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3章:暗箭难防/军婚蜜宠:老公,套路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简慕晚回到家,一路走过去,把所有的灯全都打开。

暖暖的灯光,照着屋里的每一个角落,整个屋子里,静的一点声音都没有。

这个时候,也显得房子格外的空旷。

简慕晚拿着手机,试着拨了一下靳司南的手机号。

“对不起,你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电话里,再一次传出这种提示音。

都过了这么久了,他怎么一点消息都没有?就算是要去别的地方去训练,也不可能,会这样,一点消息都没有啊?

她这段时间,时不时的就会拨一拨他的号码。

每一次,都是这样。她的心里,有些空落落的。

明天,和一诺见面的时候,她是不是问一问,关于第四军区的事情?那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她发现,她已经做不到,对靳司南的事情,不管不问。

从冰箱里,拿出一瓶酒,独自坐在二楼的阳台上喝着。

她发现,她现在,比以前还要爱喝酒。

……

第二天一早,简慕晚开着车子,来到陆少和一诺的别墅外。

陆老爷子刚好散步回来,一看到简慕晚,立即笑着打招呼。

“简丫头,好久不见。”

“老爷子,好久不见。你最近身体怎么样?”

“好多了!你看我不是很硬朗嘛!”老爷子看起来,气色不错,主要是现在,有顾一诺陪在身边,他觉得,每天过得很幸福。

顾一诺从屋里走出来,天气微凉,她穿了一件休闲装,配着一双小白鞋,看起来青春无敌,简慕晚一眼看过去,都被这张盛世美颜给迷到了。

但是,更胜一筹的,还是一诺的气质,很多所谓的出身高贵的大家闺秀,上流名媛,都不一定有样的气质。

“爷爷,我和晚晚出去了,不用等我们回来吃饭!”顾一诺朝老爷子打招呼。

“好,出去玩得开心点。”老爷子交待了一句。

“好的,我们走啦!”顾一诺拉开车门,坐副架驶位上。

“简丫头,开车小心点。”老爷子又不放心的朝简慕晚交待道,“要不,开我的车,让小刘送你们怎么样?”

“不用了爷爷!”顾一诺立即拒绝,“让小刘在家里吧,万一有什么,也能帮孙嫂跑跑腿。”

简慕晚笑了笑,朝老爷子挥手,调转方向,赶紧离开。

“有一个亲人,这样疼爱着自己,很幸福吧?”简慕晚朝顾一诺轻声询问。

顾一诺转过头来,浅浅一笑,点点头,“爷爷,是我在这个世界上,最亲的亲人。”

简慕晚注意到,顾一诺没有说自己的父亲。

她知道,一诺有一个继母和继妹,但是关系不好,她的父亲,听说也不是什么很负责任的父亲,其实,换个角度想一想。如果,有这样的至亲,还不如孑然一身,倒也轻松。

“这么早,我们去哪?”

顾一诺想了想,“我想去刚开的那家图书馆,找一些绘画的书籍,不知道你会不会觉得无聊?”

“不无聊,反正买完书,你也会陪着我一起,去买买买!”简慕晚今天,只想买买买。

她的心里,有些烦躁。

到了图书馆,简慕晚才知道,真正的渡日如年!

她一个学渣,要在这知识的海洋里溺死了!

她找了一个清静的角落,看着顾一诺在图书馆的书架上穿梭,她也不明白为什么,一让她看书,还不如杀了她!但是,那些台词,她却能过目不忘。

终于在换了十多个伸懒腰的姿势之后,她忍不住站起来,朝认真看书的顾一诺走去。

“一诺,你找到了吗?”

“我也不太确定,所以都看看。”顾一诺回头,朝简慕晚淡淡一笑,又继续看书。

简慕晚默默的咽下一口老血。

其实,她今天,找一诺出来,主要是想了解一下,第四军区,了解一下,靳司南这个军人,是怎么样的军人,在军中,都要做什么,诸如此类的。

可是,这种场合,她根本就没有办法开口。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顾一诺挑了十多本书,一抬头看到墙上的钟,已经两个小时过去了。

再一看简慕晚,竟然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一缕暖阳照在简慕晚的身上,显得那么轻柔,她笑着朝简慕晚走了过去,不知道是让她继续睡好,还是叫醒她。

简慕晚自己醒了过来,抬头看着顾一诺,才意识到,自己竟然睡着了。

“对不起,这种地方简直太催眠了!我忍不住想睡觉。”

“因为安静的原因吧,我倒是挺喜欢这里。”

“我们的性格,完全不一样,我一进来这里,就头昏脑胀的!你选完了吧?”

“选完了,我们走吧。”

简慕晚一听可以走了,顿时松了一口气,“我们先找一个咖啡馆,先提提神。”

“好,接下来要去哪里,要做什么,都听你的。”

两人找了一个咖啡馆,简慕晚叫了一份咖啡,她知道一诺不喜欢喝咖啡,另外叫了一份茶,和几份小点心。

“一诺,你听说,你以考上H大的成绩,去读了伊丽莎白美术学院?”

“是啊。”

简慕晚立即竖起大拇指。

和一诺比起来,她简直就是学渣中的学渣。

“一诺,你知道第四军区,究竟是什么样的吗?陆少最近,有没有和你联系过?靳司南都快一个月,没有和我联系了。”

简慕晚憋了一个上午,最想说的,就是这一句话,现在,终于说出来了,心里都是一松。

“我只知道,第四军区和普通的军区不一样,已承他们会接到一些特殊的任务,这些任务,有时候很危险。”

“有多危险?”

“生命危险。”

简慕晚一听,心里猛一紧。

她有些后悔,为什么不早一点去了解这些情况。

“我以为……以为就是去操场上跑几圈,训练训练什么的,就像电视上看到的那些军旅题材的节目什么的,大不了,就是环境艰苦一些,怎么,怎么会是这样?”简慕晚好像自言自语一样。

“我知道的,也就只有这么多。”顾一诺转头,朝窗外望去,又轻声说道:“已承和我说了,他会回来,陪我一起回G市过年,应该,也用不了几个月了。”

“陆少是这么说的?”

“嗯。”顾一诺点点头。

“靳司南也好像说,年前能回来。”简慕晚的心情,稍稍安定了一些。

“晚晚,我看得出来,你很担心阿南。”

“我……”简慕晚没有办法反驳,她的确是忍不住问了。

“其实,感情是最没有道理的,自己也无法控制,有时候,明明知道不可以,应该远离,还是控制不住,想要去靠近,只会记得那一点点甜,哪怕心已经伤痕累累,依然会不顾一切。”

简慕晚发现,和顾一诺在一起的时候,她总会有一种感觉。

明明是一个正值青春的年华的小姑娘,为什么说出来的话,像是饱经风霜,老气横秋。

知道了自己想了解的情况,简慕晚这一天,都有些心不在焉。

她想到,在医院里遇到靳司南的时候,他的身上,到处是伤。是不是,也是他所说的任务的时候受的伤?

他这一次,会不会也像上一次那样,受伤啊?

她发现,越想下去,她的心情,就算乱,恨不得,马上听到靳司南的声音!

下午去逛街,买了一些东西,她就匆匆回家,坐在沙发上,将自己缩成一团,不断的拨着那个号码,然而,整整四个小时,所有拨过去的电话,全都无法应答。

简慕晚看着因为没电,自动关机的手机,扔到一旁,胡乱的揉了一下自己的头发。

“啊!简慕晚,你一定是疯了!疯了!”

……

简慕晚和程之卿约了个时间,一同来到节目组拍摄点,他们这个节目,全都是外景,所以录制的时候,还要转好几次场景。

今天的第一个场景,是一个体育馆。

程之卿为了不压简慕晚这边的风头,也只带了一男一女两个新人,这一次,摄制组为了制作一期特别的节目,除了她们两个人带的人之外,也没有再请别的嘉宾到场。

可见对他们的重视。

简慕晚还是第一次参与这样录制,她是没什么,一见到镜头,反而更显得自然,一旁的翟亦扬,也没怯场。

有一些人认出来翟亦扬,好像前几天,才有一些照片,拍到简慕晚和翟亦扬在一起。

而简慕晚不是和程之卿传绯闻吗?

这样一起上节目,真的好吗?

但是,当节目录到一半的时候,大家也了解了这三人的关系。这个翟亦扬,分明就是简慕晚的晚辈,一个大侄子的身份。

怪不得,人家能这么坦然。

不过,节目组为了效果,不断的撮合简慕晚和程之卿,有一点要炒作的嫌疑。

简慕晚也很配合的,完成了节目组的安排。

她来之前,就了解过了,有一些设定好的剧情,需要他们去完成,这也是考验演技的时候,还好,也没有什么尴尬的事情发生。

最后一个环节,是接力赛。

需要几个嘉宾配合。

其中一部分,是一个类似于极限挑战的小活动,就是有一个人,要用绳索,穿越一个河流,划到对面去!这个环节,以抽签来决定谁负责哪个部分。

“其实,我觉得,不用抽了,我直接负责那个绳索部分就可以!”翟亦扬自告奋勇。

除了程之卿之外,剩下的都是女孩子,他总不能让程之卿上吧!这个时候,他还是有眼色的。

“最后一环,我们采取抽签的方式,你们也都知道,我们的节目,虽然有安排的剧本,但是有很大一部分,还 真实的!这就是随机性,这也是我们节止,一直做到现在,人气依然火爆的原因之一。”导演朝翟亦扬说道。

翟亦扬只是一个小跟班,所以导演说话的时候,难免有些官方。

“听导演组的安排。”简慕晚轻声说道,给翟亦扬一个眼神。

翟亦扬立即退了回来。

“那么宽的河流,不会能危险吧?”翟亦扬又忍不住说了一句。

一旁的导演脸色都不好看了,“我们请的都是专业的人士。而且这里的设施,也是国家检测合格的,平常游客那么多,从来没有见过出事的。”

翟亦扬一直在注意导演,没有注意到,身后的人群中,有一个人的脸色,听到他说有没有什么危险的时候,起了丝变化。

“各部分准备,开拍了,开拍了!”导演助理,开始拿着喇叭,朝四周喊着。

镜头对准他们几个,程之卿拿取了任务卡,开始读任务。

接下来,就是抽签环节。

“接下来,请按抽签的情况,确定嘉宾的任务!”

“谁先抽?”

“我来吧!”简慕晚走上前,先抽了一支。

一旁的人也走上来,各自抽了一只签。

翟亦扬先打开自己的,一看自己是第一棒,他立即朝简慕晚望去,他最不希望的,就是简慕晚抽到第三棒,因为第三棒,是要用绳索滑过河的对岸去。

简慕晚打开自己的这只签,赫然写着,第三棒!

抽完之后,她朝河面上望了一眼,不知道为什么,她的心突然颤了一下,好像,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不过,她也不知道,这种感觉,是因何而起。

刚刚拿签的人,退了回去。

现在,简慕晚真的抽中了那只签,他们也好安排了!

都说富贵险中求,他们能发一笔,远离帝都,也能好好的渡过下半辈子,而对于简慕晚来说,会有整个摄制组来负责这次的事故。

若是她死了,那也是她的命,若是她没死,算她命大!

接下来,各上部分开始准备拍摄。

而距离简慕晚真的要吊着往河的对岸滑,也要一个小时后,因为程之卿和另外三个人,还要坐着船,往河对岸去。

就在此时。

温菁菁接到一个电话。

“是吗?找到机会了?”

“你们放心,只要简慕晚出事,我绝不会亏待你们!我马上会往你们的卡里,打五十万,这只是定金,事成之后,你们几个,一个人五百万!一分钱都不会少你们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