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3章:和沈家的定婚宴/军婚蜜宠:老公,套路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他还不知道,靳司南目前做的这些事情,全都是靳司南自己的积蓄,没有动用靳家一分钱。

沈家接到邵先生的主动投诚,自然愿意接受这份诚意,所以,迅速的达成了合作关系。

靳司南最近的这些动静,引起了各方各界极大的关注。

陆少的事情,风波还没有过去,很多人的目光,盯在靳司南的身上。

沈天姿看着这些消息,气得将平板直接拍在桌子上。

靳司南在军区,等于是个闲职,她以为他会离开军区,他放着靳家那么大的产业不去接手,非要在娱乐圈里不断的投入!

还不是因为那个简慕晚!

她已经忍了够久了!

现在,时机还没有成熟,她还没有成为名正言顺的靳太太,她绝不允许,这中间出什么差错,不能让靳夫人知道那个私生子的存在。

以免到最后,她所有的打算,全都因为那个私生子而全都落空!

她更是打听到,这些公司,全都在简慕晚名下!

靳司南简直就是个疯子!

不,是简慕晚太有手段!

不过,简慕晚再有手段,也没有这个资格进入靳家的大门,成为靳司南名正言顺的妻子。

现在,靳先生和靳夫人,已经见过她的爸妈,两家也就她和靳司南的定婚的事情,谈得差不多了,只等日子定下来。

等她得到这个身份,再去收拾简慕晚!

……

收购的事情,进行的很顺利,继花媒之后,又收购了两家公司。

简慕晚现在除了拍戏之外,就是慢慢的接手应辰给她传来的公司的相关资料。

看着她一休息的时候,就打开电脑,看着大堆的资料,程之卿控制不住,有些心疼。他听说了,简慕晚好像在接手星灿公司的事务。

由此可以看得出来,她真的已经开始接受靳司南。

可是,她这样,身体吃得消吗?

简慕晚完全投放在这些资料中,这几天,公司的事情特别多,虽然很多关键的事务都还是应辰在打理,最终所有的资料,都需要她签名,才能生效。

“晚晚,你怎么不休息一会?”唐乐乐走过来,看到简慕晚还在忙,立即朝简慕晚走了过去。

“看完公司的这一点资料,那边准备好了吗?”简慕晚抬头,朝场景布置的方向望去。

“还没有呢。”

“那就好,我可能还需要一会。”

“唉,我真不明白,三少那么心疼你,怎么非得要你做那么多事情。”唐乐乐忍不住说了一句。

简慕晚笑了笑,没有回应。

其实,这些,也是她自己提出来的。

除了她想帮一诺之外,还有她自己的原因。

她不想一直都是这样的现状,别人一提起她,不过是个明星,演员,而这样的身份,是无法站在他的身边的。她想努力一些,能够更有资格,站在他的身旁。

“小汐的戏份进行的怎么样?”一边看着资料,一边朝唐乐乐问道。

“晚晚看上的人,会差吗?我听说,她已经把前面的戏全都补上了,适应的很好,而且这些天,她都在剧组,说是学校的学业没有那么重,想多来剧组实践一下,可能学的东西更多一些。”

“这个想法是好的。”简慕晚点点头。

程之卿远远的看了一会,突然站起身来,朝一旁正在布置的片场走去。

简慕晚坐了好久,脖子都僵硬了,一旁的小太阳烤得人有些干燥。她想站起来活动一下,感觉腿都有些麻了。

“晚晚,你怎么了?”

“腿有些麻了。”

“我扶你起来,你要站起来活动活动。”唐乐乐立即上前去,将简慕晚扶了起来,“感觉怎么样了?”

“好一些。”

“要走一走,促进血液循环。”

唐乐乐扶着简慕晚,在这周围慢慢的走着。

一个导演助理走过来,看着简慕晚的样子,关切的询问道:“简小姐怎么了?”

“坐久了,腿有些麻了。”简慕晚轻声回应,“是不是场景都布置好了?准备开拍了吗?”

“不,不是的,是程先让让我和简小姐说一声,他突然一个加急的通告,可能需要一个星期的时间,所以,现在先拍其它的戏份,简小姐目前的戏份也只是和程先生的一些对手戏,如果程之卿没有空的话,简小姐也可以放几天假。”

“阿卿有一个加急通告?”简慕晚有些惊讶,她没有听程之卿说过啊。可能是加急的,还没来得及说吧。

“他现在人呢?”

“程先生已经去赶通告了。”

“走的这么急?招呼都不打一下。”

“这样也好,晚晚,公司这几天,那么忙,如果拍戏的事情,可以先放一放的话,你也不用这么辛苦了,有时候还要来回跑!”

“既然是这样,那我们先收拾收拾东西回去吧。”

“好!”唐乐乐立即收拾起来。

简慕晚四处看了一下片场,她们刚刚拍完那场的时候,程之卿还征求她的意见,今天要不要再拍一场,怎么突然就去赶通告了呢?

虽然心里还是有些诧疑,她也没有多想。

还是先回公司吧,回公司的话,她也能和应辰直接面对面的沟通。

程之卿并没有离开片场,坐在自己的车子里,看着简慕晚离去,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或许,他能为她做的,也只是这些了。

简慕晚没想到,她现在竟然这么受欢迎,才从片场出来没多久,就被狗仔给跟上了。

随着靳司南不断的扩大星灿的业务,收购了几家公司,简慕晚也随着再次被人热议,她和靳司南的关系,也开始引人猜忌。

现在,不知道有多少人,想将她身上的料给扒出来。

不知道什么时候,她已经成了热搜体质,不管是关于她的任何话题,都能被推上头条。

如果,错实了她和靳司南的关系,那将更加轰动。

“夫人,那些狗仔跟得特别紧,怎么办?”

“先甩掉那些狗仔,不能这么光明正大的回公司。”简慕晚轻声交待。

本来,只需要两三个小时的路程,他们足足的绕了五个小时。

然而,现在还不能确定,有没有跟拍。

“看来,今天是回不了公司了,都这么晚了。”唐乐乐看了看天色,外面的路灯都一个个亮了起来。

简慕晚正在思忖,要不要给应辰打个电话,手机响了起来。

“老婆,你在哪?我去找你。”靳司南的声音从电话里传出来。

简慕晚看了看窗外,“我在沿溪路这边。”简慕晚有气无力,每天躲狗仔,也是费了不少的劲。

“怎么了?”靳司南听得出,她声音中的疲惫。

“就离公司还有一条街,我今天在这里,转了一个多小时也没能回去,被人跟得太紧。”

靳司南忍不住笑了,又觉得心疼,他的女人,现在可是火透了!

“你去前面那个商场的地下车库,我去那里接你。”靳司南本来想去片场的,听说她回来了,心里更加开心。看来,在她的心里,公司的事情,和拍戏一样重要了。

“好,待会见。”简慕晚挂了电话,让司机开着车子去前面的商场的地下车库。

半个小时,靳司南找到她,拉开车门就看到简慕晚一脸疲惫的样子,他心疼的将她搂在怀里。

“是不是不舒服?怎么脸色这么差?”

“在车上憋了几个小时,就算是没事的人,也被憋出事了。”简慕晚靠在他的怀里,闻着他身上的味道,都觉得舒服不少。

“先上车。”靳司南搂着她,朝自己车子走去。

前面有一辆车子开过来,简慕晚立即将帽子拉了下来挡住自己的脸。

靳司南看着她的模样,忍不住笑了笑。

“这是地下车库,狗仔能跟到这里来?”

“难说!”

“和我在一起,你还怕拍吗?”

“难道不应该怕吗?”简慕晚反问了一句。

靳司南沉默了一下,将她扶到车子里,自己坐在驾驶位,细心的给她扣好安全带。

他并没有马上启动车子,而是很认真的看着简慕晚,“晚晚,我们结婚吧?”

简慕晚看着他灼灼的目光,咬着下唇,心里有些担忧。

“我们结婚,要不要你的家人知道?”

“当然,你给我一点时间安排一下,我带你正式去见我的家人,然后,我们就把证先领了,然后,我们再举办一个盛大的婚礼。”

简慕晚没有出声。

靳司南笑看着她,没有反驳,就证明是默认了。

他抬起手,搂着她的肩膀,在她的脸颊上深情的吻了一下,“晚晚,我想办什么样的婚礼?”

“简简单单的就好。”

“不,先不要着急!不要这么急着答应我,我还没有正式求婚呢!”

简慕晚看着他,脸控制不住渐渐红了起来。

靳司南看着她的模样,说不出的激动,这是对他,最好的回应。虽然,他不确定,她究竟有没有爱上他,还是因为一些外界的因素,总之,她愿意嫁给他,对他来说,就是最大的幸福!

两人开着车子,驶出车库,简慕晚带着红晕的小脸,在灯光的照耀下,更显得明艳动人。

“我们先去吃点东西,然后直接回家休息。明天再请假一天吧?”

“不用请假了,阿卿突然要赶一个通告,差不多要一个星期,明天我们直接去公司吧。”

程之卿有通告?而且要一个星期?

靳司南从来没有觉得程之卿像现在这么让他顺心过。

两人吃了饭,回到家,已经是九点半了,冬日的夜,格外的黑,也黑的特别早。

靳司南拉开车门,伸出手将她扶下车。

简慕晚一走下车,一滴冰凉的东西,落在她的脸颊上,她抬手摸了一下,只摸到一滴水。

她立即抬头,朝夜空中望去。

“哇!下雪了!”

靳司南也抬起头,看着不断飘落着细碎的雪花的天空。

路灯下,雪花像是一个个小精灵一样,从空中不断的飘落,一开始还是细细的碎碎的,渐渐的变成了一片一片的鹅毛大雪!

不一会,两人的衣服上,头发上,都落满了雪花。

“好冷,快进进屋吧。”

“不,我不想进去,想欣赏一下雪景,你陪我好不好?”

靳司南转过身,靠在车子上,顺手将她搂在怀里,两人就这么傻傻的在雪夜里站着。

“这雪下的有意境。”

“嗯。”

“我们才刚刚准备结婚,它就已经为我们准备好了吉言作贺礼。”

“什么吉言?”简慕晚不解的看着他。

“白头偕老啊!”靳司南抬手指了指自己的头。

简慕晚这才明白,他竟然是这个意思。

竟然,还有这种操作!

“不过,我想,这一辈子,和你白头是不够的,我们还要下辈子,下下辈子……”

“人真的有来生吗?”

“若有,来生也一定是你,若无来生,这一世,更是非你莫属。”

简慕晚听着他温柔似水的表白,眉眼含笑,抬起手,接住面前一片片的雪花。

一切都很美,美的像梦一样。

突然,靳司南直接将她扛起来,大步朝屋内走去。

“啊!靳司南,你干什么,快放开我!”

“当然是先把洞房给入了!”靳司南扛着她,直接朝二楼的卧室走去。

“我们两个身上都是雪,你先等一等,等一下化了一地的水!”

靳司南现在,还管什么雪化成水!

他这边,都快烧成炭了!

“浴室!浴室!”简慕晚见他这样,知道他什么也不在乎,直接朝他指了指。

靳司南立即转了方向,“晚晚,原来,你喜欢浴室。”

简慕晚:……

……

靳夫人和靳谨枫张罗着靳司南的定婚的事情。

原本,靳谨枫还想征求一下靳司南的意见,但是听到靳司南最近和一个事非不断的女明星纠缠不清,他当下就觉得,支持靳夫人。

也是要让阿南,早一点安下婚事,安生下来。

这样和一个女明星搅合在一起,简直就是丢了靳家的颜面!

这样的女人,怎么能进得了靳家的门?

老爷子要是知道了,不得气死。

所以,和沈家定婚的事情,目前为止,老爷子也不知情。

靳夫人张罗着这件事情,自然也把所有的不稳定因素全都考虑了进去,最终,她决定,这个定婚宴就宴请靳沈两家到场,现在靳沈两家正在合作这么大的项目,一点差池都不能有。

也借此机会,逼着老爷子同意这件事。

老爷子只要同意,靳司南就不敢再反抗。

靳夫人现在,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她必须先下手。

从靳司南收购那些娱乐公司的手段,她就看得出来,不是省油的灯,再加上盛世皇朝这么多年来的经营都是靳司南一手打理,虽然她放任靳司南,不让他学太多的经商之道,故意把他往废物的道路上养。

但是,她的心里清清楚楚,靳司南一点都不废。

说不定,比她的两个儿子都要有手段!

靳谨枫也有自己的私心。

如今,陆少出事,陆家没落,已成定局,苏家崛起,沈家一定会跟着在帝都站稳脚跟,眼下,是还没有办法和这几个大家族相比,但是,很快就能相提并论!

阿南不是他的儿子,但是他也不想,将来阿南没有依靠,沈家就是不错的人选。

靳谨枫不懂什么政事,只从利益一面出发,他更不知道,靳老爷子和沈家合作的目的。他只以为,他们家老爷子,是审时度势做出的决断,以为,靳家与沈家准备结交。

所以,他才赞同靳夫人与沈家结亲的意图。

他以为,靳夫人这么疼爱阿南,也是在为了阿南以后作打算,要不然也不会看中沈家。

至于靳家的老大老二,更不理会这些,到现在也不知道这个事情。

……

靳司南也在计划,他与简慕晚的婚事,要怎么和家里人说。

虽然,他的婚事,他自己说了算,绝不受家里的摆布,但是,要说服家里人,让他娶自己心爱的女人,他知道,这也有一定的困难。

不,可能是相当困难。

他决定,先从靳老爷子下手,只要拿下老爷子,这件事情,就等一成功了一大半。

不管怎么样,他必须得让晚晚,得到靳家的承认。

哪怕,他以后,自动放弃家业的继承,他也要让晚晚成为靳三少奶奶,不要让她名不正言不顺。

------题外话------

是三少的水到渠成,还是好事多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