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6章:不如去求简慕晚/军婚蜜宠:老公,套路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温菁菁吐完,收拾一下点自己,走到一旁的沙发上,顺手拿出一根烟抽着。

温夫人坐在一旁,将烟从温菁菁的手里夺过来。

“他沈家,是想卸磨杀驴?”

“妈,别提深家了!”温菁菁再次将烟抢了回来,狠狠的吸了几口,按在烟灰缸上,直接躺在沙发上,“我睡了,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不要叫醒我!”

现在他们住的,就是一个两居室,温夫人不愿意与温铭学住在一个房间里,温菁菁直接选择了沙发,这才不是她的家,她迟早会脱离这里,重新回到以前的生活!

温菁菁带着几分醉意,沉沉睡去……

“菁菁!菁菁!”

温菁菁翻了个身,眉宇紧拧,还没有睡好的她,觉得头一阵刺痛。

“菁菁!快起来!”

“我不是说了,不要吵醒我吗!”温菁菁一声怒吼,直接从沙发上坐起来,睁开双眼发现面前站着两个陌生人,穿着制服。

她直接愣住了,再朝一旁一脸着急的温夫人望去,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了。

“温菁菁,你因涉嫌故意杀人,现在被正式拘捕。”

“故意杀人?我杀谁了!你们有证据吗?竟然敢这么污蔑我!”温菁菁高声反驳。

她的心里,还有是有些心虚,不会是上一次,谋害简慕晚的事情暴露了吧?那件事情不是已经结案了吗?不是已经过去了吗?

不,她不能慌。

“你们不说清楚,我是不会和你们走的!”

“这两个人,你认识吧?”其中一人,拿了一张片出来。

温菁菁一看到照片上的两人,后背冒出一层冷汗!

“他们已经什么都招供了。”

“不!他们诬陷我,我根本就不认识他们!”

“既然你不认识他们,为什么说他们污蔑你?你怎么知道,他们做了什么?又污蔑到你的身上?”

温菁菁被问的哑口无言。

正在她失神之迹,一副冰凉的手铐铐在她的手腕上。

没有给她一点挣扎的机会!

温夫人一看到这一幕,脸色一阵青白,“警察同志,你们一定是弄错了吧?菁菁她怎么会涉嫌故意杀人呢?这件事情,一定有误会。”

“你们可以聘请律师。”

那人说完,直接带着温菁菁朝外走去。

温菁菁这才想起来,不断的挣扎着,“不,我不去!我不要和你们走!”

“温菁菁,如果你再反抗,我们会将实际情况汇报,到时候,你可能还要罪加一等,你最好考虑清楚。”

温菁菁愣住一了,任由两人拉着她朝外走去。

“妈!去找沈天姿!她一定会帮我的!”温菁菁冲着温夫人喊道。

温夫人追了上去,心慌意乱。怎么会突然发生这样的事情?

还在屋里,动也能动温铭学心里万分着急,可是,他什么也不能做,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一切发生!刚刚那两位警察的话,他听得清清楚楚。

又是和简慕晚有关。

她们这母女二人,为什么就是不肯放过简慕晚!

温夫人回到到里,坐在沙发上就开始哭。

她是真的慌了!

“哭什么!”温铭学的声音从屋子里传来。

“哭什么?我能不哭吗?你现在往那里躺,什么也不用愁了,我呢?我什么事情都要管,都要顾。现在菁菁出事了,我可怎么活啊!”

“她出事,也是她自己罪有应得!”

温夫人一听,顿时跳起来,朝温铭学的房间走去,“温铭学,你怎么说话呢?什么叫她罪有应得!要不是那个简慕晚,让菁菁辛辛苦苦的得来的一切,都付之东流,菁菁又怎么会恨简慕晚恨到这种地步?”

“好好的一部戏,明明菁菁是主角,却被简慕晚一个配角给压得抬不起头来!抢戏抢资源也就罢了,她将我们差一点家破人亡!你是怎么倒下的?不都是因为简慕晚吗?”

“够了!”温铭学听够了。

她们永远都只会找别人的责任,却从来不想想自己。

“你闭嘴!”温夫人怒喝一声,“你现在算什么?就是一个生活不能自理的废物!你没有资格说话,你是不是大病了一场,脑子也坏掉了!竟然维护起那个贱人!”

“你去找沈家,不如去求求简慕晚。”

“求她?我才没有那么贱!”温夫人说完,朝外走去。

她得想办法,见沈天姿一面!

菁菁的事情,她还没有了解清楚,或许沈天资知道。

她现在,穷的连请律师的钱都没有!

温铭学听着关门声,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

简慕晚和应辰约好,公司见面再详谈,第二天一早,早早起床,按公司的上班时间去公司上班。

“不用着急,吃完早餐再走。”

“就我们两个,不用再准备早餐了。”

“热杯牛奶,煎个荷包蛋就好。”靳司南正在厨房里忙碌着,系着围裙的他,显得格外的亲切。

简慕晚看着他的模样,呆住了。

靳司南将食物装好盘,端了出来。

“怎么?昨天晚上,还没有看够?”

简慕晚立即错开目光,拉了椅子坐下,吃着他为她精心准备的早餐。

“等下吃完,我陪你去公司,刚好看一下孙泽给的收购方案,看先从哪一家入手。”

“你昨天怎么不告诉我,今天你也去公司?”

“昨天,你有给我机会说吗?”

“明有有很多机会,是你不说!”

“我喜欢做事的时候,一心一意。”

“好了,吃完早餐赶紧走!”简慕晚不想和他再继续这个话题。

吃完早饭,靳司南取下羽绒服,给简慕晚穿好,出去外面启动车子。

刚刚驶出别墅区,靳司南的电话不响了起来。

他一看来电号码,叹了一口气。

那天,他不应该那么急,开口和老大和老二说去公司上班的事情。

“阿南,你什么时候到公司?”

“我和爷爷说了,最近比较忙,所以就先不去公司了!”

“不行!我已经给你安排好了!你今天务必要到公司报道!没得商量!”

“啊?大哥,你说什么?我听不清啊?喂?喂……”靳司南将手机从面前拿开,越离越远。

“靳司南!你少给我装!你这招玩了那么多年,你不腻,我都听烦了!”

靳司南不理会靳家大少的咆哮,直接将电话切断。

他朝简慕晚望了一眼,见她看向窗外,不知道在想什么,打开音乐,选了一个舒缓的曲目,他也不知道怎么开口。

她一点都不好奇他的家里人,也不想着,了解了解吗?

“刚刚,打电话的,是我的大哥。”

“嗯。”简慕晚点点头,算是回应。

“昨天晚上,你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我刚好在家里和他们一起吃饭,我想知道靳氏集团为什么和沈家合作,所以就提出,去公司上班,没想到,这正中他们的下怀,现在好了,事情我已经弄清楚了,可是却没有办法脱身了。”

“你不想回去吗?”简慕晚轻声询问。

“不想!”靳司南的回答干脆利落,没有一丝犹豫。

“晚晚,我大哥和二哥,随便一个,就能撑得起靳家家业,所以,我也从来都没有想过,去公司去,更没有想过,去要什么家业,现在这样的就挺好的。”靳司南说完,抬起手握着简慕晚的手,“家里,已经有大哥二哥,我只想做晚晚的男人,只想撑晚晚头顶上的这片天。”

简慕晚听着他的声音,心跳控制不住的加速。

她也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竟然觉得害羞,控制不住的紧张起来。

她想将手,从他的手里抽出来,谁知,她才动了一下,他就握得更紧。

这一路上,两人都没有再出声,十指紧紧相扣,也一直没有分开。

应辰早早的在公司候着,一看到靳司南和简慕晚一同来到公司,立即迎了上去。

靳司南放在简慕晚腰上的手,轻轻的朝前推了一下,将简慕晚推到应辰面前,“去吧,有什么不懂的,就问应辰,我也去忙,中午我们一起去吃饭。”

“好。”简慕晚点点头。

“夫人,你们先看一看公司的资料,再了解一下,公司各部门的运营,然后我再给你讲解一下细节方面。”

两人一前一后朝办公室走去。

靳司南看着简慕晚,直到简慕晚进入办公室才收回目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