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5章:三少,你这牺牲也太大了!/军婚蜜宠:老公,套路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靳司南知道,她一定发现了,他们此行的目的,抬手握着她的手,朝她露出一丝宠溺的笑容。

“那天,你们刚好要去祭拜你的母亲,但是被沈天磊那个混账给破坏了,今天,我陪你去。”

“耶!”简子珩一听,今天要去祭拜外婆,兴奋的喊出声。

简慕晚抬头,看着靳司南。

“晚晚,不要再用这种眼神看着我了,好吗?咱们之间,可不可以不要有秘密,不管有什么事,有什么心里话,全都说出来,好不好?”

简慕晚的脑中,控制不住的浮现出,她无意间听到的那句话。

“爷爷,我有喜欢的人了!”

他不愿意娶沈天姿,她也知道,他所说的,那个喜欢的人,是她。

靳司南看着她,控制不住自己,低头吻上她的唇。

他有些猜不透她在想什么,或许,只能用这种办法,让他自己觉得心安一些!

简子珩立即捂住双眼,唇角全是笑意。

经过一个小时的车程,目的地到了,简慕晚看着大片的墓地,她竟然觉得陌生,甚至,连妈妈的墓碑在什么地方,都没有什么印象了。

她觉得,满心愧疚。

如果,不是因为她,妈妈也不会过得这么辛苦吧?

最后,也是为了她,才被逼到了绝路,才想着从楼上,一跃而下!

她对妈妈,有太多的亏欠了,却没有机会去弥补这些亏欠。

终于,在她零星的记忆中,找到了妈妈的墓地,她的眼泪,已经控制不住流了出来,还有几步的距离,她去感觉,双腿无比沉重,迈不开步伐!

简子珩已经跑上前,来到墓碑前,他的手里,抱着一大束鲜花。

“外婆,珩珩和爸爸妈妈来看你了!”

墓碑上的照片,还是年轻的时候,留着长长的头发,温婉的挽在脑后,唇角浅浅的带着一丝笑容,这一丝笑容,让人一看到,就觉得有一种恬静的感觉,仿佛岁月静好。

靳司南扶着简慕晚走过来。

简慕晚的容貌,完全遗传了母亲,但是,性格却天差地别。

“妈妈……”简慕晚唤了一声,声音有些嘶哑。

靳司南将她手里的鲜花接过来,放到墓碑前。

突然,他转过身,单膝跪在简慕晚面前,从身上,拿出一个蓝色的绒盒,盒子精致,一看就知道,里面一定装着价值不菲的贵重物品。

简慕晚愣住了,不知道靳司南这是要做什么!

“晚晚,现在,我正式向你求婚!你愿意嫁给我吗?”

靳司南说完,将盒子打开,里面有一枚婚戒,上面闪闪发光的宝石,闪的人直发晕!

简慕晚不明白,他不是要和沈天姿定婚吗?

纵然她知道,他不愿意娶沈天姿,但是,这已经是既定的事实了!

他竟然,在这里,向她求婚!

“今天,在母亲的见证下,我靳司南怀着我这一颗深爱简慕晚的心,向她正式求婚!这一辈子,我会用我的全部来爱她,珍惜她!”

靳司南这一段话,是看着墓碑说的,说完,他抬起头,看着简慕晚。

“有一件事情,我要告诉你!出于一些原因,靳家决定与沈家联姻,为我和沈天姿举办定婚宴,晚晚,对不起,我没能阻止这件事情,但是,请你相信我,我一定不会娶那个女人!我爱的人,是简慕晚,我要娶的女人,也是你,简慕晚!”

简慕晚没想到,他竟然会在这个时候,和她解释这一切!

这几天,她的犹豫徘徊,她的琢磨一定,她的懦弱与自卑,让她不知道,究竟怎么和他继续下去。而今天,他的行动,让她有了一个强大的支撑。

“晚晚,请你接受我的求婚,嫁给我好不好?”

“妈妈!你考虑的太久了!”简子珩的心里好急切,生怕妈妈会放弃爸爸!

简慕晚缓缓伸出手,递到靳司南面前。

靳司南顿时明白了,拿出戒子戴在简慕晚的手上。

“晚晚,你同意了!你同意嫁给我了!”靳司南站起来,紧紧的抱着简慕晚兴奋的转了几圈。

简慕晚有些头晕,像是幸福的要晕掉了。

不管发生什么事情,她都会和他一起面对!

两人四目相对,他还抱着她,呼吸有些急促。

“靳……”

突然,他吻住她的唇,不给她机会再说其它的,用实际行动来宣示自己的主权!

……

转眼间,到了26号,靳家与沈家定亲的事情,轰动了整个帝都。

这也更让大家断定,陆少,是绝无生还的可能!

就连这种世交的靳家,都已经为了保靳司南,在妥协了。

要不然,帝都那么多家姑娘,为什么非得要和沈家定亲?

靳夫人在给靳司南定终身大事的时候,早就把这些因素全都考虑进去了。所以,现在她的计划,正在一步一步的进行中,让她觉得,一切都稳操胜券。

将来,靳司南想要靳家的家业,门都没有!

“阿南联系上了没有?他真的不回来?”靳夫人朝身旁的丈夫询问道。

“你也知道他的性子,这事既然是爸做的主,他也不会让大家难堪,不来就不来吧,我已经想好了说词,相信大家也不会自讨没趣,再说了,沈家都不计较,那些人,有什么好多事的?”

“也是。”

不过,他们的如意算盘打错了!

靳司南不来,不带表,靳司南那些在世人眼中,所谓的“狐朋狗友”不来!

“哟!靳伯父,伯母!你们好,你们好!”

“这人是谁?”靳夫人挑了挑眉,一看到和靳司南年纪差不多的这些年轻人,她就觉得眼皮直跳!

“拿着请贴来的,应该是阿南的朋友,进门都是客,你不要这样。”靳谨枫小声提醒。

“伯母,您今天真是光彩照人啊!”

“欢迎,欢迎。”

“我们是三少的朋友,今天特意来贺喜的!”

“多谢多谢,快进请,礼仪小姐。”靳谨枫立即喊道。

一旁的礼仪小姐立即将这几人迎了进去。

靳夫人看着这几人,心里总是有些不踏实!

时间到了,宴会开始。

沈天姿一身盛装来到今天的宴会场。她还是期望,靳家的人能施压,让靳司南来参加这场定婚宴。显然,靳老爷子没有给靳司南施压。

她知道,今天靳司南是不会出现的,他还在燕城,和简慕晚那个贱人厮混!

今天的她,光彩照人,虽然是定婚宴,但是她这一身装扮,不输别人结婚的派头。

“非常感谢大家,来到今天的定婚宴,今天是靳司南先生和沈天姿小姐的定婚宴,在此,让我们祝贺靳司南先生和沈天姿小姐,白年好合,举岸齐眉!”

“哎哎哎!那个司仪!你等一下。”

只见,宴席中,一张桌子上,有一个男人站了起来,他的身旁,同样坐着几个,和他差不多年纪,差不多装束的,今天这场宴会,是以双方的长辈来主持的,所以来的,都是一些上了年纪的长辈。

沈天姿也邀请了一些。但是,这一桌上的,她一个也不认识。

“三少呢?”

“是啊!三少呢?今天不是三少的定亲宴吗?”

被这几个人这么一叫嚣,整个宴会场上,响起一阵窃窃私语的声音。

要知道,靳家的那个三少,可是在帝都出了名的!

自己的定婚宴都不出席的事情,也的确是他能做得出来的。

不过,这样的定婚宴,沈家就不觉得尴尬吗?

虽然有靳家的二老坐阵,没有主角,也真的是说不过去,何况,靳家的老爷子也没有来。

靳夫人瞪了这几人一眼,朝靳谨枫望去。

靳谨枫立即走上前,拿过司仪手里的话筒,“和大家解释一下,今天小儿没能来参加,实属有特殊的原因,工务繁忙!天姿是个好姑娘,而沈先生沈夫人也通行达理,因为早就定好了日子,我们家阿南又突然有事耽搁,为了两孩子的幸福,我们双方的父母决定,定婚宴继续进行,不受突然而来的情况而推延,相信大家也能理解。”

“靳伯父,前些天,三少还在盛世皇朝和我们不醉不归呢!”

“这事不行啊,三少不厚道啊!”

“我得和他联系一下,定婚宴都不来,你们说沈家大小姐,这得多伤心!”这人,直接拨通了靳司南的电话。

“我们三少的好哥们,这事得管!总不能冷落了未来嫂子!”

“对,得管!”

沈天姿看着这些人,气得脸色铁青!

她不知道,这些人,究竟唱的是哪一出!

靳司南通过视频,看着这些人精彩的表演,此时,他的手机响了起来。

沈泽看着靳司南,有些担忧。

“三少,这对你的名声响影太大了!”

“我什么时候有名声这么高大上的玩意了?”

孙泽:……

靳司南点开电脑上的一段早就录好的语音,直接接通电话。

宴会场此时,静的掉一根针都能听见。那个开着免提的手机里传出来的声音,都能听得清清楚楚!

电话里,突然出现一阵不可描述的喘息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