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7章:以阿南未婚妻的身份和你谈谈/军婚蜜宠:老公,套路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靳司南感觉,她对他的态度不正常。

她不会无怨无故的对他这么排斥和冷漠!

“晚晚,你是不是听到谁对你说了什么?”靳司南已经猜测到一些,他这几天都在盛世皇朝,那时本来就是一个很乱的地方。

他的行踪又不是保密的,所以,简慕晚知道他在那里,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

如果真是这样,她刚刚和他闹别扭,是吃醋了?

简慕晚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即使听到什么,看到什么,又和她有什么关系,那是他的事情。

见她不出声,靳司南心里有些着急,他更加确定,她是知道什么了。

“晚晚,有一件事情,你要记得,我的心里,只有你。”

“哪怕抱着别的女人,做着限制级的事情,你的心里也装得是我?一边活塞运动一边把那些女人全都当成我吗?”简慕晚忍不住大声反驳。

靳司南听着她的话,有些忍不住,笑出声来。

简慕晚的心里更加气愤,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靳司南不但没有止住笑意,反而肩膀一颤一颤的。

简慕晚抬脚朝他踢了过去。

“心情不错嘛?”说完,她气呼呼的朝楼下走去。

靳司南揉了揉被她踢疼的地方,迅速的朝她追了过去,在楼梯上挡住她的去路。

“晚晚,是不是你以为我在盛世皇朝和别的女人胡来了?”

“和我有什么关系?”

“你告诉我,是不是吃醋了?”

“我没有!”简慕晚推了他一下,没有推开,转身走另外一边。

靳司南立即挡住,一听手搂着她的腰,“晚晚,你吃醋了!一定是!你听我解释,我和外面的女人,都只是逢场作戏……”

简慕晚一把将他推开,怒视着他。

这是承认了?承认和那些女人在一起!

才多长时间?他就把持不住了,还是觉得,他已经得到她,所以就没有一点成就感了?他和她的关系,就像是猎人与猎物的关系吧?

他要的,就是那种征服的快感而已!

靳司南没想到她用这么大的力气,一脚踩空摔在楼梯上。

“晚晚,不是你想的那样,我说错了,不是逢场作戏!”

“那就是来真的?”

“不!不是!”靳司南从来没有遇到这种情况,好像他怎么说都解释不清楚了。他狼狈的爬起来扶着简慕晚的肩膀,“我没有碰任何一个女人!真的!你要相信我,晚晚,你能相信我吗?”

“我说了,和我没有关系!你想怎么玩怎么玩,那是你的自由。”简慕晚推开他,朝楼下走去。

老婆吃醋了,后果很严重。

靳司南抓了抓头发,不知道怎么才能让简慕晚相信,他在盛世皇朝,真的没有乱来。

他感觉,他们的之前好不容易有一点进展的感情,还是太脆弱了。

就像是冬天里刚刚结成的一层薄薄的冰,稍碰到,就会碎裂。

如果不是现在局势,他绝不给她任何机会,怀疑她对他的感情。

简慕晚坐在餐桌前,蓉姨已经准备好碗筷。

看着简慕晚和靳司南,她直接愣在那里,这是怎么了?不是前两天还好好的?

靳司南走过去,坐在简慕晚身边,给她拿了个筷子,“先吃饭吧。”

简慕晚不出声,低头安静的吃饭。

吃完饭,继续上楼收拾东西。

靳司南站在楼下,看着她的身影,没有追上去,而是坐在客厅里抽出一根烟点着。

简慕晚坐在房间里,收拾了几件衣服,就没了心情。

她这是在干什么?

怎么会这样?

她还在奢望什么?

忽然感觉好冷。

她内心的感情,就像是一个刚刚被点燃的火苗,才燃起来,就被一阵风无情的吹灭。

将行李箱收拾好,拉到珩珩的房间,洗了个澡就上床睡觉,明天还要早起。

靳司南来到楼上,主卧的房间果然是空着的,他立即走到珩珩的房间,看到那道已经睡着的身影,他缓缓走上前,坐在床边看着她。

简慕晚没有睡着,他一来,她就闭紧双眼。

她也不知道,她在逃避什么,但是,就是不想面对他。

他的气息,越来越近,喷在她的脸上。

湿湿的,热热的,痒痒的。

就是这种感觉,每一次,他靠近的时候,她的心,也会随着他的呼吸,而一寸寸收紧,直到耗尽肺叶里的最后一丝空气。

她从来不曾对任何人,有过这样的感觉。

他的唇,贴在她的唇上。

微凉。

有淡淡的烟草味。

他抽烟了。

不止一根。

她不动。

他轻轻的撬开她的唇,缓缓的深入。

她感觉快要窒息了,憋着一口气,好难受,好难受。

靳司南发觉,她并没有睡着。

即使是睡着了,这个时候,也被他吵醒,他突然抬起手,紧紧的抱着她的身子,加深这个吻。

简慕晚已经严重缺氧,挥起拳头在他的身上砸了几下。

他不放,反而紧紧的搂着她,也滚到床上,彻底的和她纠缠到一起。

在她快要承受不住的时候,他才给她一丝喘息的机会,一呼吸到新鲜空气,她就像一只离了水面的鱼,不断的张着嘴巴。

急促的呼吸,让她的胸口一起一伏,看起来,好诱人。

“大姨妈来了?”他问。

“嗯!”简慕晚带着一丝气愤点点头。

靳司南笑了,坏坏的伸出手。

“你干什么?”

“一个月来几次?”他继续笑。

“我不舒服!可不可以休假一天!”她气,却没有办法阻他的动作。

甚至,她感觉,自己的身子都开始发烫了。

他咬着她的耳朵,气息缠绵,“晚晚,你知道你刚刚和我生气,我有多开心吗?”

“我才没有~嗯~和你生气!”她明明想找回一点气势,声音却已经出卖了她。

“晚晚,我告诉你一件事,这一辈子,我只说一次,我要好好的记住。”

“我靳司南,这一辈子,只有你一个女人,不管是身体,还是心里,我都只属于你。”

简慕晚感觉,这一句话,像是有魔力一样,向她施了魔法,她轻轻的点点头,相信他说的话,相信他说的每一个字。

“晚晚,现在舒服一些了吗?”

她的脸色,已经红的像是熟透的苹果,身子紧紧的依偎着他。

“好像……更难受了。”

“不要着急,我很快就会让你舒服,很舒服。”

冬日的夜,格外的漫长,就如诉不完的情……

……

简慕晚回到片场,连拍了几十场戏,接下来,要面临着转场,取影地已经确定,她们要收拾一下行装,准备到另一个外景地去拍摄。

“晚晚,刚刚接到通知,我们之前定的外景地,因为天气原因,路面结冰了,所以为了赶拍摄进度,我们又秤新选了一个地址。”程之卿走过来,朝简慕晚说道。

“选了什么地方?”简慕晚捧着保温杯轻声询问。

“燕城,燕城有一个小镇,那里有一个小影城,景色和之前选的那个地方很相似,我们派人去实地考察过了,完全能满足我们的拍摄要求,而且燕城离帝都更近。”

“燕城!”简慕晚的心,猛然一颤。

“怎么了?晚晚?”

“没,没什么。”简慕晚摇摇头。

她从来没想过,会这样再回燕城。也没有打算过,回燕城去。

“时间已经定好,设备,道具,服装组明天就先过去,导演组和我们一起过去,我们可能要在那里拍到过年。酒店这边,我已经安排好了,你看还需要什么吗?我一并安排好。”

“不用了,我们具体是什么时候出发?”

“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后天就出发。你先回去吧,陪陪珩珩,珩珩应该也快放寒假了吧?放了寒假,可以让他过来剧组,让乐乐和亦扬照顾着,你也可以天天看到他。”

“我回去和珩珩商量一下,看他愿意不愿意去剧组。”

“好。”程之卿点点头。

“那就让乐乐留在这收拾东西,我先回去了。”

简慕晚开着车子回到帝都,这个时候还早,她准备先去买些珩珩平时最爱吃的菜,今天她要亲自下厨。

不知道靳司南在做什么?

想到这里,她拿起手机给他打了个电话。

如果他有空的话,可以一起去一趟超市,平常,她极少会主动找他。

电话通了,靳司南看了一眼来电号码,脸上闪过一丝欣喜。

“晚晚,拍完了吗?明天能放假一天吗?”

“我已经回来了,你有空吗?我们一起去趟超市,再去接珩珩回来。”

靳司南看了一眼面前的几人。

“靳少!到你出了!”

“我晚点回去陪你们,翟亦扬在吗?让他和你一起去。”

“亦扬也在拍戏,你忙的话,我自己去吧。”

“好,我晚上早点回来。”靳司南说完,挂了电话。

“三少,和谁的电话呢?”

“家里人,让我回去吃饭。来来,继续。”

这些人,都是在帝都有头有脸的人物,靳司南以前,从来不喜欢这些这一套,但是现在局势不同,他也不得不学着和这些人打交道。

还是能获得一些他想要的消息。

他想查沈家!

简慕晚挂了电话,又给顾一诺打了个电话。

顾一诺今天刚好有课,也没有办法出来陪她。

她只能一个人去超市。

刚刚将车停好,她的手机就响了起来,是一个陌生的号码,一般情况下,只有她认识的人才有她的电话,这个陌生号码究竟是谁?

响了很久,她才接通。

“你好,我简慕晚。”

“我是沈天姿。”

是沈天姿?

“有空吗?我想和我谈谈。”

“谈什么?”

“以靳司南未婚妻的身份,和你谈一谈。”

半个小时后,附近的一家咖啡厅里,简慕晚被服务员指引着,走到一个幽静的位置。

沈天姿穿着雪白的皮草,配着一个过膝的高筒靴,化着淡淡的妆,抬头看着走到她面前的简慕晚。

“简小姐,坐。”

简慕晚拉开椅子,坐了下来,她习惯性的,带着口罩和墨镜,穿的也很普通,是那种丢到大街上,也不会有人注意到的那种。

今天的阳光很好,酒满她们面前的桌面,她将墨镜取下来,迎上沈天姿的目光。

服务员将咖啡端了上来,看到简慕晚,顿时一惊。

简慕晚已经习惯了,她现在几乎是,没有一点隐私可言,只人出现在公众的场合,马上就会被人认出来。

“阿南有没有告诉你?我们已经定婚了?”

简慕晚感觉,全身的血液都要凝固了,听沈天姿这么说,这件事情不像是假的。

“我知道,你与靳司南混在一起,我也不在乎。因为不是你,也会是别人,不过,你那个儿子,就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沈天姿,你不要打我儿子的主意。”

“你儿子?那也是靳司南的儿子,现在,靳家的人,是不知道有这个野种存在,如果他们知道,这孩子迟早都要姓靳!你一个要身份没身份,要地位没地位的女人,你抢得过靳家吗?”

简慕晚最害怕的,就是这样的结果!她相信,有靳司南在,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的!

“坦白说吧,你现在的一切都是靳司南给你的!没了靳司南,你就会失去一切,我今天来找你,并不是想要羞辱你,我只是让你认清一个事实,你想飞上枝头做凤凰,那是绝不可能的事情。”

“你想怎么样?”

“要么,离开靳司南!要么,你的儿子,我来养!”

简慕晚紧握着双手,指节泛白。

“我提醒你一下,阿南的性子,最痛恨的就是背叛,你只要和别的男人在一起,他一定不会再要你!还有,你以为阿南对你很好?其实,你和别的女人都一样,你知道,他现在在地方吗?”

“上一次的照片,也是你发给我的?”

“没错,只是想帮着你,让你认清事实而已。有兴起看看吗?看看靳司南现在,在和哪个女人风流快活?”

沈天姿打开手机,里面是一个视频。

靳司南的确和一个女人在一起。

简慕晚也想再看下去,她将墨镜拿起来戴好,“靳司南包了我,除了一年五千万之外,还会给我资源,让我拍戏,捧红我,我一但离开他……”

------题外话------

三少:

陆少,你快回来,我一人承受不来~

别让贱人把我的爱情残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