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9章:虽然是我的,不都是你在用吗?/军婚蜜宠:老公,套路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管靳夫人出于什么原因帮她,沈天姿都觉得,这笔生意她一点都不吃亏。

只要能得到靳司南,成为靳司南的名正言顺的合法妻子,她愿意与靳夫人合作。

“伯母,你放心,我永远站在你这一边。”

“你要记住,你今天说过的话,天姿,你只是要阿南这个人,并不在乎,他在靳家能全到多少家产,对不对?直接和你明说吧,阿南这些年,没有接触过公司和家里的生意,家里有老大和老二就足够了,我也没有想过,让他回来公司,他的性子也不适合。”

“伯母,你放心,以我沈家现在的地位,你觉得天姿是那样的人吗?我现在就可以给伯母做出保证,绝没有一点觊觎靳家家业的心,我要是能嫁入靳家,以后两家的合作起来,也更加方便,日后,还有哪一家,能和靳家沈家相提并论?”沈天姿在心里一阵冷笑。

要说以前,她是有一点羡慕靳家家大业大,现在她们沈家一样可以,她还有什么好羡慕的!

靳夫人还这么小心翼翼的,还是从骨子里看不起她。

不过,这些她都可以忍!

“我会抽个日子,和你的父母正式见个面,把你们的定亲的事情商量好,你有什么要求,也可以和伯母提出来,伯母一定满足你的要求。”

“这事,我还得回去问过我爸妈,毕竟是我的终身大事,也要听听她们的意见。”

“也对,你想的很周到。”

“伯母,菜都上来了,赶紧吃饭吧,等一下菜凉了就不好吃了。”沈天姿立即给靳夫人夹菜。

在没有嫁进靳家前,她这个好媳妇,乖巧的模样,还得继续装下去。

一但有了结婚证,有了合法的身份,她就不用这么小心翼翼。

吃完饭,沈天姿又陪着靳夫人在这里四处逛逛了一下,给靳夫人买了一些首饰。然后才开着车,朝公司的方向开去。

刚到公司楼下,一道身影就冲到她的车前,拦住她的去路。

她看着面前的这个女人,感觉有一些印象,但是想不起来,究竟是谁。

“沈小姐,我是菁菁的妈妈!”温夫人着急的站在车窗前,朝沈天姿说道。

温菁菁的妈妈?沈天姿想起来了,她将车窗摇了下来,“温妈妈,你好,你怎么到我公司来了?”

“我都找你找了两天了!沈小姐,菁菁被带走了,求你帮帮忙,想想办法,救救我的菁菁吧。”

“带走了?被谁带走了?发生什么事了?”沈天姿大概已经猜到了,靳司南一回来,能不收拾温菁菁吗?

靳司南一定知道简慕晚落水的事情,以温菁菁那种做事方式,说不定早就被靳司南的人抓到把柄。现在,温菁菁在她的面前,也是一枚弃子。

她犯不着,还要去插手这件事情,反而还惹得一身骚。

“被警察带走了!说她涉嫌故意杀人!”

“杀谁?”沈天姿一脸茫然,像是完全不知道这件事情的样子。

“杀……杀简慕晚,说简慕晚那一次落水,是菁菁做的。”

“怎么可能?那不是一场意外吗?”

“是啊!就是一场意外,却非说是菁菁做的!”

“那就奇怪了,温妈妈,你不用担心,我先了解一下情况,你回去等我消息吧。”

“好,好,谢谢你啊,沈小姐!没有我能帮我们了,现在只有你能帮菁菁了。”

“我会尽力的。”沈天姿说完,将车窗摇了上来,本来准备把车子就停在外面的,但是怕温夫人再来纠缠,只能往车库里开。

温夫人看着那辆车子,心里一点底气都没有。

但是,她也没有什么办法,只能按沈天姿所说的那样,回去等着消息。

他们这个家,怎么在短短的时间内,变成了这样?!

都是因为简慕晚,从简慕晚出现的那一刻,就是她们的噩梦!

……

靳司南直接回了星灿娱乐,简慕晚早已经回来了,应辰还在忙,她就自己整理上午没有看完的资料,看到靳司南的身影时,有些吃惊。

“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靳司南走到她面前,将她从椅子上拉起来,自己坐下去,搂着她,让她坐在他的腿上。

“我点菜,你都吃完了吗?”

“吃完了!吃得好撑。”

“是吗?”靳司南抬手,去摸她的肚子。简慕晚立即握着他的手。

“不要乱来!”

“没有乱来。”

“我还要看一些资料,你要是没事的话,去沙发上坐着。”

“我还没有吃饭呢!要不你再抽一点点时间,陪我出去吃点东西?”

“你没有吃饭?”

“嗯!”

“那你是去干嘛去了?”

“要不要陪我去?”

“你自己去吧,干嘛非要拉上我一起去,我下午还有很多事情要做,我只和程之卿请了两天假,还要赶着回去拍摄,明天还约了几个艺人,要过来面试。”

“我和你在一起,胃口都好一些。”

“没和我在一起那么久,也没有见你天天饿肚子。”

“好吧,我让孙泽给我送一些来,我也懒得出去。”

“好,那你去沙发上去休息一会,等孙泽给你送吃的来。”

“可是,我想在吃饭前,吃点餐前点心。”

“靳司南!”简慕晚惊呼一声。

她以后,和他在一起的时候,绝不穿短裙!

“姑姑!”翟亦扬推开门走了进来,手里捧着一盆兰花,这是他在市场上看到的,开得很漂亮,想着姑姑的办公室里没有盆栽,他就买下来。

谁知,他一推门进来,就感觉到一道刀子一样的目光,朝他射了过来。

他看到,一个男人抱着简慕晚,两人的姿势很暧昧。

简慕晚脸色通红,而那个男人,脸色黑的像是锅底一样。

“靳,靳先生!”

“出去!”靳司南冷冷的吐出两个字。

翟亦扬捧着兰花转身走了出去。关上办公室的门的那一刻,他才敢喘气。

好压抑的气场!

应辰拿着一叠资料走过来,一看翟亦扬的表情,顿时停下脚步,轻声朝他询问道:“三少在里面?”

“嗯!”翟亦扬立即点点头。

应辰笑了笑,感觉翟亦扬有一种,像是死里逃生一样。

“那我等会再来吧。”

翟亦扬顿时觉得,应辰是个老狐狸。

简慕晚在翟亦扬关上门的那一刻起,也从靳司南的身上逃开,离他有三步远的距离,慌乱的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她朝靳司南望了一眼,一看到他的情况,脸上顿时一阵发烧。

“靳司南!你还要不要脸!”

“这和要不要脸,真没有关系!这东西,虽然长在我身上,不都是你在用吗?再说了,这种情况完全是因为你!”

“你简直……简直……”简慕晚实在是想不出什么合理的形容。

靳司南站起来,大步朝简慕晚走去。

简慕晚立即朝后退去,坚决不再和他在一起。

靳司南扑了个空,老老实实的走到沙发上坐下来,简慕晚一点一点的挪回自己的位置。

就这么一会时间,整个办公室里,气温都升了几度,更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暧昧。

简直不能让好好工作!

简慕晚感觉,她的脑子里,真的是一团乱麻,思绪都理不清了。

孙泽亲自提着从五星级酒店找包的餐点来到办公室,屋子里还有那种让人羞羞的气氛。

他放下吃食,就准备告退。

“那件事,进行的怎么样了?”

“回三少,都在计划中,估计最多两个星期,目前和我们预估的一样。”

“控制好资金的动向,不能超出计划,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明白!”孙泽点点头,三少的意思是,如果钱摆不平,可以用其它办法。而办法,他有的是。

“三少,我先告退。”

靳司南打开面前精致的食盒,四菜一汤,还算附和他的口味。

“晚晚,你要不要再来陪我吃一点?”

“我不吃了,吃不下。”

“那你过来陪陪我。”

“靳司南,你能不能安安静静的做一个美男子,不要废话那么多?”

“你过来陪我,我不就安静的吃饭了?”

简慕晚从电脑前抬起头,看着他一脸期待的样子,叹了一口气,站起来走到他对面坐下。

“要不要喝点酒?我这里还藏了一瓶好酒。”

“你想喝就喝吧。”

靳司南站起来,将那瓶酒取出来,拿着这瓶酒的时候,他的眼底闪过一丝伤痛,这是陆少最爱的口味,他还怕陆少喝完了,偷偷的藏在这里一瓶。

现在,再也没有人,和他抢酒喝了。

简慕晚发现,靳司南的情绪突然变得低落,或许,是想到了那些让人悲伤的事情。

靳司南尚且如此,更何况是一诺和陆老爷子?

但是,一诺却坚强的让人心疼。

虽然,她没有去陆家,没有去陪在一诺身边,但是陆家的事情,她也多少有些了解。

陆夫人已经住院了,承受不了这种打击,陆先生似乎,也默认了这件事,只有一诺和陆老爷子还在坚持着。

她希望,他们的坚持是对的,会等来奇迹!

靳司南拿着酒,走了过来,简慕晚抬起手接过,“你先吃点饭,空腹喝不好。”

说完,她站起来,将酒分别倒入两个杯子里,端着走到靳司南面前,递给他一杯。

“我陪你喝。”

靳司南笑了笑,直接拉着她,坐在他的身旁。

“要不要吃块牛排?”

“不要!”

他直接塞到她的嘴里,然后又切一块,塞进自己的嘴里。

“靳司南,你是喂猪吗?”

“那你也是最好看的猪!”

简慕晚瞪了他一眼,他一回来,她就要胖,减肥很辛苦的!

“等我真正胖成猪的时候,你就再也提不起兴趣了。”

“你怎么知道?你变成什么样,我对你都有兴趣!这个世界上,我也就只对你有兴趣。”

简慕晚笑笑,不以为然,看他又切好一块,马上从他的手里抢过刀叉,叉了一块肉塞到他的嘴里。

“晚晚,你是要喂我吃饭吗?”

“我喂你!”简慕晚点点头,她怕最后,这些肉全都到了她的嘴里!

靳司南惬意的享受着,不知不觉,一瓶红酒也被两人喝得差不多了,简慕晚感觉头有些晕,稀里糊涂的又被靳司南喂了点饭菜,软绵绵的靠在他的身上。

“困不困?”

“有点。”简慕晚呢喃了一声。

“困了就靠在我身上睡一会。”靳司南搂着她,找了一个舒服的姿势,让她靠着睡。

简慕晚紧紧的搂着他,像一只小猫一样,蜷缩在他的身边。

应辰在外面等了一个多小时,拿着资料走到办公室,轻轻地敲了一下门,推门而入。

靳司南正在把玩着简慕晚的秀发,看到应辰,立即示意他小声一点。

“今天下午,不用忙了,剩下的事情,明天再说。”

“是,三少。”应辰点点头,退了出去。

简慕晚还在沉沉的睡着,靳司南靠在这里抱着她,心里无比满足。

她的头发,已经长长了,像他初见她时的样子。

这么几年,她没有多少变化,即使不是在医院,哪怕在茫茫人海,他也能一眼就认出她。

“晚晚,这一辈子,我绝不会再让你从我的生命里溜走。”

简慕晚悠悠转醒,整个人从沙发上坐起来,她怎么睡着了?

靳司南也从梦中醒来,看着她慌张的样子。

“几点了?”简慕晚急着问道。

“六点四十。”

“快七点了!”简慕晚惊呼一声。

那她不是,睡了四五个小时!

“你怎么不叫醒我?”

“睡得正香,叫醒了多不舒服。”

“可是我下午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呢!”

“明天再做也一样。”

“靳司南,我是有工作计划的!”

“改改不就行了!”

“不行!”简慕晚一脸埋怨的看着他。

“再找程之卿多请一天假不就行了,以后公司的事情,你正式接手之后,哪还有什么时候拍戏啊。”

“你就是故意的,非要扯我后腿。”

“对,我不但喜欢扯你后腿,我还喜欢抱着你的腰,我还喜欢……”

“靳司南!你给我闭嘴!”

“哦,你说的不是体位啊?”

简慕晚终于忍不住,一脚朝他踹了过去!

都这么晚了,大家都下班了,她还能做什么啊,气呼呼的走到办公桌前,整理自己的东西。

靳司南走过去,一脸讨好的看着她。

“我也睡着了,不是不想叫你的。不要生气了好吗?”

“老婆,我错了!”

简慕晚不理他,拎起包朝外走。

靳司南立即跟上,手搭到她的肩膀上,简慕晚立即将他的手拍掉。

她其实在生她自己的气,怎么一觉睡过去那么久。

走到公司楼下,简慕晚直接去自己的车子前。

靳司南快走了几步,拦在她面前,“老婆,不要生气了,好不好?”

“你走开!”

“我不走!”靳司南伸手搂着她的腰,将她压在车子上。

“靳司南,你快放开我,这是在外面。”

“外面怎么了,我抱的是我自己的老婆,怕什么?还生气吗?”靳司南拿起她的手,朝自己的脸上拍了一下,“打几下,出出气。”

才打了一下,她立即将手抽回来。

“舍不得了?”

简慕晚不出声,看着他。

“怎么了?为什么用这种眼神看着我?”

“看究竟,哪一个才是真实的你。”

“在你面前,哪一个都是真实的。”

“你……你让人,很没有安全感。”

“为什么?是什么原因,会让你有这种感觉?”

“轻浮,轻佻,总之,感觉很不靠谱,也让人感觉不踏实。”

靳司南从来不知道,他在她的眼里,竟然是这样的!

“就是这些原因,才让你不敢接受我吗?”

“不全是,最主要的,是我自己的原因。”

“那你能告诉我,你的原因是什么吗?”

简慕晚摇摇头,“我自己也说不清楚。”

“你在害怕!你没有勇气,更对我没有信心。”靳司南直接说道。

这一句话,字字戳中简慕晚的内心。

“晚晚,试一试好吗?试着接受我的爱,试着……爱我。”

在靳司南的期待中,简慕晚缓缓点点头,但是,马上她又急切的说道:“不过,你不要对我报太大希望,如果,你哪一天不需要我了,请你直接告诉我,我绝不纠缠你。还有,如果,我真的没有办法和你在一起,也请你,放了我。”

“没有我不需要你的那一天,我也绝不会给你理由和借口离开我!”靳司南说完,俯身吻上她的唇。

简慕晚缓缓抬起手,搂着他的脖子,两人吻得难舍难分……

夜色阑珊,华灯初上,星辰璀璨的夜空下,两人紧紧相拥,久久不曾分开。

远处,有一道身影,看着这一幕,落寞转身,暗暗握紧双手!

------题外话------

好像是这个月有一个月票双倍的活动?二暖在想,是不是大家有在帮二暖养票呢?哈哈哈哈,别叫醒二暖,让二暖再做会儿美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