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2章:正经不过三秒!/军婚蜜宠:老公,套路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吃完早餐,简慕晚带着简子珩坐在二楼的阳台上晒太阳,蓉姨出去买菜,今天靳司南要回来,简慕晚吩咐了,要多准备一些菜。

简子珩靠在妈妈的怀里,不时的朝妈妈询问着。

“妈妈,爸爸什么时候会回来啊?”

“应该快了吧。”简慕晚也不知道怎么回答,只能这么和简子珩说。

“中午能回来吗?”

“宝贝,妈妈也不知道。你看现在天气这么好,咱们就靠在这里补一个懒觉,说不定睡醒的时候,你爸爸就回来了。”

“好吧。”简子珩点点头。

暖暖的阳光照在人的身上,没过多久,困意袭来,母子二人相拥在一起沉沉睡去。

十点半左右,靳司南开着车子回到家。

屋里静悄悄的,他从车子上走下来朝屋内走去。

来到二楼,才发现阳台上一大一小的两个身影,好像睡着了。

看到他牵肠挂肚的两个人的那一刻,他觉得无比满足和幸福,心里的悲痛,也稍稍减轻了一些,他缓缓走上前去,不忍吵醒他们。

他就这么站在两人面前,静静的看着她们的睡颜。

过了好久,他才转身走到房间里,去拿了个毯子。

虽然说外面的太阳很大,并不冷,但是还是有些冷风会时不时的吹过来。

简慕晚突然醒了过来,因为在室外太久了,眼睛一时间间适应不了强烈的光线,虽然睁开眼,眼前却是黑漆漆的一片,她只能看清眼前的这个轮廓。

她突然伸出手,紧紧的抓着靳司南的手。

熟悉的温度,熟悉的味道,这一刻,她的心里,是那么的安心!

靳司南直接将她抱了起来,紧紧的搂着她。

一旁的珩珩睡得太沉,没有被吵醒,靳司南抱着简慕晚,朝屋里走去。

她的眼睛,适应了光线以后,才逐渐看清他的脸。

他的变化,实在是太大了!大到让她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憔悴的让人心疼。

头发也长了,胡子没有刮,皮肤黑黑的,瘦了好多。

这一段时间,他都经历了什么?!

她竟然以为,他去军区,就只是跑跑步,参加一下军区的常规训练。却没有想到,他的任务,竟然会这么危险和艰难!

靳司南站在她面前,一动不动,就这么让她看着。

她伸出手,轻轻的的摸着他的脸颊。

“晚晚,我在你的眼里,看到了担心,你是不是,在期待着我回来?”靳司南小声询问。

“嗯。”简慕晚点点头。没有回避他炽热的目光。

靳司南激动的将她搂在怀里。

“我可以当成,你对我,其实还是有那么一丝依恋吗?”

“靳司南,这个世界上,只有我妈妈和你,才会对我这么好,我已经失去我妈妈了,不想失去你,所以不管我们是什么关系,我都想你好好的,平平安安的。”

“傻瓜,我们还能有什么关系,当然是夫妻,这一辈子,都要相依相守的人!”靳司南紧紧的抱着她,舍不得松手。

“陆少的事情,你安排好了吗?”

一提到这件事,靳司南的心情,猛然跌落到谷底。

“我已经把陆少和兄弟们送到军区部门,剩下的事情,时御霆会处理。我现在就是要想办法,保住第四军区。不能让苏家的人得逞。”

“嗯。”简慕晚点点头,心里暗暗松了一口气,还好,靳司南现在已经完全冷静下来。

她真怕,他这样的性子,为会了陆少,做出什么过激的事情。

事实上,靳司南早就想过,他想让苏家的人偿命!

这事虽然没有证据,但是,绝对和苏家脱不了干系!

他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简慕晚一珩珩!所以,他才逐渐冷静下来,时御霆也是怕他会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气,才将这件事情拦下,他自己去处理。

“你吃早饭了没有?要不去洗个热水澡,好好的休息一下,我去给你准备早膳。”简慕晚看着他这副模样,很心疼。

“不用,你什么也不用做,就在这里陪着我。”靳司南搂着她,不愿意松手。

只有抱着她,他的心里才会好受一些。

“你没有受伤吧?”简慕晚小声询问。

“没有,我没事。这段时间,陆家怎么样?老爷子的身体没事吧?还有嫂子,她听到消息后,有没有什么过激的反应。”

“没有,一诺坚强的让人心疼,但是,她始终不愿意相信,这件事情是真的,她坚持,陆少一定还活着。”

“我也有这种感觉,虽然我亲眼看着,陆少所在的地方被击中,但是,我始终无法接受,他牺牲的事实!我向总统先生报告的时候,总统先生也不相信。每一次,陆少都能化险为夷,我相信,这一次也一样!”

“最近,沈家不管是在G市,还是在帝都,都很猖狂,加上苏家,老爷子和一诺,不知道怎么办,我还担心,他们下面要对付的,就是陆家。”简慕晚最近,都有留意这些,但是她也是有心无力,不知道怎么才能帮到一诺。

现在好了,靳司南回来了,还有时御霆。

“靳司南,你一定要帮助一诺和老爷子,渡过这个难关,不能让她们任人欺凌,如果没有一诺,我们的珩珩还不知道会是什么样子。”简慕晚拉着靳司南的衣袖,朝他请求着。

靳司南抬手,抚着她的发丝,“傻瓜,我与陆少是什么样的感情?即使没有嫂子救了珩珩,我都不可能不管不顾。我现在担心的是,外面的敌人虽然可怕,更怕的是老爷子承受不住这个打击。”

简慕晚的心里,也万分担忧。

老爷子才做完手术没有多久,上一次,情况就那么凶险。

靳司南捧起简慕晚的小脸,“你呢?我不在的这段时间里,有没有受欺负?”

“没有。”简慕晚摇摇头。

靳司南才不信,他还没有空去找孙泽。

他俯身,吻上她的唇。

缠绵的吻,似要将他们二人拉到另外一个世界,可以暂时不要再想任何悲伤的事情。

简子珩悠悠转醒,看着身上盖着的毯子,一转身,睡在身旁的妈妈不见了!

他立即朝屋里看去,就见到一个高大的身影将妈妈逼到墙角,亲的难舍难分。

小小的他无奈的耸耸肩膀,重新躺了回去,拿起毯子盖着自己的头,继续装睡。

人家都说,小别胜新婚,所以他还是不要去打扰他们了。

几月不见,靳司南对她,有着浓烈的渴望,这一个吻,更是唤起了他体内所有的激情。

“靳司南,等一下,不要在这里。”简慕晚怕简子珩随时醒过来,给孩子看到这样的事情不好。

靳司南朝简子珩的方向望了一眼,抱起怀中的女人朝浴室走去,“你刚刚不是让我冲个热水澡吗?你陪我一起去。”

简慕晚红着脸,点点头。

简子珩偷偷的将脸从毯子里探出来,深深的吸了几口气,小小的人儿,脸上全是兴奋的笑容,等了这么久,盼了这么久,爸爸终于回来了!

靳司南和简慕晚一同从浴室走出来,两的身上全都是湿湿的。

简子珩已经受不了,一个人先跑下楼去玩了。

简慕晚抱着浴袍,去衣柜里给靳司南找衣服。

靳司南刮了一下胡子,整个人都显得精神多了,但是,眼中还有一些挥之不去的悲痛。

不知道时御霆有没有去陆家,是怎么和老爷子说的,他现在很怕见到老爷子,怕他的出现,对老爷子是一种打击。他若不回来,他们或许还有一个念想,希望陆少能一起回来。

他回来,等于把他们的念想,也一同给抹杀了。

“靳司南,要不要我陪你过去一趟,看看老爷子和一诺?”

“不,暂时不要过去,交给时御霆处理。”

“好,听你的。”简慕晚点点头,“把衣服换了吧。”

靳司南抱着简慕晚,搂着她的腰,直接将她按在床上,“我还想再来一次。”

他俯身,封住她的红唇,不给她任何反驳的机会。

……

简子珩一直在楼下等了一两个小时,才看到从楼上走下来的两人。

他早已经没有那种初开始的激情了!

他发现,爸爸的眼里,只有妈妈,妈妈的眼里,只有爸爸,他们眼里只有彼此,没有他!

简慕晚发现,珩珩一个人会在沙发上闷闷不乐,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他看到靳司南回来,不应该开心兴奋才对吗?怎么是这样的表情?

靳司南走上前,将珩珩搂在怀里,“儿子,爸爸回来了。”

“嗯。”简子珩哼了一声。

“是谁惹你生气了?告诉爸爸,爸替你出气!”靳司南直接将简子珩抱到自己的腿上,才发现,这才几个月不见,儿子都长高了那么多。

“你想怎么替我出气?”

“你想怎么样?”靳司南笑着反问。

“我……我也不知道能怎么样!你们眼里还有没有我呀!你回来就抱着妈妈,去洗上澡都能洗一个小时,又在房间里一两个小时,都不理我的!”

简慕晚这才发现,儿子竟然吃醋了!

究竟是吃她的醋,还是吃靳司南的醋?

“原来是这样啊!我觉得,我和你妈妈一点错都没有。”

“为什么?你们都把我欺负成这样了!”简子珩大声反驳。

“因为,你长大后,你最亲密的人也会变成你的妻子,我最亲密的人是你的妈妈。”靳司南直接回应。

显然,这个年纪的简子珩还不能理解,“不!我妈妈和我才是最亲的!”

“你妈妈现在和我最亲密!”

“你胡说!”

简慕晚看着才一见面就吵起来的父子俩,有些头痛,连忙上前劝着,“妈妈最亲的人,是你们两个。”

靳司南听到简慕晚说这一句话,猛然抬头看着她,他的眼中,闪着一丝兴奋的光芒,她说什么?最亲的人,是他和珩珩?

这是不是一种变相的表白?

这一句话,简子珩更加不满。

“不可以!一山不容二虎!我是最亲的,爸爸是第二亲!”

“好,你是最亲的,爸爸是第二。”简慕晚顺着简子珩的话哄着。

简子珩从靳司南的怀里挣扎着出来,紧紧的搂着简慕晚的胳膊宣示主权。

靳司南突然拽过简慕晚,在她的脸上,亲了一下。

这一个小动作,看在简子珩的眼里,就是一种无言的挑衅!

“哼!”

“珩珩,你今天不是特别期待爸爸回来吗?”

“现在不期待了!”简子珩故意说道。

“哎呀,我也不在乎某个小子期待不期待,反正我只在乎我的晚晚。”

简子珩立即把妈妈往自己身边拽了拽。

蓉姨从厨房里走出来,笑看着这一家三口,好久家里都没有像现在这么热闹了。

“三少,夫人,小少爷,来吃饭了。”

简子珩紧紧的拉着简慕晚,不想让简慕晚和靳司南一起走到餐厅,谁知道,他的小心思,被靳司南一眼看穿,小小的他,只能睁睁睁的看着那只长长的胳膊,搂在妈妈的肩膀上。

这下好了,那个高大的身躯把他完全挡住了!

“你们能不能好好相处?不见面,想的不行,一见面就这样!”

“妈妈,你得让他先给我道歉,我在考虑要不要原谅他。”简子珩一副傲气的小模样。

靳司南忍不住笑了,缓缓弯下身子,将珩珩抱了起来,再一手搂着简慕晚的肩膀,“儿子,这样你满意了吗?”

见爸爸主动示好,简子珩的心里舒服不少。

“你还没有和我道歉!”

“对不起,虽然我不知道我哪错了!但是,谁让我是你爸,你是我亲儿子!”

“好吧,谁让我是我亲生的,谁让你是我爸,我还是勉为其难的不和你计较好了。”

简慕晚简直是服了他们父子俩。

……

靳司南在家里吃完饭,还要急着去军区总部,越是这个时候,他越不能放松,他要看看,苏家下一步,要怎么走!也好想好应对的方法。

简慕晚送靳司南出门。

靳司南靠在车门上,笑看着她。

“干嘛用这种眼神看着我?”

“这种感觉真好,像是有一个家,不管心里有多难受,回到这里,就会觉得好受多了,谢谢你,晚晚。”

“怎么突然这样?”简慕晚有些不太习惯,突然正经起来的靳司南。

他突然站直身子,朝她靠近了一些,“我发现,今天的你,比以往都要的热情,而且比以前更容易进入状态。是不是……”

“靳司南!你赶紧走吧。”简慕晚直接朝他身上拍了一下,打断他的话。

她的脸,红得发烧!

靳司南,绝对正经不过三秒!

“晚晚,我是不是,已经慢慢的走进你的心里了?”靳司南不得到答案,誓不罢休。

“你能不能不要在磨叽了?”简慕晚怎么可能当着他的面承认,而且,她也不想,让他们之间进展的这么快。太快了,她有些害怕,总觉得,有些东西,让她抓不住。

靳司南没有听她像往常一样,斩钉截铁的否认,就已经很满足了。

“亲一下,我就走了。”

简慕晚立即上前,朝他脸上亲一下。

“这么迫切,早就想亲我了吧?”

“是的,是的,我对你有非份之想好了吧。”

“那我要不要配合你一下,反正你很好侍候,有个十分钟足够了!”

“十分钟传出去,不怕有损你的英明吗?”简慕晚反驳了一句。

靳司南被她这一句话堵得哑口无言,看了一下时间,拉开车门上车。

他的心里,突然有一种浓浓的不舍!舍不得离开,舍不得她,舍不得珩珩。

以前,他还想着,有陆少在,他随时都可以离开军区,恢复正常的生活,陪着老婆和孩子,享受生活,享受时光。

但是,现在……

苏家不倒,他绝不离开军区!

简慕晚看着那辆远去的车子,裹紧了衣服,站在那里,许久才转身回到屋里。

……

第二天一早,简慕晚亲自送珩珩去学校,开着车直接去公司。

路上,她给程之卿打了个电话,确定这周,她可以恢复拍摄。

因为她的原因,已经推迟了那么久,她也很不好意思。

来到公司后,唐乐乐立即过来,告诉她近期的工作安排,简慕晚会在办公桌前听着。

“晚晚,徐玉莲拒绝了我们的邀请,据我所知,她不光是拒绝了我们,还拒绝了很多人,统一的回复是,今年要好好的休整一下,想要出国学习,大概明年一年都会在国外。”

“我知道了,随时和她保持联系,我觉得,她是我们公司需要的,她的公关能力,目前来说,在这个圈子里,没有几个人能比得上,应辰要处理公司的事情,如果有徐玉莲加入,我们以后会更得心应手一些。”

“晚晚,你什么时候有空?应总见了一些想要签约我们公司的艺人,他说最终还要你确定,他选了一些各方面条件都比交好的。”

“这件事情,不用太急。温菁菁那边怎么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