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7章:笑得像个智障/军婚蜜宠:老公,套路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程之卿愣了一下,转过身来看着简慕晚。

“晚晚,你不要想太多,更不用对我有什么愧疚感,我之前和靳先生就说过了,同样的话,我也想再和你说一遍。我救珩珩不是因为你的原因,那个时候,我的车子上哪怕坐的是一个陌生人,我也会拼尽全力去保护他。”

“如果不是因为我,你也不会出现在那,也不会被沈天磊的人盯上。”

“那些,只是巧合。”程之卿轻描淡写的回应,“再说了,我现在不是没事吗?”

“阿卿,我不管你怎么说,也不管你是出于什么要帮助我,巧合也好,还是你出于自己的意愿,不针对是谁也好,但是,对我有恩,就是有恩,我简慕晚不可能,完全不放在心上。”

“既然是这样,你准备怎么报答我?”

“你想我做什么?只要我能做到的,我一定会做到。”

“我希望,你每天都开开心心的,希望你能幸福。这样,你能做到吗?”

简慕晚愣住了,不知道怎么回答。

靳司南早就来了,本来他不想进来的,但是听着里面的谈话,越来越让人受不了,他直接推门走进来。

简慕晚和程之卿同时看着靳司南。

“程先生的伤势,恢复的不错。”

“是啊!还要多谢三少,带来的孔一生,才保住我的腿。”

“程先生不要这么客气,你的伤,也是因为我的老婆和儿子才有的,你好好养伤,我找晚晚有点事,我们先回去了。”

“好的。再见。”

简慕晚被靳司南拉着朝外走去。

刚一出门口,简慕晚就松开靳司南的手。

“你怎么来了?不是让你在酒店里陪着珩珩吗?”

“珩珩说想吃燕城的小吃,我路过这里,就顺便来接你一起回去啊!”

“我说了,今天我一个人来就好!”

“我都说了,我路过!”

“那你买的小吃呢?”

“接了你,一起去买啊!”

“靳司南,你真是……”

靳司南将她塞到车子里,坐到驾驶位扣上安全带,“晚晚,程之卿救的是我的妻儿,这一份恩情,应该由我来还。”

他知道,她的性格,爱恨分明。

嫂子之前救了珩珩,他就知道,她对嫂子,那简直是亲的像亲姐妹一样,如果感激程之卿,关系不是更近一步,到时候,他光是醋都得喝撑死!

“其实,不能这样说,你是你,我是我。”

“都一样,你是我的。”靳司南直接说道。

简慕晚被他堵的无话可说。

“前面就是小吃街了,咱们要不要去吃点东西?”

“不是说好了,给珩珩买吗?”

“我们先吃一点,再给他带也一样啊!很好吃的,要不要去尝一尝?”

“我这样,会被人认出来的,到时候东西吃不到,还要合影签名,很累的!”

靳司南朝身后望了一眼,拿出简慕晚平常用的准备,除了口罩,帽子,墨镜都有,这一下,她没有拒绝的理由了。

闻到外面飘来的香味,她也有些控制不住,饿了!

靳司南找好停车位,拉着简慕晚下车。

冬日里,难得有这样的大太阳,人们都脱下厚重的羽绒服,尽情的享受着日光的洗礼。

这是一条古街道,建筑物都还保留着古风古韵,大概有十里这么长,一天都逛不完,最出名的,还是这里的地道小吃。

靳司南接着简慕晚直冲当地最有名的一家小吃店,此时,人满为患,大家都没有注意到简慕晚和靳司南的身影,只有眼前的美食。

“你在燕城住了这么久,有没有来过这里?”靳司南朝简慕晚询问道。

“来过一次,和我妈妈。但是,只是路过。”其实,那个时候的简慕晚,也不过才十来岁,正是爱玩的年纪,她远远的看着这里的繁华和热闹,好想下车来玩一玩。

但是,那个时候,妈妈在给一个孩子做钢琴老师,要赶着去上课,所以,她也只能远远的看一眼。

以至于,好久,她都做梦来这里,吃遍各种小吃。

可惜,后来,一直都没有机会来了。

“这里,变化不大。”简慕晚在等着吃的上来的时候,四周望了一眼。

虽然,那么长时间过去了,她还是能看得出来,因为,这一条街,在她的记忆里,留下了太深刻的印像。

“快吃吧,吃饱了,你带我去逛逛!”

“你不熟悉吗?”

“这是我第二次来燕城!”靳司南一边撕着端上来的羊肉,一边说道。

“第二次?”简慕晚简直觉得不可思议!

“是啊,第二次,第一次来的时候,就是上一次和你相遇的那几天,没想到,第一次来燕城,就把自己的清白都丢在这里,事后,那个女人还逃之夭夭了,不对我负责!”靳司南说起这事,好像颇有怨念。

将撕好的羊肉放到简慕晚面前,朝她笑了笑。

简慕晚端起一杯水,喝了一口。

“你的伤势还没有痊愈,少吃一点这些,尝一下味道就好了。”靳司南轻声提醒。

“燕城,其实挺好。”简慕晚小声回应。

虽然,留下了太多的苦涩的回忆,但是,让她遇上了靳司南。

“晚晚,你刚刚说什么?是不是因为我,你才觉得燕城也挺好的?”

“你快点吃吧,等一下凉了就不好吃了!”

“那天晚上过后,我一直在找你,本想着,就算是翻了整个燕城,也要把你找出来,后来,发生了一些事情,我就回了帝都,然后,直接去了军区。”

“发生了什么事情?”

“弄死了一个废物。”靳司南轻描淡写回应道,“姓李的,好像叫什么,李虹程,对,好像就是这个名字!”

听到这个名字,简慕晚全身的血液都凝固了。

她不敢相信,世间会有这么巧合的事情!

李家的那个废物,竟然是靳司南除掉的?如果不是靳司南,她不知道自己落入李家人的手里,会被折磨成什么样子!

“晚晚,你怎么了?”

靳司南担心的朝她望去,握着她的手,发现她的指尖很冰冷。

“珩珩说的没错,你就是我们的守护天使。”

靳司南不明白,这一句话是什么意思,也绝对不知道,他收拾了李家,竟然还能将简慕晚解救出来!

好像,有些事情,就是冥冥之中注定的,却又阴差阳错。

如果,不是靳司南出手,他也不会被老爷子紧急找回去,送到军区去给陆少蹂躏。

这些年,他也不会,彻底的失去简慕晚的消息。

此时,简慕晚口中的天使,只会让靳司南想到一些不好的画面,实力坑爹小能手,拉着他让他那样的衣服,去学校里参加活动,当天使的画面。

简慕晚的心里,起伏不定,她完全没有办法平静下来。

虽然,她不确定,究竟是谁收拾了李家,但是,在她听到那个消息的时候,还是对那个人,心存感激。没想到,那个人,竟然是靳司南。

靳司南觉得,她一定有事情隐瞒着他,她不愿意说,他也不想追问。

他希望,有一天,她能主动说出自己的事情,愿意向他诉说。

靳司南曾经,找人调查过简慕晚的过往,但是,她被温家母女控制着,和李家的那些事情,也随着李虹程的死,被掩埋了,没有调查到。

他并不知道,简慕晚还被逼到这个份上!

要是知道的话,他恨不得把李虹程扒出来,再好好的抽一顿才能解气。

两人吃了东西,逛起这条古街。

再往里面走,有一些卖小玩意和手工艺品的地方,很多都很有当地特色,在外面,是见不到也买不到的。

前面,有一个摊位,围了很多人,简慕晚走过去一看,发现是一个民间艺人在给人剪小像,速度很快,几下就剪出一个人物的剪影,而且特别的像。

“你想剪吗?”

“十块钱一张,很便宜呢!”简慕晚想,很想。

此时的她,像是一个对着爸爸撒娇的孩子,十块钱,多便宜啊,剪一张嘛!

靳司南也感觉出来了,把她接到一旁,“晚晚,和老公撒娇不是这样子的!”

“我才没有!”

“你就是有,刚刚就对着我撕娇了。”靳司南的话音刚落。

一个小女孩子拉着爸爸走了过来,小手立即拉着爸爸的大手,“十块钱一张,很便宜呢!”

简慕晚愣住了,连忙松开靳司南的手,好像,刚刚,她也是这么和靳司南说的。

只见那个爸爸摸了摸女儿的头,把女儿抱了起来,坐在他的肩膀上,“等着,我们去排队,给宝贝剪小像。”

靳司南捏着她的下巴,将她的小脸转过来,正对着他,不说话,但是,他相信,他的眼神,她能懂。

“和老公撒娇怎么撒?”

“你说呢?想怎么撒就怎么撒。”靳司南期待着,想得到她温香软玉一般的吻。

突然,耳朵一痛!

简慕晚揪起他的耳朵,“十块钱!剪个小像都舍不得!你到底让不让剪!不让剪,回有跪榴莲!”

靳司南:……

还特么的有这种操作?

“剪!剪!”他立即回应道。

简慕晚得意的松开手,朝他伸去:“拿钱!”

她出来的时候,身上都没带钱!

平常,都有乐乐跟着,她的事情,都是乐乐在处理,所以她钱还得找老公要!

靳司南乐意的拿出钱包放在她的手上,“花,买!把整条街都买了都可以!”

他今天特意出来,想带简慕晚来这里逛街,孙泽就提前给他准备了很多现金,生怕这种古街道上,发生什么尴尬的事情。

到时候,堂堂靳三少,连一百块都拿不出来。

简慕晚握着手上的钱包,抽了几张放在自己身上,等一下,方便她看上什么东西的时候,好付钱。

靳司南接过钱包,走到一旁买了一个棉花糖递给简慕晚,“我来排队,你在一旁休息一会。”

“吃这个,会胖死的!”

“才这么一个,胖不到哪去,吃不吃?不吃我吃!”

“吃,吃。”简慕晚拿着一个大大的云朵形状的棉花糖,在一旁小口小口的吃着。

她有多久,没有这么放肆的吃过甜食了?

吃甜的东西,真的能让人感觉到很甜蜜,心情都会好起来。

更何况,她现在心情,本来就很好。

终于,轮到简慕晚,一旁突然响起一阵铜锣的声,热闹非凡。

“哇!那边表演开始了!我们先看表演吧!”

“好啊,好啊!”

才眨眼的时间,这里围着的人,全都去看表演了!

摊位前,只剩下简慕晚和靳司南。

简慕晚这一下,可以放心的把墨镜取下来,剪一个更像自己的。

剪小像的人,并不关注什么明星,什么娱乐,压根没有认出简慕晚来,他已经年过半百了,手上的动作,还是那么迅速,一点都不像是个老年人。

剪好之后,简慕晚拿着自己的人物小像,开心的不得了。

突然,肩膀一沉,靳司南从背后抱住她。

“帮我也剪一个,能把我们两个都剪进去吗?”

“可以。”

没过一会,又一张小像剪出来了,靳司南拿在手里,觉得很满意,他不知道自己像不像,但是简慕晚的却真的很传神。

“这位姑娘真漂亮,像大明星一样。”老人家看着简慕晚夸耀道。

简慕晚尴尬的笑着道谢:“谢谢老伯伯,这张小像我非常喜欢。”

那边表演结束了,人开始回到附近的摊位上,简慕晚和靳司南已经起身,朝街道深处走去。

“哎!你干嘛啊。”

靳司南看着她粘了棉花糖的小嘴,“我吃糖啊!”

简慕晚立即将手里的棉花糖朝他递了过去,靳司南抬手挡开面前的软蓬蓬的糖,直接朝她的唇覆去。

“唔!”简慕晚感觉大脑一片空白,整个手举着棉花糖,一只手僵在半空中,不知是该搂着他还是应该把他推开!

不是说,要吃糖吗?

下一秒,靳司南紧紧的搂着她的腰,吻得更深,浑然忘我。

仿佛整个世界,就只有他们两个一样,万物都不复存在。

川流不息的人群中,只有两人的画面是定格的,看起来,那么美。

这一天,简慕晚也忘记了时间,也放开了心里所有的枷锁,彻底的放飞自我!

走了大概一半的时候,她就有点受不了的,虽然不是穿得细根的那种高跟鞋,这种粗跟的8CM,也让有些吃不消。

靳司南这才注意到她脚上的鞋子。

“前面有一家经济特区鞋店,我去买一双穿着。”

“买什么鞋子啊。”靳司南笑了笑,直接将她抱了起来,“我抱着你,背着你。”

“那你多累啊!”

“男人,不怕累。”靳司南抱着她,像是抱着一只小猫一样轻松,大步朝前方走去。

简慕晚搂着他的脖子,尽量帮他减轻一点负重。

她的手上,还拿着那根没有吃完的棉花糖,自己吃一口,喂靳司南吃一口。

“晚晚,你也太好哄了,一根棉花糖能吃一路。”

“我还要逛街呢,买那么东西干什么?现在,你还抱着我,没有手拎东西啊,等我们回来的时候,看上什么东西再买。”

“好!”靳司南宠溺的回应。

前面,有一颗千年古树,在燕城是很出名的,几乎成了到了燕城孙游的景点之一。

这颗树,也被人称之为月老树,听说,求姻缘很灵验的。

“靳司南,你放我下来。”

“要去哪?”

“我想去那颗月老树看一看。”

“一颗树,有什么好看的?”

“你不想和他们一样,求个姻缘吗?”

“我老婆现在就在我怀里,我还去求什么姻缘?再说了,我不相信这些。”

“去嘛!”

“不去!”

“去嘛!”

“不去!”

“去不去?!”

下一秒,靳司南站在树下,手里捧着写着他的名字和简慕晚的名字的红丝带。

“扔上去。”简慕晚抬头看着这棵参天古树,指着最粗的那根树干,“你觉得,挂在那上面怎么样?不会被红吹落了吧?”

靳司南完全没看,她指的那根树干,看着这个红丝带上面名字,眼底溢满笑意。

刚刚,她亲自写的两个人的名字。

她亲自写的他们两个人的名字耶!

靳司南,简慕晚,多般配!

一看就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简慕晚见靳司南一点反应都没有,抬手杵了他一下,“你刚刚干嘛笑得像个智障一样?”

“有吗?”

“有!”

“开心傻了呗!”靳司南一点都不掩饰,拿着红丝带,递到简慕晚面前,“这可是你写的,要放在古代,这就是婚书,要契约三生的!”

“你怎么知道,古代是这样的?”

“现代也一样啊,晚晚,咱别扔上去了,拿回家挂着吧!好不好?”靳司南舍不得。

简慕晚白了他一眼,从他的里接过来,用力的甩了几下,手里丝带“嗖”的一声飞了上去,稳稳的缠绕在她刚刚指的那个粗树杆上,还绕了几圈,稳稳的缠在上面。

“走吧!”

靳司南看了看树上还在摇晃的丝带,又看了看自己红红的掌心,再看看已经朝前方走去的简慕晚,只能抬腿跟上去。

------题外话------

今天红包翻倍喽~去抢月票红包吧~比个大心心~明天更新时间开始稳定,每天早上八点准时更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