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8章:谁才是名正言顺/军婚蜜宠:老公,套路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傍晚,靳司南背着简慕晚,走回停车的地方,他的身上,大大小小都是包,里面装着各种各样的小玩意什么的。

简慕晚已经有些困了,不知不觉,靠着靳司南的背上睡着了。

小时候,她曾经不止一次的幻想过,能够靠在爸爸的宽阔的背上,让他背着,一直走,一直走……

现在,她终于知道,被人背着一直走,一直走,是什么感觉了。

和幻想中的一样。

她这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晚晚,我们回去了。”

“不要,我要你背着。”简慕晚带着浓浓的睡意,呢喃了一句。

靳司南忍不住笑了笑。

“三少,要不我来开车吧?”

“把东西放到车上。”靳司南将手上挂着的东西,递给保镖,收紧了手上的力道,背着简慕晚,朝前方走去。

保镖愣了一下,这是什么意思?

三少,还要背着夫人,走回去吗?

他不敢多说,立即启动车子,缓缓的跟在后面。

几年的时间,燕城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原本,这一条古街两旁的建筑物,作都折掉,重新整理了一下,路一的边,是一个极具现代感人民公园,另一边,是一条漂亮的人行道,树木参天。

白天,阳光从树叶的缝隙里照下来,一道道光束将这里,点缀的如梦如幻。

晚上,树上的灯光,璀璨夺目,造型独特,仿佛进入了一个童话王国。

此时,靳司南就背着简慕晚,走在这条路上。

他忍不住回头,朝身后的女人看了一眼。

睡着了?

他笑了,眼中全是宠溺。

放慢了脚步,背着她,漫步在灯光下。

简慕晚迷迷糊糊的睡了一觉,醒来时,她还在靳司南的背上,一抬头,映入眼帘的,是璀璨的灯光,一瞬间,她竟然分不清,这是梦境还是现实!

“醒了?小懒猫?”

“快放我下来。”简慕晚从他的背上下来,看着他红红的手腕。

今天,他不是背着她就是抱着她,刚刚更是控制不住睡着了,他的手一定累伤了吧?

靳司南活动了一下手腕和胳膊,反握着她的手,“你才多重?这么一点重量,对我来说,不值一提。”

“我明明也很重了好不好?”

“就你,体重不准上九十斤,一上九十斤,就拼命的减。”

“手不累?不疼吗?不酸吗?”

“哎呀,好酸!要亲亲,要抱抱才能好!”说着,他就将脸凑了上去。

简慕晚直接推开,兴奋的抬起头看着眼前的景色。

“这是哪啊?”

“我也不太清楚,管他呢,走到哪就是哪。”

其实,他们并没有走多远,也就大概离古街三四里的距离。

而这条路,还有很长,很长……

“你的车呢?”简慕晚朝四周望去,没有发现他们来时开的车子。

靳司南指了指不远处停着的车子。

简慕晚发现,上面有一个保镖在开着。

她好像记起来了,迷迷糊糊中,她是说不要回去,还要让他背来着,他就这么,一直背着她走了这么久?她的心里,一瞬间暖意融融。

“要不要回去?”

“不,我还想再走走。”简慕晚朝前方走去。

靳司南抬步追上,和她肩并肩。

……

酒店,珩珩玩了一会游戏,一点意思都没有。

“孙泽叔叔,你说我爸爸,他说去给我买小吃,一去一天,回来的时候,小吃一点凉了吧?”

“这个……这个……”孙泽答不上来。

三少肯定不是去给小少爷买小吃去了,是去跟踪夫人还差不多。

夫人不是说,要去见程之卿嘛!

至于一出去就是一天,肯定是出去过二人世界去啦!

还有小吃嘛,估计也是,想起来就买了,想不起来的话……

外面,传来刷门卡的声音,珩珩立即起身朝门口跑去。

“爸爸,妈妈!你们回来了!”

靳司南摸了摸儿子的头。

“你们怎么这么晚才回来?是不是买小吃的地方太远了?你们给我买的什么小吃啊?”简子珩看着保镖拎进来的大包小包的东西,小脸上全是笑意。

为了等爸爸的小吃,他今天饭都没有怎么吃呢。

别看他人小,也知道燕城小吃全国出名。

而且很多都只有来了燕城才能吃得到。

简慕晚听到珩珩这么说,才想起来,靳司南说的要给珩珩买吃的这件事情。

她好像全忘记了。

简子珩开始翻着大大小小的包,好多小玩意啊,不过,这些都不适合小男孩玩,直到快翻完了,也没有发现有一点吃的。

他抬起头,看着爸爸妈妈,终于明白了!

“你们骗我的对不对?然后,好抛开我,去过你们两个的二人世界!哼!”珩珩转身朝屋里走去,小小的身影坐在沙发上,生气了。

他真的是白白饿了一天!

买了这么多东西,他们去的地方一定很好玩!

他们竟然不带他一起去!

越想越生气。

“珩珩,爸爸忘记了!对不起。”

“对不起,妈妈也忘记了。”

珩珩并不买帐,心好痛!

“你们这么欺负一个小孩子,你们的良心不会痛吗?我可是祖国的花骨朵,未来的美少年,你们把我当成野草,你们能心安理得吗?”

简慕晚和靳司南互望了一眼。

好像,他们今天出去玩的时候,感觉挺不错。

然后,两个人,竟然齐齐的摇了摇头。

珩珩倒抽了一口气,“我是捡来的吧?还是充话费送的?”

“要不,让孙泽叔叔带你去吃大餐?”靳司南试图弥补。今天,真的是他疏忽了,不能光想着老婆,忘了儿子。

“不!我要妈妈陪!”

“你妈妈玩,不,累了一天了,让她好好休息。”

“不,我就要妈妈陪!”

“好,妈妈陪。”简慕晚走上前,搂着珩珩,柔声询问:“珩珩想吃什么?”

“就去西餐厅吃点就好!”

“爸爸也陪你一起去,好不好?”

“不好,不要你陪!妈妈都被你拐走一天了,今天我要和妈妈睡,你不许和妈妈睡!”珩珩立即搂着妈妈的腰,紧紧的霸占着。

“好,好,我们快去吃饭吧,等一下太晚上吃不好消化。”

“好。”简子珩这才搂着简慕晚的手,朝楼下走去。

靳司南无奈的摇摇头,“你说,我们要是再生一个,这小子会不会就不这么粘他妈妈了?”

孙泽愣了一下,三少是在问他吗?

这屋里,好像也没有别的什么人了。

“三少,如果再生一个,就有两个人一起粘着夫人了。”

靳司南抬手朝额头上拍了一下。

“孙泽,你下楼去看着他们,这孩子现在正排斥我呢,我就不去招他烦了。”

“是,三少。”

孙泽立即下楼,在西餐部的自助餐厅,找到简慕晚和简子珩。

“夫人,小少爷。”

“孙泽,你怎么过来了?”

“三少不放心,让我下来看看你们。”

“没事的,我带珩珩吃完就上去,不用麻烦。”

“夫人不用客气。”

珩珩自己穿梭在美食中,挑着自己喜欢的东西,一会,小盘子里就装的满满的。

简慕晚看着珩珩忙碌的样子,忍不住笑了。

“这孩子,怪不得发那么大的脾气,原来真的是饿坏了。”

“是啊,小少爷今天一天都没有怎么吃东西,等着三少带好吃的给他。”

简慕晚看着一旁的空位子,朝孙泽说道:“孙泽,有些事情,我能和你聊一聊吗?”

“好的。”

两人坐了下来,简慕晚显得有些局促,她突然不知道应该怎么开口。

孙泽没有主动开口,而是等着简慕晚。

“是这样的,我想和你了解一件事。”

“夫人请说。”

“是关于靳司南和沈天姿定婚的事情。”

“是的夫人,演婚宴是由靳家和沈家一起承办的,就在这个月26号,在帝都的海天大酒店举行,三少并未到场,据我所之,三少不同意这门亲事,但是,靳老爷子同意了,三少现在的情况,没得选择。”

“我知道,如果,他不和沈天姿定婚,苏家和沈家一定会联起手来对付他。”

孙泽沉默了,不作回答。

其实,夫人看得很清楚。

简子珩吃完了,跑过来,“妈妈,我吃饱了。”

“好,我们上楼吧。”

“我吃太饱了,可不可以去天台那玩一玩?”

“好啊。”简慕晚点点头,拉着简子珩的手,朝天台的花园走去。

简子珩指天空的星星,“妈妈,你看,今天晚上的星星好明亮啊,像一颗闪烁的宝石,和你手上的那颗一样!”

简慕晚低头,看了一眼手上的戒指,唇角微微上扬。

“和星星比起来,还是妈妈手上的钻石好看,因为是爸爸送的!”吃饱喝足了,简子珩的气也消了。

简慕晚搂着珩珩,陪着他一起看星星。

但是,她的思绪,却不受自己的控制。

一个女人,名份究竟有多重要?

当初,因为妈妈未婚生下她,而且又不知道她的父亲是谁,因为这件事情,遭受了多少冷落和白眼,甚至还有一些话,不堪入耳。

妈妈也因为她的存在,而一辈子被人指指点点。

妈妈爱那个男人吗?

应该是很爱吧!

可是,为什么,宁愿一死,也不愿意去找那个男人?

一百万,在那个年代,那是一个怎么样的天文数字?能拿得起一百万的人,又是什么样的人物?

她们却过得那么卑微,那么清贫!

最后,因为五十万的手术费,让妈妈走上了绝路!

简慕晚的内心,早已经发生了剧烈的变化,从一开始,对父亲的渴望和思念,到最后,变成了恨,她恨那个男人!不负责任!

她也暗暗告诉过自己,如果有一天,她要结婚,一定要那个人,明媒正娶!她绝不给人做小三,做情妇。

可是,后来,现实狠狠的扇了她一巴掌。

万幸,她遇到了靳司南!

看着手上的戒指,在黑夜中,犹为明亮。

靳司南和沈天姿已经定婚了,外人眼里,沈天姿才是靳家名正言顺的三少奶奶,而她,不过是靳司南捧的一个小明星,一个给靳司南暖床的女人罢了!

虽然,她知道,他有不得已的原因。

虽然,她也知道,他坚决不愿意与沈天姿定婚。

但是,事情就是发生了。

她自己,承受了那么多,已经无所畏惧,她唯一的担心,就是珩珩。

沈天姿的话,在她的脑中闪过。

她不想让珩珩被人骂是个野种,是个私生子!她什么都可以承受,绝不能因为她,而让珩珩承受这些。

她与靳司南的发展,有些失去控制,她的心里,又有这么重的负担和忧虑,她真的不知道要怎么办才好。

抬起头,看着夜空中闪炼的星斗,如同一个迷途的孩子。

靳司南找到天台,就看到依偎在一起的母子二人,他立即走上前去,解开衣服披在简慕晚的肩膀上。简子珩已经紧紧的靠在妈妈的怀里睡着了。

“怎么不回房间去?这里这么冷,吹感冒了怎么办?”

简慕晚低头不语。

“晚晚,你有心事,我还不肯完完全全的接受我吗?有什么话,直接告诉我好不好?”

简慕晚张了张口,终究还是没有说出口。

她太了解靳司南了,如果她说出自己心里所想,他会不惜一切代价,与沈天姿悔婚,也会不顾一切,娶她。

可是,这太危险了,她不想让他有任何危险。

“我明天,能去拍戏吗?”

“啊?”靳司南没想到,她竟然问他这个问题。

“我在想,耽搁了这么久,进度是追不上了,只能辛苦一些,多加点班,把戏拍完,不止是和程之卿的对手戏,我自己单独的戏份也有几十场。”

“你大半夜的坐在这里吹冷风,就是在计较我不让你恢复工作,不让你去拍戏?”

“不然呢?”简慕晚反问。

“晚晚,我真的是中了你的邪,你赢了!明天就去拍,好不好?”

“好!”简慕晚顿时笑颜如花。

“把珩珩给我,赶紧回房间去。”靳司南接过珩珩,简慕晚坐得太久,外面的又冷,腿都有些僵硬了,站起来的时候,双腿一麻,又跌坐了回去。

“你在这里等着,我先把珩珩抱回去。”

“好。”简慕晚点点头,反正她也走不了。

靳司南抱着简子珩送回房间,迅速的回到天台,把简慕晚也抱了回去。

“我的腿好麻!”简慕晚揉着好像万只小虫子啃噬的双腿和双脚,这一种感觉简直太痛苦了。

靳司南直接抱着她,走到浴室。

将浴缸里,放好水。

“用热水好好的泡一泡,促进一下血液循环。”

“嗯。”简慕晚点点头,本想着把双腿泡进去就行了,谁知道,他的手已经朝她伸了过来。

“一起把澡洗了,等下就能好好的休息了。”

“我一个人就可以。”

“我会一种按摩法,可以马上缓解不适。”

“真的?”

“孔一凡的医术你信不信?”

“信。”简慕晚当然信。

“这方法,就是他教我的!来,泡到水里,我给你揉揉。”

简慕晚还是不太习惯,这样面对他,小小的身子缩在大大的浴缸里,还好,一旁还有今天才换来的新鲜花瓣,她拿起来,全都倒在水里。

这样,就能遮住她的身子。

她等着靳司南,来给她按一按,一转身,她的脸顿时红了。

“你怎么也把衣服脱了?”

“我也顺便一起洗了。”

浴缸里,顿时传出一阵水花水,水渐了一地。本来简慕晚一个人在里面,还有很大的空间,靳司南一进来,顿时显得狭小。

腿都没有地方放。

他拉起她的小脚,轻轻的按着。

“怎么样?舒服一点没有?”

“你不碰还好,就泡在水里没有什么感觉了,你一碰,又开始麻了。”

靳司南愣了一下,握着她的脚,动也不是,不动也不是。

不是应该会好一点吗?

他跟本没有问过孔一凡这种问题。

但是,进都进来了,不做点什么,也不是他的风格。

简慕晚感觉到,原本平静下来的水波又开始荡漾,水一波一波的撞到她的身上,浮力让她有些稳不住,只能拉着两边的扶手。

“你别动!”

“我哪有动。”

“水在动!你要是不动,水会动吗?”

“水有动吗?我怎么没有感觉?”靳司南突然起身,朝简慕晚扑了过去。

“唔!”她的唇,被他封住。

浴缸里的水,仿佛被掀起了一阵巨浪一样!

她现在,哪里还关心得了,她的腿还麻不麻,早已经落入他的圈套。

突然,她的肩膀一痛,她抬手朝他挥去。

“靳司南!明天我还要拍戏呢!”

靳司南抬起头,看着她雪白的皮肤上留下的属于他的痕迹,露出一丝满足的笑意。

“看不到的,要不,换个地方再留一个?”

“不要~”

“是不要停~”

……

第二天一早,简慕晚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她已经换了三件衣服,最终选择了这个高领子的,她现在的情况,简直可以用,体无完肤来形容。

“看你干的好事!”她转过身来,朝还靠在床上的男人娇斥了一声。

“谢谢老婆夸奖!”

“我什么时候夸奖你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