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0章:再跟着我,我削你!/军婚蜜宠:老公,套路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沈从之也不信。

可是,就是没有证据!

靳司南不但心阴手辣还狡猾的很,绝不可能留下任何的证据,他用了那么多人力财力,都没有能找到一点线索!现在,只能希望靳司南自己把人放出来!

他不相信,靳司南真的敢动手杀了天磊!

如果,靳司南真的敢动手,他拼了这条老命,也要让靳司南一命抵命,绝不让靳家好过!

“你打话给天姿姑姑,让她想想办法,苏家的人出面还不行吗?我就不信,苏家的人出面,还压不住靳司南!”

“不是我不想打!是苏以溟早就告诉过我,让我看好天磊,绝不可能在这段时间,出任何的差池,你说,我……我怎么去找他?”

“你就那么怕苏以溟?你是他舅舅!”

“你不要着急,我不是正想办法呢!”

“你能想出什么办法?你要是能想出办法,早就把天磊救出来了!我的天磊啊,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我可怎么活啊!”沈夫人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哭了起来。

“闭嘴!别哭了!我现在就去一趟苏家!”

“好,好!你现在就去!”

“都是你,要不是你,你哥也不会去招惹那个简慕晚!你说说你,一个女人,你怎么就那么容不得!男人在外面,花天酒地,哪个不沾荤腥的,你就让他去,再怎么玩,你也是靳家的三少奶奶,是正室,外面的那些,永远都上不得台面!”

沈天姿看着沈从之匆匆离去的身影,暗暗后紧双手。听着沈夫人的指责,她更是恨得冒泡。

这一切,和她都没有关系,都是简慕晚!

她今天已经确定,靳夫人会站在她这边,只要有了靳夫人做后台,她就不信,还收拾不了一个简慕晚!

靳夫人是绝对不会向靳司南妥协的,只认她沈天姿是靳家的儿媳!

……

程之卿的伤势恢复之后,也赶回剧组拍戏。

外景的戏份不是很多,赶工的话,十来天就拍完了。

刚好,接下来,也差不多过年了,大家也都有安排休假,程之卿也可以趁这段时间,好好的休息。

“阿卿,你不回帝都了吗?”简慕晚走过来,朝程之卿询问道。

“反正都放假了,就早一点回家去陪陪我的父母。”

“我想,你要是回帝都了,再去医院,做一个全面的检查。”

“我的伤势都全好了,你还担心什么?”

“你现在走路……”简慕晚不知道怎么形容,她怕她措词不好,因为,程之卿现在走路,好像双腿的长度不一样,深一脚,浅一脚的感觉。

她不相信,这是手术还没恢复。

应该,是留下的后遗证吧?

她不懂医术,却也知道,受伤的前几个月是最佳的治疗期和恢复期。

看到他这样,她的心里难受。

她更不想,程之卿以后永远都是这样。

他是银屏上的完美男神,她不想让他的完美因为这一次的事故而大打折扣!

“过一段时间就能恢复了,这不刚刚出院,不用担心了,你这样,反而让我觉得好有压力。”程之卿笑着拍了拍简慕晚的肩膀。

“提前祝你,新年快乐!”

“新年快乐。”简慕晚也回应了一声。

“程先生!”远处,有人叫程之卿。

“我先过去看看,你要是忙完了,先回酒店休息吧,明天剧组的人也开始收工了,对了,机票定好了吗?”

“定好了,我们推迟一天回去,想带珩珩四处玩一玩。”

“也好,我先过去了,有事电话联系。”

“好。”

简慕晚看着程之卿的背影,心里还像是压了一块石头一样。

程之卿忙完,站在远处看着已经收拾好东西的简慕晚,他的眼中,带着浅浅的笑意。

凯文走进来,将机票在程之卿面前扬了扬。

“阿卿,明天的机票,医生我已经帮你预约好了。”

“辛苦你了。”

“不管怎么样,我一定要治好你的腿!”

“凯文,我能站起来,还能活下去,我就觉得很满足了,你也不要太过于悲伤,再说了,现在只是一点小毛病。”

“小毛病!?你的腿在恢复中,肌肉萎缩不但影响走路,大片大片的皮肉失去感觉,连痛都感觉不到,你还告诉我,这是小毛病?”

“虽然是这样,但是和截肢来比,要好太多了吧?”

“程之卿!我问你,究竟是哪来的这么乐观极积的心态?那个孔一凡也说了,发生这样的事情,也不敢保证,后面情况进一步恶化还要一要截肢,也不敢保证,这条腿会不会继续萎缩,你看过,你现在的那条腿吗?你以后,还能拍戏吗?很多戏,都不能再接了。”

“凯文,我告诉过你,我想退居幕后,其实,这不是随便说说!这一次,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也算是一个契机吧。”

凯文不再出声,他知道,他说不过程之卿。

他亲眼看着,那条腿肌肉开始猥琐,就好像一根树渐渐的失去养分!

他也知道,现在说什么都没有用。

他们明天就出国,找最好的医生,看能不能阻止情况再恶化下去!

这也是阿卿的意思。

其实,孔一凡提出来了,后续的治疗,由孔一凡来跟进。但是程之卿拒绝了。

又是因为简慕晚。

程之卿怕简慕晚知道,所以才去国外医治。

而且,在发生这种情况后,程之卿就第一时间交待所有,绝不可以让简慕晚知道。

这一份用心,凯文都感动了。

他还能说什么?

简慕晚刚刚收拾好东西,靳司南带着珩珩来到剧组。

简子珩立即松开爸爸的手,朝妈妈扑了过去。

“妈妈我们真的要去玩几天,才回去吗?”

“是啊,好好的陪陪你,这不是你的新年愿望吗?”简慕晚笑着回答。

“嗯,不过,我们也不要玩太多天了,我也想姐姐了。”简子珩小声朝妈妈说道。

一诺!简慕晚的心,猛然一痛,一诺现在,还在苦苦支撑着。这么长时间过去了,她都不敢相信,这个世界上还有奇迹发生。

“靳司南,你说,时间真的能抚平一个人的伤痛吗?”

靳司南摇摇头,“我也不知道,也许,不能。”

他不知道别人会不会,但是,他知道,嫂子失去陆少的这种痛,绝对不可能因为时间慢慢变淡,也许这一生,都会让她痛。

“我们走吧。”靳司南搂着简慕晚,拉着简子珩的小手,朝外走去。

……

新的一股冷空气袭来,原本晴朗的天气,立即被阴天取代,天气预报上说,还会有一次强降雪,这一次的降雪,刚好就在过年那几天。

趁着天气还没有大雪,简慕晚和靳司南带着珩珩回到帝都。

蓉姨把屋子收拾好,又买了一些日用品准备着,也放假回家陪家人。

“你过年,要回家吗?”简慕晚一边收拾东西,一边朝靳司南轻声询问。

“这就是我的家,我还要回哪去?”靳司南从背后搂着她,迅速的朝她的小脸亲了一下。

“我等一下,去看一下一诺和老爷子,你要不要过去?”

“好啊。”靳司南点点头,话音刚落,他的手机就响了起来,一看来电,他立即站起身来。

简慕晚看着他突然正色的样子,也停下手中的动作。

电话是时御霆来的。

靳司南面色凝重,点点头,“你等我,我马上到!”

简慕晚站起来,取了衣架上的衣服递给靳司南。

“阿霆的电话,晚晚,我要出去一趟。”

“去吧!”

靳司南俯身,在她的唇上亲了一下,“我有一句话,一直没有对你说,现在,我想告诉你。”

“什么话?”

“这段时间,让你受委屈了,相信我,很快沈家的事情就能彻底的解决了。”

简慕晚笑了笑,“快去吧。”

靳司南转身朝外走出去。

他知道,晚晚也许还没有爱上他,但是,他绝不会让她有离开他的理由,她迟早会像他一样,把心交出来,让他来保管。

现在,解决沈家,才是当务之急。

简慕晚收拾好东西,下楼朝简子珩说道:“珩珩,我们去找姐姐玩了。”

“好!”简子珩立即站起来,兴奋的朝外跑去。

……

靳司南赶到盛世皇朝,时御霆已经在这里等他。

面前的桌子上,放着一叠厚厚的资料。

“阿南,这是我最近这些天,收集到的资料。”

靳司南立即坐下来,翻开这些资料。这些材料虽然不足以证明,苏家就是幕后主使,勾结R国谋害陆少,但是苏家也脱不了干系!

终于,等到这一天了!

他憋得都要发疯了!

看完这些资料,他立即抬起头,看着时御霆。

“这些东西,交给总统先生过目了吗?”

“现在,最主要的,不是给总统先生过目。”时御霆轻声回应。

靳司南点点头,的确,总统先生其实心里都很清楚,但是,没有办法,他也想不明白,总统先生,当年为什么要让苏家接下陆老爷子的位子。

如果不是那些年就开始助长苏家的势力,也不会眼前这样的局面。

他也问过陆少,陆少的回答是,总统大人这么做,自然有他的道理。

这个道理,究竟是什么?

靳司南的心里,全是问号。

“现在,我们要怎么做?”

“一步一步,按计划来!”时御霆站起身,倒两杯红酒,“第四军区重新编制的问题,一拖再拖,主要是苏家,内部还没有统一,苏以菲野心很大,她想将第四军区据为己有。她在第四军区疯狂的安插她自己的人。”

“我们不能让这个女人得逞!”

“所以,第四军区,一定会重新编制,哪怕……哪怕以后,陆少回来,第四军区也将不复存在!”时御霆说完,抬手将手里的酒全都倒入口中。

“接下来呢?”

“由你将这些资料递交上去!”

“好!”靳司南也将手里的口喝掉,“等这一天,等太久了!”

然而,他们也都知道,光是这些,可能无法撼动苏家,但是,总比什么都不做要强,最起码,这些事情一但曝光出来,苏家的势力不会像现在,程覆盖性的增长,总会受到影响!

想要铲除根深蒂固的苏家是不容易,但是他们现在,可以砍掉那些枝杆,留着以后,慢慢收拾苏家!

……

下午三点,总统办公室。

这是一个重要的会议,桌子上,放着那份资料。

“总统先生,这完全就是血口喷人!”苏父直接将资料扔到一旁,他看都没有看完。

“总统先生,我觉得这件事情,有必要查清楚!陆少什么样的人物?什么大风大浪没有经历过?这一次的事情,发生的太蹊跷了!一定要查清楚!”

“没错,总统先生,现在陆老爷子还没有承认陆少的尸身,到现在,陆少还没有安葬,这件事情不查清楚,怎么能让第四军区的将士们信服?”

“好,查!我问心无愧!”苏父怒声说道。

这上面的资料,虽然没有明说,但是很多都暗示,他们苏家脱不了干系。

他还真是小瞧了时御霆。

竟然在短短的时间内,能搜集到这么多的资料。

这些东西,对他们很不利。

“陆少出发后,尾随他们的那些武装份子,究竟是谁?我觉得这是最关键的!”其中一人说道。

“我也觉得。”

“那就,派人着手调查。”总统先生点点头。

会议室里,陷入一片寂静。

会议结束,总统先生一人回到办公室,助理跟着走进来。

陆少的事情,对总统先生打击太大了。

总统先生坐在办公桌前,打开抽屉,里面只放着一张照片,是他的儿子阿禹抱着小时候的陆已承的照片。摸着这张照片,总统先生的手都在控制不住的颤抖。

“总统先生,如果查到苏家,您要怎么做?”

“查不到的。”

“啊?”助理愣了一下。

总统没有出声,这是时御霆的主意,其实那些资料,有很大一部分,根本就没有花时间去收集证据,苏家做过什么,他的心里清清楚楚。

这一次,要调查此事,真正的目的,是阻止苏家的势力尽一步扩大。

他们要拿回主动权,不动苏家,但是依附苏家的那些,要好好的修理修理,不管是军区,还是政局,要砍掉苏家到处伸出手触手!

时御霆是个可塑之材,不愧已承极力举荐。

靳司南的性子太过张狂,但是,只要他愿意,将来,军区的重任,他也可以担得起来!

已承!若你还活着,你就赶紧给我回来!

你忘记,你曾经和我说过的话。发下的誓言了吗?!

……

靳司南和简慕晚双双回到帝都的消息,传到沈天姿的耳朵里,气得她差一点咬碎牙龈。

简慕晚这个不要脸的女人!当小三还当的这么嚣张!

她绝不会让简慕晚这么好过!

沈天姿看着手机屏幕上简慕晚的照片,直接将手机扔到地上,一脚踩在手机屏幕上!

“简慕晚!走着瞧!”

……

到从靳司南那天出去见过时御霆之后,就变得忙碌起来。

简慕晚一人带着珩珩购买年货。

她本来,是想让一诺一起来的,让她出来散散心,但是一想到外面到处一片喜庆的过年气氛,她又打消了这个念头。

现在,只要一诺自己开心,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吧。

哪怕,天天呆在家里,在那一片小天地里。只要一诺的心里能好过一些就好。

不远处,一位老者,不紧不慢的跟着简慕晚和简子珩,看到简慕晚牵着的那个小家伙的时候,他直接将眼镜摘了下来,恨不得走过去仔细看清楚!

孙泽这个混小子,还是没有和他说实话!

“老爷子,你这样鬼鬼祟祟的跟在人家后面,很容易引起人家的怀疑!”司机小白忍不住说道。

“小白,你不要跟着我。”

“那怎么行呢?老爷子,你去哪我就得跟到哪!”

“你跟着我,我这戏就演不成了!你看到没有,购物车里坐着的那个小家伙,绝对是我的重孙子!阿南这小子,不声不响的竟然儿子都这么大了!这小子,他还真存得住气,都不告诉我!我要是知道,我……”

“老爷子,你要是知道,你会怎么样?”

“我……”老爷子没有说出来。现在,阿南和沈天姿定婚,多委屈他的重孙子!

“我要是知道,我早一点让他们结婚!”

老爷子说完,大步朝前方走去。

小白立即跟上!

“不要再跟着我!听好了,从现在,不管发生什么事情,你都不能出现在我面前,一定要装着不认识我!明白吗?再跟着我,我削你信不信!?”

“是,是。”小白点点头,不敢再跟着。

只见靳老爷子一个人,不断的朝选货的母子二人一点一点的接近。

老爷子,究竟是想做什么啊?小白完全猜不到。

简慕晚和简子珩在看糖果,虽然不是很爱吃,但是过年的时候总要买一些。

就在他们挑选的时候,一个老爷爷从一旁的货架走过来。

“这位小姑娘,你能帮我看看,这是什么东西吗?”

简慕晚抬头,看着面前的老者,看起来很威严,但是眼中去流露出一丝和蔼和慈祥,她的心里,突然闪过一丝异样的感觉……

------题外话------

大家看完书,记得去领个红包~马上活动就要结束了呢~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