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3章:亏心事做多了?!/军婚蜜宠:老公,套路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简慕晚不知道,他怎么突然会有这种想法,不是不愿意她再继续白拍吗?

“走。”

“去哪?”

“去给你重新做个造型。”

“你身上还有伤,医生说好好休息。”

“这点伤不值一提,你想这个模样,让珩珩看到?”

“不想。”简慕晚立即摇头。

靳司南笑了笑,拉着她的手朝外走去,“现在,你只需要,给我打扮的漂漂亮亮的,剩下事情,不用管,也不用操心。”

简慕晚一阵哽咽。

她发现一件哭笑不得的事情。

她一直想要的如山一般的父爱,好像在靳司南的身上,找到了。

……

中午刚过程之卿将手机,调为免打扰状态。

为了下午的会议做准备。

沈天磊已经表态,将简慕晚这个角色,从剧中剔除,这样,这部戏,直接就可以进入后期制作阶段。

这个要求,得到几位参于的投资的公司,一致赞同。

只有程之卿知道,给简慕晚加的那些戏,才是这部戏所有的卖点和爆点!

就凭温菁菁,撑不起这一部剧!还有那些没有营养的剧情。他已经可以预见,这部戏直接扑街。

现在,加入了简慕晚的剧情,贯穿着整个剧的故事走向。

如果放弃,不如连这部戏也放弃了。

他现在就是在想,怎么改变那些投资人的想法,把简慕晚这个角色和剩下的戏拍完。对于那些人来说,只是投资赚钱,对他来说,他的每一部戏,都是他的生命。

这一次,他还以为,不能把所有的投资人都约过来,没想到,大家竟然都能抽出时间过来。

他觉得,多少都是冲沈天磊的面子来的。

现在离会议开始,还有一个小时,他靠在椅背上,长长的吐了一口气。

凯文走进来,看着他这个样子,坐在办公桌上。

“失火的事情搞定了,现在已经定案。马导捡回一条命,事故造成一死六伤。还有两个,随时都有生命危险。”

“善后的事情,着手处理吧。”

“我们收到了一笔钱,靳三少打来的,说是给那几个人的火葬费。”

程之卿无奈的笑了笑。

果然,不负三少盛名。

“现在,事情已经到了这种地步,我也不想说什么了,只再提醒你一点,不可惹到靳司南,他的女人,你也别有任何痴心妄想。”

“你误会了,我对简慕晚,只是欣赏。”

“只是欣赏?这个答案,除了你,没有人能知道。”

程之卿没有出声,或许,他自己也没有答案。

“会议的事情准备的怎么样了?”

“我再怎么准备,也没有用,还是要看那些人,有什么意见。”

“放松,最坏的打算,也不过是撤资罢了,要是换作别人,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或许都支撑不下去了。”凯文安慰道。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到了整点,程之卿站起来,朝会议室走去。

此时,一辆辆豪车,接二连三的来到公司的楼下。

在前台的指引下,朝楼上走去。

十五分钟后,所有参会人员,都已经到齐。

公司楼下,又有三辆车子,一起到来,最前面的那辆车子,是全球限量版,有钱也不一定能买得到!一眼望去,就知道此人的身份定不简单。

简慕晚看着面前这幢陌生的写字楼,不知道靳司南为什么把她带来这里。

和她们一起来的,还有孙泽和应辰,他们分别还还了两人,几人下了车子,来到靳司南身后。恭敬的等着靳司南的吩咐。

靳司南没有和简慕晚解释什么,而是给她把墨镜带上,拉着她的手,挽着他的胳膊,朝前面的大厅里走去。

简慕晚顿时感觉,她们这样的气势,好像要找人打群架似的。

会议室里,吵得不可开交!

“程先生,如果你一味坚持,那我要撤资!这个简慕晚,就是个灾星!看看她的影响有多恶劣,这些事情,都是她招来的!”

“就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演员,有温小姐这么有名的大明星,还有你程之卿,也不足以拯救这部戏?”

“程先生,我看你是为了一己之私,弃大家的利益于不顾吧?”

“什么也不用说了,我只想要一个答案,简慕晚是去是留!”

沈天磊坐在主位上,看着这几个吵吵闹闹的投资者,笑而不语。

程之卿算什么东西,他想要整的人,程之卿还敢袒护!

简慕晚现在,就算是没死,也绝别想在他投资的戏里,得到一点好处!这一次,靳司南插手,已经坏了他的好事!他宁愿,一分钱也不赚,也不能让简慕晚再继续拍下去。

这个女人,他一定要想办法除掉!

“我也很负责任的告诉大家,不管大家是怎么想的,简慕晚的戏份,我是留定了。”

“撤资!”

“撤资!”

“不但要撤资!我不要赔偿!”

“对,撤资,赔偿!”

“啪啪啪!”一阵巴掌声突然响起来。

大家纷纷回头,朝走进来的人望去,只是一眼,便认出来,来人是谁。

简慕晚挽着靳司南胳膊,一眼就看到,坐在会议桌前的那道不算陌生的身影,温铭学,她妈妈的亲哥哥,她的亲舅舅。

“谁不撤资,谁特么的是孙子!”

一旁的人,被噎的说不出话来。

而靳司南身边的人,他们认出来了,正是他们今天争吵的主角,简慕晚。

温铭学的脸上,闪过一丝尴尬。

他一直都知道,他的妻女对他的亲妹妹和唯一的外甥女做了什么。但是,他的心,早已经被利益熏黑了!

简慕晚这才明白,靳司南带她来做什么。

应辰和孙泽分别拿了两个椅子给简慕晚和靳司南。

“你们这部戏,我看了看,所有加起来,也不过是投资了两亿多,孙泽,你处理一下这件事,老子今天就赔偿给你们,都给老子滚!”

靳司南一来,整个会议室的气氛,完全和之前不一样。

之前,大家都是巴结沈家,和靳家一比,沈家算什么!

他们更不愿意得罪靳司南!

看来,简慕晚身后的金主,是靳司南这件事,是真的了!

“三少,你误会了,这事,还可以再商量商量。”

“是啊,是啊,再商量商量。”

“对,对,沈少不是还没有表态呢。”

一直没有出声的沈天磊被扯了出来,他笑了笑,朝靳司南望去,“三少好像,没有一点股份吧?这是我们股东们在开会,你好像没有资格参与。”

“是吗?我没有资格?”

突然,电话响了起来,沈天磊将电话拿了出来。

“沈少,咱们的资金出了一点问题。”

沈天磊的脸色,顿时阴沉下来,抬眸朝靳司南望去,他敢肯定,一定是靳司南作了手脚!

靳司南耸耸肩,笑了笑算是回应。

接下来,会议室的人,电话一个接一个响起来。

刚刚还咄咄逼人,马上脸色就变了另一种表情。

“什么?货被查了?”

“怎么可能呢!我赶着出货呢!怎么能停产!”

“等我,我马上回去处理!”

靳司南看着这些人此时的样子,终于找回以前的感觉了!

当他这些看来,混迹帝都,获得夜帝的称号,都是白来的?!

几个小喽啰,还特么敢在他面前横!

简慕晚抬头,朝靳司南望去,她知道,眼前的景象,一定和他有关。

接完电话,在场的人看到靳司南,更添了几分惧意。

“刚刚不是说撤资吗?我刚好带了钱,带了人,可以给各位,把这件事情,今天就处理好!”

“不,不,三少,我不撤资,我刚刚是脑子糊涂了,我觉得程先生说的很对,我愿意接受。”一人顶不住压力,直接朝靳司南服软。

靳司南捏着的,可是他的命脉!他要是再不相办法讨好靳司南,就等着破产吧!

他手下的产业,和靳家比起来,简直是九牛一毛!

“是,是,我也不撤资。”

“不撤?你们当我是什么?我有这么好说话吗?”靳司南一一扫过面前的几人。

就连最大的沈天磊都被掐住了七寸,他们又能怎么样。

看这样子,靳三少是要他们撤资的意思,但是,真的是这样吗?不会一撤资,又把靳三少给得罪死了吧?!

特么的,现在心情,简直是在烈火上炽烤一样。

“再给你们一次机会,撤还是不撤?”

“撤?撤!撤!”

“我也撤!”

靳司南站起来,拍了拍一人的肩膀,那人吓得冷汗都出来了。

“好,很好。”他点点头,那人也跟着点点头,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孙泽,当场给他们清算清楚。”靳司南朝孙泽吩咐道。

“是,三少。”

那边,已经开始以最快的速度,进行资产清算,撤多少,他就补多少,一个小时的时间不到,靳司南已经成了这部剧最大的投资人。

只人都清算完了,就只剩下沈天磊和温铭学。

靳司南不理会沈天磊,朝温铭学望去。

温铭学一接触到靳司南直接目光,顿时低下头。

靳司南笑了笑,朝温铭学走去,笑着唤道:“温总!”

“三少,不敢当,不敢当。”温铭学顿时回应道。

“我还没开口,你怎么这么心虚?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看温总这样子,是不是亏心事做多了?”

------题外话------

目前月票70票~排名六十位,一百票,加写小剧场~小仙女们,有月票的话,投给二暖吧~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