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1章:把靳司南扣下!/军婚蜜宠:老公,套路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简慕晚继续拍戏,江宸的剧组,没有因为场地的事情,再起什么争执。

但是,想着江宸就在离他不远的地方,她的心里,还是有一种说不上来的感觉。

回到燕城,就像是打开了记忆的闸门。

曾经那些不想忘的,忘不掉的,全都变得格外的清晰。

程之卿见她在一旁发呆,抬步走了过去,刚刚他不在,听说沈天磊来过,一旁,还有沈天磊送的那一大束鲜花,艳红的玫瑰夺目刺眼。

“怎么了?晚晚。”

“没事。”简慕晚摇摇头,将自己的情绪掩饰好。

“阿卿,我明天能不能请一天假。”

“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不,是有别的事情。”简慕晚想去祭拜一下母亲,当时,她的身上没有多少钱,医院负责安葬,她只能把母亲留在燕城。

这几年来,她一直没有来看过母亲,主要是没有勇气回到燕城。

现在,人既然来了,怎么都要去祭拜一下母亲。

哪怕,曾经的伤痛两怎么不愿意面对,始终都发生了。

再怎么撕心裂肺的痛过,伤口即使没有愈合,也都结痂。

“如果是有什么事情要办的话?要不要我陪你?燕城我还是比较熟悉的。”

“其实,燕城我也很熟。谢谢你。”

程之卿看着她,不知道为什么,她好像被一层一层的悲伤包围着,他站在她的身旁,就连空气都是那种让人窒息味道。

“好,有什么事,打电话给我。”

“嗯。”简慕晚点点头。

回到酒店,已经很晚了,翟亦扬陪着珩珩在下围棋。

“夫人,你吃饭了吗?”应辰立即询问道。

“在剧组吃过了。”

“要不要再准备一些?”应辰一听,眉头一紧。

剧组的饭能好吃到哪去,怎么不回来吃呢?三少要是知道了,肯定要心疼死了。

“孙泽,明天你安排一下,我想去一趟莲山公墓。”

简慕晚此言一出,屋子里的人全都愣住了。

公墓?

怎么要去地种地方?

但是,谁都没有敢开口问。

简子珩已经没有心思下棋了,站起来扑到妈妈的怀里。

“妈妈先去洗澡,今天晚上,要早点睡,明天咱们要早起,知道吗?”简慕晚轻声朝怀中的小家伙交待道。

“好的!”简子珩点点头。

一个小时后,简慕晚搂着简子珩睡在躺在床上。

简子珩睁着大眼睛,扑闪扑闪,一点睡意都没有。

“妈妈,我们去公墓祭拜谁啊?”

“祭拜我的妈妈,你的外婆。”

简子珩从来没有听妈妈提起过,这还是第一次!

“原来,外婆也在燕城啊。”

“是的,妈妈很小很小的时候,和外婆来到燕城,一直到妈妈知道怀上了你,才带着你离开了燕城。”

“妈妈在燕城长大的?”简子珩立即化身好奇宝宝。

“是的。”简慕晚点点头。

此时,在这里生活了快二十年的点点滴滴占据着她的脑海。

“妈妈……”

“珩珩,很晚了,睡吧。”

“好吧。”珩珩乖乖的往被窝里缩了缩。

不一会,传来平稳的呼吸声,简慕晚拉了拉被角,轻轻的从床上走下来。

拉窗帘,夜色顿时扑面而来,映入眼帘的,是满天的星斗,她走到一旁的柜子前,拿了一瓶酒,倒了一杯,对着清冷的月光独酌。

一杯接一杯,不醉。

……

冰冷的房间里,靳司南已经被关了快三天。

除了定时送来的饭之外,就只有四个二十四小时换岗的守卫在外面站着。

屋里,有一张桌子,桌子上,有一只录音笔,不有一支普通的笔和白纸。

苏以菲想的还真周到。

他想说就说,想写就写。

只想掏出他们第四军区以前所执行的任务。

军区已经完全被苏家控制了吗?总统先生就任由这件事情发展成这样?

陆少,你看看现在的局势,你真的舍得就这么一走了之,嫂子,老爷子,第四军区,这些都不是你的牵挂吗?

你最喜欢说的一句话就是,就算是死了,也要从地狱里爬回来!

靳司南一直在想,那天发生的一切,他无数次的想到那条河,想着,会不会有奇迹。

以陆少的能力,肯定早就发现有人要对他不利,发现危险逼近!

突然,外面传来一阵脚步声,打断了靳司南的思绪。

苏以菲走了进来,看着靳司南。

靳司南会在椅子上,抬起头,轻蔑的抬头看了苏以菲一眼。

“三天了,三少可真存得住气。”

苏以菲看着那张白纸,和动都没有动过的笔,唇角扬起一抹冷笑,拿起另一支录音笔,按了一下。

“苏以菲,你这个不要脸的老女人!”

录音笔里,传来靳司南的声音,苏以菲差一点把这支笔握断。

“你在这里住上十天半月都行,只是不知道,你喜欢的女人那边,还有你派去的那些人,能不能抗得住十天半个月!”

靳司南真的是被踩中了痛处,缓缓站起来看着苏以菲。

“你以为,这里关得住我?”

“可是,你也没敢逃出去啊?靳司南,随便扣你一个罪名,你都担待不起!”

“我说,我们怎么从一开始见面就不对盘,原来,你比我想象中的要让人讨厌多了!怪不得,陆少正眼都不愿意看你一眼,你再怎么费尽心思也没有用!”

苏以菲脸色一阵青白,一把拉着靳司南的衣襟,“你告诉我!陆少是不是还活着!”

“我也想问你呢!那些人,不是和你们苏家的关的?陆少的事情,就是你们苏家的所做所为!”

苏以菲脸色一寒,松开靳司南。

靳司南整理了一下衣服,“放我出去!”

“我还是那个要求,达到我的我要求,我立即放你出去。”

“苏以菲,你有什么资格囚禁我?”

“就凭我,是你的顶头上司!”

苏以菲说完,抬步朝外走去。靳司南插着腰,急切的在屋里转来转去。

晚晚那边有孙泽,应该不会有问题的吧?

……

夜深了,注定是个无眠之夜。

时御霆看了看手腕上的表,这么几天了,苏以菲那边,一边动静都没有。他更担心的是靳司南。

就靳司南那种性子,逼急了什么事情做不出来。

他不放心,必须得将这件事情汇报给总统先生,这样最起码在出了什么事的时候,能保下靳司南!

……

车子缓缓驶出酒店,简子珩坐在后座,不时的抬起头看着妈妈。

“怎么了?”简慕晚朝简子珩询问道。

“妈妈,要开多久的车才能到?”

“要一个多小时,那里有些偏僻。”简慕晚轻声回应。

简子珩已经有些等不急了。

前方,是个车流人流很多和路口,孙泽看了看路况,放慢了车速,等后面的那几辆车子跟上后,一起等红灯。

“小少爷,不用着急,我们过了这几段路,路况就顺了,走起来也能快一点。”孙泽朝简子珩说道。

“嗯。我知道了。”简子珩乖乖的回应。

“夫人,我昨天安排人去买了一些祭拜用的东西,你看看还有没有什么要需要的?我再安排人去买。”

“我看了一下你准备的东西,不用再买了。”

“好的。”

红灯还有几秒,在与他们相对的方向,停着一辆黑色的轿车。

车子上的人,盯着孙泽的那辆车子。

“控制好速度,我们的车子和那辆豪车没得比,别钱没有赚多少,反而把我们自己搭进去了!”

“放心吧,老大,我的技术,你还害怕会出什么差错吗?”

绿灯亮了,车子启动,车速都不是很快。

突然,车子打了个急转!

简慕晚连忙拉住扶手,一手搂紧珩珩。

“怎么回事!”孙泽大呼一声。

紧接着,一阵碰撞感传业,司机的面前,安全气囊已经弹开,完全挡住了视线。

只见一辆黑色的小轿车,直冲他们而来,迎面撞上!

两辆车子刚好熄火在了正中间,四个方向的车子都堵在了路上。

孙泽立即朝后座望去,“夫人,小少爷,你们没事吧?”

“没事!孙泽,你下去看看是怎么回事?”

“好。”孙泽推开车门下车,车子的损坏情况并不严重,不过朝他们撞过来的那辆车子,就没有那么好的运气车头都瘪进去了,也不知道车里的人怎么样。

突然,那辆车子的车门开了,下来三四个穿着黑衣的男人,直接朝孙泽冲了过去,二话不说就开打!后面的保镖看到这阵势,全都下车!

孙泽发现,这些人手上,还有武器!分明就是来者不善!

“住手!”孙泽大喝一声。

他觉得这件事情不简单!绝不是一起普通的车祸!

“砍了我们老大,还想走?”

孙泽愣了一下,不知道这人是什么意思!就在此时,从别处又冲出来十多个穿黑衣服的男人,有一些身上还带着一些纹身!

司机迅速的将车门锁好,以免伤到简慕晚和简子珩。

“妈妈,发生什么事了?”简子珩害怕的靠在妈妈怀里。

“没事,孙叔叔他们会处理的!”

孙泽一看,这些人是动真格的,如果不还手,很有可能就要受伤了!而且这些保镖出于本能,面对危险的时候,已经开始自卫。

一瞬间,整个路口打成一团,四周的人不明真相,纷纷尖叫起来。

场面混乱的无法形容。

几分钟后,刺耳的鸣笛声响起。

警察迅速的控制住场面。

“发生什么事了?”

“是这样的。”孙泽走上前,朝负责人说道:“我们开车行驶在路上,对面那辆黑色的小轿车突然朝这边撞了过来,然后从车子上还有别的地方来了一些人,二话不说就动手!”

“装什么装!砍了我们老大,还想一走了知?你当我们青龙会是吃素的!”

“都别动!把身份证件全都拿出来!”

孙泽立即掏出证件,那边的人,却一个也拿不出来,一看,就像是那种道上混的。

这一帮人,明显是冲着他们来的,这是个圈套。

不等他出声,负责人一声令下:“把这些聚众斗殴的人全都带走!”

“这件事情,和我们没有关系,我们是从帝都来的,来这里是为了工作,更不认识这群人,这样吧,我们还有要事在身,派一两个代表来处理此事好吗?我们的律师马上过来。”

“全部带走!”负责人看了孙泽一眼,丝毫没有商量的余地。

现在,双方的人,身上都挂了彩,要说一方行为,也说不过去,孙泽最担心的,还不是这个,他最担心的是接下来的事情!

这件事情,只是个开始!

在上车前,他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

简慕晚也从车子里走出来,全副武装的她,并没有暴露身份,跟着简子珩走上前面的警车。

“妈妈,警察叔叔为什么要抓我们?”

“因为我们要随着他们一起去调查事情的真相。”简慕晚轻声朝简子珩说道。

在上车,她将口罩和墨镜摘了下来,前面的警察立即认出她来。

这不是那个明星简慕晚吗?怎么可能和这些小混混有什么过节?这事,怎么就这么蹊跷?明星出行,带一些保镖不是也挺正常的吗?

程之卿听到消息,立即冲了出去!

看到简慕晚和简子珩的时候,他终于松了一口气。

“发生什么事了?怎么会这样?”

简慕晚将事情的经过和程之卿说了一遍,她更好奇,为什么只有她和简子珩出来了,孙泽他们却没有消息。

“阿卿,是不是你相办法,把我们弄出来的?那孙泽他们呢?你有没有办法,把孙泽他们也弄出来?”

程之卿已经问过了,因为双方都有动手,不管是什么原因,在那种场合,引起不小的混乱至少也要面临行政拘留七天的处罚。

他不明白,怎么会突然遇上这种事情。

简慕晚看出程之卿的脸色,顿时有些紧张。

“不能马上出来吗?”

“可能不行。”

简慕晚立即转身,掏出手机,不断的拨着靳司南的电话,关机!

她已经嗅到了阴谋的味道!这件事情,就是冲着她来的!

孙泽他们现在都被关起来,只有她和珩珩没事,她身边已经没有人能保护得了她。她低头朝珩珩望了一眼,满是担忧。

“晚晚,你能不能告诉我,究竟发生什么事了?”程之卿急切的询问道。

“是沈天磊,这一切,都是沈天磊计划好的!”

程之卿一听,心里猛然一沉,他多少也了解一些,靳司南和身份特殊,他曾经就想过,会不会因为靳司南而连累到简慕晚。

现在来看,果然是连累到了。

“晚晚,我会保护你的,跟我走!”程之卿接着简慕晚和简子珩朝外走去。

酒店是不能去了,他最好把简慕晚和简子珩藏在一个谁也找不到的地方,接下来,只能想办法联系靳司南,只有靳司南才能解决这件事情!

他要在靳司南来之前,保护好简慕晚和简子珩,绝不能让她们母子受到一丝伤害!

简慕晚现在,没有人可以信任,只有程之卿。

程之卿的车子刚刚离去,沈天磊带着人来到此处。

“沈少,简慕晚被人接走了!”

“被谁接走了?”沈天磊扑了个空,心情很糟,是哪个不识趣的,竟然敢动他要的女人?

“是程之卿!”

“知道程之卿把人带到哪去了吗?”

“不知道!程之卿之前在燕城待过两三年,也有一些人脉!”

“今天晚上,必须给我找到简慕晚的行踪!”

“是!”

……

一辆车子,迅速的开往军区总部,小古和曹洋等人,坐在车子上,面色凝重。

“陆少已经出事了?绝不能让三少再出事!”

“刚刚我说的话,都记住了吗?”

“记住了!”

孙泽的电话,是直接打给曹洋的!

事情紧急,他们只能以最快的速度,把三少从苏以菲的手里解救出来!

苏以菲正在办公室里整理文件,听到汇报,眉心微蹙。

“让他进来!”

曹洋走进来,朝苏以菲敬礼。

“你找我有什么事?”

“苏小姐想知道的情况,不止是三少一人知道,我也知道一些,不如,我和苏小姐说一说。”

苏以菲笑了笑,要知道,这些人的嘴,是撬都撬不开的!怎么这个时候,却愿意主动开口了?

“请苏小姐,先把三少放了。”

“你是来和我谈判的?用你换一个靳司南,你的份量还不够!”

“但是,三少一个字也不会说给苏小姐听,而我会!”

“既然你会,那我把你控制起来不就行了?何必听从你的意见,还要放了靳司南?”苏以菲冷冷一笑,站起来朝曹洋走了过去。

“你们几个,进了我这里,就别想走出去,我就不信,我一个字也得不到!”

曹洋也朝着苏以菲冷冷一笑,“那就看苏小姐,能不能拦得住我们!”

突然,外面来一阵急切的脚步声。

“苏小姐,靳司南逃走了!”

“什么?”

苏以菲大步朝外走去。

曹洋大步追出去,外面,小古开着车子,带着靳司南朝另外一个方向驶去!

“通知各个门岗,全部戒备,靳司南携带军区重要文件,任何人见到他,不管用什么办法,一律扣留!和他在一起的人,也全部扣下!”

------题外话------

还有一章~今天二暖很勤快,更的很早,所以,去吃肉肉去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