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9章:他说的话,我一个标点都不信!/军婚蜜宠:老公,套路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简慕晚显然还是低估了靳司南不要脸的程度。

“你说我干的事好!”

“靳司南!你给我闭嘴!”简慕晚拿起枕头朝靳司南扔了过去!

“我送你去剧组。”

“不用了,我和翟亦扬一起过去,你在这里好好的陪陪珩珩,这几天,都冷落他了,或者,你带他去我们昨天去的那条街转转吧。”

“你亲我一下,我就答应你。”

简慕晚立即俯身,给了他一个吻,结果,却被他搂着,压在身下。

“你不知道,男人在早上是惹不得的吗?”

“你今天能不能不去剧组?”简慕晚不理会他饿狼一样的眼神,继续和他说正事。

“怎么?有激情戏?”

简慕晚转过脸不看他,“还激情戏!反正你别去,去了耽误我工作!”

“好,不去,不过下午五点,准时回来!我带着珩珩去接你,今天孙泽要回帝都去,我不在,有很多事情要他处理,从今天起我陪着你。”

“好,起来吧,珩珩一会也该醒了。”

“不起,除非,再来一次。”

“十分钟!”

“不行!”

“十下。”

“你这是在侮辱我吗!”

“不要算了!”简慕晚突然翻身,直接扣住靳司南的胳膊,拿起一旁边皮带将他的双手扣在床头上,利落的下床,整理自己的衣服。

靳司南看着紧紧的扣着他的手的皮带,“晚晚,你说了算,十分钟就十分钟,没想到,你还好这口,是要自己来吗?嗯?”

靳司南一边说着,一边将被子踢开。

简慕晚看了一眼立即收回目光。

“咦~辣眼睛!”她控制不住抖了抖身子。说完,她拎起小包包,迅速离开战场。

“晚晚!马上给我解开!回来!你就这么走了,你看爷怎么收拾你!”

简慕晚已经坐上电梯,朝楼下而去,恢复状态的她,看起来气色很好。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给自己一个微笑。

……

孙泽早上的第一班飞机,回到帝都,稍稍整理了一下,来到盛世皇朝上班。

助理站在办公定门口,朝孙泽小声说道,“孙总,你的办公室里,来了一位贵客。”

“贵客?”孙泽不明所以,推开门朝里面走去。

一道身影,坐在他的位置上,背对着他的方向,一眼望去,可以看得出来,是个老者。

椅子慢慢的转过来,孙泽看清来人的时候,愣了一下。

靳老爷子?他怎么会在这里?

这还是靳老爷子,第一次来到盛世皇朝。

很出乎他的想象。

“老爷子!您好。”孙泽立即上前去打招呼。

“今天我来的目的,是想向你了解一点,关于阿南的私事。”

“靳老爷子是三少的爷爷,又是三少最敬爱的人,如果说私事的话,一定是老爷子比我知道和多。”

“当在我面前贫嘴!”老爷子的目光,紧紧的锁定孙泽,不给他一点闪躲的机会。

被这么盯着,孙泽简直是欲哭无泪。

“阿南说,他有喜欢的人了,这个女孩是谁?叫什么名字?”

这个问一问出来,孙泽简直想大哭一声。

靳老爷子怎么偏偏要问他这个问题!这让他,怎么回答啊!

“你没和选择,必须告诉我!”

“老爷子,三少会扒了我的皮的!”

“你就不怕,我抽了你的筋?”

孙泽:……

终于知道,三少的性子是遗传谁的了!

“你不说,咱们就这么耗着。”

孙泽:……

……

中午,是简慕晚休息时间,她的休息时间,有两三个小时。

她并没有来到休息地点,而是换好衣服,直接朝翟亦扬走了过去。

“亦扬,陪我出去一下。”

“好。”翟亦扬立即起身,跟了上去。

简慕晚自己开车,从这里离温家的老宅只需要四十分钟的车程,她要去温家老宅,拿出温铭学所说的那样属于母亲的遗物。

她更想知道,当年,母亲和那个男人的事情。

究竟是不是像别人说的,做了男人的小三情妇。

而她,究竟是不是一个私生女!

这一切,忽然因为靳司南和她的关系,变得重要起来。

她想找一找,当年事情的真相。

来到温家老宅,简慕晚看着门前那颗大树,还有那张石凳,经过风霜的腐蚀,已经找不到原来的样子。

简慕晚听到最多的,就是妈妈讲小时候的事情,对这个家,有太多太多的眷恋。

据她所知,妈妈有一个酗酒而且有家暴的父亲,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妈妈的妈妈才带着妈妈离开这个家。

简慕晚拿出身上的钥匙,将门打开。

翟亦扬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跟着简慕晚走了进去。

院子里杂草丛生,两人走到门前,因为年久失修,门上挂的那个锁,已经起不到任何的作用。

轻轻的一推,就已经开了。

简慕晚走进去,一股霉臭味带着粉尘扑面而来。

屋子里,结了一些蜘蛛网。

“姑姑,这是什么地方啊?怎么这么破旧?”

简慕晚没有出声,而是朝屋内四处张望着,一个一个房间走了一遍,终于在一个小房间里,找到了母亲的遗物。

那是一个陈旧的木箱子,上面布满了灰尘。

简慕晚细心的将上面灰尘弹去。箱子没有锁,轻轻的推就开了。

里面并没有摆放很多东西,显得有些空。

简慕晚拿起一个小钢琴的项链坠子,仔细的看了一眼,这是一个纯金的,看样子应该是定制的款式。

妈妈是个钢琴家,如果不是有了她,或许会有更大的成就。因为有了她,最后,却只能沦为一个钢琴老师。她知道,妈妈有多么的热爱钢琴。

她将项链坠收好,翻开下面的一个泛黄的小本子。

本子里,夹着一片枯黄的银杏叶子。

她又往后翻了两页,突然发现,里面有一张照片,她一眼就认出来,照片上的那个女人是她的妈妈。但是,与她记忆里的,又有些不太一样。

那个时候的妈妈,看起来和她现在年纪差不多。

妈妈的身边站着一个男人,他们的姿势很亲昵。

照片很旧,有些模糊,那个男人的五官都看得不是太清楚了,而且镜头离的特别远。

简慕晚从来没有见过这个男人,甚至是对这样的轮廓都没有一点印像。

看来,这个男人,从来没有出现在她们母女的生活中。

……

下午,还是忙碌的拍摄。

简慕晚将自己的状态努力的调整好,却还是控制不住自己的心思。

那张照片,没有给她留下任何的线索,她觉得,光凭一长照片去寻找那个男人,无疑是大海捞针。

她只想找到那个男人,只想弄清楚,当年究竟发生了什么!为什么妈妈独自一人带着她离开,最后,对那个男人,只字不提!

她总有一种感觉,妈妈像是在躲避什么。

下午五点,靳司南带着简子珩准时来到剧组,接简慕晚收工。

“你是带着秒表来的?一分钟都不差。”

“这是优点,得夸。”靳司南笑了笑,搂着简慕晚的肩膀,“走吧,我定好了位子,先去吃饭。”

“我收拾一下就来。”

简慕晚将东西收拾好,暂时没有告诉靳司南她去取了母亲遗物的事情。

她现在,心里还有一点乱。

……

一转眼,沈天姿在靳家住了半个月。

现在,已经俨然把这里当成了自己家,佣人保姆,随便指使,就连靳司南的房间,她也重新整理了一翻。

这幢房子,是靳司南去了军区后重新购置的,靳司南从来没有在家里过过夜,房间是装修好了,也给他准备了一些日用品,但是都是全新的,动都没有动过。

沈天姿是耐得住性子,但是沈夫人那边,已经急的如热锅上的蚂蚁一样。

她的儿子都失踪那么久了,也不知道是不是还活着,有没有受伤,她整个人都快疯了!

每天都打电话催促,让沈天姿把事情告诉靳夫人,让靳司南立即放了沈天磊!

沈天姿一直在找机会,她巴不得,靳夫人知道简慕晚这个贱人的存在,早一点出手对付简慕晚!她们既然已经达成了共识,虽然不知道靳夫人想利用她做什么,她敢肯定,靳夫人也会替她扫清障碍,让她稳稳的嫁进靳家!

“妈,今天我陪您一起出去逛一逛吧?最近天气很好,刚好出去透透气。”

“好啊,刚好,我也去看看,有没有合适的新款,挑几件。”靳夫人站起来,“我先去换身衣服。”

“好的。”沈天姿站在客厅里等着。

身后,突然传来一阵脚步声,沈天姿回过头来,看着走进来的靳家老爷子和靳谨枫,一般这个时间,靳谨枫是绝对不会在这家里,都在公司。

今天怎么回来了?

“爸,你一个人,年纪大了,去什么老宅?再说了,老宅那边也不如这里方便,也有人陪你说说话。”靳谨枫还在劝着。

“我只是想一个人,清静清静。”

“爸,爷爷。”沈天姿立即走过去,甜甜的唤了一声。

靳老爷子抬头,看了沈天姿一眼,完全没有任何回应,转身上楼。靳谨枫立即跟了上去。

沈天姿看着那两道背影,唇角闪过一丝轻笑。

靳家老爷子一把年纪了,就算是再能撑,又能活个几年?

她知道,靳老爷子可没把她当成靳家的儿媳妇,对她的态度,客气冷漠,也从未看眼里。

这些,她都不在乎。

虽然发生了那么多事情,她现在,不也以靳司南未婚妻的身份,住在靳家了吗?

靳老爷子走到书房,靳谨枫立即走上前给老爷子倒了一杯水。

“爸,我知道,你是因为沈天姿的事情,我也没有想过,她一个女孩子家,竟然登堂入室的就这么住下了。”

“她能住下,自然是有人答应了。”

靳谨枫被噎了一下,“爸,瑜蔓这也是对阿南好,前些日子,阿南被苏以菲扣在军区里三天,我只是听说了一些,具体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后来还是时家大少去军区里亲自将阿南接出来的。”

这件事情,靳老爷子也听说了,苏家现在,估计是还没有腾出手来。

如果,阿南和沈家没有定婚,估计苏家就不会只是扣了阿南三天那么简单。

老爷子现在也不是真正怀疑谁有什么不好的想法,只是觉得,分寸要把握好。

如果不是总统先生的那一个电话,他也不会这么轻易的同意阿南和沈家定婚。

是啊,无论如何,也要保下阿南。

这小子,就算是没有事的时候,他都能惹出一堆事来,更别提现在是有事,而且还是大事!

陆少在,也就罢了,任他怎么去胡闹,他也能安心。

“爸,别去老宅了,那边都几年没有住过人了,怎么还能住?再说,马上就要过年了,你一个人过去,多冷清?”

“冷清好啊,就是想过去,清静清静。”

“要不这样,现在我派人去收拾,等过了年再去住,怎么样?”

“我的事情,你不用管了。”靳老爷子直接拒绝。

他说话,向来都是说一不二,没有人能让他轻易的改变主意。

这种脾气,靳谨枫更是了解的清清楚楚,他现在,什么也不说,只能让人赶紧去安排准备,以免老爷子说去就去。怎么也得收拾的能住人才行。

……

司机开着车子,载着靳夫人和沈天姿驶出靳家。

沈天姿酝酿了一下情绪,弱弱的朝靳夫人唤道:“妈,我都住了半个多月了吧?”

“是啊。”靳夫人随口应了一声,发现沈天姿的脸色不太好,好像有心事的样子,而且欲言又止的,“怎么了?有什么话直接说出来。”

“我是在想,我来了这么久,阿南还在燕城。”

靳夫人也知道靳司南在燕城,但是究竟是为什么去的,她不知道。

“我和你说过,这件事情急不得。”

“妈,不是这样的!现在,那个叫简慕晚的贱人迷惑着阿南,他去燕城,就是去找那个贱人的,那个贱人在燕城拍戏。”

“一个娱乐圈里的女人,你连她都解决不了?”

“妈,不是我解决不了简慕晚那个贱人,是阿南护得太紧了!我哥投资的电影,也在燕城拍摄外景,还没怎么样呢,简慕晚开始挑拨了,结果,阿南受了那个贱人的挑拨,竟然对我哥下手,我哥都失去消息好久了,到现在也不知道人在哪!”

“什么?你说,阿南对你哥下手?”

“是啊!千真万确,我哥带去的人,也跟着全都失踪了,这都是定婚前的事情了!要不是因为我和阿南定婚,我爸妈想着,阿南也多少会顾忌,不会对我哥怎么样的,可是等了这么久,依然一点消息都没有。”

“怎么会这样?你怎么不早说!”靳夫人急了。

沈天姿绝对隐瞒了最重要的部分!

靳司南是她养大的,她又怎么不了解!

一定是那个沈天磊做了什么事,惹怒了靳司南,靳司南一出手,绝不可能留情!现在,说不定沈天磊都不在人世了!

这件事情要是真的发生了,不但靳司南,整个靳家都要跟着遭殃。

沈家会善罢甘休吗?苏家会放过这一次的机会,不除去靳司南这个隐患吗?

这个来历不明的野种,简直就是个讨债鬼!

“我马上给他打电话,问清楚这件事情究竟是怎么回事!”

靳夫人拨通靳司南的电话,响了十多声,那边才接听。

“妈。”靳司南唤了一声。

“我问你!你究竟把沈天磊弄哪去了?”

靳司南神情微变,惬意的将双腿放在茶几上,“妈,沈天磊找不到了,你应该让沈家的人去报案啊,你问我有什么用?我又不是警察。”

“你少给我装蒜,我都知道了!你马上把人放了。”

“我放不了啊!我都没有见过沈天磊。”

靳夫人有些懵了,靳司南竟然说没有见过沈天磊!

她抬起头看向沈天姿,眼中闪过一丝怀疑的神情。

“妈,我真的没有骗你。”沈天姿立即解释。

靳司南也听到了这句话,他也想过,为什么他妈会极力的催成他和沈天姿的婚事,如果,在陆少出事之前,他妈从来没有和沈天姿接触过,从来没有打算,让他娶沈天姿,或许他还会相信,他妈这一次,非让他和沈家结亲,是担心他,想要救他。

现在,总觉得心里怪怪的。

“沈天磊失踪的事情,沈天姿告诉你的吧?”

“你别管谁告诉我的,我就问你,你有没有做过!你立即把人给放了!”

“我都没有见过沈天磊,我怎么放人?我去给沈家大变活人?我也没有那个能力啊!妈,你呀,多喝温水,早点睡觉,平心静气,好好保养,方是王道。我这还有事,我先挂了啊!”

“喂!喂!”靳夫人还是没能阻止靳司南挂掉电话。

沈天姿坐在一旁不出声。

她在怀疑靳司南话里的真实度。

她哥真的不在靳司南的手里吗?

……

“不信!我不信!靳司南是什么人?他嘴里说出来的话,我一个标点符号都不信!”

沈天姿陪完靳夫人,急急忙忙赶回家,将这件事情告诉着急等待消息的爸妈。

结果,她才一张口,沈夫人就激烈的反对。

------题外话------

陆少:有没有小仙女想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