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3章:拿钱砸死你!/军婚蜜宠:老公,套路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提起温菁菁,唐乐乐立即将手里的东西放下,要说的可太多了!

“温菁菁主演的那部新戏,被邵先生亲自换了角色,她还和她妈妈大闹剧组,最后,被直接赶了出来,听说,前段时间的那个见面会,因为违约了,现在那家公司,把艺航也给告了!听说,温菁菁也要自行承担一半的责任,人家要三千万的赔偿!”

“然后呢?”简慕晚轻声询问。

“然后,温菁菁也因为换角的事,起诉了艺航,与艺航彻底的闹翻了!”

简慕晚没再追问,可想而知,温菁菁的下场。

“晚晚,还有一件事情,温菁菁的粉丝严重脱粉,还有更多粉丝不断的爆她的黑料,她现在,可是恶名远扬,再也不要想在圈子里翻身了!”

“这几天,议论的最多的,就是温菁菁的陪睡门,现在因为和温菁菁牵扯到一点点头系的男人,都避之不及!”

“她能混到现在,不知道有多少幕后的肮脏事。现在,只不过是真相大白罢了。”

“这就叫,多行不义必自毙!”

“乐乐,把剧本再给我拿来一下,我再过一遍,明天就要恢复拍摄了,我也提前找一找感觉。”

“好的!”

简慕晚看着剧本的时候,才可以心无旁骛。她现在最担心的,就是一诺,陆老爷子,还好,并没有听到什么风吹草动。

……

医院

温铭学的医疗费,早已经欠费,一直在用着的高级药物,全都停了下来,他也从高级病房挪到了普通病房的走廊加床。

因为没有人出护工费,请的护工在侍候了他几天之后,也不干了。

他虽然已经恢复意识,但是却瘫痪在床,没有人扶着的话,连坐都坐不起来。

医院不停的打电话给温菁菁,但是温菁菁一拖再拖。还是没有赶来医院把医药费给交了。

护士走过来,一闻到床上的味道,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她们有一些,还是小姑娘,却因为没有人管,没有人问,要义务的侍候这个病人,本身就觉得很不愿意,现加上,他又大小便不能自理,就更加让人受不了!

小便还好说,若是谁当班的时候,遇上大便,那简直就是一种精神的摧残!

温铭学做梦也没有想到,他会落到今天这样的下场。

而他认为,最亲最亲的老婆和女儿,已经半个月见不着人了!

医药费也停了,护工也没有钱请了,他在这里,简直生不如死!

有时候,他真的很想,一死了之!

可是,他又没有勇气。

小护士看了他几眼,才掀起被褥,就受不了,走到一边,放声大哭。

医院再不解决这个病人,她们这个科室的护士,恐怕要集体辞职了!

主任没有办法,只能再次联络温菁菁。

“温小姐,现在温先生的情况,基本也是这样了,要想好转,还要通过以后坚持训练,才有靠辅助器站立或者行走的可能,要不,你们为他办理出院手续,这样不但能节省一大笔医药费,还能在家里照顾。”

“医生,我温菁菁是缺那点医药费的人吗?我最近只是太忙了。”

“是,是的!你不缺那点医药费,请你今天务必过来,办理出院手续,另外,带上六万九千块钱,把欠下的医药费结了!如果,你不来的话,我们也会采取一些措施,反正温菁菁小姐最近已经有那么多不好的传闻了,也不外乎再多一条,不尽赡养义务的罪名。”

“我哪里不尽赡养义务?我不尽赡养义务,能让我爸住最好的病房吗?”温菁菁怒声质问,谁知那边直接挂了电话,不再与她多废话。

温菁菁拿着手机,气的要爆炸了,她最近的事情,焦头烂额,那还有空理会医院的事情。

不过,那个医生说的,让他爸出院,这倒是可以的。最起码,还能省那么多医疗费。

“妈,你今天去医院,把我爸接回来吧?”

“为什么要接回来?在医院多好?说不定还能有治好的可能,如果他就这样,就是个废物了!我还在忙你的事情,哪里有空照顾他?”温夫人从狭小的洗手间里走出来,手里还拿着化妆镜。

“医院那边,已经催欠费了,好像有将近七万,我怕再住下去,不知道要花多钱!”

“七万?!”温夫人顿时尖叫一声!

这个数对她们现在来说,可是一笔不小的数目,她们现在,完全没有经济来源,而且每天的开销,也不是一笔小数目,就那么点老本了,还有那么多官司缠身,简直分分钟要睡大街的状态。

现在,竟然还要给医院七万!

“我现在就去接他。”温夫人想了想,再看看这狭小的二室一厅,接一个病人回来,还不知道要怎么过日子!

哎,她的衣服都不知道往哪里放了!

日子怎么会过成这样?这都是简慕晚那个小贱人害的!要不是简慕晚,她们怎么可能过这样的日子?

温夫人精心打扮了一下,提着她以前买的名牌包包,光鲜亮丽的去了医院。

到了医院,一看眼前的情况,她的脸色顿时僵住了!

“你们就是这样照顾病人的吗?”她指着一旁的小护士就是一通怒吼!

小护士两眼都是泪,一个字也反驳不出来。

“我们只管治病救人,吃喝拉撒是家属的问题!我还没有见过,把一个瘫痪在床,生活不能自理的家人,扔在医院里,半个月不管不问,医药费也不交的呢!”护士长走上来,直接反驳道。

温夫人被堵得无活可说,这也是她们自己的问题。

“你是来办理出院手续的吗?”

“是!”

“麻烦你去收费处,把费用结清,另外,最好去外面的医疗器材店,买个轮椅,再给病人买两件换洗的衣服,我们提供一个病房给人,把病人清理好再走。”护士长说完,带着护士离开此处。

温夫人看着这张病床,恶心的想吐。

温铭学始终闭着双眼,脸色差的没有一丝血色。

此时,也不知道他心里,都想了些什么。

温夫人转身换护士长的吩咐,去交费买东西,她的心里憋着一股闷气,她还这么年轻,以后就要侍候这个瘫子吗?而且还生活不能自理!

不,她绝不要过这种日子!

温夫人深吸了一口气,心里有一个念头闪过。

要是当初,没有把温铭学抢救回来就好了,这样的话,也不用有现在这些麻烦的事情。

一想到,等下要给温铭学清洗,她控制不住胃里一阵翻腾。

终于,缴好费用,买了轮椅和衣服,她却迟迟不想走到病房去。

她走到护士台,朝几个值班的护士询问道,“能帮我介绍一个护工吗?帮我丈夫清洗一下,我出五百块。”

“不好意思,找不到。”护士直接回答道。

“就你吧,你去帮忙清洗,这是五百块钱。”温夫人直接掏了五张,放到这个护士面前。

小护士端着面前工具转身朝一旁走去,完全对温夫人视若无睹。

温夫人一脸怒气,一把抓过几张钱,朝另一个护士走去。

这个护士还没等她走过来,就转身干别的。

温夫人气得握紧了钱,这年头,还有人,钱都不要的!五百块嫌少了是吗?好!她再加五百!

“一千!你们谁愿意去?这钱就是谁的!”

护士站,依然没有一个人愿意理她。

“两千!”

还是没有人理她。

“五千!”

“把五千块钱拿出来。”一道声音突然响起,听起来如黄莺出谷一般悦耳。

一旁的护士纷纷抬起头,看着出声的那道身影。

这位,在她们医院可是出了名的!从国外回来的医学天才,傅清笺博士。

温夫人的脸上,还着一丝笑意,看着面前这个穿着医生的白褂的女孩,看起来很年轻,长得也很漂亮,她见过娱乐圈的各种漂亮脸蛋。

不过,还是被这位医生的容颜惊艳了,冷冷的外表,就如同一朵一尘不染的空谷幽蓝。

眼神也凉凉的,让人感觉,有些冷意。

看来,人不可貌相,这样的医生,为了五千块钱,也可以什么活都干。

她将包里的一叠钱拿出来,抽了五十张出来,朝傅清笺走过去。

傅清笺接过钱,在手里摔了一下,接着,直接对着温夫人的脸摔了过去!

温夫人愣住了,脸被这五千块钱摔得生疼生疼!

“拿着你的钱,马上离开,医院不是菜市场,你这等泼妇想要撒泼就换个地方!”傅清笺冷声说道,不等温夫人有任何反应,转身朝办公室走去。

温夫人被摔的半天反应不过来,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人家已经走了。

“你竟然敢打人!”温夫人说着,就要朝医生办公室走。

另外几个男医生立即拦在门前,不让她有靠近办公室的机会。

世上奇葩何其多,眼前这个,就是奇葩中的奇葩!

温夫人一看这阵势,知道自己处于弱势,也不敢强来,转身走到刚刚的地方,将钱一都捡了起来。

温铭学还在病房,温夫人一个人吃力的将他弄到轮骑上,推到浴室里去清洗。

给他清洗这一次,她蹲在一旁的马桶边上,吐了六回!

温铭学不出声,倒在浴室冰冷的地板上,倒水不断的冲刷着他的身子。不知道从他的眼角流下的,究竟是泪还是水。

温夫人终于将温铭学收拾好,推着轮骑朝外走。

她来时,精心化的妆也花了,衣服也多少被打湿了一些,看起来,就像是一个落水的母鸡一样。

她一走到电梯,护士们就聚在一起议论开了!

“亏我以前还那么喜欢温菁菁,原来,竟然是这样的人!”

“就是,以前在电视上看到她,多光鲜啊,没想到私下里,竟然是这样的人!”

“你们没听,最近她的事情,闹得沸沸扬扬的,本来就不是什么好东西!”

“对,还好,都扒出来了,要不然,让这样的,承受那么高光环,还真是心理不平衡。”

“你们有没有发现,今天咱们的冰美人好酷!”

“我一直觉得傅医生好酷好不好!”

“我要是个男人,一定要娶她!”

“得了吧,人家才看不上你呢!”

“也不知道,傅医生有没有男朋友?”

“你别幻想了好不好,傅医生有没有男朋友,那几个男医生比你更想知道!”

“你说,人和人的关距怎么这么大呢?傅医生和他们也差不多年纪,人家的医术,都在国际医学界上获得很多专业的奖项了!这一次,还是我们院长特聘人家,人家才回国的。”

“哇!越说我就越崇拜傅医生了!”

傅清笺听着外面的议论声,拿起保温杯,喝了一口水。

在外人眼里,她的一切,都是那么值得人羡慕,却没有人知道,她的曾经。

曾经,她的命运仿佛被上帝遗忘,一次一次的挣扎在绝之中。直到,她遇到了老师和师母,直到,她成了他们的养女,但是没有多少人知道,她不是傅家亲生女儿。

……

温夫人费尽了力气,将温铭学弄到她们现在暂住的地方。

温菁菁看着躺在床上,一动不能动的爸爸,心里有些心酸。

“爸爸,你放心,我一定会夺回属于我的一切,从简慕晚的手里,连本带利的夺回来。”

“菁菁。”温铭学突然开口,朝温菁菁唤了一声。

“爸,你想说什么?”

温铭学感觉,他的舌头还有些僵硬,肚子里有太多的话想说,可是话到嘴边,却怎么也吐不出来,越想说越急,越急越说不出来。

突然,温菁菁的电话响了起来。

她立即走到一旁去接电话。

“真的?好的,我马上过去!”

在沙发上挺尸的温夫人一听到这一句话,顿时弹坐起来,像是的打了鸡血一样。

“菁菁,是不是邵总那边回话了?”

“是的,现在邵总的助理让我过去一趟。”

“我陪你一起去。”

“不用了妈,爸爸一个人在家里,你留下来陪陪他吧?”

“你身边一个人都没有,妈妈更不放心!遇到什么事情,你连个商量的人都没有,我们谈完就回来,也不会耽搁太久!”

“好吧!”温菁菁点点头。

“你等我下,我换件衣服,还有你,你也收拾收拾!等一下,趁机约一下钱总,他前段时间和你那么好,总不能一下子说舍下就舍下了!你现在,要利用一切你能利用的资源懂吗?”

“我知道了!”

“我们现在,需要的是钱!简慕晚为什么能翻身?还不是靠钱么?还不是因为靳司南给她撑腰吗?你要是能找一个像靳司南那样的,照样还能东山在起!”

“妈,放眼整个帝都,有几个像靳司南那样的富二代?”

“你也太悲观了!简慕晚能找得到,你就不能找到?当初,让你抓住沈天磊,你就是不上心,不听我的,现在好了吧,沈家是什么势力?!”

“妈,赶紧收拾吧,别唠叨了!”

躺在床上的温铭学听到母女二人的交谈,看着她们在屋子里忙碌着换衣服,化妆,觉得她们好陌生,好像,他从来都不认识她们一样。

这些年,他的眼里只有钱,天天应酬,赚钱,在他的概念里,他的妻子,无非就是爱打扮,有些爱慕虚荣,他的女儿,漂亮有资本,可以为他增加更多的财富。

等到这一刻,躺在这里,一动不能动,生活都不能自理的时候,他才知道,他这二十多年,过得有多荒唐。

他甚至,都回忆不到,一件有意义的事情。

听到关门声,他缓缓闭上双眼。

时光,仿佛倒退到了四十年前。

白墙,灰瓦,大榕树。大榕树下,是一个石桌石凳。

一个扎着小辫子的小女孩子从屋里跑出来,手里拿着两个刚出炉的包子。

“哥,吃包子!”

“妹妹,哥要写作业,你先吃!”

“不,哥一起吃,你一个,我一个,吃完了我陪你一起写作业。”

“嗯!”

哥哥和妹妹,一个人拿着一个包子,吃得津津有味!

吃完包子,屋里又传来一阵争吵,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爸爸妈妈每天都要吵架!哥哥拉着妹妹的手,小心翼翼的溜回院子里,就看到刚刚蒸好的包子滚落了一地,锅里也在地上,水洒到处流着。

爸爸扬起手,打了妈妈!

哥哥拉着妹妹,扑了过去,护着妈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