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4章:都是戏精/军婚蜜宠:老公,套路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沈夫人愣住,这个时候了,还在想着和靳家的婚约?!

“你哥呢?你哥怎么办?他一天没有消息,我一天就心惊肉跳的!”

“靳司南不敢动我哥!妈,你现在不要着急,我们先把定婚的日子定下来!宣布我和靳司南定婚的消息,这件事情,不要再拖了!只要我和靳司南定了婚,靳司南还不得把我哥乖乖的放出来!”沈天姿绝对不允许任何事情,破坏她和靳司南的定婚宴。

沈夫人没了主意,朝沈从之望去。

“现在,我们没有证据证明,天磊就在靳司南的手里,天姿说的没错,你马上和靳夫人商量,把定婚的日子确定下来,越快越好!”

沈夫人现在是六神无主,也只能这么去安排。

……

病房内,靳司南端着一碗汤,坐在床边,亲自喂简慕晚。

她的伤在慢慢的恢复,说话还不是很清楚,不用止疼药的时候,还是有些疼。

“你这两天,都没有好好的吃东西,现在程之卿那边,已经转到普通病房,再恢复一段时间,也可以出院了,你也不用担心了,要把自己的身体调养好。”

简慕晚轻轻的点点头,乖乖的喝着他喂来的汤。

“医生说,你可以出院了,等一会,我就去办理出院手续。”

“好。”

“不要说话,舌头上的伤还没有好呢!”

简慕晚看着他,有些出神。

靳司南发现,她这两天,总是喜欢用这种眼神看着他,让他有些莫名其妙,他也猜不透,她在想什么。这个时候,她伤还没有全好,他也只能忍着,没有问出自己的疑惑。

喝完汤,靳司南办理好出院手续,带着简慕晚和珩珩回到位于燕城的盛世皇朝。

她们就在这里,结下不解之缘。

简慕晚走进酒店,才发现,这个房间,就是几年前的那天晚上,她们发生关系的房间。

一瞬间,记忆如同潮水一般涌来。

靳司南搂着简慕晚的肩膀,看着已经跳到那张大床的上的珩珩很认真的说道:“儿子,我和你妈妈,就是在这里有你的!”

简慕晚立即抬手,捂住他这张嘴。

珩珩一脸兴奋的反问:“真的吗?”

“不信,你问你妈妈!”

简慕晚干脆直接朝靳司南挥了一拳,靳司南揉着胸口,装着很痛的样子。

“今天先好好的休息,明天爸爸带你们去一个地方。”

“去哪?”

“暂时保密。”

虽然不知道去哪,珩珩还是很兴奋。

靳司南搂着简慕晚,朝床边走去,“先休息一会,我有点事情先去处理一下。”

简慕晚立即拉着靳司南,“沈?”

“他的事情,已经处理好了,不用担心,是别的事情,安心的休息,什么事情都不要管了。”

“嗯。”简慕晚点点头。

靳司南朝外走去,孙泽已经在房间外面等候着。

两人一前一后,来到位于顶楼的总统套房的小会议室里。

“三少,沈天磊醒过来了,现在被控制着。”

“算他命大!”要知道,靳司南是冲着要沈天磊的命去的!“沈家有什么反应?”

孙泽突然停顿了一下,没有马上回答,仿佛有什么难言之隐。

“发生什么事了?”

“三少,沈家对于沈天磊的失踪,没有什么反应,倒是……”

“倒是什么?”

“倒是传出来,你要与沈天姿定婚的消息。”

“我和沈天姿定婚?”

“是的,已经确定了,由靳家和沈家,联合起来举办定婚宴,现在已经广发请贴,时间就在这个月二十六号!”

靳司南一拳砸在桌子上,桌面凹陷下去,他的手掌也一片血迹!

孙泽早就料到,三少会是这样的反应。

靳司南拿出手机,拨通了靳老爷子的电话。

电话一接通,他直接朝靳老爷子说道:“爷爷,我有喜欢的女人了!而且这一生,我非她不娶!我是不会和沈天姿定婚的!”

电话那边,传来靳老爷子一声叹息。

“阿南,定婚的事情,是我亲自定下的。”

“爷爷!你为什么这么做?你明明知道,沈家……”

“这婚你必须定,你可以不回来参加定婚宴。”

靳司南拿着电话,久久发不出任何声音。

“爷爷,我有喜欢的女人了!”他再次强调。

简慕晚站在外面,听着里面的对话,转过身背对着墙壁,她感觉双腿有些控制不住的发软,没有力气站稳,眼中的泪水,控制不住的往外冒。

听到屋里的脚步声,她立即朝前方走去。

靳司南拉开门出来,气得将手里的手机直接砸了!

孙泽跟在后面,不知道老爷子这是怎么了!怎么会看上沈家的那个沈天姿!

“三少,你冷静一点,只是定婚而已,还可以解除婚约,也许,老爷子也是有什么难言之隐,也许,只是权宜之计,现在的局势是什么样子,三少最清楚。陆少一走,军区整个都被苏家控制了,眼下,只有一个时先生,恐怕也难以支撑!如果,你真的不受他们控制,那么他们要对你下手的话,后果,不堪设想,只是一个定婚宴,稳住沈家,稳住苏家,这才是老爷子的意思吧。”

孙泽轻声劝着。

靳司南目光阴寒,暗暗握紧双手。

“三少,先忍一忍,就算是为了夫人和小少爷,三少,你想一想,她们才刚刚渡过的这个劫难,如果,你不在了,她们还能依靠谁?”

这一句话,真的说到了靳司南的心坎上,也刺痛了他的心。

哪怕,是个巨人,只要心里有那么一点柔软,只人心里装着一个最重要的人,那就是他的软肋,能一瞬间将他击溃!

“明天的行程,照常安排。”靳司南轻声交待,转身朝房间走去。

推开门的一瞬间,他整理好自己的情绪。

简慕晚躺在床上,不知道是不是睡着了。

他坐在床边,轻轻的握着她的手。

掌心里的那只小手,突然反过来,也握住他的手。

这一个小小的动作,让他的心里,忽得一暖,就如同,在初春的寒峭里,突然吹入了一阵暖暖的春风。他直接倒在她的身旁,将她紧紧的搂在怀里。

简慕晚的脸,贴在他的胸膛,她也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

她现在,什么也不想多想,就只想静静的抱着他,就这么一直抱着。

……

第二天一早,靳司南定了早餐,一家三口在酒店吃完早餐,准备出发。

“爸爸,现在还不能告诉我和妈妈,究竟要去哪吗?”

“先保密!外面有点冷,多穿一件衣服。”靳司南拿出一个羽绒服给珩珩穿上,转身又看了看简慕晚,去衣柜里找了找,拿出一条围巾给她系好。

简慕晚发现,靳司南竟然还有如此细腻的一面。

在外人的眼里,绝不相信,他会带孩子,而且带的很好,他还会做饭,会煲汤,味道也不错,他还会给儿子穿衣服,会给她系围巾,系鞋带……

只要一想到,他还会对别的女人做这种事情,她的心里就好难受!像是被人揉成了一团,狠狠的拉扯着。

他要定婚了。

和另外一个女人。

靳司南发现,简慕晚看他的目光,变了。

比之前的目光,多了几分迷茫,让他心疼的迷茫。

“最近,怎么总是爱看着我发呆?”他终于忍不住问她。

“没有。”简慕晚回应了一声。

“就是有!”

她一说话,舌头就有些痛,这个时候,和他争执,绝对是坑自己,她干脆直接闭嘴不说话。

“不说就是默认了!”靳司南突然想到什么一样,直接搂着她的肩膀,一脸笑意的询问道:“晚晚,你喜欢我!”

简慕晚:……

“很喜欢很喜欢!”

“不对,你一定是爱我!”

“你看,你不说话,就是承认了!哎呀,这突然而来的表白,真让人心潮澎湃!”

简子珩:……

“妈妈,你可以让爸爸去你们的剧组,他是个戏精!”

简慕晚忍不住笑起来。

靳司南转身朝儿子头上弹了一下,“你是什么神助功啊,还净扯我的后腿!”

“对!妈妈爱爸爸,爸爸爱妈妈,爸爸妈妈最爱的是我!”

“你才是戏精!”

简子珩很认真的点点头,戏精就戏精呗!只要爸爸和妈妈在一起,只要妈妈笑了,他是什么都没所谓!

“好了,走吧!时间不早了!”靳司南一手搂着老婆,一手拉着儿子,朝外走去。

车子行驶在路上,简慕晚不时的朝窗外望去。

她发现,这条路是那么熟悉!

------题外话------

红包还有24个~亲爱的小仙女们,帮二暖领了吧~

领完二暖再发个收藏的红包,然后就是26号双倍的月票红包了~也让二暖,有一个可以回报小仙女们的支持的机会哈~飞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