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2章:我活剖了你!/军婚蜜宠:老公,套路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车子朝前方驶去,门口的戒备状态,已经提升到最高级别。

光是这样硬闯,是没有办法闯过去的!

“三少?怎么办?”

“下车!”靳司南一声令下。

只见那道身影,迅速的朝前方冲去,迎面而来的几人,直接被他放倒!

“小古,三少这样,后果很严重!”

“现在还计较什么后果吗?”小古说完,也从车子上走下来!直接将衣服脱下,去帮靳司南。

车子上的几人,血性都被激了出来。

这一段时间,简直是太憋屈了!

时御霆来的时候,就看到眼前混乱的场面!他预料的一点没错,还好他及时赶了过来!

“都住手!”时御霆大喝一声。

在场的人都愣住了,纷纷朝他望去。

“我要把靳司南带走,请你们放行。”他朝面前的守卫说道。

“不行!靳司南携带重要文件,我们接到命令,要将和他一起的所有人全部扣下!”

“是谁的命令?”时御霆沉声询问。

“是苏小姐的命令!”

“我是奉总统先生的命令,你们还要违抗?”时御霆拿出手上的文件,出示给面前的所有人看。

苏以菲也赶了过来,看到门岗的状态,冷冷的朝靳司南扫了一眼,就刚刚靳司南的所作所作,她能当场把靳司南击毙!

“苏小姐!你来的正好,麻烦你和你的属下说一下,总统先生要见靳司南,如果有什么重要的事情,等总统先生见过靳司南之后,再来配合你的工作也汪迟。”

时御霆竟然拿到总统先生的文书!

苏以菲接过来看了一眼,暗暗握紧双手。

“放行!”

靳司南转身走到苏以菲面前,“如果,她有一点闪失,苏以菲,你要千倍万倍的奉还!”

“靳司南,你还是考虑一下你自己的处境吧!”苏以菲不甘示弱的回应道。

靳司南转身上了车子,时御霆也紧跟了上去。

“小古,直升机准备好了没有?”

“三少,已经准备好了!”

“让曹洋他们马上集合,和我去一趟燕城!”

“是!”

时御霆看着靳司南,他感觉,靳司南和疯了差不多。也根本不会考虑这么做的后果。

靳司南只知道。

在沈天磊的算计下,孙泽他们都被扣了下来!现在,晚晚一个人带着珩珩,一但落入沈天磊的手里,后果不堪设想!

他一边开着车子,一边拿着手机,拨通简慕晚的电话。

“你好,你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他再试了一次,依然是这样的结果。

靳司南将手机扔在一旁,看着前面川流不息的车流,直接迎面插了过去!

时御霆立即抓紧扶手,“靳司南!你不要命了!”

靳司南没有回应,稳稳的握着方向盘,避让着迎面而来的车!

他的车速很快,哪怕节约一秒时间,他都要尽快赶到简慕晚身边。

车子终于停了下来,车上的几人,除了靳司南之外,全都一副要吐了的表情,小古他们都习惯了,时御霆还是第一次,享受这么刺激的过程。

几分钟后,曹洋他们也紧跟着来到这里。

不远处,停着一架直升机。

时御霆看着靳司南,想要交待几句,又不知道怎么开口。

如果,沈天磊真的不知死活的动了简慕晚,不管是总统先生的命令也好,都控制不住靳司南,宰了沈天磊。

所以,这些话,他说不说,都没有意义。

一阵轰鸣声响起,时御霆看着升到半空的直升机,与此同时,最后一米阳光,落入地平线以下。

天色,缓缓暗了下来。

时御霆只能站在这里,目送着靳司南渐行渐远。

……

昏暗的房间内,沈天磊摇曳着手中的红酒杯,看着面前,被五花大绑的美人。

“你以为,你能藏到什么地方去?”

简慕晚抬起头,额前有一处伤痕,血迹已经干了。

“你们把程之卿怎么样了?”

“怎么样了?谁知道呢!还有你那个野种,说不定,一起坠落山崖,意外事故,死了!”

“沈天磊!你个畜生!”简慕晚挣扎着站起来,一旁的人,顿时走上前,将她按在地上!

沈天磊站起来,走到简慕晚身旁,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简慕晚的心里,不断的想着程之卿的珩珩的安危,恨不得,把眼前的这个人,剥皮抽筋!

“谁让你是靳司南的女人?没想到,靳司南藏得够深,和你都生了一个野种,而且都那么大了!只能怪你们倒霉,跟的人是靳司南!你要是愿意跟着我,下场就不会是现在这样,说不定,我也能放你那个野种一条生路!”

“靳司南一定不会放过你!沈天磊,你的下场,一定会更惨!”

“是吗?那我就让你亲眼看看,你的下场。”

沈天磊将简慕晚提了起来,看着她玲珑有致的身材,缓缓的解开自己的衣服。

“你想做什么?”

“做什么?当然是做男人喜欢对女人做的事情!简慕晚我奉劝你,还是乖乖的配合!否则,吃苦的可是你自己!”

“呸!你个人渣!”

沈天磊抬手,擦掉脸上口水,扯着简慕晚的头发,逼着她靠近他。

“要不是,我还对你的身子有点兴趣,你以为,你现在还能好好的站在这里?”

“我死也不会让你得逞!”

“那我就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沈天磊说完,扛起简慕晚扔到一旁的大床上。

简慕晚全身被绑着,没有办法挣脱,眼看着沈天磊脱下最后一件衣服,她狠狠的朝自己的舌头咬去!

“沈少!她准备咬舌自尽!”

剧烈的疼痛感,让简慕晚的眼前,一片黑暗。她没有松!反而更加用力!

“想死是吗?本少爷不介意奸尸!”

沈天磊正要撕简慕晚的衣服,门被大力的踹开!

沈天磊被人大力的拽了过去,狠狠的砸在那张玻璃茶几上!

曹洋几人顿时按住沈天磊,冰冷的刀子,抵在他的脖间!

靳司南迅速的将简慕晚扶了起来,血顺着她的唇角不断的往下流,他吓坏了,直接伸手去撬开她紧咬的牙齿!

“晚晚!晚晚,是我,不要怕,我来了,快松开,快松开。”

简慕晚的意识已经有些涣散,她迷迷糊糊的听到靳司南的声音,她也不确定,是不是他来了。

缓缓松了一口气,彻底的失去意识。

“孔一凡!”靳司南失声喊道。

孔一凡立即上前,检查简慕晚的伤口,“三少,不要担心,简小姐她没事,只是昏了过去!”

靳司南将简慕晚放下,走到沈天磊面前。

“靳司南!你想干什么?我告诉你,你要是敢动我,你也活不成!”

“是吗?我活剖了你!”

“不!靳司南!你放开我!”沈天磊怕了,怕得全身都在颤抖。

他现在,就像是一只剃光了毛的猪,等着人一刀一刀的宰割!

靳司南朝沈天磊走去,皮鞋踩在地板钻上,发出清冷干脆的声音,一步一步,像是踩在沈天磊的心肝上!

沈天磊现在才感觉到恐惧,肝胆俱裂!所有的声音都卡在喉咙里,一个字也发不出声来。

突然,一股寒意直逼而来!

沈天磊能感觉到,那股冰冷,从上到下,直接贯穿!伴随而来的,是一阵剧烈的疼痛!

“啊!”房间里,顿时响起沈天磊鬼哭狼嚎一样的惨叫声!

“三少!你冷静一点!”曹洋拉着靳司南,他真怕靳司南一刀把沈天磊给了结了!

沈天磊疼晕了过去!

靳司南抬起手,冷冷的看了沈天磊一眼!

“啊!”剧烈的疼痛,又将沈天磊从昏迷中刺激的醒了过来。

“痛,痛!痛!”他抽搐着,呼喊着。

屋子里的其它人,看到这一幕,吓得肝胆俱裂!

生怕下一个,轮到他们的身上!

靳司南一脸嫌恶的擦着手,就在沈天磊以为这种折磨已经过去的时候,突然看到靳司南又朝他逼近!

“既然要毁了你,我就把你毁的更彻底一些!”

连一旁的孔一凡都忍不住蹙眉。

三少,就是个活阎王,要说陆少不管有多愤怒,还会丝毫有一丝的理智,最起码,还会顾一下大局。

但是靳司南不会。

惹了他的人,下场通常都是这样,不过,沈天磊,格外惨一点。

沈天磊已经彻底的昏迷了过去。

靳司南将刀往沈天磊身上一扔,擦了擦带血迹的手。转身朝床上躺着的简慕晚走去。

刚刚还如同来自地狱的活阎罗一样的男人,此时,简直温柔的像一个来自己天堂的天使。

这剧烈的反差,简直让人无法适应。

靳司南抱着简慕晚,朝外走去,这幢建筑的顶层,停着他开来的直升机。

剩下的善后工作,就交给曹洋和孔一凡他们。

他要把他的女人,先送到医院。

他的儿子,现在还下落不明!

刚到简慕晚送到医院,医生做完检查,靳司南的手机响了起来。

“三少,珩珩找到了!和程之卿一起,正在被送来医院的路上,对,你就你现在所在的医院,大概二十分钟到!”

靳司南看了一眼在病床上躺着的简慕晚,握着她的冰冷的小手。

“对不起,晚晚,还是我顾虑太多,如果,我在第一时间。就来到燕城,你和珩珩绝不会受这样的伤害。”

简慕晚的舌头上的伤很大一块,要慢慢愈合,现在也不确定,以后会不会留下什么后遗症。

简子珩和程之卿被送到医院,两人浑身是血。程之卿已经昏迷,简子珩被小古抱着,一看到靳司南,顿时朝靳司南伸出两只小手。

靳司南把儿子搂在怀里,现在的简子珩就像一只受惊的小兽,紧紧的攀着爸爸的脖子不松手。

“妈妈,妈妈……”珩珩的口中,还不断的呼喊着妈妈。

“儿子,别怕,妈妈没事,有爸爸在,没有人再敢伤害你们。”

“爸爸,你怎么这么晚才来?”简子珩抬起头,额头上还有血迹,可怜兮兮的看着爸爸。

靳司南的心里一阵自责,轻轻地捧着简子珩的小脸:“对不起,是爸爸来晚了,对不起。”

“没事,只要爸爸来了,我和妈妈都不会生爸爸的气的。”简子珩摸了摸爸爸的脸颊。

“走,爸爸带你去看妈妈。”

“嗯。”简子珩乖巧的点点头。

“小古,你去看一看程之卿那边的情况怎么样,等下过来和我汇报。”靳司南朝小古吩咐一声。

光是刚刚看了一眼,他都知道,程之卿应该伤的不清,这会已经推到手术室里紧急救治了!

小古立即朝程之卿的手术室外走去,靳司南抱着简子珩,来到简慕晚所在的病房。

简慕晚还在昏迷中,屋子里静悄悄的。

一个医生带着两个护士,走过来给简子珩检查伤势。

靳司南看着这么小的孩子,身上到处都是伤,恨不得再回去,一刀一刀把沈天磊给剁了!

“靳先生,小朋友身上都是一些皮外伤,擦伤,不碍事的,只有手掌和肩膀的一侧,伤口比较深,清理包扎一下,不会有什么大问题,小孩子本来长得就快,伤口很快就会复元的。”

“谢谢你,医生。”

“不用客气。”

简子珩就靠在爸爸的怀里,让医生的护士给他处理伤口。

“这孩子太坚强了,处理了这么多处伤口,一声痛都没有叫。”医生处理完伤口,表扬简子珩。

“我怕吵醒妈妈。”简子珩轻声回应,小脸转身病床上还在昏迷的简慕晚。

医生的护士笑着点点头,这孩子真贴心啊。

靳司南抱着简子珩走到病床前,轻轻的将简子珩放到简慕晚身边,“你靠在妈妈休息一会,不要碰到伤口。”

“爸爸,你去哪?你不要走好吗?就在这里陪着我和妈妈。”简子珩拉着靳司南的手,不愿意松开。

“我哪都不去,就在这里陪着你们。”

得到答复,简子珩才安心的闭上双眼。

没过一会,就沉沉睡去。

靳司南看着病床上的点滴瓶,一大一小。这才缓缓松了口气。

……

孔一凡亲自给沈天磊做了一个手术,最起码,命是保住了,但是,以后的某些功能是用不了的。

沈天磊如果死了,三少也脱不了干系。

只要沈天磊还活着,沈家就算是有心闹,也要看看后果!

“孔医生,现在怎么办?”

“把沈天磊,先送回帝都,记住,一定要在我们的人手里。控制好,明白吗?”

“明白!”曹洋派几个人秘密护送。

“我去看看三少那边,听说三少的孩子也受了伤,保持联络。”

“好!”

“回到帝都后,第一时间和时先生联系,千万不要回第四军区。”孔一凡又交待一声。

“是!”

孔一凡立即朝外走去,赶去靳司南所在的医院。

他才刚到,就看到小古在医院外面,着急的走来走去。

“孔医生,你终于来了!快跟我来!”

“发生什么事了?是不是简小姐和三少的儿子出了什么事?”

“不,不是,是那个大明星程之卿,车子不受控制,冲下山崖,他为了救三少的儿子,撞得不行!听说,要截肢!如果,事情严重到这种地步,这一份人情债一辈子也还不清了!”

“这么严重?”

孔一凡直接赶去手术室,医生正在和凯文交涉。

“你们就这么点技术?动不动就要截肢?你知道截肢对阿卿意味着什么吗?他会毁了的!不行!还有没有第二种方案?”

“太冒险了!如果不截肢,伤者很可能性命都保不住!”

“那是你们这里医疗技术不行!我们要转院!”

“来不急了!”

“马上转院!”凯文简直要疯了!

“我来手术!”

“你是谁?”

“军区医生,孔一凡!”

“孔,孔一凡?”

孔一凡直接朝手术室走去,一旁的医生护士愣了几秒钟,立即追了上去。

凯文也愣住了,刚刚那个人是谁?他说他是孔什么来着?

他的医术有多高明?能保住得阿卿的腿吗?!

“你放心,孔医生出马,一定不会有事。”小古朝凯文安慰道。

凯文现在也没有办法,只能在心里暗暗祈祷,不要出什么意外,保佑阿卿好好的,平平安安的渡过这一次难关!

病房里,简慕晚的几瓶点滴已经打完。

护士过来拔针。

“轻一点!”靳司南提醒道。

“好的。”护士轻轻的握着简慕晚的手,就在针拔出来的一瞬间,简慕晚猛然惊醒!

“珩珩!珩珩!”她才喊了一声,舌头一阵剧烈的疼痛,甚至比她咬下的那一瞬间还要痛上几倍!她感觉眼前一黑,重重的倒在床上。

靳司南立即握着她的手,“晚晚,不要担心,珩珩在这里,珩珩在这里呢!”

“病人醒了!快,去拿一些止痛片!”

简慕晚用仅有的意识,不断的喊着:“靳司南,靳司南……”

她不知道,是谁在握着她的手,因为剧痛,也无法听到靳司南的声音,她只能从潜意识里,不断的喊着那个名字。

在她最绝望的时候,只有这个男人,能将她解救出来!

“靳司南……”

“晚晚!晚晚!我在,我在!”靳司南心疼的看着简慕晚,轻轻的抚摸着她的额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