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3章:你有男朋友?!/军婚蜜宠:老公,套路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靳司南抱着简慕晚从浴室里走出来,将她放在一旁的沙发上,她软绵无力的枕在他的腿上,他拿着毛巾,一点一点的给她擦干头发。

“晚晚,累不累?”

“好累!”

“听说,喝点红酒,可以用助睡眠和缓解疲劳,你要不要喝一点?”靳司南朝她询问道。

“好啊。”简慕晚点点头。

“等着,我去酒柜里拿一瓶。”靳司南站起身,朝外走去。

简慕晚坐起来,披了一件睡袍,把头发吹干,她以前,自己一个人带珩珩的时候,有时候,有了兴致就一个人独酌一杯。

有时候,一个人喝醉了,就可以什么也不用想了。

靳司南擒着两只酒杯,一瓶酒,走了进来。

简慕晚将飘窗收拾了一下,两人面对面坐着。

“这是什么酒?”简慕晚拿起来看了一眼,上面全是洋文,她一个字也看不懂,更看不出这酒的品牌。

“要不是我速度够快,在陆少的手中,抢了这么一瓶,都被他当水一样给我牛饮完了。”

“陆少还会酗酒?”简慕晚不信,因为看起来,陆少成熟稳重,不像会做这种幼稚的事情的人。

倒是靳司南,有点像。

鲜红的液体流淌在漂亮水晶杯里,光是看酒的颜色,和挂杯程度,都足以证明,这酒的品质,而她,也就只是粗略的懂得这些罢了。

“来,干杯。”靳司南举起杯,两人轻轻的碰了一下杯子。

简慕晚偿了一口,味道特别醇厚,她从来没有喝过这么醇的红酒,才一口,她感觉,一股热热的感觉,冲上了头部。

但是,口感是那么的顺滑,细腻,她忍不住,又喝了一口。

“晚晚,我们聊会天吧?”

“聊什么?”她的脸,有些红了。

“聊聊和你有关的,我想知道,关于你的一切。”靳司南抬起手,轻轻的抚摸着她的小脸,有点发烫。

不会是才几口,就已经醉了吧?

“我?我有什么好聊的,你不是都查的清清楚楚了吗?”简慕晚感觉,有点晕,不过思绪还是很清明的,她又忍不住,喝了一口。

她现在相信,靳司南说的话了,连她都有点忍不住,想要一口接一口的喝。

“少喝一点,别喝醉了。”

“没事,明天不用工作,我想睡个懒觉。”

“好,喝吧,我陪你。”

“干杯。”简慕晚举起杯子,朝他的杯子碰碰。

“晚晚,你在哪学的这些身手?”靳司南没有查到这些,她的身手不错,灵活,但是又不像是受过系统的训练,不过一个女孩子,能有这样的身手,自保是没有问题。

“我小的时候,在燕城,遇到一个老爷爷,他教我的。”简慕晚想着那天的情况,笑了笑,她的眼神有些迷离,朝窗外的夜色望去,思绪,仿佛回到那一天。

“我的确是个问题少女,我学生成绩不好,老师厌恶,同学排斥,而且经常会与人发生冲突,那天,有一个人骂我是野种,我没忍住,一口气把他的牙给打掉了,放学的时候,他纠集了一群社会上的混混,拦住我,就在我不敌他们的时候,那个爷爷出现了,他救了我,而且告诉我,一个女孩子,如果不能保护自己,就不要逞能。”

靳司南听着她的声音,心好像被人扼住,有些透不过气来。

“我就死皮赖脸的,请他教我,后来,他抵不住我的软磨硬泡,答应了。后来,我知道,他姓夏,但是并不知道名字,他的老伴,总叫他老头子,我每天放学了,都去他那里,爷爷奶奶都很疼我,那一段时光,我过的很快乐。后来,爷爷说,来不及让我打什么基础,他就一股恼的,想将他所知道的全都传授给我,但是,我太小,很多都不太明白,所以,就学成了现在这样。”

“那个爷爷后来走了?”

“嗯,走了,永别。”

简慕晚说完,又倒了一杯,一口气喝了一去。

靳司南发现,她眼中有泪,晶莹的泪珠,挂在眼睛上,泫然欲滴。

“爷爷病重,绝症。爷爷去世后,奶奶也跟着去了,前后,相差不过一天。”

靳司南走到她身边坐在她身旁,紧紧的搂着她,“我知道你很难过,要是想哭,就哭出来。”

简慕晚的泪,像是断了线的珠子一样,不断的掉落。

“他们,为数不多,对我好的人,但是,却没有给我回报的机会。”

“我相信,他们对你好,是出自真的心的,也不想要你的什么回报。你有这份心意,比什么都重要。”

简慕晚笑了笑,朝他怀里依偎着,她的小脸越来越红,眼神也添了几分迷离,酒劲上来,已经醉意微熏。

“想知道,后来发生了什么吗?”

“发生什么了?”

“我成了混混,他们都叫我大姐!”

靳司南被她的话逗乐了,“混得不错。”

简慕晚好像越说越兴奋,坐起来看着靳司南,她现在,已经被精精控制了,完全没有一点心防。

“再后来,我被学校开了!”

“噗。”靳司南控制不住笑了,看着她的模样,觉得心里一暖,真的是太可爱了。

“你为什么笑?这又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为了这事,我妈哭了三天!我和我妈,性格完全不一样,要不是我有一个不知道是生是死是何方神圣的爹,我真怀疑,我是我妈捡来的!”

“你说,她背着我给了温家人一百万,这事,她从不和我说!让我以为,我就是寄人篱下,任人责骂,还要遭人白眼!我也想当一个乖乖女啊,可是我要乖了,我就更憋屈了!”

“你知道吗?好像所有的事情,都是循环着的,我越是往不良的方向发展,我妈就越想依靠温家人,希望他们能给我无私的爱!把我教育好!温家人,开始不在我妈面前作戏,对我有多么多么的用心!后来,渐渐的发达了,作戏都省了!再到后来,原形毕露。”

说着说着,简慕晚红了眼眶,她想到了那些痛苦不堪的过往。

想着她知道妈妈的身体,竟然是那么虚弱,病了那么久的时候,她才真正的意识到,自己是那么的无助。

“好了,晚晚,不说了,不说了。很晚了,睡会吧,好不好?我抱着你,睡吧。”靳司南轻声哄着。

后来的事,他都知道了。

他今天,让她喝点洒,是想借着酒精的麻醉,能让她和他走得更近一点,想让她主动和他说一说,关于她的事情,但是,绝不是再去揭她的伤疤,让她再痛一次。

可是,简慕晚已经醉了,她完全控制不住她自己。

时间虽然过去了那么久,她依然压抑,这些事情在她的心底深处,从来不曾忘记,伤口也没有被时间抚平,每每想起来,都痛的她无法承受!

“后来,妈妈病了……”她的声音,一阵哽咽。

靳司南没有打断她,静静的聆听着。

她能说出来也好,说出来,心里就好受些。

这些年,她的身边,没有一个人,能听她说这些,能陪伴着,走过那段最艰难的岁月。

“妈妈的病虽然很严重,但是,能治得好。前半年,妈妈的病情并不严重,也不用经常住院,花不了很多钱。都是妈妈自己在付担。他们说,妈妈的病,都是被我气的!我不出去混了,陪在我妈身边,希望能照顾我妈,但是,我妈最想的是让我继续读书。”

“我是被学校开的,不可能再回去。”

“妈妈就试着,让我去别的学校。她一再想办法,后来,终于有一个偏远的学校肯接收我。我的梦想,是考上艺校,以后从事演绎事业。但是,温菁菁并不打算放过我。平常,她做了那么多事,我都不曾那么记恨她,就在我准备去上学的时候,她设计我,演了一出戏。我被警察抓了。学校直接不愿意接收,把我又退了回来。我妈听到消息,气得昏迷,再次住院。从那以后,她的病情,就越来越严重。也被温家人,害得母女离心。”

靳司南听着她的话,眉宇微蹙。

她所说的那一出戏,究竟是什么?

好像,她在刻意隐藏。

“温菁菁设计了什么戏?”

简慕晚再次端起酒杯,又喝了一大杯。

她将杯子往桌子上一放,水晶杯差一点被她的力道震碎!

可以见得,她的心情,有多气愤。

越是这样,靳司南也越好奇,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她抢了我的男朋友!又通知我的小弟说是有人要教训我,就在新学校外一百米外的一条小路上。我的小弟全都来了,怕我被人欺负。我忍不住,打了温菁菁一巴掌又抽了江宸一巴掌!然后,警察就来了!温菁菁说我带人斗殴,想要劫持她和她的男朋友!反正,不管什么原因,警察把我们一锅端,全都带回去做笔录。学上不成了,学校一见这恶劣的影响,也打消了录取我的念头。”

靳司南完全没有听她后面说了些什么。

他的脑海里,只有“男朋友”三个字!

------题外话------

求三少心理阴影面积~哈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