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3章:靳司南,你真特么贱!/军婚蜜宠:老公,套路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他的手里,拿着平板,还在翻着扑天盖地的消息。

刚刚看到简慕晚和那个程之卿来到洒店的房间的照片,他就忍不住把手机摔了,现在拿着平板,翻到那个没有看完的报道。

往下拉,往下拉……

突然,一张照片,映入他的眼帘!

接着,一个连续的镜头,一张一张的出现!

简慕晚主动扑到程之卿的身上!

那上画面,简直让他的脑部冲血!

“啪!”平板被他一掌拍在桌子上,光荣牺牲。

孙泽已经知道,BOSS让他来做什么了,“三少,我现在就去调查那部戏有关的消息,不过,咱们从事的是酒店行业,对于这个圈子一知半解,而且这个圈子的关系也是错综复杂的,三少要冷静处理。”

孙泽的提醒,让靳司南冷静下来,他和靳司南的事情,是不宜闹得太大。

而且,他更不能动用靳家的势力。

现在的沈家,因为与苏家牵连,他也不能轻举妄动。

一想到这些,他的心里更加憋屈。

虽然很想掐死简慕晚,虽然恨得要原地爆炸,但是靳司南还是朝孙泽吩咐道:“马上以我的名义,去成立一个娱乐公司。”

“啊?”孙泽愣住了,三少这是什么意思是要进军娱乐圈?

“啊什么!听不懂吗?”

“懂!懂!我马上去办。”孙泽立即退了出去。

靳司南拿起衣服,朝外走去!

媒体正在直播报道,现在,他的女人和奸夫还在酒店里没有出来!外面,全是媒体堵着,势要把她的身份挖出来才罢休!

一个小时后,靳司南开着车子,出现在这家酒店楼下。

妈的!简慕晚,你能耐!

才特么几天你就让老子出现在这里亲自抓奸!

靳司南的心里,像是吞了苍蝇一样难受。最好,不要让他抓到,她真的和那个奸夫有什么!

他下了车,那边电话已经打到酒店里,酒店的大堂经理,立即朝靳司南迎了过去。

今天,他们酒店的压力够大了,怎么还惹了这么个活阎罗!

而且,这个活阎罗要的,竟然是程之卿的房号。

这是究竟要干什么啊?

活阎罗的脸色,黑的像是被人戴了绿帽子一样!

“三少,你好。”

三少,很不好!

“哪个房?”靳司南直接朝电梯口走去。

大堂经理噎得难受,一个是靳家三少,一个是大红大紫的程之卿,他哪一个都得罪不起!而且,随便暴露人家房号的,也是违背职业道德的。

“三少,如果您有急事要找程先生,要不然我们酒店的人负责通传一下,为你们安排一个可以交谈的地方,您看怎么样?”

“我看,不怎么样!”靳司南直接回应,他直接提起这个大堂经理,“不说也可以,你直接领我去,剩下的事与你无关。”

经理一脸惧意的按了个楼层,一言不发的走到一个房门前。

因为外的记者太多,为了进来他们酒店拿出第一手的讯息,不断的预定他们酒店,他们现在都不敢将这一层对外开放。

走廊里,静悄悄的。

靳司南就这么站在房门前。

房间里。

简慕晚拿着的手机,刷着最新发布的关于他和程之卿的消息。她没有想到,事情竟然发酵到这么火爆的程度。

“你做好准备了吗?”程之卿突然朝简慕晚询问道。

“什么准备?”

“被推向风口浪尖的准备。”

简慕晚深吸了一口气,“我准备好了!”

程之卿看着她的模样笑了笑,连他自己,都没有发觉,他的笑容里,比平常,多了一丝柔情。

“你收拾一下,等一会,我的经纪人会带着人来接应我们。按照计划,我们会穿过媒体的长枪短炮,回到我们的保姆车上,经纪人会留下来接受采访,今天不用回剧组,休息一天再拍摄。”

“好的。”简慕晚点点头。

反正,她也不太懂,程之卿的团队已经安排妥当,她只需要服从安排就好。

突然,门外传来一阵敲门声。

程之卿站起来,“我去开门。”

他没有怀疑,因为酒店这边他们早就安排好了,但是,算了一下时间,经纪人怎么也得要半个小时才来。

要开门的一瞬间,一个高大的身躯如同一个帝王一样,大步走了进来。就连一米八的程之卿,都感觉气势差了好大一截!

靳司南一手制住程之卿,脚一抬,门直接被他踹上。

简慕晚听着这么大声的关门声,吓了一跳,马上走到玄关这里看看是什么情况,入眼的一幕,让她一惊!

靳司南!他怎么会在这里?

靳司南抬手,朝程之卿挥了一拳!程之卿不敌,身子重重的撞在墙壁上!

“靳司南!你干什么!放手!”简慕晚朝靳司南大声吼道。

“放手?怎么?你心疼了?”靳司南的努火,足以把程之卿全身的骨头都折了!

“你先放手,有话好好说,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和他没什么!”简慕晚立即解释。

能让靳司南找到这里,一进来,二话不说就挥手打人的理由,只有这么一个,他误会了!他为什么,还要对她穷追不舍?!

像他这样的身份,这样的性格,应该高傲与她划清界线,以后哪怕她哭着求着他,他都不会看她一眼!

这才是正常的套路!为什么他不按套路出牌?!

不得不说,简慕晚的这一句话,成功的让靳司南心里的火气消了一些。

但是,还没有完!

他抬手,朝程之卿又挥一拳!

程之卿被打得眼冒金星,他哪里是靳司南的对手,而且还是靳司南火力最猛的时候。

简慕晚看到程之卿脸上的伤,心里一阵焦急,唇角有鲜血缓缓的流了出来。

程之卿认出来了,这个揪住他不放的人是谁。

靳家三少,靳司南!

“简慕晚,你当爷是瞎啊!”靳司南朝简慕晚怒吼道。

一句解释,就能让他消气,那他还是靳司南吗?!他现在,就是想揍这个程之卿!

“你放不放手!”

“不放!老子今天要他的命!”

“啪!”简慕晚抬手给了他一巴掌!

房间里,陷入一片死寂!

程之卿看着像只小母老虎一样的简慕晚愣住了。

被抽了一巴掌的三少,更是愣住了!

和别的男人厮混,他还没有教训她呢!反被她抽了一巴掌!

靳司南松开程之卿,朝简慕晚走去。

简慕晚朝后退了一步,小脸倔强的抬起,与靳司南对峙。

程之卿立即走上前,挡在简慕晚面前,“靳先生,有什么事情,你冲着我来。”

“滚开!”靳司南冷冷的吐出两个字。

程之卿挡在简慕晚面前,纹丝不动!

“程先生,你让开。”简慕晚怕靳司南再对程之卿动手,主动走到靳司南面前。

他找到这里来,无非就是一个想法!

他要的很简单,刚好,她也可以给。

只是,她的心里,微酸。

被打了一巴掌,靳司南竟然没有像程之卿想的那样,撕了简慕晚,倒像是被打得冷静下来。只是,靳司南此时看着简慕晚的目光,仿佛要将她折了吃了!

“跟我走!”靳司南握着她的手,拉着她朝外走去。

“不,我不能和你走!”简慕晚直接甩开,站在原地。

“简慕晚,你这是挑战我的耐性吗?”

简慕晚知道,她这一走,程之卿之前所作的安排,全都功亏一篑,她答应了别人的事情,就一定要做到!

“我和程先生,只是因为工作需要所以才出现在这里,我现在不能和你走。”

“去他娘的狗屁工作!没有我的允许,谁让你跑回去工作的?”靳司南怒声质问。

“我回去工作和你有什么关系!为什么还要得到你的允许?!”

两人就像是吃了呛药一样对怼。

她们是什么关系?

她觉得,她连解释的必要都没有!

但是,为了让他不对程之卿动手,她才和他解释。

就在两人僵持之迹,程之卿的经纪人带着一群人,拿着房卡打开了这个房间,一看屋子里还有一个男人的时候,大家都愣住了。

经纪人一眼就看到,程之卿脸上的伤,立马走了进去。

“阿卿,你的脸怎么了?是被打的吗?”

“是的,被我打的!”靳司南直接承认道。

经纪人是什么人物,八面玲珑,刚刚没有注意到靳司南长什么样,现在一看顿时觉得眼熟,马上就想起,这尊神是什么样的身份!

他们阿卿怎么会惹上这样的人物?!

“这怎么办?外面的媒体都在等着呢!要是看到你的脸被打伤成这样,不一定会写出怎么样的报道!这可是天大的事情啊!”

简慕晚也犯了难,朝靳司南望去,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靳司南心里那个怄,简直和生吞了火球一样,没区别。

不过,他现在也看出来了,这两人是真的没有什么,应该是炒作!

但是,一想到简慕晚主动扑倒程之卿,他还是气得想把房顶给掀了!

“化妆可以遮得住吗?”程之卿主动提议。

“怎么可能逃得过高清镜头!而且,你还要从那些媒体的包围中走过!”纪纪人都快哭了。

“要不这样。”简慕晚突然开口。

所有人的目光,都朝她望去。

经纪人不免对她有些埋怨,这么一个跑龙套的女人,怎么会认识靳三少这样的人物?一看今天这场面,不但认识关系还不浅!

“让程先生在这里休息几天,我们三天或者七天后再出去,这样伤也好了,效果也没有打折扣。”简慕晚继续道。

“不行!”靳司南第一个反对!

她要和别的男人,在酒店的同一个房间,一待就是几天,真当他死了啊!

“不需要七天,三天就可以。”程之卿的声音,突然响起。直接把靳司南忽略。

“好的,马上请人给程先生治伤。这件事情,真的很抱歉。”简慕晚站在人群正中,朝大家深深的鞠躬。

见她是这样的态度,大家也不好说什么。

有靳司南罩着,即使有什么想法,也不敢放屁!

靳司南的心里更加郁闷!特别是看到她,对着这一群人鞠躬的样子!

“目前酒店的这一层是不对外开放的,我再安排一个房间,在这里等三天再出去,你看可以吗?”简慕晚朝程之卿询问道。

程之卿的眼中飞速的闪过一丝失落,原来,她是这么安排的。

“凯文,你去安排。”

“不用了!”靳司南拉着简慕晚朝外走去。

酒店的负责人,马上来到这一层,亲自己给靳司南安排了一间房间。

简慕晚站在房间里,靳司南带着一股怒气扯开衣服的扣子,将衣服狠狠的摔在床上。正当他要开口的时候,背上突然传来一阵柔软的触感。

一只小手,穿过他的腰,从背后把他抱住。

妈的!窝囊!

她就这么抱他一下,他的气竟然全消了!

靳司南,你真特么的贱!

“滚开!别有碰过别的男人的手碰老子!”

简慕晚真的松开了。就在她的手,还没有离开他的腰的时候,被他一把拽住!他直接转过身,俯身吻上她的唇!

他的力气很大,撞得她的嘴唇都破了!

她吃痛,承受着他的疯狂。

不回应,也不反抗。

就算是这样,也能让靳司南,爱不释手,情绪高涨!

他将她抱起来,扔在床上。

简慕晚还没有反应过来,他直接撕了她的衣服,“啊!”她惊叫一声。

她好像,也被他撕裂了!

“疼吗?”靳司南咬牙问道。

简慕晚皱着眉,两只手紧紧的抓着他的衣袖!

疼,当然疼!这个可恶的男人!她感觉,要被他刺穿了!

他的伟岸,再一次切身体会。

“为什么要逃走?”他问。

“不想和你有交集!”她咬牙回应。

靳司南听着她诚实的回应,突然俯下身子,和她换了一个姿势,一个,她能承受的姿势。

“女人,那现在呢?你逃得掉吗?”

逃不掉!

靳司南拿出她包里的手机,打开那些图片,翻到她和程之滚在床上的那一张,“给你一次机会,给我解释清楚!”

简慕晚直接挥开他的手,手机掉在地上!

她被他弄的痛死,心情简直像是被点燃的引线,极力的隐忍着!

------题外话------

小剧场

靳司南:“陆少,我觉得,我的路,走得比你还要艰辛。”

陆少抬眸,“我背了两世的锅,上一世,总共就吃了一回!这一世,我追得多辛苦才吃上!”陆少说完,站起来,“切磋,切磋。”

靳司南:“不!心情不好,打不过你!”

陆少:“我就是觉得,你有炫耀的嫌疑,所以揍你一顿出气!”

靳司南:……

二暖:月票满五十,还有小剧场奉送~目前26票~名次65名,只差一票,就可以超越前一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