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6章:我能娶头母猪吗?/军婚蜜宠:老公,套路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句话,让沈家人全都变了脸色。

尤其是沈天姿,气得脸色青白,紧紧的握着双手,愤怒的望着靳司南。

“阿南!你怎么说话呢!”靳谨枫怒斥一声。

靳司南抬步进来,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直接将桌子上的盘子碟子扫到一旁,坐在上面,一只脚踩在沈从之的椅子扶手上。

面对他这样的动作,沈从之气得血气上涌。

靳谨枫知道自己是震不住靳司南的,他也没有想到,靳司南对于这桩婚事,竟然会这么排斥。一时间自己也没了主意,只能朝靳老爷子望去。

靳老爷子此时坐在主位,直接靠在那里,闭上双眼,一副眼不见为净的姿态。

“阿南,你这是做什么?怎么说沈先生也是长辈,你马上给我过来!”靳夫人站起来,朝靳司南呵斥道。

“要是沈天姿给我爸做了小,那我和沈先生,都可以称兄道弟了!”靳司南说完,抬手在沈从之的肩膀上拍了拍,“你说是不是?沈大哥!”

沈从之的脸色,由青转红又转紫,简直是精彩纷呈。

“今天,是你和天姿的定婚宴,这桩婚事,父母做主,已经给你定下了,以后,天姿就是我们家的三少奶奶。”靳夫人直接说道,口气不容反驳。

“妈,我的终身大事,我自己负责,这桩婚事,我不同意!”

“靳司南!你不要太嚣张!你最好想清楚!定婚的事情,和爸妈和我已经商量很久,你这样做,让我和你父母颜面何在?”沈从之站起来,指着靳司南一阵怒喝。

靳司南抬手按着他的肩膀,稍一使力将沈从之按在椅子上,沈从之还想起来,靳司南按着他,不给他一点机会。

沈从之挣扎了一下,怎么也没有办法起得来,最后只能拉了拉衣服,调了一下坐姿。

“沈天姿这是嫁不出去了吗?还是世界上的男人,只剩下我们靳家了?我承认,我是有那么几分魅力,但是,也不用你们这么倒贴吧?”

“你!”沈从之快要被靳司南这一句话给噎死了!

“知道的,你要嫁女儿,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有什么目的呢?”

“我能有什么目的?”

“谁知道呢?你心里装着什么,我怎么清楚?胡乱的猜测了一下,最有可能就是觊觎我们靳家的家业!”

“阿南!”靳谨枫又呵斥了一声。

“你胡说!靳司南,你难道就看不出来吗?我沈天姿放着什么样的男人找不到,偏偏要和你定婚,除了因为我爱你,还能有别的什么原因?”

“有头母猪也说爱我,我就要把它娶回家吗?”靳司南抬头,邪魅狷狂的眼神,冷冷的瞥了沈天姿一眼。

“以我沈家今时今日的地位,我用得着去巴结你们靳家吗?”沈从之怒声反问。

靳司南又抬手,拍了拍沈从之的肩膀。

沈从之的脸色,顿时难看了几分!这小子怎么这么大的力气,他感觉他的骨头都要被靳司南给拍碎了!

疼,但是,他也只能忍着。

今天这场定婚宴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其实他也料到了。

不怕靳司南不同意,他还有别的安排,到时候,靳家都要为靳司南今天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据我所知,沈先生的家产,在去年的时候,也不过能买个三十层左右的大厦,怎么才这么短的时间,竟然都能在帝都的范围,拿下两块地皮了?这钱,来路都正吗?”

“这些,与你有关吗?”

“无关,但是,夜路走多了,总要遇见鬼!”

“阿南!”靳老爷子终于开口。

靳司南起身,走到老爷子面前,“爷爷,这婚事,我不同意。”

老爷子正要开口,靳谨枫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是靳家大少打来的。

“爸!公司出事了!刚刚几个部门同时来到公司,说是要对公司联合稽查!”

“你让相关人员,好好配合稽查工作。”

“爸,这次不一样!”

靳谨枫的脸色顿时变了。

老爷子抬眸朝沈从之望了一眼,大概已经猜到这件事情的起因。

“三少,刚刚你还怀疑我们沈家的钱来路不正,这一下,靳家也要好好的配合稽查,不知道,又查不查得到,一些什么来路不正的东西呢?”

靳司南想过,苏家的人不会放过他。

时御霆为了让他避开苏家,主动调离第四军区,让他不要和苏家有什么抵抗,不然,现在这个节骨眼上,吃亏的只有自己。

为了这件事情,他的心里憋着一肚子的火。

他知道,这件事情,不是他躲就能躲得掉的,才短短的时间,他们就将手伸到靳家!

他朝沈从之望去,沈从之不受控制的抖了一下。

“有什么,冲我来就好,我最不喜欢,谁的手伸得太长,伸得太长的话,我一个心情不好,就想给他剁了!”

沈从之的脸上刚刚浮现出的那一点幸灾乐祸,顿时消失不见。

靳司南知道,这一次的稽查,一定不是那几个部门,临时起意的,绝对是一场蓄谋好的阴谋,即使他们什么也没有,欲加之罪,也能对他们靳家,造成很大的打击。

听时御霆说,目前有很多人事调动,都和苏家有关。

难道,没有陆少,局势就这样,一点都不能扭转了吗?

可是,靳司南绝不妥协!

他的字典里,也没有妥协二字。

“这婚,我不定!”靳司南说完,转身离去。

靳夫人差一点没气死!都这样的情况了,靳司南还能调头就走,完全置靳家于不顾,这个靳司南,就是一个喂不熟的白眼狼!

身体里流的就没有她们靳家的血!

靳司南走了,沈从之顿时感觉压迫感少了很多,他朝靳谨枫望去,“这婚,不定也罢,才是定婚,还没有结婚呢,靳司南就这样,我的女儿,可受不得这种委屈。”

“受不得,就不要自动送上门来等人羞辱!”靳老爷子接了一句。

靳夫人的脸色,猛然一变。

靳司南都这样了,老爷子的心,还向着他呢?!

“爸,这事,是我的责任,我不应该这么武断,不和您还有阿南商量,但是,这桩婚事,我和瑜蔓都是为了阿南着想。”

靳老爷子一声不吭,准备起身。

突然,他的电话也响了起来,接通电话,他一声没吭,打电话来的人,也不知道是谁,也不知道和他说了什么,放久,才听到他点点头,说了一声:“好!”

这一声“好”好像无比沉重。

“这婚,你们沈家还愿意定吗?”

沈从之愣了一下,不明白靳老爷子是什么意思。

“阿南的事,我可以作主,如果,你们还要定婚,也不能委屈了沈天姿小姐,定婚宴是怎么都在有的,这个定婚的消息,就由你们对外宣布吧。”

沈从之万万没有想到,这件事情,还有这样的转折。

他知道,靳老爷子看不起他,能妥协,绝不是因为几个部门联合稽查,不过,这件事情,却正中他下怀,不管有没有脸面,不管是出于什么目的。

这婚,必须得定!

靳家能妥协这一次,就能妥协第二次。

只要一定婚,势必对那些还追随着陆老爷子,以为陆家还能翻身的人,一个沉重的打击。

这也是苏以溟的意思。

不弄死靳司南,也要为我所用!

陆已承都死了,一个靳司南,还能翻出什么浪来?

“定,当然定!虽然我们天姿,非你们靳司南不嫁!我这个做父母的,还不是为了儿女着想……”沈从之还在喋喋不休,靳老爷子就站起来,朝外走去。

沈从之看着靳老爷子的行为,脸颊火辣辣的!

靳夫人看着靳老爷子的背影,直到消失不见,才抽回目光。

究竟发生什么事了?

刚刚那个电话,究竟是谁打的?竟然能让老爷子当场改了主意!

不过,不管是什么原因,能让靳司南和沈天姿定婚,她的目的也算达到了。

靳谨枫回到家,直接去了书房,靳老爷子坐在椅子上,神情沉重,看得出来,还隐隐有些怒意。

“爸!对不起,今天这件事情,我想解释一下。”

“是你的主意,还是瑜蔓的意思?”

“是……是我们两个的主意,我和瑜蔓担心苏家不会放过阿南,想着沈家与苏家的关系,能和沈家结亲的话,苏家也不会动阿南,我们也是怕阿南出什么意外。”

靳老爷子听完,气消了不少。

还算他们,是以阿南的安危为出发点,虽然做法太笨,太蠢,也是为了阿南好。

“爸,阿南的性子,我最了解,他不会同意的事情,是绝不可能妥协的,最后会不会闹得更僵。”靳谨枫是想试探一下,今天那个电话,究竟是谁打的。

“这事不是已经说得很清楚了,你让瑜蔓和沈家一起准备定婚宴的事情,沈家的要求,一并满足。”

“爸,我是担心阿南……”

“我会和他好好说说。”

“好的!”虽然没有打听到电话是谁打的,能有老爷子这一句话,靳谨枫也安心不少。

……

靳司南开着车子,驶在车流中。

今天的计划全都被打乱,还扯出沈家那么多事,让他觉得心里一阵烦躁。

最让他担心的,还是现在的局势。

前方的十字路口处,他直接调转了方向,朝盛世皇朝的方向开去。

路上,他给时御霆打了个电话,他不想这样坐以待毙!而让苏家,借着陆少的事情,彻底的稳住脚跟,苏家的人,应该付出代价!

靳司南刚开了一瓶酒,时御霆就已经到了。

“我正要找你,靳氏名下的公司,进入全面的稽查模式,是不是真的?”

“是的。”

“我刚得到消息,还没有来得及确认,就接到你的电话,究竟发生什么事了?苏家现在忙着军区的事情,怎么突然间就把枪口对准你了?”时御霆还怕靳司南在没有和他商量的情况下,做了什么事情,惹得苏家不得不动手。

“我的事情,我不想把整个靳家都牵连进来。”

“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你没有做什么事情吧?”

“我现在,听你的,装孙子!”靳司南说完,倒了一杯酒,一口气喝下。

时御霆看着靳司南的样子,没有劝,而是给自己也倒了一杯,一口气喝了下去。他知道,让靳司南这样忍着真的是让靳司南太为难了。

以靳司南的性子,要不是他极力拦着,在回来的那天,恐怕都有可能冲到苏家去替陆少报仇了!

“难道,是因为沈家?”

“是的,今天直接要宣布我和沈天姿定婚的事情,我也不知道我爸妈是怎么想的!竟然会和沈家结亲!”

“可能,伯父伯母也是怕你被苏家盯上,所以才想着,让你和沈家结亲,这样一来,苏家总会因为沈家而不会置你于死地!”

“我是那种任人摆布的人吗?沈家和苏家的如意算盘,打得倒好!”

“再忍忍吧!”

“忍?还能忍到什么时候?我今天找你来,是想知道你那边的进展怎么样?总统先生就没有其它的打算,要眼睁睁的看着苏家这么嚣张?还是说,他想将位子记给苏家啊?”

“阿南,怎么说话呢!总统先生比我们任何一个人都着急,但是,有些事情,是急不来的,现在苏家又想染指外交上的事情,我已经正式调到外交部上班,陆少的事情,对总统先生的打击,实在是太大了!”

“阿南,我也想劝你一下,先忍一时之辱,陆少已经出事了,你千万不能有事!第四军区的事情,也没有你想的那么悲观,苏以菲好像并不怎么想第四军区解散。”

“那个女人?她姓苏!再说了,没有陆少的第四军区,根本就不是第四军区。”

“我有一个想法,虽然知道,我一说出来,你肯定不同意,但是,我还是想提醒你,关于沈家定婚的事情,我觉得,我可以先答应,只是定婚,又不是结婚。”

“不可能!”靳司南一口回绝。

“阿南,你真的想让苏家借势,盯着靳家不放?我相信,他们抓不到什么大的错处,即使是这样,对靳家的影响,也十分恶劣!你还记得,你和我说过,靳家沈家的合作,究竟是为了什么?”

“先不说,我从不妥协,再者,我有喜欢女人了,我这一辈子,只娶她一个,别的女人,我不要,哪怕是名义上的都不可以!”

时御霆笑了笑,拿起酒杯朝靳司南手中的杯子碰了一下,“没想到,靳三少竟然还是如此守身如玉,视清白名节如性命的好汉子!”

“滚粗!”靳司南朝时御霆踢了一脚。将怀子里的酒喝完,站起来拎起自己的衣服,朝外走去。

“你这就走了?”

“走了!要不要我让孙泽带你去玩玩?”

“不!不用!”时御霆立即拒绝,“我话还没有说完呢!”

“今天的心情,不适合聊天。”

时御霆立即起身追了上去,“我想提醒你,沈家的事情,不可能这么轻易了结,你做好心理准备,先不说沈天姿那边,靳家和沈家结亲,也是苏家乐意看到的,对苏家一点坏处都没有,反而更有利处。”

“能不提姓沈的了吗?”

“能!不提,不提!”

“你说的喜欢的女人,不是就是那个简慕晚吧?”

“怎么了?不行?”

“行,当然行!如果我是你,这段时间,我也许会和她离远一些,也算是为了她的安危着想。”

靳司南一听,立即停下脚步,神情凝重。

“阿南,苏家的明枪暗箭,已经向你准备好了,你是不怕死,难道,我也要让你心爱的女人,和你一起承受这些吗?”

靳司南感觉心脏一紧,不!他绝不允许简慕晚受一丝伤害!

“有兴起下去玩玩吗?”

“当然!舍命陪君子!”时御霆点点头。

……

沈天姿受到了这样的羞辱,回到家里,气得大哭一场!

“别哭了!也别气了!男人嘛,太听话也不好,像靳司南这样桀骜不驯的,你不是就喜欢吗?”沈天磊靠在门前,眼中带着几分笑意。

“你是来看我笑话的吧?”沈天姿抬起头,妆都哭花了。

“我哪敢看你的笑话啊,不是亲事也定了吗?靳家老爷子都妥协了,你还怕一个靳司南?”

“都是因为简慕晚那个狐狸精!那个贱人把靳司南迷得团团转!”

“我的傻妹妹,你太天真了!有哪一个男人不花心?不是简慕晚,也会是其她的女人。只要你定了婚,嫁进靳家,你就是靳家的三少奶奶,靳司南再怎么也逃不出你的手心了,女人啊,就是傻,天真,相信什么真爱!”

“对,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沈天姿愤恨的看着沈天磊。

“我怎么感觉,你像是在骂我一样?”

“你安排一下,我的定婚宴,我要让全国的人都知道,我沈天姿,才是靳司南的未婚妻,将来的妻子!”

“这个简单,你就等着做靳家的三少奶奶吧!”

沈天姿擦掉脸上的泪,“我就等着靳司南有一天,跪在我面前求我的时候!”不过,她也不会这么轻易的放过简慕晚。

如今,靳司南所给她的耻辱,都是因为简慕晚!

她的手机响了起来,看到来电,她立即接通电话。

“沈小姐,我们在盛世皇朝见到靳三少了!”

沈天姿知道,靳司南要玩,也只在他自己的盛世皇朝玩,所以借着上一次客户的机会,她安排了人,在盛世皇朝盯梢。

这么久过去了,从来都没有见到靳司南去过盛世皇朝,更没有什么风流事迹。

她都怀疑,靳司南是不是为了简慕晚不再沾花惹草了!

就凭外界对靳司南的评价,沈天姿不相信,靳司南是个情种,只会独爱一个女人,更相信,靳司南就是个花花子。

“好,你传过来给我!”沈天姿说完,挂了电话。

手机的提示音马上响了起来,打开一看,果然是靳司南。

他的身边坐着几个衣着暴露的女人,有一个甚至半个身子都压在靳司南的身上。

沈天姿看着这一幕,心里竟然松了一口气,比起靳司南的花心,她更怕靳司南只喜欢简慕晚一个人!

继续盯着!

她打了这四个字过去。

要看看,今天靳司南是不是要在盛世皇朝过夜。

……

墙壁上的钟,时针已经走到十一点四十,简慕晚打了个哈欠,从沙发挪到床上。

这么晚了,他今天晚上应该不回来了。

躺在床上,把灯扭到最小,独自一个人入睡。

人的习惯,真的是一种可怕的东西。

没了靳司南,她竟然觉得,这张床大的无法形容。

她只占据了小小的一角,在昏暗的灯光下,那抹身影显得有些孤寂。

她睡不着,想了很多事。

想到,她和靳司南,又想到,自己的妈妈。

当年,她不止一次的问妈妈,爸爸是谁,叫什么名字,是在什么地方和妈妈认识的,他有没有死?如果没有死,为什么要抛弃她们?

她们为什么不去找爸爸?

为什么?

太多的问题,却没有一个答案。

从一开始的期待,到最后,妈妈病成那样,都不肯说出爸爸的消息,那一刻,她真的有点恨这个不负责任的男人!恨他将妈妈抛弃的这么彻底!

想到此,她又想到了自己,想到自己和靳司南。

她不知道,她们的婚事,能不能得到靳家的认可,她的心里,真的一点底气都没有。

她甚至,都不相信,靳司南对她的感情,能不能经得住家人的阻力,能不能经得住时间的考量,能不能,从一而终。

一个晚上,简慕晚不停的做梦,到了清晨醒来时,还觉得脑子里浑浑噩噩的,也记不太清楚都梦了什么,都只是一些零碎的画面。

床上空空的,靳司南果然没有回来。

她洗漱了一下,下楼吃早餐,然后一个人去公司。

刚刚把车子停好,简慕晚就看到公司的门前,有两道熟悉的身影。

今天的气温很冷,天气阴沉沉的,也不知道那两人,在这样的寒风里,等了多久。

才短短的时间,温夫人已经没有了昔日的光彩,衣服也朴素很多,依然画着妆。温铭学的头发已经白了一半,看起来,老了十岁都不止。

以前,温铭学还有些微胖,现在简直可以用皮包骨来形容。

简慕晚拉开车门下车,朝这两人走了过去。

“晚晚!”温铭学立即唤道。

“如果,你们是为了温菁菁的事情而来,我爱莫能助!”

“晚晚!我知道,我们一家人都对不起你,对不起你妈妈,这段时间我想了很多很多,也很后悔,我知道,即使我向你道歉,你也不会原谅我,但是,我还是希望你相信我,我是真的后悔。”

“那你是为了什么而来?”简慕晚直接询问。

“菁菁现在是死缓,还有一次机会,如果你能放她一条生路,我保证,我们一家人,一定消失在你的面前,再也不出现!”

简慕晚知道,温铭学在担心什么。

温菁菁现在的罪名,至少是可以留一命的!

但若,她或者靳司南不愿意留她这一命,温菁菁必死无疑。她的母亲的死,和温菁菁母女有着必然的关系,温菁菁一人来偿命,她觉得,温菁菁死不足惜!

见简慕晚没有丝松动,温铭学的脸上,露出一丝苦涩。他现在,后悔当初所做的那些,也没有用,晚晚也不需要他们的弥补。

“如果没有什么事,我先走了。”

“晚晚!你不想知道你爸爸是谁吗?”

简慕晚听着这句话,控制不住停下脚步。

当年,妈妈把这件事情隐瞒的那么深,不是说,谁都不知道吗?

她有时候都怀疑,自己是不是总统先生的私生女呢!这么见不得人吗?

“晚晚,如果你肯放菁菁一条生路,我可以告诉你,你的父亲究竟是谁。”

“你知道吗?”简慕晚转过身,看着温铭学。

她敢肯定,温铭学不知道。

“我虽然不知道是谁,但是,在整理你妈妈的遗物的时候,在咱们燕城的老宅里,你妈妈住过的房间,发现一些东西,那些东西,还是有一些线索,能够找到你的父亲。”

简慕晚听着这些,仿佛与自己无关。

“我妈妈都走了,再去找他,还有意义吗?”简慕晚仿佛在问自己,转身朝公司门口走去。

这是温铭学最后的筹码,显然,他太高估这个筹码。

“她是铁了心要我们菁菁的命是吗?”温夫人要崩溃了,朝温铭学怒骂道:“你不是说有用吗?你不是说,能救菁菁吗?”

“走吧。”温铭学的心情,和这天气一样。

温夫人推着轮椅,转了一个方向,“怎么办?我们的菁菁怎么办?温铭学,要是菁菁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我也不会让你好过!我这一辈子都不会放过你!”

“那些线索在什么地方?”

身后,突然传来一道声音。

温铭学顿时如获新生。

“我不会插手温菁菁的事情,至于最后是什么结果,是她自己的造化!”简慕晚又说了一句。

“你也能让靳三少也不插手吗?”温夫人立即询问。

“和我有关的人,一律都不插手。”

得到简慕晚这个答得,温铭学立即道谢:“晚晚,谢谢你。”

这一声谢谢,真的是发自他内心深处,真诚的向简慕晚道谢。

“那些东西,还在老宅你妈妈的房间里,锁在床边的一个小柜子里,这是钥匙。”温铭学将一枚陈旧的钥匙拿了出来。

简慕晚接过,转身朝公司走去。

她拿到钥匙,就放在办公桌的抽屉里,再也没有打开看过。

她的心情很矛盾,没有想好她究竟要怎么办前,她不会再把这枚钥匙拿出来。

一连几天,靳司南都没有出现,简慕晚忙着公司的事情,也没有想着,给他打个电话。她想趁着这几天,把公司的事情处理好,等程之卿那边的事情一忙完,就赶着把他们拉下的拍摄进度赶上。

沈天姿这几天,一直在盯着靳司南的动静。

靳司南这几天晚上,都在盛世皇朝住。

花天酒地,身边的女人,也是一天换一个,有时候,甚至是换几个。

她这边,定婚宴的事情,也在紧锣密鼓的安排着,按照她的意思,是越快越好,但是,她妈却想着,她受了委屈,最好是办的轰轰烈烈,给她找回一点面子。

眼看着,年前没有什么好日子了,挑来挑去都不满意,要不是和人家的喜事撞了,就是酒店不行。

反正已经是确定的事情,她干脆也不急了,要办的让她一点遗憾都没有!

靳司南只要不把心死简慕晚的一个人身上,她就没有那么害怕,等他玩累了,玩够了,她这里,才是他最终的归宿!

不过,这件事情,不能只是她一个人知道,也要让简慕晚知道,靳司南现在在哪风流快活。

转眼间,七天的时间过去了,简慕晚和应辰交待完公司的事情,准备启程去片场。

就在她拿起电话,要给靳司南打个电话的时候,突然看到手机上,有一条陌生人发来的消息。

她打开一看,全是靳司南和别的女人在一起的照片。

她认出来,这里就是盛世皇朝。

她的心,好像被狠狠的扎了一下。

他这几天,就是在忙这个?

放下电话,她端起一旁的温开水喝了一口,还是忍不住,拨通靳司南的电话。

就在电话接通的那一瞬间,办公室的外面,响起一阵熟悉的铃声。

她一抬头,靳司南推门而入,她的目光,顿时撞在他的眼神里,她立即将目光错开。

“老婆,打电话给我,是不是想我了?”

“我明天要去片场,和你说一下。”

靳司南走上前,搂着她,他感觉,她的身子好僵硬,虽然没有推开他,但是变得好抗拒,就像他刚刚认识她的时候。

“晚晚,怎么了?”

“没什么。”简慕晚不知道怎么形容现在的心情。

她也不知道,自己有什么资格,去质问靳司南,那些女人是怎么回事。

她更怕,这些都是事实,她不想自取其辱!

现实,就是现实,这么快就让她知道,不应该做那些不切实际的梦。

靳司南本来想解释一下,自己这几天的行踪,想起时御霆和他说的话,他又打消了这个念头,她知道的越少越好,他不想让她牵扯进来这件事情。

“我们一起回家,晚上想出去吃,还是在家里吃?”

“在家吧!我要提前收拾一下东西。”

“我们现在,可以走了吗?”靳司南捏着她的下巴,要想给她一个吻。

简慕晚转过头,错开了,逃离他的怀抱,拎着一旁的包包,朝外走去。

靳司南望着自己空空的怀抱,心里万分不是滋味。

他立即朝外走去,看着简慕晚的背影,他个箭步来到应辰面前,“晚晚怎么了?不开心?有什么事情惹她不高兴了?”

应辰一脸懵逼的摇摇头,“没有啊,三少,刚刚夫人还好好的。”

靳司南就更不明白了,刚刚还好好的,怎么突然就生气了?难道是这几天,他没有陪在她身边,所以和他闹别扭呢?

一想到这里,他的心情顿时雀跃起来,快步朝简慕晚追去。

简慕晚站在靳司南的车前,心情有些复杂。

车子,公司,房子,她现在所拥有的一切一切,都是靳司南给的!

甚至在她的身上,也贴上了靳司南的标签。

他对她,如果只是一时的新鲜,她竟然对他动了情,是不是太可笑了!

她的妈妈就是,这一辈子付错了人,多么可悲可笑,她难道,也要重蹈覆辙吗?简慕晚,你醒一醒吧!

靳司南走上前,突然搂着简慕晚,在她的脸上亲了一下。

简慕晚立即躲开,拉开车门上车。

靳司南只当她是生气了,心中暗喜,今天晚上回去,一定要好好的补偿她。

回到家里,简慕晚上楼去收拾东西。靳司南已经控制不住自己,跟着她一起上楼。

她正在衣柜前收拾东西,突然感觉背一沉,落入他炽热的怀中。

靳司南搂着她的身子,含着她的耳垂。

“我今天有点不舒服,可不可以不要?”她朝他询问道。

靳司南停下动作,将她的身子转过来,看着她,发现她的脸色的确不太好看,顿时有些紧张,抬手摸了摸她的额头。还好,她的体温正常。

“是不是生病了?哪不舒服?要不要去医院看一看?”

“不用了,可能是太累了,想好好的休息休息,今天晚上,你在主卧睡,我去珩珩的房间。”

靳司南一听,要和他分房睡?这么严重!

“晚晚,你是不是在生我的气?我这几天,都没有好好的陪你。”靳司南紧紧的搂着她,想让她知道,他有多么的爱她。

“不,我怎么会生你的气。”简慕晚立即回应。

她有什么资格?她们还有一张一年五千万的包养合同呢!

她在想,一个合格的情妇应该是什么样的?

她没有资格对他甩脸色,更没有资格拒绝他上床的要求。

她的心有些乱,她做不到!

特别是看到那些照片过后,她做不到自己所想的那样!

她在乎!

------题外话------

今天两章合并在一起了~好冷好冷啊!

二暖在南方的艳阳天里冻成狗~羡慕北方吹着暖气吃雪糕的小仙女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