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8章:只有死人,才是最省心的/军婚蜜宠:老公,套路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不就是想要钱吗?要多少,开价吧!”沈天姿翘着二郎腿,一派悠闲的看着简慕晚。

对付这种女人,也就只有这种方法才最有效!

“一亿!”简慕晚淡淡开口。

这三个字,击溃了沈天姿脸上的淡定,她咬牙切齿的指着简慕晚,“你!你简直是想钱想疯了!”

“少了一分一毫,都不行!”简慕晚的口气,始终都淡淡的,没有什么起伏。

“好,我给你!但是,你给我滚远一点,永远也不要再出现在靳司南的面前!带着你的那个野种,永远不要再出现!”

“钱到位,什么都好说。”简慕晚说完,站起来朝外走去。

沈天姿气得肝疼,她哪里拿得出来这么多钱!

即使拿得出来,也不可能便宜了简慕晚这个贱人!

简慕晚从咖啡厅里走出来,觉得外面的太阳光是那么的刺眼,她满脑子里都是刚刚沈天姿说过的话。

靳司南和沈天姿定婚了。

既然是这样,他为什么还要告诉她,要和她结婚?要征求家里人的同意,他要娶她!还那么郑重的告诉他,让她一定要相信他。

她外面站了一会,直接开车去简子珩的幼儿园。

“妈妈,你怎么这么早就来接我了?”

“妈妈想你了。”简慕晚蹲下来,摸着珩珩粉嫩的小脸,“妈妈想给你请个假,和妈妈一起去剧组好不好?”

“妈妈是不是想让珩珩陪陪你?”

“是的,妈妈太久没有和珩珩在一起了。”

“好的,反正幼儿园也没有什么意思,我们什么时候出发?”

“就现在。”

两人一前一后朝外走去。

简慕晚把珩珩扶上车子,和程之卿联系了一下。

“晚晚,你说什么?你今天就要过去?”

“是啊,你提前安排好酒店,我现在正在去机场,两个小时左右就到了。”

“怎么这么突然?”

“我接了珩珩,想带他一起去玩一玩。”

“好的,你等着,我马上给你安排。”

“好的,谢谢。”

简慕晚开着车子,回去收拾了一下珩珩的东西,唐乐乐那边,已经把机票订好了。翟亦扬听说简慕晚这么早就要过去,拍完这一场戏后,收拾一下就去燕城。

买机票来不及了,他准备直接开车过去,到了那边也方便一些。

简慕晚拎着一个行李箱,拉着珩珩的小手,朝外走去。

“妈妈,你在骗人。”

简慕晚愣住了,转过身看着珩珩。

“你明明是有别的原因,要带我去燕城吧?你是不是不开心?”

“没有,妈妈没有不开心,我们走吧,等下要赶不上飞机了。”

“爸爸呢?”珩珩弱弱的问。

“爸爸他在忙,不和我们一起去。”简慕晚轻声解释。

简子珩没有在多说什么,跟着妈妈上车。

办理了登机手续,简慕晚坐在候机厅,离飞机起飞还有十五分钟。

突然,她的电话响了起来。

“阿卿,我在候车厅了。”

“我看到你了。”

简慕晚愣了一下,一抬头看到正朝她这边走来的程之卿。

“你怎么来了?”

“和你同一班飞机,一起去燕城,我留下来也没有什么事情,提前过去,也能安排一下工作。”程之卿轻声解释。

“原来是这样。”

“你呢,究竟是什么原因,走的这么急?”

“我妈妈想带我去燕城玩!”简子珩走过来,替简慕晚解释。

小孩子的话,很容易就化解大人的尴尬,简慕晚搂着简子珩温柔的笑了笑。

“珩珩想去哪里玩?”

“我还没有想好呢,等到了燕城,我再看攻略。”

“那么棒,都会自己看攻略了?”

“程叔叔,到了燕城,能不能不要让我妈妈总是拍戏拍戏,让她多陪陪我啊?”

“当然可以!”程之卿点点头,抬起手准备和简子珩击掌。

简子珩看着程之卿的伸过来的手,没有迎上去,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声:“谢谢。”

他只和爸爸击掌。

飞机即奖起飞,简慕晚拉着简子珩的小手,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把手机直接关机。

应辰听到简慕晚上飞机的消息,整个人都懵逼了!

“不是说行程是明天吗?”

“晚晚自己改了,这个时候,已经上飞机了!”

“为什么不早告诉我?”

“应总,我刚刚突然有事,忙了一下就给忘记了!不过你放心,程先生也一起去的,他们就在同一个航班上!”

“程之卿也在?完了,完了,三少要是知道,不得原地爆炸!”

应辰挂了电话,直接拨通靳司南的手机。直到最后一声铃音结束,也没有接通。

他马上又拨通了孙泽的电话。

“孙泽,不好了,夫人带着小少爷直接去了燕城,这会都上飞机了,保镖什么的都没有带上。”

孙泽一听,顿时推包间的门,直接走到靳司南身旁,耳语了一阵。

靳司南直接站起来,朝面前的几人说道:“失赔了!我突然有点急事,要去处理,有空大家多来盛世皇朝,我请客!”

“三少慢走。”

靳司南从包间里走出来,直接将西装扣子解开,冲着孙泽吼道:“夫人都上飞机了,你现在才知道?”

“她们本来要也转场,临时定了燕城为拍摄地,我还没有来得及和三少汇报,夫人原定是明天才走的,但是今天下午,沈天姿找过她。”

“什么?沈天姿找过她?”

“是的,据保镖所说,沈天姿在一个咖啡馆和夫人谈了二十分钟,夫人出来后,就直接去幼儿园接了小少爷,然后回家收拾了一下东西,就去了机场。”

“保镖还以为,这是夫人的工作需要,直到去了机场,才知道夫人要去燕城!”

靳司南不出声,一脸阴沉的朝外走。

“三少,程之卿也在飞机上,我已经命人赶去燕城了,差不多三个小时就能到,应该在夫人到了酒店之后不久,这些人就能到位。”

靳司南之前还接过电话,晚晚说今天晚上要回家一起做饭。在见到沈天姿之后,就带着珩珩走了!一定是沈天姿和她说了什么。

“三少,你去哪?”

靳司南没有出声,直接拉开车门,坐在架驶位上。

车子划出一道漂亮的弧度,朝前方冲去。

“小古!”

“三少!”

“马上给我安排一架直升机,我要去一趟燕城。”

“好的,三少!你直接来青原机场。我准备好。”

“我大概半个小时到。”

……

此时,沈家。

沈天姿得到简慕晚离开帝都的消息,不过只是去燕城拍戏。

“一个女人,也值得你紧张成这个样子。”沈天磊在一旁翘着二郎腿,手里拎着一根烟,惬意的吐着烟圈。

“用不着你在这里幸灾乐祸。我让你给我准备的钱,你都准备好了吗?”

“一个女人,值一个亿?你的脑子里是不是有坑?”沈天磊坐直身子,看着沈天姿,“走出去的时候,你不要说你是我妹妹!”

“你什么意思?”

“你给了简慕晚一个亿,能确定她真的不与靳司南在纠缠了吗?有这一个亿,你做什么事情做不了?让简慕晚和那个野种在这个世界上彻底消失都不成问题。”

“靳司南把那个女人保护的水泄不通,你以为,我没想过!”

“机会,都是等待的,这一次,简慕晚的燕城之行,不正是一个好机会吗?我让苏以溟盯紧靳司南,而且也绊住他,不要让他离开帝都,简慕晚,还不任我们处置?这个世界上,只有死人,才是最让人放心的!”

沈天姿突然眼前一亮,她怎么就没有想到呢?

“这事,不用你来做,我帮你摆平!谁让靳司南对我们沈家有用。”沈天磊说完,站起来,将手中的烟按在烟灰缸里。

“你去哪?”

“去燕城。等你的好消息!”

“哥!你真的是我的亲哥!”

“少贫嘴!”沈天磊大步朝外走去。

沈天姿想着简慕晚接下来会有下场,唇角浮现出一抹笑意。

……

靳司南到达和小古约定的地方,小古立即朝他走了过去。

“三少,上头有令,所有的直升机都要接受检查,不允许开出机场,究竟发生什么事了?怎么那么急?”

“什么时候来的命令?谁下的命令?”

“苏以菲!就在你打完电话没多久,她下的命令。”

靳司南暗暗握紧双手。插着腰朝四周看了看,他现在没有权力调动,虽然小古还在,但是不能不听从命令,要不然,连小古都要连累。

他立即拿出手机,给孙泽打了个电话。

“给我订一张去燕城的机票,马上就要出发!”

“三少,出什么事了?”小古看着靳司南的神情,心里更加担忧。

“没事,是私事!”靳司南说完,转身离去。

刚刚驶出机场,他的手机再次响了起来。

“靳司南,你马上到军区总部来一趟,有一些关于第四军区的资料需要你过来交接一下。”

“苏大小姐!这个时候,你让我去交接资料?我手上,已经没有任何关于第四军区的资料了,而且我也没空!”

“靳司南,这是命令,如果,你想违抗的话,我可以按军规,先把你扣了,让你配合我做完手上的工作为止!所以,你自己来,还是我命人把你押过来,你自己选。”

电话被切断,靳司南气得差一点把手机扔掉!

他不能摔,还得和晚晚联系。

“三少!怎么回事?究竟出什么事了?”

“小古,最近军区的情况怎么样?”

“我们已经无所事事好久了,三少,我们究竟怎么办?陆少和兄弟们的事情,就是这样的处理结果吗?”

“这件事情,不管任何时候,都会给兄弟们一个交待,而陆少,也绝不可能这么白白牺牲!我靳司南只要还活着一天,就不会忘记这些仇,这些恨!但是,现在时局不稳,你们只要做到,保护好自己就行!”

“我明白了,三少!”

“你通知一下曹洋他们,随时等我的消息,大家要和我一起去一趟燕城,记住,这是私事!我先去找苏以菲!”

“是!”

靳司南知道,他这一去,很有可能会被苏以菲给拦住,但是他若不去,可能机场都出不了!

他一边开着车子朝军区总部驶去,一边经孙泽打电话。

“孙泽,你马上带着人,前往燕城,到了燕城之后,一定要寸步不离的守着晚晚和珩珩,我会尽快和你们汇合!”

“是,三少!你放心吧,我这边马上出发。”

靳司南一来到军区总部,马上有两个人走上前,将他的手机搜了出来。

“这是干什么?我是犯人吗?”

“请你配合我们的工作!”

靳司南耸耸肩,开始解自己的皮带,“要不要把衣服也脱了,光着进去?”

苏以菲从里面走出来,看着靳司南,“这里是什么地方?靳司南,你给我严肃点!”

靳司南重新扣上皮带的金属扣,直接走到一旁的椅子上坐了下来,“说吧,要什么资料?”

“我想知道,第四军区参与的特殊任务的所有资料!”

“这是机密!资料都被封存,你没有资格知道。”

“我现在是第四军区的负责人,第四军区的一切资料,我都有权力过目,你可以在这里好好的想,等你想清楚,一一告诉我,我就让你离开。”

“苏以菲,我真的很怀疑,你这么做的用意。”

“不用怀疑了,就是你想的那样!我才不管你那些破事,我只在乎我想要的,靳司南,你若是配合,或许还能保住你的女人,但是,你要是不配合,你的女人会是什么样的下场,我就不敢保证了!”

“你查这些资料做什么?有意义吗?”

“有没有意义,不是你说了算了!或者,你着重的想一想,关于发现H—5的那次任务,我也可以视情况,要不要放你出去。”

“我这人,忘性比较大,都过去那么久了,早就忘记了。”

“好,很好!我有的是时间,让你慢慢想。”苏以菲说完,抬步离去。

外面,顿时响起一阵关门声,靳司南抬头看了看守在他面前的两人。

连他猜不到苏以菲为什么要这么做?这个女人,哪里来的自信,能领导第四军区?她还真想取代陆少,成为第四军区的总指挥吗?

所以,她拼命的想从他的口中得到这些信息。

不得不说,苏以菲这个女人,心思太阴了,竟然挑这个时候!

他抬手,看了看时间,离晚晚下飞机,还有十五分钟的时间。

“把我的手机给我行吗?我要打个电话!”

“靳先生,在你没有写好这些资料之前,不可以和外界联络。”

靳司南看着这两人,又低头瞧了瞧这两人手上的枪,眼中的神情,一寸寸凝结成霜。

他长这么大,还没有受过这种憋屈!

……

简慕晚拉着珩珩的手,走出机场,一股寒风吹过来,她立即裹紧了衣服

好像,燕城的冬天,比帝都的还要冷一些。

“程先生,简小姐!”

程之卿带着简慕晚朝那个方向走去。

是剧组的工作人员,来接他们去酒店。

简慕晚坐在车子上,看着窗外的景色,毕竟是生活了差不多二十年的地方,纵然有很大的变化,还是让她有一种熟悉的感觉,扑面而来。

这座城,让她有太多太多不好的记忆。

就好像时时的在提醒她,她自己究竟是谁。

程之卿发现,自从下了飞机后,简慕晚就心事重重的样子,他几次都想询问,还是忍住了。

“时间还早,我们把东西放到酒店,一起去找一个地方吃点东西吧?我可是记得,你还欠我一顿饭!”

简慕晚忍不住笑了笑,“好啊,再欠下去,我都觉得不好意思了。”

车子稳稳的停在酒店前,程之卿和简慕晚各自去房间先放下东西。

“妈妈,你是和爸爸吵架了吗?”

“我们没有吵架,只是有些事情,妈妈比以前更加清楚了。”

“你答应过我,说是试着接受爸爸,是不是你觉得不行?想要放弃了?”

简慕晚知道,珩珩一直都是一个敏感的孩子。

“珩珩,等妈妈拍完这一部戏,送你出国好不好?”

“出国?为什么?”

“妈妈也没有想好,只是一个打算,你不是不喜欢上幼儿园吗?出了国,可以做你想做的事情。妈妈也会陪着你,咱们去一个没有人认识我们的地方,平平静静的生活,好不好?”

“那爸爸呢?”

“也许,爸爸会和别的女人结婚,那才是他的生活。”

“不会的!爸爸绝对不会和别的女人结婚!他只会和你结婚!”简子珩笃定的说道。

简慕晚不知道怎么回答,也不知道怎么和小孩子解释大人的世界,“珩珩,记住今天妈妈所说的一切,你自己有一些心理准备,剩下的事情,等妈妈来安排,也许,妈妈所做的一切,对你来说都太残酷,但是妈妈不能失去你。”

珩珩好像明白了什么,轻轻的点点头。

外面,传来一阵敲门声,是程之卿。

“我们走吧。”

简子珩乖乖的跟在妈妈身后,小脸上写满了不开心。

------题外话------

二更到~小仙女们晚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