出外面玩一会,离吃饭时间还早。”

屋里,还剩下两人,靳司南已经不满足吃水果了,他抱着她的身子,转过来与她面对面。

“不要让珩珩一个人乱跑!”简慕晚的心里,对于前几天的事情,还心有余悸。

“我让人跟着呢,不会有事的。”

简慕晚的心里,还是很不放心,她的心里,还憋着另一件事情,他说的,要给珩珩转学的事情。

靳司南现在,心里什么事也装不下,他就想要她。

憋了几天了!

“你干什么!我在做饭!”

“你做你的饭,我做你!”

简慕晚将手里的东西放下,拍开她裙子里的那只手。

“靳司南,你什么时候,才会厌弃这种状态?”

靳司南直接将她抱起来,扔到一旁的沙发上,他迅速的朝她扑过来。

她还没有来得及反抗,她的手就被他举到头顶,动弹不得。

他用嘴,咬开她雪白衬衫的扣子,解的相当迅速!

“女人,你动情了。”

“你是在多少女人身上,练习出这么纯熟的技巧?”

“我和你说过,我没有别的女人!”

“靳司南,我求你,你放过我吧!你想要的,我已经给你了,我所能给的,全都给了,剩下的,你再想要,我也给不起。”

“你什么意思?”靳司南抱起她的,让她坐在自己的身上,两人正面相对。

他的眼底,已经隐隐有些怒气。

她每一次,在他的身下与他缠绵,都是以什么样的心态?

“我求求你,不要把珩珩,从我的身边抢走。”

“在你眼里,我是在和你抢儿子?”

简慕晚被他问到哑然,她张了张嘴,一个字也没有说出来。

“简慕晚!你真有本事!我到底是中了什么邪?”靳司南只要想要,绝不可能缺女人!可是,唯独这一个女人,一二再,再而三的挑战他的权威!

“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那一次,只是一个意外。”

“哪怕是个意外,我也觉得,那是个美丽的意外!晚晚,你不喜欢我也好,心里压根没有装着我也好,我不介意!你这一辈子,都不要逃出我的手心!”

他直接翻身,将她压在身下。

突然,电话响了起来,靳司南怒骂一声,拿起自己的手机。

一看来电,他的神情闪过一丝不耐。

“阿南,我是妈妈。”

“哦,有什么事吗?”

“你最近感觉怎么样?身体好些了吗?”

“好多了。”

“你这一次,能在家里多待一段时间吧?”

“不知道。”靳司南直接回应。

简慕晚刚想挪挪身子,他立即将她按住,不准她逃走。

他们的距离那么近,她完全可以听得到电话里的谈话。

“你也到了要成家的年纪了,你大哥二哥,都结婚了,就还有你,最让爷爷牵挂,天姿这个丫头我看不错,你成个家,外面的事情,随你怎么样都可以!”

“我的婚事,我自做主!你们不用操心了!”

“阿南,我告诉你,你不要给我在外面胡混!外面的那些女人,你玩玩就罢了!我靳家绝不接受来历不明,身份低微的女人进门!等你出院,我和你爸爸一起,正式与沈家父母见面,把你们的婚事定下来!”

“这件事情,为什么不和爷爷说一说?你们这是在巴结沈家吗?”

“巴结?就算是苏家,我们靳家也不放在眼里。”

“那为什么,非要我娶沈天姿?”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阵,“你可以试着先相处一下,这样一点面子都不给沈家,妈妈也很难做人,即使不是沈家小姐,那你看上哪个,你倒是告诉妈妈啊!”

“好了,这事我不同意,你也别瞎张罗,另外,我告诉你,离沈家远一点!不要引火烧身!”

靳司南说完,挂了电话。

有些事情,他也没有办法说得那么直白,沈家现在,借着苏家的势,想在帝都站稳脚跟,急功近利,陆少迟早要收拾沈家!

不知道,这沈天姿给他妈灌了什么迷魂汤!

他将手机一扔,正准备继续温存,突然对亮着简慕晚的目光。

她的目光,就像一盆冷水一样,从头浇下,让他的激情一瞬间熄灭。

“我不同意什么婚事,我的婚事,我自己做主!”

“可是,你妈也一样,不同意我进门,因为配不上!”

“配不配得上,是我说了算!”

“除非脱离靳家!但是,可能吗?那是你的家人,你的至亲,有着血浓于水的亲眼,割舍不断!我不会委屈求全。所以,我们之间,根本不可能在一起!”

“你不要说的那么笃定!”

“这是事实,你不承认也不会改变的事实。我们之间,适可而止吧,就在我出院后,请你不要再出现在我和珩珩的世界里,我不想我们,打扰你的生活。”简慕晚冷声说道。

靳司南从她的身上起来,心情郁闷到了极点。

简慕晚也觉得心里好闷,“我去叫珩珩回来吃饭。”

说完,她整理了一下衣服,朝外走去。

简慕晚四处找了一下,没有发现简子珩的身影,她立即走回来,询问靳司南,他说,有人跟着珩珩。不知道是不是下楼去玩了。

靳司南见她去而复返,站起来朝驰走去,“怎么了?”

“我没找到珩珩。”

靳司南拿起电话,拨通一个号码,打了半天,都没人接。

他再试了一次,还是没有人接!

“怎么了?”

简慕晚的心顿时紧绷起来。

“我们下去找找。”靳司南拿着手机,和她一起下楼。

靳司南也迅速的叫了人,往整个医院扩散去找孩子。

简慕晚找了几个珩珩最爱去的地方,都没有找到,她只感觉双腿发软,蹲在路边,迈不动步子。

“没事的,我们再找找。说不定,一会就找到他了。”

“靳司南!珩珩要是有半点闪失,我一定会和你拼命!”

“你冷静一点!”

“我怎么冷静!我怀疑,这一次的事情,和上一次是一伙人做的!就是你没所谓的态度,才害了珩珩!”

靳司南现在,也有所怀疑,但他还不敢确定,现在当务之急,是先找到孩子!

他派去寻找的人,有两三个陆续回到这里,都说没有看到珩珩!

简慕晚听着这些,心都碎了,眼泪忍不住往下掉。

靳司南看着这一幕,心里很烦乱。

“靳司南!如果,我的儿子出了什么意外,我绝对不会放过你!”

“不会有事!我再提醒你一句,那也是我的儿子!”

“不是!”简慕晚失声喊道。

她快要崩溃了!

“不是?你认为,没有我的种,你能一个人生出孩子来?”

简慕晚没有反驳,她不想在和他做无谓的争吵!她要去找珩珩!

突然,靳司南的电话响了起来,看着来电,他立即接通电话。

“陆少?”

简慕晚不知道,他所说的陆少,又是哪位。

她只听到,电话里,传来一道极有磁性,但是却十分冷硬的声音。

“靳司南,马上来急诊室,接你儿子!”

“急诊室!?陆已承,喂!你说清楚,怎么会在急诊室?”靳司南对着电话吼了起来。

对方早已经挂断了。

简慕晚听到急诊室三个字,猛得站起来,脸色苍白的没有一丝血色,她简直不敢再往下想。

她吃力朝前方走去,突然感觉,双腿一软差一点瘫软在地上。

靳司南迅速上前,扶着她的身子。

“不要碰我,你不要碰我!”简慕晚拼命的挣扎着,不让他再靠近。

靳司南看着这个让他头疼的女人,直接将领口拉开,气得要炸了。

“你要是能走到急诊室,就自己走过去!”

简慕晚倔强的朝前方走去才跑了几步,她就开始喘,靳司南直接弯下身子,将她抱起来,两人迅速的朝急诊室而去!

“希望珩珩不要有事!”简慕晚的心里,不敢想太多。

珩珩在急诊室,情况是什么样,她都不知道!

两人都认为,受伤的是孩子。

“你放心,既然陆少在,一定会照顾好珩珩。”

------题外话------

征文票,最后一在啦~谢谢这一个月来,小仙女们每天坚持投票~名次,应该是第三名,不会有什么变化了,和第二名,差十五票~目前有745票,一票一票,都是小仙女们对二暖,最暖心的支持~二暖先道个谢,然后明天开始准备福利,五号之前,搞出来,请大家先加验证群:306414088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