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4章:一千万一条命!值不值?/军婚蜜宠:老公,套路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事情都准备就绪,简慕晚不需要做什么准备,只需用绳索过了这条河,把翟亦扬获得的消息传送到对面即可。

她所在的方位,是这一次活动的最高点。

现在,由翟亦扬负责的第一小组,已经开始了拍摄。她可以通过视频,看到他们的进度。

游戏的进度,进行的很顺处,翟亦扬拿到线索,立即朝简慕晚的方向跑来。

“第二棒准备!”

导演喊了一声,简慕晚立即走到准备的地方让工作人员给她弄好保护措施。一个工作人员扣上简慕晚腰间的绳子,将另一头,扣在了链接两边的索道上。

“这么高,这么远,你怕不怕?”翟亦扬还是有些担心。

“这有什么好怕的,就当是一次极限挑战了。”简慕晚说完,深吸了一口气。

“准备好了吗?”

“准备好了。”简慕晚立即回应了一句。

“等一下!”翟亦扬上前去,往扣在她腰部的绳子拉了一下。

一旁的工作人员看着他这个动作,神情微变,还好,翟亦扬只是接了拉简慕晚身上的绳锁,并没有确定与索道链接的那端。

简慕晚在工作人员的带领下,做了呼吸调整。

“一定不要张口呼吸,用鼻子吸气,调整呼吸。”

“好的,我知道了。”

身后的人,朝简慕晚轻轻地推了一下,简慕晚感觉,自己像是直接飞了出去一样,耳边只有呼呼的风声,双手被摩擦力震的发麻!

她也没有办法看清楚,现在到了什么地方。

突然,她感觉掌心有些热,紧接着手里一轻,整个身子不受控制的朝下方坠去!

这一幕,同样让岸上的人看得心惊肉跳!

“发生什么事了?”

“好像是出了什么故障!”

“还好,有安全绳!”

简慕晚现在,被吊在半空中,下面是水流湍急的河水,她紧张的全身皮肤都一阵阵发紧,也不知道,她身上的安全绳,究竟够不够结实。

也不知道是不是设备坏掉了,她就这么被挂在这里,卡住了。

“快!马上让救援船准备!另外,派人去解救!”

一瞬间,两岸乱成一团。

简慕晚被这么吊着,实在是有些不好受,她缓缓抬起头,看着上面的安全绳,伸出手,想要抓住绳子。这个绳子在腰部系着,想要抓着不难。

她刚刚握着绳子,保持平衡,突然感觉安全绳开始移动。

她立即抓着绳子想往上爬一爬,要是能够着上面的索道,她或许更有安全感一些。

“快!控制好力道!千万不要撞到简小姐!”

工作人员已经准备好,滑过去救人!一起将简慕晚带到对岸去!

“我去吧!”翟亦扬在一旁着急的喊道。

“翟先生,我们是专业人士,相信我们,一定能让简小姐,安然无恙!”

程之卿那边,也得到消息,看着索道上的情况,他的心情,一阵焦急,立即朝一旁的渡口跑去!

简慕晚不敢怎么动了,安全绳还在慢慢的下滑。

她看到,上面已给有人滑过来,再坚持几十秒,她就能得救了!

就在此时,她感觉身子又一轻,强烈的下坠感离她猛得呛了一口空气,肺部辣痛辣痛的!

她还在不断的下坠!

安全绳,也断了!

“不好!”

“简小姐落下去了!”

“快,让救生船立即开过去简小姐落水的方位!”

导演组,摄制组彻底的慌乱起来!

“翟先生,请问简小姐她会游泳的吧?”

“这么高的距离,又不是专业的跳水运动员!你觉得会游泳又能怎么样?”

会游泳,最起码有生还的可能。但是,那人看着翟亦扬怒气的容颜,不敢将这一句话说出来。现在,唯一庆幸的是,简慕晚的身上,还有一件救生衣。

只希望,救生衣不要因为那么大的冲力,失去效用!

噗通!那道身影,落入宽阔的河面,惊起一团水花!

简慕晚感觉,一股强烈的压力朝她挤了过来,肺部像是要爆炸了一样,她努力的闭着气,还是控制不住自己往黑暗中,不断的跌去!

仅仅撑了几秒钟,她就失去知觉!

那道身影落下去后,众人齐齐的盯着水面,一分钟后,水面上才开始浮现出一个橙色的救生衣!

“快!在那个方向!”

水流湍急,简慕晚顺着水流被冲到下游,眨眼的时间,就被冲出了十多米!

噗通!

又是一阵落水声响起,程之卿直接跳入水中!

“程先生!”

程之卿的身上,系着一根绳子,怕水流太过湍急,他也会被卷入水中,他借着水流,迅速的朝简慕晚的方向靠近!

他的心里,只有一个念头:简慕晚,一定不能有事!

几分钟后,他才来到简慕晚身边,一把抓住简慕晚,用尽全身的力气将她接到身旁。

他紧紧的抱着简慕晚,船上的人,不断的拽着绳子,将两人拉了上来!

程之卿已经精疲力竭,他强打起精神,迅速的解开简慕晚身上救生衣,不断的按压她的胸口进行急救。

“马上靠岸,120来了没有?”

“来了,120已经在岸边了!”

程之卿看着简慕晚此时的模样,心里一阵剧烈的疼楚席卷而来。

他不断的按压着简慕晚的胸口,一边呼唤着她的名字。

“晚晚!”

“晚晚!”

简慕晚一点反应都没有,脸色青白失去了往日的血色。

程之卿深吸了一口气,俯下身子给她做人工呼吸。

船迅速的朝岸边靠去。

医生儿护士已经在岸边守着。

船才停稳,程之卿就迫切抱着简慕晚朝岸上走去。

医生和护士围了过来,将简慕晚抬上救护车抢救。

“家属跟着上车。我们要马上去医院。”

程之卿没有丝毫犹豫,跟着医护人员上了救护车。

“腹腔没有明显积水!”

“心跳偏肉,血压偏低。”

程之卿看着简慕晚,一身的湿衣服都还没有来得换掉。

他忍不住,朝医生询问道:“她没有生命危险吧?”

医生忙着急救,没有立即回复。

突然,病床上的简慕晚猛的咳了一声,猛得吸了一口气!

医生立即侧过她的脸,一口水从她的口中呛了出来,接着,又是一阵猛烈的咳嗽,接着,她咳出来的水中,竟然有血丝。

“病人现在是醒过来了,但是情况不用乐观,那么高的空中坠落,又承受到那么重的冲击,很有可能,会因为冲击而伤到内脏,到医院后,我们会马上给这位小姐做一个全面的检查。”

“好的。”程之卿立即点点头。

他知道,这个时候,说什么都没有,得尽快赶到医院去!

翟亦扬听到简慕晚被送到医院的消息,立即通知了父母赶到医院去。

就在此时,应辰也将消息,告诉了孙泽,孙泽一听到这个消息,整个人都跳了起来!

“现在是什么情况?简小姐有没有什么大碍?在哪个医院?”

孙泽得到情况后,立即朝医院赶去,在来的路上,他立即打电话,动用关系,查清楚今天所发生的一切。

“听清楚!我要知道,这个事故的原因!我要查清楚,是意外还是人为!”他特意加重了人为二字。

简慕晚睁开虚弱的双眼,眼前一片白光。

她想要动一下,却发现身子沉重的,好像有千金重一样。

她这是死了吗?

这里,是天堂,还是地狱?

她突然,有好多的不舍,她走了,珩珩怎么办?还有靳司南……

她竟然,是那么想他,想见他一面。

她缓缓闭上双眼,一滴清泪,从眼角滑落。

突然,她感觉胸口一阵灼痛,控制不住咳嗽起来。

她感觉,整个冰冷的手,托着她的头,让她转了一个方向,她顿时感觉好受多了。她感觉,自己无法呼吸,吸一点点气,都觉得异常艰难!

为什么人死后,还会有这中痛苦的感觉?

突然,她感觉,有一个什么东西,从她的口中插入了进来,接着,就感觉,能够呼吸了。

可是,她感觉自己好虚弱,又陷入昏迷。

“肺部出血,已经向内腔蔓延,必须马上手术!”

程之卿见医生走进来,就和他说了这么一句话,他的心情,一瞬间跌到谷底。

“怎么会这么严重?”

“从那么高的地方坠下来,没有当场丧命,已经算是命大,还好有一个救生衣做了一些缓冲,现在目前来看,情况并不是很严重,如果马上手术,病人应该很快能够恢复。如果,手术不及时,才会有生命危险!”

听完医生的介绍,程之卿立即点头,“请问,你是病人的什么人?丈夫吗?”

“不,我不是。”

“病人的家属呢?必须家属签字。”

“我来签!”孙泽的声音插了进来。

“这位先生,你是家属吗?”

“我不是家属,我只是她的助理,但是,她如果有一点闪失,我也没法活了!”孙泽一脸冷硬,直接拉着医生朝前方走去,“马上手术!”

医生被吓住了,现在病人的情况危机,本着先治病救人的原则,他们立即安排手术。

孙泽一直守在手术室外,程之卿那边,凯文也还拿着衣服赶了过来。

程之卿换好衣服,来到手术室前。

孙泽抬头,看了程之卿一眼,什么话都没说。

程之卿知道,孙泽是靳司南的人,处事方式,颇有靳司南的风范。

相必,孙泽一定着手调查这件事情了。

“事情发生的太突然,我会让人去查清楚,究竟是什么原因,竟然会出现这样的事故。”

“程先生客气了,这是是我们份内的事,三少不在,我们有责任,处理夫人的一切事务,出现了这件的事情,程先生也不必自责,是我们,没有保护好夫人。这是我们的失职,反而,我今天还要多谢谢程先生,在那么湍急的河水中,将我们的夫人救上来。”

程之卿听着这生疏见外的声音,喉咙一硬,半个字也说不出来。

“医院这边,有我们守着,程先生可以回去了。”

“我和晚晚是朋友,这个时候,我回去的话,是不是也太冷漠了一些,还是等她手术做完,确定她平安无事,再回去也不迟。”

孙泽没有再多说什么,继续朝手术室的方向望去。

最近,三少和陆少也不知道遇到什么事情,双双失联了,这边,夫人就出事。

他怀疑,这两件事情,有关联。

就等着,查到什么证据。

希望夫人,不要有任何闪失,要不然,三少会怎么样,他完全无法预估。

应辰站在一旁,更是一脸自责,当时,他应该就不阻止一下,虽然说,这个设施从来没有出过问题,他当时,就应该让节止组,改一改!

翟亦扬也带着父母来到医院,这才知道,简慕晚正在手术室里,紧急手术。

“怎么样?姑姑她不会有什么危险吧?”

“是啊,程先生,小晚她没事的?对吧?”翟母也朝程之卿询问道,这里这么多人中,她只认识程之卿。

“没事的,刚刚医生也和我说了,只要做完手术,就不会有危险。”程之卿朝两人回应道。

听到他的声音,翟亦扬一家三口,像是吃了一枚定心丸,安静的在手术室外等着。

……

沈天姿听人汇报,简慕晚在录制节目的时候,出了事故。现在还在医院里,生死不明。

她轻轻的吹了一下刚做好的指甲,唇角浮现出一抹笑意。

这件事情对她来说,还真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

不知道是不是老天有眼,替她收了简慕晚。

正在她开心之迹,一道身影,推门走了进来。

温菁菁知道,沈天姿一定在这里,今天,听到简慕晚的消息,她的心情也十分明媚,就连眉梢都是笑意。

“你是不是也听说了?”

温菁菁看了一下屋里的人,淡淡一笑,“你们都出去吧。”

屋子里的人,都走了出去,一瞬间只剩下温菁菁的沈天姿。

沈天姿不知道温菁菁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佯装淡定的看着温菁菁。

“天姿,你以为,那件事情就是个普通的事故吗?其实,是我找人做了手脚。”

“是你?!”沈天姿还有些不信。

这种事情,温菁菁能安排得也来?这也太随机了!

“从简慕晚一进到剧组,我就盯上她了,那些不痛不痒的,对她来说,也起不到什么作用,而且我还要费神,既然要针对她,不如想尽一切办法,要了她的命!”温菁菁说完,眼中闪过一丝浓烈的恨意。

“你是怎么做到的?你还没有那个本事,收买得了那个剧组的人吧?”

“不是剧组的人,是那个游乐设施的人,当天,我让人准备了两组设备,一组是有问题,一组是好的,我提前知道,他们的录制过程,就等着,让简慕晚去完成索道的任务。其实,我也不确定,简慕晚一定能抽到,如果她抽不到,就算命大,逃过此劫!可是,她偏偏抽到了!所以,这是阎王爷要收她!”

沈天姿听完这些,觉得温菁菁真的是让她刮目相看!

“现在,是设备原因,就连节目组都想撇得干净,还能找到什么证据去?”

沈天姿淡淡一笑,心里微微松了一口气,只希望简慕晚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来,最好直接摔死!

“你有没有去医院打听情况?”

“还没有,我急着来和你分享这件事,看来,你已经提前知道了。”

“我也是刚刚听说。”

“天姿,我今天找你来,其实是有另外一件事,当然,也和这件事情有关。”

“你说吧!”

“我答应了那两个人,如果简慕晚死了,我会给他们一人五百万,我已经先付了一人五十万的定金,让他们替我做前面的安排。”

“一人五百万?!你出手可真大方。两个人加起来,就一千万了。”

“一千万,买简慕晚一条命,你觉得值不值?”

“当然值。”

“所以,我想问你,能不能把这一千万出了。”

“我出?”沈天姿冷冷一笑,温菁菁这是敲诈敲到她的头上来了!

事先都不和她说一声,直接来找她要钱?

“这好像,是你自己的行为吧?我又没有指使你这么做!”

“就当你是借给我了,好不好?我实在是拿不出那么多钱了,要是那两个人,收不到钱,再把我给供出来,得不偿失了,再说了,现在简慕晚还没有死,这钱,也不一定会花得出去。”

沈天姿一听,顿时拉开包包,写下一张支票。

她当然希望,这钱花得出去!

“最近我哥管我的帐管得很严,我手头也很拮据,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我没有那么多钱!知道了吗?温大小姐!”

“知道了!”温菁菁拿起支票,收到自己的包包里,“天姿,你平常都喜欢来这里保养,你平常做什么,也给我来一套一模一样的吧?”

“温菁菁,你好歹也签约了艺航,竟然要沦落到来我这里蹭美容的地步了吗?”

“你不知道,我爸躺在医院里,每天都是巨额的医药费,我妈还没地方住,我要租房,而且还不能租太差的,公司这一方面,不管我,都是我自己出腰包。还有,我妈这些年,过习惯了富贵的日子,让她省,还不如让我自己省呢。”

“你们家,真的是很奇葩,就像是吸血鬼,有外人的时候,就联合起来吸外人的血,现在外人没得吸了,就只能内部消化了,就凭你现在的收入,想要养你那个瘫痪的爸爸,还要养你那个显摆的妈妈,你要衡量一下,自己的能耐。”

沈天姿现在说话,一点也不留情面。更不怕温菁菁受不了她这样的形容。

“我迟早有一天,会夺会属于我的一切!现在的困境,只是暂时的!”

沈天姿朝温菁菁看了一眼,一脸鄙夷,按了一下按钮,两上服务员立即走了进来。

“沈小姐,还需要什么服务吗?”

“把平常做的,给温小姐也来一套。”沈天姿说完,站起来朝外走去。“我先走了,你慢慢做。”

温菁菁已经躺好,闭上双眼,朝沈天姿挥挥手。

这一套的美容服务下来,也能省好几千块呢!

也算是,沈天姿给她的辛苦费了!

她知道,沈天姿虽然嘴上不说,但是心里,却巴不得简慕晚死,要不然,这一千万能这么容易掏出来吗?!

她现在,就好好的享受享受,说不定,等她做完美容,那边就有好消息传来了!

……

手术进行了三个小时零四十分钟,还在昏迷中的简慕晚,被推出手术室。

孙泽和翟亦扬立即迎了上去。

“病人暂时在ICU观察一天,如果没有什么事情,可以转到加护病房。”医生朝孙泽说道。

手术同意书,也是孙泽签的,所以现在,有关于简慕晚的一切,他们只认孙泽。

“她什么时候能醒过来?”

“快的话,一两个小时,慢的话,一两天。”医生给出了一个明确的答案。

孙泽猛然松了一口气。一旁的人,也是一样,高高悬起的心,终于都落了下来。

随后,几个护士把简慕晚推了出来,孙泽立即步声音上前去。程之卿也走上前,看到简慕晚苍白的脸色,他的心里,又是一痛。

“病人要送到ICU,暂时不能探视,请让一让。”

两人让开,让护士推着简慕晚往ICU的方向走去。

“医生,小晚醒来之后,能吃东西吗?”翟母立即询问道。这里,都是一群男人,她要把照顾小晚的活给包揽了。

别人来照顾,她也不放心。

“三天之内,可以进一些流食,清淡为主,最好只放少许盐。”

“好的,好的。谢谢医生。”

“不用客气。现在手术也做完了,很成功,病人不会有生命危险,你们也不用这么多人留在医院里,留一人陪护的就可以了。”

“病房安排好了吗?”

“应该安排好了,可以去护士站问一问,你们要的是VIP私人病房,应该是当天就能安排下来。你们确定病房安排好了,就去那边办齐手续,等着护士的通知,去ICU接病人回病房就行了。”

“好的,谢谢医生。”

“我还有事,先去忙了,如果有什么事情,随时打我电话。”

“好的。”

医生走后,孙法朝程之卿望去,“程先生,这里有我们在,不会有事的,你先回去吧。”

程之卿知道,即使他要留下来,孙泽也不会同意。

他转身朝翟亦扬望去,“有事给我电话。”

“好的。”翟亦扬点点头。

孙泽听到,立即给蓉姨打了个电话,夫人这边,也不能离人,让蓉姨就守在医院里照顾着。他也会尽量守在这里。

“孙先生,如果你还有其它的事情忙,我在这里寸步不离的照顾姑姑。有什么事情,你尽管吩咐我。”翟亦扬也自告奋勇。

孙泽现在,谁也不敢轻易的相信,但是翟家的这几位,与简慕晚有着很深的缘分,他反而能放得下心来。

“好。”他朝翟亦扬点点头。

六个小时后,简慕晚悠悠转醒,有那么一瞬间,五官全失。

首先恢复的,是她的听力。

她好像听到仪器滴滴声。

接着,她有一点力气,能撑开沉重的眼皮,眼前还是白白的一片,景物都是模糊的,渐渐的,才清晰起来。

她看到,白色的墙壁,一尘不染。

四周,还夹杂着消毒水的味道。

她微微动了一下手指,身体才渐渐的有了知觉。

醒,痛,胀,像是全身都膨胀了几倍一样,这种感觉,好难受。

她没死!在医院里!

她现在,已经完全能意识到自己的状态。

一旁的护士发现她醒了过来,立即走上前来和她打招呼。

“水~~水……”简慕晚虚弱的开口。

“你想喝水是吗?我马上倒水过来。”

简慕晚抿了抿唇,发现,她还带着氧气罩,她感觉喉咙像是被火烤过,要干裂了一样。

她明明是落入水中了,怎么醒来后,却像是落入火场了一样。

护士拿了水过来,拿着棉签,轻轻的往她唇上蘸了一下。

湿润的感觉,让简慕晚感觉好多了,她其实,并不是渴了,而是干,口干舌燥。

“感觉好一些了吗?”

她缓缓点点头,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

“你感觉怎么样?”

简慕晚示意了一下自己的胸口,她有一种,被十斤重的盐水袋压着的错觉,还好,并没有那种无法呼吸的感觉了。

“这里难受很正常,要等慢慢恢复,我再给你用湿一下嘴巴,你现在还不能一口一口的喝水。”

简慕晚再次点点头。

护士细心的给她润着嘴巴。

“你现在在ICU,你放心,手术很成功没有生命危险了,接下来,你要好好的修养,如果在这里观察一天,没有什么事的话,就可以转到普通病房。”

简慕晚点点头,认真的听着护士给她说此时的情况。

“别的你不用担心,你的家属,已经把事情都安排好了,现在还不能探视,等明天转到普通的病房,就可以让家属轮流来照顾了。”

简慕晚听到这些,心里暗暗松了一口气。才醒来这么一会,就好像耗尽了她所有的力气一样。

“又困了是吗?麻药还没有完全挥发,要是觉得困,就睡一会吧。”

简慕晚已经渐渐的失去意识,这种困意,是挡都挡不住的。

……

孙泽带着人,亲自一那家游乐公司,和负责人交谈。

这件事情,相关部分,也已经介入调查,目前还没有结论。

“当天,是哪两个工作人员?我只要见到他们就可以了,有些话,我想亲自问问。”

游乐公司的老总,碍于孙泽的势力,不得不将当天负责的那两人交了出来。

这两人,一个姓杜,一个姓陈,是同乡,一起来到公司工作,原本那天,只是其中一个姓陈的上班,姓杜的就另一个工人换了时间,两人这才凑一起上班。

现在,事情出了,公司应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就承担什么样的责任。

这二人,也被相关部分叫去,接受调查。

现在,初步安性,就是一起安全事故,是一场意外。

“孙先生,对于公司的这一次事故,差一点害到简小姐有性命之忧,深表歉意,我们愿意承担责任,还请孙先生一起商议一下,赔偿的事宜。”游乐公司的老总万分诚恳的说道。

“赔偿的事情,以后再说,先把那两个人交给我。”

“好的,我马上让人去叫他们。”

“暂时,他们两个,也不回公司上班了,等我用完再说。”孙泽说完,大步离去。

游乐公司的老总发现自己背都湿了一片,他一向不怎么关注娱乐圈,不知道简慕晚是谁,但是现在,他知道,他们公司的娱乐设备,伤得是与靳司南有关的人!

靳三少啊!

他现在,还是怎么想着,让这件事情平息下去,目前,他已经整个游乐公司半年利润了!如果再这样下去,他非得破产不可!

所以,孙泽只是要两个人,他二话不说就给。

至于孙泽要怎么处理,那是他的事情!

孙泽看着被拽进车子里的两人,直接朝那个车子走了过去,坐在车里。

车子里,一下子变得拥挤起来。

这两人,吓得大气都不敢喘一声,不知道为什么面对调查的时候,他们都没有像现在这么紧张,现在反而心里充满恐惧。

“开车。”孙泽一声令下。

车子缓缓驶向前方,这两人,全身发抖,不知道这些人,究竟要把他们怎么样。

不过,他们已经相互通过气,任何情况下,都不要说出去,熬过去这几天,只要拿到钱,就可以远走高飞!

可是时间过去了,他们没有等到钱,反而等到了这些人!

他们能在调查人员面前,没有露出一丝马脚,在这些人面前,他们一样不会。

车子缓缓停了下来,这两人直接被拽了出来。

这里,很荒凉,不知道是什么地方,看起来,好像是一个废弃的酿酒厂,四周充斥着一股气味。

远方,有两个大水缸,积了很多雨水,呈现朱红色,表面上还飘着一层油渍状的东西,远远的闻起来,都让人作呕!

孙泽一个眼神,这两人被拽着,直接走向那两个大水缸。

拉着他们的人,二话不说,将他们浸入水中!

两人顿时剧烈的挣扎着。

因为事情来的太突然,他们都没有防备,被按进水里的那一瞬间,他们只能咕噜咕噜的喝水。

这水的味道,真的是无法形容!

过了一会,比水的味道更严重的是,他们无法呼吸了,会被活活淹死!

就在最后一丝空气要消失的时候,按着他们的人,突然松手了。

两人瘫软在地上,不断的呕吐!

“机会只有一次,我希望,能从你们的嘴里,听到事情的真相!”

“我不知道!我什么也不知道!”一个人失声喊道。

孙泽一个眼神,一旁的人立即拉起那个人,现一次按到水中。

一旁的人,吓得脸色苍白,身子不断的发抖。

“你呢?你怎么说?”

好那人的心里,有些松动,他不想再被按在那缸水中了!太臭,太臭!但是,一想到那五百万,他又有了信心,只要他们自己不说,这些人又能拿他们怎么样?

无非就是想要他们主动承认罢了!

“我真的不知道,你们要我们说什么。”

孙泽冷冷一笑,直接提起这个人,按到水缸里。

嘴还挺硬的!落到他们的手里了,还敢死撑!

两人现被拉了出来,已经淹淹一息了!

“我看他们,是死鸭子嘴硬!”

“那就给他们来点厉害的颜色看看!”孙泽说完,抽出一根烟,站在一旁。

另外两人,一人手中握着我一把匕首。

这两人一看明晃晃的刀子,顿时紧张起来。

其中一人,二话不说,拿着匕首朝刘姓的男子身刺去,还狠狠的搅动了一下,然后直接抽出来。血喷了出来,像是泉水一样,往外飙!

另外的一个,已经完全吓傻了!

“不说是吗?那我就一根一根的切掉你的手指头,等十根切完,你还是想不起来,有什么要说的,那我就把你的心挖出来。”

那人哆嗦着,还是咬紧牙关!

他不相信。这伙人直接带走了他们,敢做也这种事情来。

他们就不害怕吗?

下一秒,一人的大拇指被切了下来,他立即惨加一声!

看着面前的断指,痛得死去活来。

“不要切我的手,我说我都说!我什么都说!”

孙泽将手中烟扔掉,唇角扬起的一抹冷笑,走上前去,先是给那个受不了,要先招的人一脚,狠狠的踩着那人的脸,使劲的往地上辗!

“说!”

……

简慕晚在ICU里观察了一天,没有什么大碍,就转到了普通病房。

容姨和翟家的一家三口都在,还唐乐乐和应辰。

病房里,站满了人。

昨天还很虚弱的简慕晚,今天已经有力气说话了。

“我的事情,先不要告诉珩珩。”她最担心的就是这一点。

“你放心,珩珩这几天,让我爸妈照顾,他很喜欢去武馆。”翟亦扬立即回应道。

“嗯。”简慕晚点点头。

“小晚,想不想吃点东西?我煲了一点汤,你多少喝两口吧?”

“好。”

翟母立即去装了一碗,坐在简慕晚面前。

简慕晚刚伸出手想要接过碗,被翟母拦住了,“你不嫌弃的话,我来喂你吧,你才刚好。要多注意休息,也不喝太多,太几口,先补补元气。”

“我怎么会嫌弃呢。”简慕晚淡淡一笑,乖乖的坐在那里,让翟母喂她。

程之卿捧着一束鲜花走了进来,看到简慕晚能吃点东西了,暗暗松了一口气。

简慕晚看着这一屋子关怀她的人,有些不好意思,“你们不用这么小心翼翼,也不用那么放心上,我都没事了,很快就能恢复了。”

“说什么傻话呢!三少要是知道,不得心疼死!”蓉姨带着几分溺爱的轻斥了一声。

“就是,这么大的事情,还不当一回事!好好的养好身体!什么事情都不要想,听到没有。”翟母也站在蓉姨这边。

简慕晚无奈的笑了笑,又喝了几口汤,就没有什么胃口了。

翟母见简慕晚吃一口,都觉得特别的有成就感。

“等一下,再喝一点,多吃几次,一次少喝点。”

“嗯。”简慕晚点点头。

她从来没有被这么多人关心过,照顾过,所以一点病人的小脾气都没有,乖的让人心疼。

“我能和阿卿,单独说几句话吗。”简慕晚朝病房的其余人说道。

一旁的人,立即有眼色的退了出去,把空间留人两人。

程之卿正想着,怎么才有机会,能和她独处一下,哪怕,就是一分钟都好,他好想,听到她亲口对他说,她现在很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