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6章:哼,连情话都要偷我的!/军婚蜜宠:老公,套路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简慕晚将东西又重新收拾了一遍,环视着眼前诺大的房子,靳司南不喜白色的灯光,不管客厅还是卧室,灯光都是柔和暖黄的那种。

其实,她也喜欢这种灯光,给人的感觉,很温馨,暖暖的,有家的感觉。

一诺说,她应该放开心扉,试着接受一靳司南,她知道,不敢接受,是她自己的问题。她不想让自己受伤,如果,她爱上靳司南,就会连自己都失去!

除了珩珩,她一无所有,没有一天有安全感,如果,她再把她自己迷失了,她不知道,她还有没有勇气,把自己的人生路,走下去。

现在就好,就让她当一个蜗牛。

最起码,她还有坚硬的外壳,可以保护自己。

幼儿园,靳司南和老师说明来意,老师立即将简子珩叫了出来。

珩珩一听爸爸来接他回家吃饭,而且妈妈也在家里等着他,别提有多兴奋。

“我明天可以放假吗?一个暑假,我都没有休息,而且幼儿园里学的,我全部都会了,不用再学了,天天在学校里,好无聊。”简子珩坐在后座,书包一扔,就朝靳司南抱怨。

“儿子,你再坚持一个学期,等过了年,爸爸回来给你安排,因材施教。”

“那不是,可以不用上幼儿园了?”

“到时候看你自己的本事。”

“好!一言为定!”

靳司南抬手,与那只小手击了一掌。

“这么优秀,随我!”

“才不,我还是像妈妈多一点!”简子珩笑着回应。

这父子两人,玩这种文字游戏早已经是炉火纯青了。

简子珩坐在车子里,看着窗外的景色,突然他看到前方有一个漂亮的花店,“爸爸,停车。”

靳司南靠在路边,后面的简子珩已经打开车门,朝外面走去,他看到,那个小小的身影,跑到路边的花店,他也跟着走下车。

“这一束花多少钱?”

“三百二。”

“我要这一束。”简子珩指着那一束火红的玫瑰,朝老板说道。

靳司南正准备掏钱,简子珩已经拿出他的小包包,从里面抽出四张一百元,递到老板手里。

他是有给简子珩零花钱,而且还是一笔不小的数目,但是,他从来没有见这个孩子动用过他给的零花钱,主要是因为,简子珩独有的理财能力,简直就是个生钱小能手。

这个他这个做爸爸的,也是倍受打击。

简子珩抱着玫瑰花,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好香啊,妈妈一定会喜欢的。

靳司南看着儿子的小模样,这花,不会是买给妈妈的吧?

他立即走到花店,选了更大一束买了下来。

两个人,一大一小抱着两束玫瑰站在路边,互望了一眼,一个字没说,各自上车。

简慕晚听到车子的声音,将饭菜全都摆到桌子上,解下围裙朝外走去。

她看到,一大一小,分别从不同的车门下来,手里都捧着一束火红的玫瑰,并肩朝她这边走来。

他们这是在做什么?

简慕晚一头雾水。

“妈妈,我看到路边的一家花店,玫瑰特别新鲜,一定是刚刚从玫瑰园采摘来的,所以,我就给你买了一束送给你。”简子珩绅士的说道,然后将手里玫瑰花,递到妈妈面前。

简慕晚抬手接过,俯身在简子珩的小脸上亲了一下。

靳司南将自己手中的花也递上前去,“我和他想一样。”

“不是吧!你连情话都不会说?”简子珩立即说道,还一副鄙视的样子。

“我要说情话,自然是说给你妈妈一个人听,为什么要说给你这个小灯炮听?”靳司南笑着反驳。

“我才不是小灯泡!哼!”

简慕晚看着他们两个,将花全都抱在怀里,“快进屋吧,我已经把饭菜都准备好了。”

“等等!”靳司南突然唤道,“你刚刚亲了他一下,怎么不见你也亲我一下?”

“不害臊。”简子珩说完,先一步朝屋里走去。

靳司南堵在门口,还在等着简慕晚亲他。

“在儿子面前,你能不能收敛一下?”

“你不亲我,那换我亲你了。”靳司南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在她的唇上亲了一下。

这一次,他只是浅浅尝了一下,没敢加深这个吻。

主要还是怕,最后难受的是自己,她特殊的日子还没过呢!

这是不是,也代表着,他要饿着离开?

一家三口吃完饭,简子珩还是像往常一样,想要霸占妈妈。但是,这一次却失败了,因为,他不想上幼儿园,被靳司南拿这件事情威胁了。

一个还要和妈妈一起睡的孩子,还想脱离幼儿园,是不可能的!

所以,他放弃和妈妈一起睡,独自一个人,回到房间去。

靳司南被简子珩吓出毛病来了,一但简子珩在家的那天,他就有一个锁门的习惯,他怕不锁门,会影响情趣,特别是,在最火热的时候被打断,那滋味,简直不要太销魂。

简慕晚去洗了个澡,收拾好自己走出来,就看到靳司南坐在沙发上,昏暗的光线下,他盯着她的目光,像是一只饿狼。

“你去洗澡吧?”她朝他说道。

“不急。”他拍了拍身边的位置,示意简慕晚坐在他的身旁。

简慕晚感觉双腿像是灌铅了一样,她不想过去,而且想离他越远越好。谁知道这个禽兽,会对他做出什么样的事情。

“你数三声,你还过来,我就过去了。”

简慕晚立即朝他走了过去。

靳司南看着她这么乖的样子,满意的露出一丝笑意,抬手将她搂在怀里。

真的是,自虐!

他将头,埋入她的发间,闻着独属于她的馨香,细碎的吻,一点一点的朝下移去,在她的脖间游走。

“晚晚,你知道,男女之间,有很多情趣,不只最传统的一种。”

简慕晚愣愣的看着他,没有作出反应。

“就比如,我之前对你做的,你也可以,一一的返回到我身上。”他拉着她的手放到他的身上。

“如果,你想要,我可以那样做。”

靳司南听到她的话,燃起的激情顿时熄灭了一半。

她给他的感觉,不是发自于对他的情,而更像是一种例行公事,就是因为,他们之间,有那一份包养的契约。

这一刻,他也说不清楚,他的心里,究竟是什么样的感觉。

堵的他,快要透不过气来。

“算了,你休息吧,我去洗澡。”

简慕晚看着他的背影,心里也有些空空的,她知道,他想要什么,她虽然不会,但是大致也就是那样,她能做得到,但是,他为什么,突然又不要了?

她回到床上,靠在床边,听着洗手间传来的哗哗的流水声。

半个小时后,靳司南从洗手间走出来,“你睡吧,我今天在沙发上睡一晚。”

他竟然,主动提出来,要睡沙发!

简慕晚没有想象中的开心,反而心里更加失落。

她没有出声,翻身背对着他睡下。

靳司南靠在沙发上,面对着她的方向,唇角缓缓扬起一抹笑意。

迷迷糊糊中,简慕晚听到一阵声,她缓缓睁开眼,屋里开着灯,外面的天色还很暗,不知道天是不是快亮了。

靳司南看到她醒来,停止整理军装的动作,走过去,坐在她的身旁。

简慕晚看着他一身军装,撑着身子坐起来。

“你要走了吗?”

“嗯。”

“什么时候?”

“就是现在!”

简慕晚的脑中,一片空白!怎么会这么突然?他和她说了,是这段时间,但是,她没有想到,他会那么快离开啊!而且他都没有告诉她,就是今天就走!

她要不是被吵醒,他招呼都不准备打一下就走了是吗?

简慕晚不知道,她为什么生气。

但是,气得想哭!委屈!

靳司南看她不开心的样子,抬手挑起她的下巴,“怎么了?平常也没见你有起床气啊?”

“你怎么不告诉你,我今天就走?”

“今天,或者明天,对你有区别吗?”

简慕晚被他问得哑口无言,是啊,有区别吗?可是,她现在的心情,明明就是有区别的样子!她的心里,是满满的不舍!

她缓缓伸出手,拉着他的衣袖。

这是她,第一次见他穿军装的样子,她承认,她睁开眼的那一瞬间,被他的英姿,迷住了。

她突然坐起身子,一点一点朝他靠了过去。

靳司南控制不住抬起手,扶着她柔软的小蛮腰,“晚晚,你在做什么?”

“我……”简慕晚停了一下,“做我想做的事。”

“你想做什么?”

“就像,你平时对我做的那样。”

她的双手,搭在他的肩膀上,跪在她的面前,柔软的身子贴在他的怀里,朝他的唇生涩的吻了过去。

这是她,第一次主动吻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