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1章:尝尝一无所有的滋味/军婚蜜宠:老公,套路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活动结束,简慕晚有些疲惫,唐乐乐去泡了一杯咖啡,端了过来。

“晚晚,你有没有听说,之前出来,程大大的女主角是许佳人的事情?”

“有这样的事情吗?”简慕晚接过咖啡,一脸疑惑。

至从她的戏分还杀青之后,天天都和靳司南腻在一起,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情,她没有去关注过,没有听过这件事。

但是许佳人这个名字,她一点都不陌生。

“你看,这是今天的娱乐头条。”唐乐乐立即将自己的手机递了过去。

她就猜到,简慕晚肯定不知道,虽然认识的时间并不长,唐乐乐知道,简慕晚是什么样的性子,虽然身在这个圈子,她却好像完全不关注这个圈子里的八卦,也不会主动去了解别人的事情。

简慕晚看了一遍,大概知道是什么意思了。

“阿卿知道这件事吗?”

“我敢保证,程大大绝对不会和许佳人接触,因为他确定了,你就是这部戏的女主角,绝不会再和别的人联系。”唐乐乐特别粉程之卿,即使现在签到星灿,做了简慕晚的助理,还不忘为点自己的老大澄清。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乐乐你误会了。”简慕晚轻声解释,“我是怕,会因为我,再影响阿卿的新戏。”

“阿卿?”一道声音插了进来,这个名字,更像是被他嚼过之后,从齿缝里挤出来的。

“什么时候,叫得这么亲热?”

简慕晚抬头,朝靳司南望去,“你去哪了?”

“四处转转,你那个什么活动,枯燥死了,看得心里不舒服。”靳司南走到她面前,坐在桌子上。

“晚晚,三少,我先出去了。”唐乐乐立即有眼色的把空间留给两人。

门被关上的一瞬间,靳司南直接搂着她的肩膀,朝她亲了过去。

“晚晚,以后不要用你这张小嘴,这么亲切的喊别的男人的名字。”

“靳司南,你是不是变态?”

“是有点,只想对你变态。”他低头,又朝她亲了一下,“看到你和别的男人站在一起,都觉得心里窝火,晚晚,我只想让你的眼里,你的心里,都只有我。”

“好了,别闹了,我们回去吧,我想趁这段时间,多陪陪珩珩。”

“女人,你说我在你身上,怎么没有一点安全感?总感觉,抓也抓不住。你告诉我,和我在一起的时候,你都在想什么?”

“靳司南,你不要闹了!”简慕晚被他问的不知道怎么应对。

“你怎么也得给我一个答案!”他搂着她的腰,将她牢牢的禁锢在自己的怀里。

简慕晚扭动了一下,没有从他的怀里挣扎出分毫。

“我和你在一起的时候,什么也没有想,也不想去想,我觉得,现在这种关系,就刚刚好。”

“可是,我觉得这种关系,不好,一点都不好。”

“靳司南!我的身份,是我高攀不起的,我无法融入你的生活,与其以后痛苦,不如就像现在这样,保持原样。我是一个极自私的女人,我只想和我珩珩,不要受伤。”简慕晚抬起头,迎视着靳司南的目光。

靳司南迟疑了一下,心情更加不好。

她所说的,他又何尝不知道,所以,他现在,没有直接带她去领证,他也是不想让她和珩珩受委屈。

“相信我,总有一天,我会让你消除心里所有的担忧,心甘情愿的嫁给我。”

简慕晚看着他,在他的眼中,更清晰的看到她自己。

他的目光,像是有一种魔力一样,好像,要将她吸进去。

几秒钟后,她将自己目光错开。

她给自己的定位就是,把他当成金主,而她和他之间,就是一场交易。当他不需要的时候,她也可以潇洒的转身。

可是,真的到了那一天,她真的能入想象中的一样,完全放下,不留牵挂吗?

“我们先回去吧,累了一天了,先好好回去休息。”

“嗯。”简慕晚点点头。

靳司南搂着她,朝外走去。

两人上了车子,缓缓驶在回去的路上。刚刚靳司南的到来,打断了和她乐乐的交谈,她的心里,还记挂着那件事情。

这件事情,可大可小,虽然许佳人已经澄清了,没有这回事,但是,她怕有心之人,拿来发酵。

她不断的翻看着今天的新闻,想要彻底的了解这件事情。

靳司南无聊的时候,也看了今天的娱乐头条,他也听到,唐乐乐刚刚在和简慕晚讲这件事情。

“树欲静,而风不止。”

简慕晚抬头,朝靳司南望去,他说的这一句话,是指她现在伤神的这件事吗?

“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猜的!”

“猜到什么了?”

“许佳人在圈子里的地位,绝不可能,去拿这事来炒作自己,但是,就她之前的态度,以及媒体和一些人疯传的时候,她没有澄清,这说明,她也觉得,自己就是程之卿的女主角。”

听靳司南这么一说,简慕晚的心情,有些沉重。

看来,这件事情,她是不可能撇得干干净净!

“许佳人现在的身份,自然不会去做这样的事情,弄不好,能把自己苦心经营多年的地位一落千丈,这事,应该是有人故意搅弄事非。”

“温菁菁。”简慕晚想都不想,直接说了出来。

肯定是温菁菁做的!

温家欠的钱那件事,还没有解决,温菁菁这就按奈不住,想要兴风作浪!

“接了程之卿的戏,无端的惹上这些事非。”靳司南还有些不舒服。

特别是想到,一但开拍,程之卿和他的女人待在一起的时间,比和他待在一起的时间还长,他的心里,就酸的要死!

“人生,本来就是一场是非之欢!我既然来到帝都,选择了这条路,我就无惧事非。”简慕晚回呛了一句。

靳司南不怒反笑,“不愧是我的女人,我就喜欢你这样!”

简慕晚直接关了手机,她也不想再了解什么情况了,再看也是白搭。

“女人,去约个会怎么样?为了庆贺你签约新戏,我请你吃饭。”

“还有一件事情,我没有问你,签约的时候,你竟然开价一个亿!”

“一个亿怎么了?这不是目前还一线女星电视剧的开价吗?不然,我想要多少?”靳司南反问。

其实,简慕晚也不知道,应该开价多少。

“我告诉你,我的女人,不止这个价,这一次,要价这么一点,算是便宜了程之卿了。”

“好了,好了,是你靳三少大发善心了好吧!”

前面,红灯亮了,靳司南转过来,带着温柔的笑意看着她。

似曾相识的场景,让简慕晚的心里,控制不住一紧,身子一由自主的朝一旁挪了挪,尽量拉开一点与他的距离。

看到她这个样子,靳司南的笑意更深,抬起手,摸了一下她的秀发。

简慕晚的心里,更加紧张,他不会又要像上次那样吧!

“晚晚,你的头发长了。”

他摸着她的发尾,指尖趁机划过她修长的脖子,他能看到,她白皙的皮肤,因为他的触摸而起的敏感反应。

简慕晚直接将他的手拍掉,全身都酥酥麻的!

“绿灯亮了!走啊!”

靳司南踩了一下油门,车子朝前方飞去。

……

事情,进展的很顺利,温菁菁迫切去沈天姿面前去邀功。

“目前,也不过就是这样,许佳人或许会咽下这口气呢?”

“天资,你是局外人,不懂得我们这个圈子,角色被抢,就好比夺夫之恨!许佳人现在这样,是在保护她自己,程之卿也安排了公关团队,密切关注着这件事!她们都不愿掀起风浪,这阵风浪,就得我来掀了!”

沈天姿翻站手里的书,眼中闪过一丝笑意。

“你准备怎么做?”

“你看着吧,很快,我就让她们,都谈定不起来。”

温菁菁刚说完这一句话,包里的手机响了起来,她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来电显示。

“爸,你怎么这个时候给我打电话?”

“菁菁!公司出事了!你马上回来!”

温菁菁脸色一寒!立即收拾好自己的东西,朝沈天姿告别!

沈天姿看着温菁菁着急的样子,唇角的笑意越渐加深。温家的公司出事,这还用说吗?肯定是靳司南做的!她现在,不用出面,让温家当她手中的这把刀,还真是个妙计。

现在,沈家的产业,如日中天,她只要安安稳稳的坐着,将来,等着靳司南来向她求婚的那天!

这个简慕晚,可真是有能耐。

不但迷得靳司南,晕头转向,就连程之卿也为了她,操碎了心。

温菁菁说她不懂娱乐圈,在她看来,还不都是那样。程之卿的公关团队,其实,是为简慕晚而设的,因为,简慕晚在娱乐圈,处理弱势。

她就等着看,温菁菁安排的这一出戏,最后能唱出个什么样的效果。

到时候,她再亲自出马,也不迟。

……

温菁菁回到家,就见温铭学和温夫人坐在客厅里,一言不发。

“爸,究竟发生什么事了?”

“之前,由我们大力投资的那部戏,被拒了,现在不能如期播放,广告商投资商,在追究我们的违约责任,公司的生意,也接连受挫!已经损失了八千多万!这还不算广告商要的赔偿!这要是算下来,公司都得赔干了!”温铭学,一夜之间,好像苍老了十多岁。

“菁菁,你去找一找沈少,让他想想办法,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啊!”

“一定是简慕晚!一定是她!”温菁菁气愤的说道。

“现在,不管是不是简慕晚,我们都得先挽回公司的损失!”

“爸,妈,你们别急,我马上就去找沈天磊。”

温菁菁说完,上楼去换了一件衣服,又化了个妆,这段时间,沈天磊特别忙碌,她也很久没有见到过他了,万一被别的女人勾去,她们温家,就没有靠山了!

这个时候,沈天磊应该在蓝爵。

她自己独自开着车子,朝蓝爵开去。

……

简慕晚看着面前在忙着烧烤的靳司南。

此时,都快午夜了,也不知道,他哪里来的精力。

她端起一旁的啤酒,喝了一口。

突然,靳司南的电话响了起来,这么晚了,还有人打电话给他?

“晚晚,把手机给我一下。”靳司南朝一旁坐着的简慕晚喊了一声。

简慕晚起身,去给他拿手机。

他的两只手,都在忙碌着,她直接按了个接听键,把手机放到他的耳朵上。

“三少!温家的事情办妥了,但是,沈天磊,好像还想插手。”

“那就让他插!我看他有多大能耐!下一步,准备收购温家的产业。”

“是。”

简慕晚就站在他的身旁,把他和孙泽的谈话听得清清楚楚,他已经对温家动手了?她发现,有靳司南在,她什么机会都没有,而且他的手段,绝对要比她强势得多。

刚她发愣,靳司南低头,将一个刚烤好的羊肉串吹了吹递到她面前。

“尝尝味道。”

“我还会做这些?”

“你还是第一个尝到我的手艺的人。”

简慕晚拿在手里,“你要收购温家的产业?”

“你想怎么做?我听你的。”

简慕晚突然发现,她想的,和他做的,出奇的一致。她想的,他全都替她做了。

“既然,他们不主动还钱,我就一点一点的拿回来,刚好,温铭学手下的产业加起来,也刚好三亿差不多了。”靳司南见她不出声,又说了一句。

“你是在要债之前,就已经盘算过他们的资产了吧?”简慕晚的心里,有些狐疑。

靳司南笑了笑,“来,尝尝。”

简慕晚咬了一小口,在他期待的眼神中,点了点头。

“好吃。”

靳司南端起盘子,将烤好的肉串捡好,递到简慕晚的手中,“去一边吃,这里烟太大。”

“你可不可以,教一下我怎么弄?”

“太脏了,有味道。等一下,弄得一身的味。你就坐在那里,美美的吃着就好。”

“我想和你一起烤。”

靳司南看着她,心都要化了,还怕什么味啊,有味等一下,洗一洗就好!

他直接拿起几串没有烤过的,递到她的手里。

“放下去吧,就像我这样。”

没过一会,简慕晚的那几串开始冒烟。

“翻一翻!”

她发现,肉都黑了!连忙去捏竹签,没想到竹签这么烫手!才接触到,她就惨叫一声。

靳司南立即握着她的手,只见她食指的指腹上,有一道红红的痕迹,很快,起了一个水泡!

他拉着她的手,朝一旁的洗手台走去,打开水龙头给她冲着。

“还疼吗?”

“好多了。”简慕晚摇摇头。

“先冲着,我把东西收拾一下,下楼去取药箱。”

“好。”简慕晚看着他的身影,唇角带着一丝笑容,她将手从水里拿出来,顿时一阵灼痛,她立即又将手放了回去。

靳司南处理好烤炉上的东西,立即下楼去拿药箱。

“过来,抹一点烫伤膏。”靳司南拉着她,坐在一旁的凳子上,拉过她的手。

“一点点小伤,不碍事的。”

“在我眼里,你受一点点小伤,我都心疼。”靳司南说完,低头给她吹了吹,给她擦了药。

简慕晚看着他着急的样子,给他抹药的时候,动作竟然是这么的轻柔,她的心里,被一种陌生的情绪占据着,那是她从来都不曾享受过的来自异性的呵护。

这和妈妈的爱,完全不同。

幸福中,会夹杂着甜蜜的感觉。

“晚晚,我未参加于你的曾经,但是,我想参与你的未来,在你未来日子里,一时一刻都落下。我希望你,能做自己想做的事,以前所承受过的,让我来一一替你讨回,我只要你,过你想要的过的生活。所以,温家的事,都是我一直在替你作主。”

靳司南在外面,是什么性子,人尽皆知,但是,无人知道,他会有在简慕晚面前的这一面。

哪怕,他在这个世界上,最亲的亲人都不曾见过。

可以说,他把他最好脾气的一面,把他全部的温柔,都留给了简慕晚。

简慕晚又何尝感觉不到。

虽然,他有时候,是恶劣了一些,但是,事事都还是顺着她。

“温家的事情,我也是这么想的,我想让他们尝尝,一无所有的滋味。”

她的这一句话,已经让靳司南知道,她是什么意思,这也算是默认了他的做法。他抬起手,轻轻的摸了摸她的脸颊。

“你就在这里坐着,等我烤好那几串,我陪你一起喝酒。”

“我可以帮忙的。刚刚是不小心。”

“那你就站到我身边,帮忙吃吧。”靳司南拉起她,朝烤炉走去。

简慕晚一手拿着串,一手拿着啤酒,今天她是真的放飞自我了,也不管会不会胖几斤,只想吃个痛快,喝个痛快。

“你要不要吃?”

“你喂我?”

简慕晚拿起羊肉串,朝他嘴边递去。

“是不是有点辣了?”

“啊?不有啊!你是不是吃不得辣椒?”

“哪有,我什么都吃得了!”

简慕晚抬起手,又朝他喂了一口,见他明显被辣到了,忍不住笑了起来,这一下,总算是暴露了吧,这么一点点辣椒,就承受不住了!

------题外话------

今天依然是两章合并在一章了,明天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