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4章:你一笑,准没好事!/军婚蜜宠:老公,套路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她有男朋友?!

她在他之前,还有别的男人?

不!只是男朋友而已,不是她的男人,她的第一次,是交给了他的!那天晚上,他记得清清楚楚!

但是,既然是她的男朋友,她爱他吗?他爱过那个男人!

一时间,靳司南觉得嫉妒的发狂!

“再后来,我在酒吧驻唱,还可以赚得到一些钱。一次偶然的机会,我和妈妈打开心结。我才知道,这些年,过得好操蛋!那么多的钱,却过着寄人篱下受人白眼的日子。但是我不怪我妈妈,我长大了,我可以养我妈妈。温家人到后来再也不愿意给妈妈出医药费,我记得清清楚楚,妈妈住院,一共才花了他们四万多块钱!”

靳司南紧紧的搂着她,他的心里,还在想着刚刚她提过的男朋友的事情。

“说说那个男人。”

简慕晚抬起头,一脸不解的看着他。

“说说你那个所谓的男朋友。”

简慕晚又倒了一杯酒,喝了一下去,很潇洒的说道:“没有什么印象了。”

“是真的没有印像还是不想再提?”

简慕晚沉默了一阵。

江宸……对她来说,就是一个在对得时间出现的人。

她到现在,也分不清楚,她对江宸,究竟出于什么样的一种感情。

她是全校最渣,他是全校最好的,这种极致的落差,不知道为什么,会把她们凑在一起。

就在靳司南以为,她不会开口的时候,只听简慕晚缓缓道:“很帅,笑起来,有个酒窝,我的作业,都是他做的,我喜欢听他讲题目,虽然我听不懂,我喜欢他的声音。”

真正在简慕晚心里微微颤动过的那一刻。

是那一场大雪。

她穿着单薄的衣服,从寒风中走来,江宸站在她的宿舍楼下拦住她,张开他宽大的羽绒服。她就那么不由自主的,靠在他的怀里……

回忆,还是那一般美好。

她渴望那种感觉,依赖那种被宠的感觉。

或许,是她从小缺失了父爱。

听着这些,靳司南的心里简直憋屈透不过气!

“你喜欢他吗?”

“那时候,学校里,没有女生不喜欢他,温菁菁也一样。”

“我问你!你呢?”

简慕晚的眼中,有几分醉意,“我也喜欢吧。”

靳司南抱起她,与她四目相对。

“现在呢?”

“现在?”简慕晚还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靳司南看着她懵懵的样子,心里的嫉妒再次发狂,他抱起她,直接将她扔到床上去,覆身压了过去。

“晚晚!看着我!”

简慕晚看着他,忍不住笑了起来,“我不是在看着你吗?”

她大胆的抬起手,摸着他的脸颊。

靳司南捉住她的小手,朝她问道:“我呢?”

“你?”

“喜不喜我?”

“你是谁啊?”她一脸呆萌。

此时,酒劲完全上来了,她完全被酒精麻醉了,完全失去了自己的意识。

“我是靳司南!你是你的第一个男人,也是你的最后一个男人!”

“男人?男人?男人最不靠谱,他们说过的话,一个这也不能信!我不知道,当年我妈是怎么被一个男人哄上床的,然后生下了我,你说,那个男人,是不是很不受责任?我和妈妈等了那么多年,他都不曾出现,一次也不曾!”

简慕晚说完,摇了摇头。

“这就是你不肯接纳我的原因?我不是不负责任的人!我负责,我负责到底。”

简慕晚朝他推了一下,“你松开我,压得我喘不过气了。”

靳司南松开她,“晚晚,你醉了。”

“我没有!我一点都没有醉,我还要喝。”

“不能再喝了!”

“不,我还要,我一点都没有醉。”简慕晚反驳着,就要下床去拿酒瓶。

靳司南拦着她,直接将她捞回床上,“好了,睡觉,睡觉了。”

“不,我不要睡,我还要喝。”

“乖!”

靳司南直接将她压在身下。简慕晚不停的挣扎着。

“女人,你再乱动,我不敢保证,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你凶我!”简慕晚的小脸上,带着一丝委屈。

“不是凶你,是威胁,不过,现在也不是威胁了,而是付诸实际行动。”

“唔!”突然而来的紧实感,让简慕晚惊呼出声。

酒精和生理的双重感觉,让她有些承受不住,让她更加迷失,完全好像去到另一个陌生的世界。

他的动作,渐渐变得柔,前面的几次,已经让她耗尽了体力。本来想让她喝点酒好好的休息的,他没有计划让她喝醉。

“爸爸……”简慕晚闭着双眼,小声的呓语着。

爸爸?!

这个称呼让靳司南脑了一热,他轻轻的拍了拍简慕晚的小脸,“女人,你给我清醒一点,你看看我究竟是谁!”

“爸爸,不要,爸爸……”简慕晚这一次,喊得更加清晰。

靳司南简直要气死了!

先是蹦出来一个前男友,现在又叫他爸爸?!

简慕晚的情绪,得到了彻底的发泄,放纵的叫着,靳司南的情绪,也被她一次又一次提升。

管她叫的是什么,他不在乎了!

最终,她昏了过去。

靳司南轻轻的拥着她,十指穿过她的发丝。

“女人,不管你心里还装着谁?我都不会让你离开,哪怕是牢笼,是禁锢,你只能是我的!”

……

好酒,宿醉过后,第二天不会有那种要命的头痛。

简慕晚从床上坐起起来,已经快一点了。

头不痛,但是,全身都在酸疼,好像被折了重新组装过一样。

她只是依稀记得,昨天他们喝了一些酒,然后,聊了一些事情。可是,她不太记得,昨天都聊了些什么。

她竟然在靳司南面前,喝到断片!

不会对他说了一些什么不该说的话吧?

努力的回想了一阵,真的是一点也想不起来了。

她起身,拎起一件衣服穿好,洗漱后朝楼下走去。才刚刚走下来,就闻到一股食物的香味。

自己从珩珩一周回来一次后,正常蓉姨都不在这里了,只有珩珩回来的时候,才过来帮忙照看,这个时候,竟然从厨房里,发出了食物的香味?

她朝厨房的方向走去,发现一道熟悉的身影。

靳司南系着围裙,在厨房里忙碌着,从她这个方向望去,只能看到他的背影。

他的身材,真的好的无可挑剔。

穿衣显瘦,脱衣有肉,很结实,精壮有力。

此时,穿着一件简单居家服,很随和,气势也减弱了不少。

她更不敢相信,他竟然会下厨做饭!

靳司南早在简慕晚下楼的时候,就发现她了,只是他在忙碌着锅里的菜,没有空和她打招呼。等他将火关掉,转身朝还简慕晚望去。

一接触到他的目光,简慕晚立即将脸转向别处。

靳司南拉开门走出来,笑着朝她说道:“知道你看我看了很久了,不用害羞,自己的男人,想怎么看怎么看。”

“我才没有看你。我才刚刚下楼。”

“是吗?”靳司南明显不信,“过来吃饭吧。”

简慕晚走上前,看着餐桌上摆着的四菜一汤,更加惊讶,看起来,卖相不错,味道闻起来,也让人垂涎。

“这些全都是做的?”

“这屋里还有第三个人吗?尝尝好不好吃。”靳司南递给她一双筷子。

简慕晚坐下来,尝了一口,立即点点头,“不错,很好吃。”

“吃吧,吃完饭,我们一起去公司,刚好你这段时间没有其它的事情,去公司先熟悉一下环境,也给你时间让人适应一下。”

一提起这个,简慕晚的心里就一点底气都没有。

“我没有上过大学,高中也没有学好,我根本无法胜任,要不要,你把总经理这个位置,给别人?”

“能给谁?我觉得你可以,你就可以。至于你的学历,要是你介意的话,可以继续读,这些都不是问题。”

“可以吗?”

“当然可以,我来安排。”靳司南说完,又给她夹了一块菜,“多吃点。”

简慕晚吃着吃着,又想到昨天晚上的事情,“我昨天晚上,没有乱说什么吧?”

靳司南抬头看着她,目光里先是闪过一丝诧异,最后那一丝诧异被笑容取代。原来,昨天晚上的事情,她都不记得了。

也是啊,喝了那么多,没醉到今天一天不醒人事,都算是酒量不错了!

“你笑什么?”简慕晚朝他询问道。

“我笑怎么了?你还怕我笑?”靳司南反问。

“你一笑,准没有什么好事。”

“看来,你还挺了解我的嘛!”靳司南抬手,将她搂在怀里。

简慕晚立即推开他的手,继续吃饭。

算了,就当她没问。

反正说都说了,即使说了一些不该说的,也收不回了,她不问了,以免被他笑话。

“放心吧,你昨天什么也没说。”

“真的?”

“嗯,喝醉了就睡了。”

“你给我机会,让我喝醉了就睡?”简慕晚不相信,要真的是喝醉了就让她睡了,她今天早上起来,为什么会那么累!

“当然,我也给自己谋了一些福利,女人不醉,男人没机会。”

简慕晚白了他一眼,低头继续吃饭。

刚吃完,她的手机响了起来,拿着手机走到客厅,靳司南开始收拾桌子上的餐具。

简慕晚听着电话里的声音,秀眉微蹙。

“简慕晚,我和你说,当年你妈妈给我爸的那一百万,我现在还你,招照利率计算,我还你两百万!简慕晚我奉劝你,不要得寸近尺!你也不看看你是什么样的货色!别以为傍上了靳司南这样的金主,就可以目中无人!你不要忘记了,当年你是怎么跪在我面前,像一只丧家之犬一样,祈求我的!”

简慕晚气笑了,“温菁菁,你这是还债的态度吗?”

温菁菁现在,一遇到简慕晚,就没有办法心平气合。

她一口气说了这么多,其实心里并没有解气,也明白,逞口舌之快一点用都没有!

“我给转帐给你,这件事,就这么了结了,你再纠缠下去,我也不是吃素的!”温菁菁威胁道。

“你哪里来的自信?以一副施舍我两百万,我就会乖乖的接了你的钱,并且以后都只字不提?这件事,不会这么轻易结束,我要你们温家付出的,不止是金钱上的赔偿!”

“简慕晚,你还想怎么样?你不要忘记了,你妈妈是自杀的!你自己都没有责任吗?”

“温菁菁,你别以为,你自己可以逃脱干系,摆脱的干干净净!惹非你们温家,将我和我妈妈逼至如此境地,我妈妈也不会走上绝路!”

温菁菁握着电话,找不到话来反驳,一旁就是她的父母。

这个电话,也是在温铭学的授意下打的,主要是想试探一下简慕晚的反应。

但是简慕晚不但不接受,还不会善罢甘休,这就麻烦了。

简慕晚听着那边的沉默,缓缓道:“温菁菁,你就等着,从云端跌到地狱吧!现在,游戏怎么玩,我说了算!”

------题外话------

一更到~

月票满120加更哟~现在114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