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0章:想知道,你有没有想我/军婚蜜宠:老公,套路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程之卿笑着朝简慕晚打招呼,“突然造访,没有打扰到你吧?”

“没有,请坐。”简慕晚立即站起来,顺便朝唐乐乐吩咐道:“乐乐,去倒杯茶来。”

“不,不用了,我是来和你说一下,剧本略有一些改动。另外,开机的日子正式确定了,在下个月一号。”

“还有四天!”

“这个时间,是紧迫了一些。”

“没事,我觉得这个时间还好,不算紧迫。”简慕晚立即解释。她这段时间,就是在准备新戏,所以就算是马上开机,也没有问题。

“我刚刚一路走来,发现你这里的环境不错。”程之卿朝四周望去,第一眼就看到,办公桌上放着的一张照片。

照片上,是一家三口,看起来,其乐融融。

“环境是无可挑剔,但是因为是新公司,一切都还在起步中,所以,公司里显得比较空荡。”

“据我所知,你有着很专业的团队,不如,试着自己签约一些艺人。”

“我也有想过,不过,现在一切了只是停留在初步设想中。”

“如果有什么需要我帮助的,只管告诉我。”

“好的,谢谢你。”

程之卿说完,看了一下手表,朝简慕晚望去:“时间也不早了,有没有空?一起吃个饭?”

简慕晚马上露出一丝歉意的表情,她才刚刚和翟亦扬确定晚上要过去吃饭,而且这是翟父祭奠师傅回来后的,她不想推脱。

但是,程之卿这边,她也已经推脱了好几次了,挺不好的意思的。

“是不是,又有事情走不开?”

“嗯,今天的确是没有办法。”

“看来,我今天又没有口福了,你既然有事,我也不打扰你了。”程之卿站起来,欲转身离去。

“阿卿,以后再有什么事情,你不用过来,可以直接打电话给我就好。”

“我今天是有事要办,刚好路过,所以就上来看看。”

“哦!”简慕晚明白过来,“我差不多也要出发了,我送你出去。”

“好。”程之卿笑着点点头。

程之卿知道,靳司南还在第四军区,现在还是一个军人的角色,最近没有见到靳司南出现,估计真的是回到军区去了。

今天看到星灿公司的情况,他的心情,有些复杂。

他以为,靳司南对简慕晚,真的只是那种包养关系,现在来看,并不像他想象中的样子。他不明白,为什么靳司南在和晚晚有了孩子之后,还不愿意给她一个名份。

他也控制不住的想了,是不是,靳司南对晚晚,根本没有什么感情。

他看到的这一切,在用实际情况告诉他,不是的,靳司南恰恰对晚晚,用情至深。

从这些细节上,就能看得清清楚楚。

他呢?

他的这一份感情,应该怎么办?

不知不觉中,他的心,已经不受他的自己的控制,不断的想向简慕晚靠近。

……

简慕晚开着车子,朝翟家而去。

翟家现在就住在武馆后面的一个小院子里,也是租的,只有三个房间,看起来很拥挤。

翟亦扬在胡同口,等着简慕晚。

车子开不进来,只能停在远处的一个路边,简慕晚一下车,就看到翟亦扬的身影。

“姑姑!”翟亦扬立即上前来打招呼。

“你站在这里多久了?”简慕晚朝他询问道。

“没站多久,快点进去吧,我爸妈已经准备好了。”

简慕晚随着翟亦扬朝胡同走去,还没有进屋,就闻到食物的香味。

翟母一看到简慕晚,立即迎了过来。

“简小姐,你今天能来,我们一家人真的是太开心了,也没有准备什么,都是粗茶淡饭,希望你不要嫌弃。”

“哪里,以后就叫我晚晚吧。不用那么客气。”

“叫小晚吧。”翟母笑着点点头。

“来来,一起过来吃饭,等一下菜都凉了。”翟父细心的张罗着。

简慕晚坐在桌前,看着面前温馨的一家三口,这曾是她梦中幻想的日子,一家三口,哪的再清贫,只要在一起,每一天,都可以过得简单而又快乐。

“小晚,来,多吃点。”翟母夹起一块扣肉,放到简慕晚的碗里。

“不是我自夸,孩他妈,就这个菜,外面的大厨都赶不上,特别好吃!”

简慕晚从来不吃这种太肥腻的肉,但是今天这么热情的款待,她也不好意思不吃,尝了一口,果然是美味之极,入口即化,一点都不像在吃肥肉的感觉,没有一点油腻感。

她都忍不住,又吃了第二块。

“小晚,虽然你是我父亲收的弟子,但是我看你的年纪,也不过比亦扬大不了多少,以后,就当这是自己家,不要拘束,什么时候想来就来。”

“好。”简慕晚点点头。

“小晚,你还有什么亲人吗?你是怎么到燕城的?举家牵居的吗?”

简慕晚一听到这个问题,如鲠在喉。

翟家人单纯,对于娱乐圈的那些消息,也是闻所未闻,翟父一心向武,有些发痴的地步,翟母也是憨厚老实,养出了翟亦扬这个带着几分天然呆的儿子。

他们对简慕晚的身份,都不知情,也不知道简慕晚是做什么的。

“姑姑,你怎么了?”翟亦扬发现,简慕晚的异样,连忙询问道。

“我父母都离世了,现在,我和儿子在帝都生活。”

屋里气氛带着一丝淡淡的哀伤。

“对不起,我不知道……”翟母都不知道,怎么往下说了,好端端的,提起这么伤心的话题。

“没事,都过去了。”简慕晚笑着摇摇头,“我应该在这个世界上,也没有什么亲人了。”

“小晚,你要是不嫌弃的话,我们一家人,就是你的亲人!”

“对!”

简慕晚看着面前三张真诚的面容,笑着点点头。

“姑姑,要是有人欺负你,我一定会好好的保护你!”

“好!”简慕晚点点头,突然想到,她今天来还有一个目的,“我有一件事情,想和你们商量。”

“什么事?”

“是关于武馆的亦扬的事,我觉得,武馆要重新选地址,另外,保持传统,还是改变策略,要定位好。”

翟父经历了这些年,差一点无法糊口,其实心里也有些动摇了。

首先要能有钱,才能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这些年,他一直在坚持自己,到头来,却落得个,越来越萧条的情境。

“我也有想过,向外面那些武馆借鉴,但是,苦于没有资金,也只能是陷入这样的一个恶性的循环中,没有办法,只能越来越差。”

简慕晚一听,松了一口气,看来翟父也是食古不化之人,既然想有改变,那就好办了。

“这里有一百万,可以作为武馆的起步资金。”

一百万!

这个数目,真的是让翟家三家三口都震惊了!

“不,不,我不能要你的钱!”翟父立即摇头。

“我注资啊,成为你们武馆的股东,将来,赚了钱,也有我的一份啊。”简慕晚笑着将卡推到翟父面前,“我也想为师傅,为翟氏拳法,做一些事情,请你满足我这个愿望吧。”

“爸,收下吧!我们不会比那些所谓的武馆差的!”翟亦扬的心情,一阵雀跃,年轻人,总有一腔理想和抱负。现在,终于有一个可以机会了!

翟父颤抖着双手,接下这张卡,一脸感激的看着简慕晚。

“不要再说那些客气话,我也是师傅的徒弟。”

“嗯,嗯!”翟父一阵哽咽。

“另外一件事,是亦扬的事情,我觉得,他年纪轻轻的,就留在武馆里,有些浪费了,我想让他和我一起,去外面工作,顺便,再读些书。”简慕晚和翟父商量着。

这一句话,简直说到了翟亦扬的心坎里!

家里的情况,他是知道的,即使他有再多的梦想,都只能是扼杀有摇篮里。

乖巧懂事的他,早早的就回来家里帮着父亲,打理武馆,从来不敢说,做别的事情的这种话。

因为,他也没有资格。

屋子里,突然陷入沉默。

简慕晚朝翟亦扬望了一眼,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怎么?不愿意去吗?还是一心向着武馆,不想离开?没关系,这也只是我的一个提议罢了,具体你和我走,还是留在武馆,都看你自己的意思。”

“我要去!我要出去工作,我要再继续学业!我还有好多好多事情想做。”翟亦扬立即说道,生怕简慕晚反悔似的。

翟父翟母虽然没有说话,但是心里也激动的无法形容。

“还是那句话,不要那么客气,不用说什么谢谢之类的,如果确定了,武馆的事情,你一个人打理就可以了,如果实在是忙不过来,我会让亦扬回来帮忙。”简慕晚朝翟父说道。

“好,好!”翟父都不知道要说什么好了,只能是机械似的猛点头。

吃完饭后,翟亦扬送简慕晚朝出胡同,看着简慕晚停在路边的那辆豪车,他更发现,不远处,还有一些私人保镖,应该是专门保护她的。

现联想到那天那位先生,来他们武馆的时候的那种气场,他觉得,她们一定不是普通人。

“姑姑……”

“怎么了?”

“我想问一下,你结婚了吗?你的丈夫,就是那天来武馆的靳先生吗?你刚刚说,你有一个儿子,我能见见他吗?”

“这些问题,你以后慢慢就会知道了,至于我儿子,你很快就能见到。这是公司的地址,你下月一号前,一定要过去,到了公司,我再给你安排,不过,我得提前告诉你,你去工作,只是多一些实践的机会,而你的最重要的目,是继续学业知道吗?”

“嗯!”翟亦扬点点头,他对自己的父母,都不像这样,言听计从。

“好了,回去吧。”简慕晚朝他挥挥手。

“姑姑,你路上小心点。”

“好的。”简慕晚上了车子,朝夜幕中开去。

翟家,翟母收拾完屋子,像平常那样,打开电视,找了个电视剧看,翟母也是程之卿的粉,程之卿的剧,是每部必追的!

今天,这部新的电视剧,演到四集,不管是剧情也好,各种方面,都吸引到了翟母,不看都睡不着觉。

正盯着电视机的时候,突然在里面发现一道熟悉的面孔!

“小晚?老翟,你看看,这是不是小晚啊?”

翟父立即走出来,看着电视机,“是,是小晚!”

翟亦扬从外面走回来,就看到父母盯着电视机,一动不动,他也凑上去一看,竟然在电视里,看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

此时,父母同时回过头来,看着自己的儿子,一脸恨铁不成钢的感觉。

“我们老了,平常还留意一下电视什么的,你这么年轻,怎么不知道小晚是明星呢?”翟母忍不住抱怨道。

“我,我也不喜欢追星啊!”

“不喜追不是你的错,你连小晚是明星都不知道,这就是你的错!”

翟亦扬从裤子口袋里拿出自己手机,他都不好意思说,他现在用的手机,比老年机还要落伍好吗?他唯一的那一台电脑,也坏了好久没有修了。

全家人,都在节衣缩食呢!

他还有心事,去关注那个完全和他没有一点关系的圈子吗?

“等等,亦扬,小晚说,让你去她的公司去上班是吧?这样一来,你是不是也能见到程之卿?”翟母立即询问道。

“我不清楚,不过应该是可以的。”

“那你一定一定,要给我要一个签名照!”

翟亦扬:……

……

简慕晚回到家,第一件事,就是换了衣服做运动,她今天一不小心,吃太多了,而且还都是一些肉类的,马上要开机了,她可得好好的控制自己的体重。

突然,放在一旁的电话响了起来,她万分不情愿的走过去,只见上面,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她立即接通。

“喂?”

“是我。”靳司南的声音,在电话那头响起。

简慕晚的心情,突然控制不住的激动起来。

从靳司南回到军区后,她一直都没有联系过他,其实,这几天,她总是会不由自主的拿起手机,想要拨通那一窜号码。

电话里,是一阵沉默。

此时的靳司南,全副武装,坐在一个木箱子上面,黑色的军靴,踩在泥泞的路面。

刚下过雨,路面有些湿泞。

他要出发了。

要去执行一个任务。这个任务,有可能,会很危险。虽然,以前的任务,没有一个是不危险的,但是这一次不同,这一次,他有了牵挂。

“怎么不说话?”他终于忍不住问道。

他只有二十分钟的时间,他可不想,这二十分钟,在沉默中渡过。

“你这几天,很忙吗?”

“很多事情,所以,一直没有和你联络。”

“没事,你忙你的。”

“你呢?这几天在忙什么?”

“我有一个事情想告诉你,你帮忙我找的那个武馆,竟然是教我功夫的那个爷爷的儿子开的!”

“是吗?竟然有这么巧合的事情,我只是只是觉得,他们的招势与你有些像,最终选择了那一家,没想到,还有这样的缘分。”

“是啊!真的是想不到。”

靳司南听得出来,她的口气中,带着一丝笑意,他猜想,她和这家人,应该相处的不错。

而且,那个老人,对她来说,也是很重要的,她对老人的过世,有着深深的遗憾,现在找到老人的亲人,她的心里,也多少能得到一些安慰。

“我拿了一些钱出来,改善一下武馆的现状。”

“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不用像现在这样,和我确认,知道吗?不够钱,就和孙泽说。”

“够!够!我不缺钱。”简慕晚立即回应。

两人,又是一阵沉默……

靳司南不准备主动开口,他想听听,她有没有想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