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3章:惹上了活阎罗/军婚蜜宠:老公,套路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妈妈,我是珩珩,我在这里!”简子珩也靠在妈妈的身边,不断的朝妈妈说道。

简慕晚痛的再次晕厥,靳司南的心疼得差点窒息!

“靳先生,我们已经给简小姐用了止疼片,等一会这种疼痛就会减轻许多。”护士朝靳司南说道。

“怎么样,才能做到一点都不疼?”靳司南抬起头,看着护士。

他恨不得,这些疼痛,千倍万倍的疼在他的身上,他也不愿意,看到自己心爱的女人这样受苦。

“这个止疼片的效果可以达到几个小时,如果病人醒来可以先含冰镇痛,后续我们也会在输液中加入止疼成份的药物,因为是伤口没有愈合,刚刚突然醒来,才会发生这样的情况,以后,这样的情况应该不会再发生了。”护士轻声解释。

靳司南不再出声,而是紧紧的握着简慕晚的手。

……

经过四个小时的紧张手术,程之卿从手术室里推了出来,孔一凡亲自将程之卿送到特护病房。

“谢谢。”凯文朝孔一凡由衷的道谢。

还好,这位孔医生,阿卿的腿才保住了。

看着病床上,昏迷不醒的程之卿,他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从阿卿喜欢上简慕晚那一天起,他就有一种不安的感觉,果然,这一天还是来了!

他就想问问程之卿,付出到这个份上,究竟够不够?可以停止了吗?

人家名花有主了!

这一次,还是为了救那个孩子,完全不顾自己的死活!

他真的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现在腿是保住了,但是还不确定恢复后是什么样子,脸上那么多伤,能不能恢复的一点疤痕都没有?

程之卿可是个演员啊!是影帝啊!

这张脸要是毁了!程之卿这个散发着熠熠星光的明星,也跟着黯然失色!

“孔医生,还请你们,对阿卿受伤的这件事情保密,你们知道,他的身份特殊,一但宣扬出去,我怕会因起不必要的麻烦。”

“你放心,这件事情,我们绝不宣扬出去!我就在医院里,如果你们有什么需要,随时叫我。”孔一凡在没有确定程之卿醒来后,腿是有知觉的之前,都不敢完全放心。

“好的。”凯文点点头,将孔一凡送了出去。

病床上,原本昏迷的人,渐渐有了一丝意识,微微动了一下手指。

程之卿只觉得,整个身子都一阵僵麻,好像被定住了一样,一动也不能动,他试着睁开沉重的眼皮,白色的灯光,刺得他睁不开眼。

凯文走进来,一看程之卿已经醒了过来,顿时走上前。

“阿卿!你醒了!太好了!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程之卿虚弱的说不出话来。

“好,好,你先别说话,好好休息。”

“晚……”

“什么?”凯文又靠近了一些,“阿卿,你说什么?”

“晚晚!”程之卿吃力的吐出两个字,表情很急迫。

这一下,凯文听清楚了!

都这个时候了,竟然还牵挂着简慕晚!他自己的死活和情况,一点都不重要吗?

“你放心,靳司南来了,简慕晚现在很好,那个孩子也没有多大伤,倒是你,伤的这么严重。”

程之卿听到这个答复,疲惫的闭上双眼。

“阿卿?阿卿!”

程之卿又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这一下,他能安心的睡了。

清晨,第一缕曙光照在窗台上,几只小鸟飞来落在上面,叽叽喳喳叫了一阵。

简慕晚缓缓睁开双眼,看着眼前的环境。

她的脑海里,突然闪过一个画面!

一群人拦着程之卿的车子,直接将她拽了出来,另外几个人控制着程之卿和珩珩,不知道那些人,对车子做了什么手脚,最后将程之卿和珩一珩一起带走了!

她的心,猛然一紧,直接从床上坐了起来。

这样的动作,惊醒了趴在床边的靳司南,靳司南立即抬头,看着一脸惊恐的简慕晚。

“晚晚!你醒了?还疼不疼?”

简慕晚张了张嘴,可是她的舌头一阵僵硬麻木,完全没有办法说话。

靳司南知道,她最担心的是什么。

“小古带着珩珩去吃早餐了,马上就回来,珩珩没事。程之卿也在医院里,已经醒了过来,不过受了伤,是孔一凡亲自给他做的手术,你也不用太担心。”

听到靳司南这么说,简慕晚松了一口气。

靳司南站起来,将她紧紧的抱在怀里。

“对不起,晚晚,我来晚了!”

简慕晚感觉,他的力气好大,大到把她肺里的空气都挤出来了,让她窒息!同时,她也感觉到,他的身子,在轻轻的颤抖。

她缓缓抬起手,搂着他的身子。

“你放心,我绝不会放过沈天磊!还有沈家!”靳司南之前对沈天磊做那些,都只是利息而已!

简慕晚轻轻地将小脸贴在他的胸前,这一刻,她觉得很安心。

小古领着珩珩推门走进来,一看到这一幕,顿时准备退出去。但是,他没有来得及拉住身边的小人儿,只见简子珩风一样冲到病床前。

“妈妈!你醒了!太好了,珩珩和爸爸好担心你!你还疼吗?”

简慕晚伸手抱着珩珩,在他的身上上上下下的都打量了一下,见珩珩真的没有大的损伤才安心。

“妈妈,你的头还是有些烫。”简子珩抬起小手,给妈妈量体温。

简慕晚轻轻的摇了摇头,示意珩珩不要太的担心。

“妈妈,你要是觉得疼,就不要说话,过几天就会好了!你需要什么,有和我爸爸在这里,我们会好好的照顾你的!”

简慕晚点点头,再次将珩珩抱紧。

“妈妈,程叔叔为了救我,受了很重的伤,他的身上,全是血,流了好多血,今天我去看他了,还好,他已经做了手术,不会死掉。”

简慕晚一听,心里很不是滋味。

程之卿完全是因为她,才招来如此横祸。

她抬起头,看着靳司南,用眼神询问他,能不能去看一下程之卿。

靳司南看到她这么可怜兮兮的样子,不忍心拒绝她。

“我陪你一起去。”

简慕晚的眼中,顿时溢满笑意,马上准备下床。

靳司南将她拉了回来,披上一件厚厚的羽绒服,直接将她抱起来,朝外走去。

简子珩也连忙跟了上去。

程之卿一个小时前就醒了过来,孔一凡连同医院的医生,又给他做了一个细致的检查,现在已经完全确定,手术非常成功。

程之卿现在的精神很好,刚刚吃了一点东西,正在和凯文聊天。

靳司南抱着简慕晚来到病房门口,将她放了下来,抬手敲门。

“请进!”凯文随口说道。

简慕晚推门走了进去,程之卿一看到是简慕晚,脸上的笑容顿时僵了,因为简慕晚和他一样,也穿着病服,脸色看起来,没有一丝血色。

他听是听到凯文说,简慕晚受了一点小伤,具体是什么伤,怎么受的伤,他也不清楚。

“晚晚,你怎么样了?”

简慕晚摇摇头,示意自己没事。

程之卿的表情更加难看,怎么她都不说话?

“她没事,只是伤的有些重,现在还不能开口说话,恢复一段时间就可以了。晚晚放心不下你,所以过来看看。”

这还是靳司南第一次,对程之卿这么好脸色。

而且,程之卿的这一份恩情,他也记在心里,将来,他一定会加倍回报。

“我没事,晚晚,你不用担心我。”程之卿立即朝简慕晚说道。

还好靳司南及时赶到,要不然后果真的不堪设想。

简慕晚看着程之卿伤成这样,心里一阵难受,她最怕的,就是欠别的人债,不管是人情,还是金钱,从认识程之卿的那一天起,他就一直在各方面帮助她。

她以为,那些帮助,她以后都可以慢慢偿还,这一次,他为了救她和珩珩,差一点失去性命!

她知道,她还不起了。

“晚晚,我真的没事,你的身上也有伤,先回去休息吧。”程之卿朝简慕晚说道。

简慕晚现在,有太多的话想说,但是因为伤势,却连一个谢谢都说不出来,她只能默默的点点头退了出去。

靳司南走到程之卿的床前,朝程之卿伸出手。

程之卿愣了一下,握住。

“谢谢,你为我的妻儿所做的一切,我都会记在心里。”

“妻儿?”程之卿听着这两个字眼,心里五味杂陈。

他一直以为,是靳司南不愿意给简慕晚身份,不愿意娶她,看来,事实并不是他想的那样。

“靳先生不用客气,在那种情况下,换作是其它朋友,我也会这么做,更何况,和我在一起的还是个弱小的孩子,你也不必太过于放在心上。”

“好好养伤,有什么需要,只管告诉我。”靳司南说了一句,也退了出去。

凯文在靳司南和简慕晚的时候,退到一旁,现在的他,靠在窗台旁,用复杂的眼神看着程之卿,他突然,有些心疼程之卿。

“你干嘛用这种眼神看着我?”

“我想看透你,从你认识简慕晚之后,我发现你喜欢上她的时候,我就看不透你了,仿佛以前在我面前的那个你,是演出来的,不是真实的你。”

程之卿笑了笑,将脸转向窗外。

“情不知所起,而一发不可收拾。”

凯文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他又笑了笑。

“你刚刚说那些话,也只是为了让靳司南不要介意你喜欢他的女人吧?我一直知道,有心思细腻,这也是这么多年来,你在圈子里的好人缘的主要原因,为了简慕晚,你真的是及你所能了。”

“凯文,如果,这一生,能有一人让你这么去爱,丝毫不计较得失,不求回报,就是这么一心一意的去爱着,又何尝不是一种幸福。也许,演过太多轰轰烈烈的爱情情仇,最后却更能看清爱情的本质,只是一个爱字,足矣。”

“我和你,不是一个境界的!”

“世界上,哪有那么多恰如其分的东西,而你爱的人也刚好爱你,那是多么的幸运?如果,你爱的人,她不爱你,那便好好的守着自己的这份爱。”程之卿的唇角,依然带着一丝笑意。

“如果,我爱的人不爱我,那我就再去爱一个爱我的!一生太长,一段感情太短,可以短到那么一分钟!要不然,哪有那么多的什么闪婚,闪恋,闪分,闪离,有时候,心动,一秒钟就够了,心死,也一秒钟就够了。”

“凯文,你真正爱过一个人吗?”

“我……我当然……我……”凯文的声音越来越小。他爱过吗?他约过很多炮倒是真的!

不过,他约炮的时候,也通常是来电了,那一秒钟,总有让他心动的理由,要不然,他不可能,什么样的女人都会碰。

但是,爱……

“那我问你,如果这一次,你没有那么好的运气,你截肢了,残了!你有一天,会为今天的所作所为后悔吗?”

“不会。”程之卿斩钉截铁的回答。

“你不能再演戏了,你不能再出现在你喜爱荧屏上!”

“我可以退居幕后,只要做着自己喜欢的事业,就足够了!”

“你没救了我跟你讲,程之卿,你……”凯文找不到适合的词来形容现在的程之卿。

入魔了!真的是入魔了!

“好,我就等着,你亲眼看着你心爱的女人披着婚纱,和别的男人步入婚礼的礼堂,我就看你,还能不能像现在这么豁达,还能不能坚守着这份感情,这份爱,一个人,孤独终身!”

“只要她嫁的,是她心里的那个男人,又何尝不可。”

凯文觉得,他自己要疯了!

简直无法正常沟通交流!

……

简慕晚回到病房,坐在病床上,神情有些落寞。

她还在想,刚刚见到程之卿的时候,他的样子。不知道他的身上,究竟有多少伤,缠的像个木乃伊一样,而且脸上也有纱布。

难道,也伤到脸了吗?

这一受伤,不但是他的身体受到很大的损伤,就连拍戏的进度也要拖延。

对于程之卿来说,她就是个麻烦。

如果,当初他要是不用她来当女主角,也不会发生这么多事情。

或者,是她这个人,就不能给身旁的人,带来好运。

就像温夫人说的一样,就像温菁菁说的一样。

靳司南握着她的手,半跪在她面前,看着她愁眉不展的样子,抬手在她的鼻尖上戳了一下。

“在胡思乱想些什么?什么都不要想,知道吗?有我呢。”

简慕晚看着他,目光闪烁着一些无法言说的情愫。

靳司南就保持着这个姿势,没有动,让她好好的看着。

十几秒后,简慕晚错开目光,转身拉开被褥。

“要睡觉了吗?”

简慕晚点点头。

“要不要吃点早餐?”

简慕晚摇摇头,她什么也不想吃,别说舌头的疼处让她不想张口,她一点都没有感觉到饿,也没有什么心情吃。

“好,再睡一会,睡醒了,一定要吃。”

简慕晚安安静静的躺下。靳司南就坐在她的身边陪着她。

……

此时,沈家。

沈从之已经三天没得到沈天磊的消息,现在很多事情,都要沈天磊去处理,去找不到人!

不管用什么方法,都联系不上!

他这才查出来,沈天磊背着他,去了一趟燕城!

他再一细问,才知道,去燕城的目的。

沈天姿站在客厅中央,看着盛怒中的沈从之,她也没有想过,靳司南被苏以菲控制的好好的,怎么也去了燕城。

现在,她也很着急!

因为除了知道靳司南也去了燕城之外,她也完全联络不上沈天磊。

和沈天磊一起去的人,都好像凭空消失了一样!

现在,甚至连沈天磊是死是活都不知道!

“说!是不是你的意思,让你哥去对付那个什么简慕晚!?”沈从之怒喝道。

“爸,我也没有想到,事情会这么严重,我和表姐也商量了一下,表姐也是同意的,她还扣下了靳司南呢!”

“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你哥人都失踪了,你表姐她能把人找回来吗!”

沈夫人现在,也急得团团转,“你别骂了,你倒是想想办法啊!人一定在靳司南的手里!他敢动我儿子一根汗毛,我饶不了他!”

“现在,什么风声都没有传出来,你再一口咬定,天磊在靳司南手里,你有证据吗?”

“我还要什么证据!我直接找靳司南要人!”

“你以为,靳司南是好惹的?!他就是个活阎王!你以为,惹毛了他,他还能当缩头乌龟是吗?他什么事干不出来啊他!”

“他那么厉害,回到军区后,还不是任苏家摆布?”

“你这个女人啊!我懒得和你解释!”

“那现在怎么办?”沈夫人也急了,抬步朝外走去,“天姿!我跟我去靳家,找靳夫人,我就不信,靳司南还能把天磊怎么样!”

“站住!”沈从之怒喝一声。

“妈!不能去!现在不能去!”沈天姿也喊道,“你一去,不就让靳家的人知道,靳司南心里装着那个简慕晚吗?万一,靳司南非要娶那个简慕晚,死活不愿意定婚,靳家的人,再妥协了呢?这婚事,就不泡汤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