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6章:你明天住到靳家去!/军婚蜜宠:老公,套路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声音!

众人的心里,已经猜测出来了!这个时候,本应该是定婚宴的男主角的靳三少,竟然在外面和别的女人鬼混?!

沈天姿的脸色一阵苍白,扶着额头,差一点气晕过去。

一旁的沈夫人,连忙扶住她。

靳夫人愤恨的看着这几个年轻人,给身边的靳谨枫使了个眼色。

“你究竟是谁?这么做究竟有什么目的?”

这一声质问,立即将所有人的注意力吸引了过去。

大家这才发现,电话里只是传出来这种声音,并不能证明,电话一定是打给靳三少的,因为并没有听到靳三少的声音。

“伯父,我是三少的朋友啊。”

电话还没有靳司南的声音,说不定是假冒的呢?

就在大家疑惑的时候,只听那人拿着电话,朝电话里说了一句:“三少,不好意思打扰了,打扰了。”

所有人的目光,都盯着那个人,每天个人的脸上,都闪烁着八卦的光芒,都在想,这电话里,会不会传出来靳司南的声音。

沈天姿紧紧的抓住身上的衣服,她比谁都揪心。

如果,电话里真的传出靳司南的声音,那她将会在今天,沦为笑柄,不知道要被多少人在背后耻笑!

靳司南关掉声音,缓缓将电话放到耳边。

“你找我什么事?坏了老子的好事,老子回来饶不了你!”

好像,真的是靳司南的声音!

那种狂妄的口气,还能有谁?

“三少,不好意思,打扰了,我在你的定婚宴现场呢,发现你这个主角竟然不在。”

“定婚宴?哦,想起来了。”

靳司南的这一句话,引起一阵唏嘘,这三少心也够大的啊,竟然把自己的定婚宴都忘记了。

“三少,这可是你的不对了,定婚宴这种事情,你都能忘记?你也不怕冷落了你如花似玉的未婚妻啊?”

“如花似玉?你告诉你,她就算是脱光了躺在我面前,我要是有一点反应算我输!别打扰我,我这正忙着呢!你们玩的开心点,去盛世皇朝,我请客!”

“好咧,三少!”

电话挂了,沈天姿突然瘫软在台上,靳司南非要在这种场合,也不忘要羞辱她吗?

不止沈家,就连靳谨枫和靳夫的脸色都难看到了极点。

“这个混账东西!”

“还以为,能喝上三少的喜酒了,没想到,竟然是这么回事!倒贴得我见过,贴成这样的,还是头一次啊!”

“是啊,未来嫂子,看来,你得下点功夫,据我所知,三少不喜欢假的,你说,你是不是整过?记得把你身上装的那些什么假体啊,硅胶啊什么的都取出来,再来三少面前过过眼,或许,三少能正眼看你一眼呢!”

这几人,一边说着,一边朝外走去。

一场好好的宴会,因为这件事情,都没有办法再继续下去!

“靳司南!”沈天姿嘶喊一声,控制不住哭了起来。

沈夫人连忙把沈天姿的拉到后面安抚。

靳夫人和靳谨枫尴尬的宴会厅里坐着,不少人,因为这一闹,本来就不想来参加的,觉得靳家这么做不厚道,陆少那边,还尸骨未寒,这边就和沈家勾搭上了。

突然感觉,三少这么做,真的很爷门!

这才像他的性子。

要是他今天出现,恐怕会遭更多人的非议。

一些人,开始自动离席。

十分钟时间,宴会厅里的人,所剩无几。

要么,就是一些靳家交情不错的,要么,就是巴结沈家和苏家的。

靳司南,从来不是什么君子,惹了他,他会不择手段!

孙泽看着定婚宴现场发来的视频,耸耸肩,沈天姿这女人有病吧!

宴会结束,沈天姿早已经哭花了妆,她哪里还有待嫁新娘子的喜悦,她简直恨不得一枪打死靳司南!竟然让她在这种场合让她受这么大的侮辱!

“别哭了!这不就是你想要的结果吗?”沈夫人的心里,烦躁的要死。

她现在,一心记挂着沈天磊的安危。

“现在婚也定了,想办法把天磊从靳司南的手里救出来,才是最主要的!”

沈天姿现在,什么心情也没有,她仿佛被掏空的布娃娃一样,双手紧紧的握着,青筋都突起了。

她好恨!

“天姿,你明天就收拾收拾,住到靳家去!就以靳家三少奶奶的身份!”沈夫人终于忍不住了。她不能再这么等着。

沈天姿仿佛也从悲伤中醒了过来,“靳司南!我沈天姿这一辈子,都会纠缠着你,让人无法摆脱!咱们走着瞧!”

靳谨枫和靳夫人回到家,把今天宴会厅发生的事情告诉老爷子。

既然老爷子也同意这门亲事,总不能不管管靳司南,任由他这么胡闹下去,不止是沈家没有面子,他们靳家也是颜面尽失!

老爷子听到这些,只是叹了一口气,转身走出书房。

靳夫人看着老爷子竟然是这种态度,气得胸口疼。

回到房间,她就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气,朝靳谨枫说道:“靳司南有今天,全是老爷子惯的,如果再这么下去,这么一个来历不明的人,会害了靳家的!”

“你说什么呢!什么来历不明!”

“我说错了吗?靳司南可不就是来历不明吗?老爷子到现在都不肯把靳司南的身世说出来,究竟是有难言之隐,还是无法启齿呢?”

“你真的是越说越过份!从爸把阿南抱回来的那一天起,他就是我们的儿子,难道这么多年,你疼他,爱他,都是假的吗?他的性子,是桀骜了一些,但是,我相信,他的心里,还是有事非曲直,这一次的事情,他不过是要给沈家难堪罢了!”

“可是,我们呢?我们的脸面呢?”

“对自己的孩子,多些包容。”

“我自己的孩子才不会像这个样子!”

靳谨枫扶着妻子的肩膀,轻轻的拍着,他只以为,今天妻子是因为这件事情,气得太狠了。

“今天的事情,阿南做的确实是过份了一些,一个男人,如果娶一个自己不爱的女人过日子,确实是很难接受。”

没想到,这一句安慰的话,像是踩到了靳夫人的痛楚一样。

“你呢?”她抬起头,冷声朝靳谨枫询问。

靳谨枫的目光有些闪躲,“过去那么多年的事情了,你还提起做什么?”

“如果,那个女人不是水性杨花和别的男人跑了,你会为了她,和我离婚吗?”

“你说什么呢?这事不要再提了!”

“二十多年了,我们从来都没有这么坦白的聊过这件事情,我也从来不过问,但是不代表,你没有做过伤我的心的事情,没有背叛我们的婚姻!”

“你今天心情不好,我不和你聊了,我去书房睡!”

“靳谨枫!你回来!你回来!”

靳夫人愤恨的握着双手,时至今日,她仍然不能忘记那个女人!那个抢走了她的丈夫,让她每每想起来,都恨得牙根发痒的女人!

虽然,她从她的世界里消失了,但是,给她带来的伤害,却无法弥补!永远也无法弥补!

次日一早,沈天姿开着车子,带着自己的行装,来到靳家。

靳夫人一夜没睡好,精神状态很差,还要早早起来,接待沈天姿,心情更好不到哪去。

“妈!”沈天姿直接改口,朝靳夫唤了一声。

靳夫人很不习惯这种称呼,但是,她的两个儿子,虽然都是按照她的意愿娶的妻子,因为是商业联姻,女主的家世也都不错,大儿子二儿子一结婚,就搬出去住。

可以说,儿媳妇没有和她共处的时光,结婚这么几年,老大那里没动静,老二那里也没有动静,后来才知道,他们并没有计划要孩子。

最起码,这几年没有计划!

靳夫人有时候,也渴望能有儿媳妇陪一陪,说上几句话。

偏偏给靳司南找的这个沈天姿,主动送上门来了。

靳谨枫从楼上走上来,看到客厅里站着的沈天姿。

沈天姿立即甜甜的唤了一声:“爸,早。”

靳谨枫也是一愣。

“天姿,你这是……”靳夫人看着一旁的人往屋里大箱子小箱子的抬东西,一头雾水。

“爸,妈,是这样的,我既然已经和阿南定了婚,也算是靳家的人了,这么多年,阿南不在二老身边,我这个未婚妻,想替他尽尽孝心,这才想着,主动搬过来,住在这里,一来可以照顾二老,二来,也早一点融入这个家庭。”

靳谨枫对于沈天姿的做法,有很大的意见。

昨天,在宴会上受了那么大的屈辱,怎么今天一早,就要搬进来靳家住?而且还没有结婚呢,一个在姑娘家这么主动,不怕被人说笑吗?

“天姿,你的孝心,我知道了,我觉得,你这样,让我的心里更加过意不去,昨天发生的事情,我替阿南向你道歉,因此,我们更不能委屈了你!这样让你住进来,外面的人,会怎么议论?伯父也是为了你着想,绝不是不希望你来,我能来,我们开心还来不及呢!”

这就是婉拒了?

沈天姿人也来了,东西也来了,绝不可能,打道回府!

“既然是这样,来都来了,再让人家回去,敢不是更没有面子?既然阿南做错了事,我们做父母的,就更应该好好的疼天姿!她住到我们家,更能让别人闭上嘴巴!这儿媳妇,我们认了!”靳夫人的心气还没有消,除了她本身就同意沈天姿住进来之外,还有一部分的原因,是和靳谨枫唱反调。

靳老爷子从外面走进来,看到沈天姿,也是一愣。

“爷爷!”沈天姿立即自来熟的跑到老爷子面前,准备扶着他。

靳老爷子错开一步,躲开了沈天姿的触碰,“这就是天姿吧?”

“是啊,爷爷。”

“这么早过来,是为了什么事?”

“爸!”靳夫人站起来,朝老爷子解释:“是这样的,天沈从今天起,就住在我们家,她已经和阿南定了婚,也算是我们靳家的人了,提前住过来,慢慢商量婚期,也好先熟悉熟悉,刚好,我天天在家里,也是一个人,她来了,我也能有一个说话的人。”

沈天姿的心里,真的感谢靳夫人这个盟友。

也庆幸自己,接受了靳夫人的提议。

“既然是这样,那就住下吧。”靳老爷子说完,朝楼上走去。

靳谨枫简直不明白,他们家老爷子心里是怎么想的!怎么就这么轻易的让人住进来了呢?他还以为,老爷子不会同意呢!

“我们去把阿南的房间收拾出来,以后天姿就住在阿南的房间。”

“谢谢妈。”沈天姿笑着搂着靳夫的胳膊撒娇。

“我去公司了!”靳谨枫抬步朝外走去。

……

几天时间过去了,简慕晚的伤势恢复的特别快,现在已经能说话了。

程之卿也可以下床活动,恢复的也非常迅速,如果接下来,恢复的还是这么好的话,再过一个星期就可以出院。

简慕晚站在一旁,看着程之卿扶着助步器,来回的走动,唇角微微上扬。

“不错,今天和昨天比,感觉都有力多了!”

“是啊,我也是这么感觉的,躺了那么久,我感觉全身都不舒服,两腿能挨地的感觉,太爽了!”程之卿笑着回应。

简慕晚控制不住的回想起,当时程之卿的情况。

如果不是孔一凡也在,恐怕,他再也没有机会,两脚挨地了。

她无法想象,在车子失控的时候,冲下悬崖,他是怎么在那种万分凶险的情况下,护住珩珩的!如果不是他,珩珩会受多重的伤,根本无法想象!

“阿卿,谢谢你!”这一声谢谢,迟了好久。

------题外话------

马上26号了,月票双倍喽~期待小仙女们,用月票把二暖砸晕吧~投完月票,不要忘记领月票红包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