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3章:坟头缺草?/军婚蜜宠:老公,套路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503章“究竟发生什么事了?”靳老爷子朝小白吼道。

“老爷子,你看!”小白把手机拿出来,递到靳老爷子面前。

就在老爷子第N次让他去外面看一看简小姐有没有来的时候,他无聊的打开手机刷会网,没想到,竟然发现简小姐被困的事情。

靳老你子看完,将手机还给小白。

“马上送我过去!”

“老爷子不行啊,你一过去,一定会被人认出来,你说,你要以什么样的立场面对媒体?”

“那怎么办?就让那些人,把晚晚她们母子堵在那里?你看看这些人,都在说什么?”

“警察来了,不会有事的,很快就散了!”

老爷子刚刚还看到,简慕晚的车子被喷成那样,还怎么开?!

“你马上让孙泽过去,你也一起过去,把晚晚她们两个给我接过来!”

“是,是,老爷子,你不要急,我这就去!”

老爷子在屋子里,走来走去,简慕晚不来,他一刻也不能安心。

……

靳司南一直和时御霆在谈事情,还不知道简慕晚那边发生的事情。

“是我没用,都提交了这么多资料,却一样,也落不到实处。”

“苏家在军区的改革的计划,暂时被中断,这怎么说是没有一点用呢?阿南,我知道,你心里的仇和恨,但是有时候,不一定非得是立即的你死我活才算是痛痛快快的报仇了,你等着吧,苏家早晚有一天,会付出代价。”

“你有没有觉得,总统先生好像有什么顾忌。”

时御霆点点头,不过以他和靳司南现在实力,这些事情,恐怕总统先生不会告诉他们。

“或许,陆少才知道,要不然,这么几年,以他的能力,一定能清除苏家的势力了,他去成立第四军区,还让苏家抓着军区的大权,这一点,也是我一直想不通的。”

“我相信,事情早晚有真相大白的一天。对了,我今天找你来,还有一件事情。”

“什么事?”

“沈天磊的事情。我想,你干脆把他放了,沈家现在就像是红了眼睛的狗,苏家迟早要管这件事情,为了不必要的麻烦,先把人放了,料他们沈家,也奈何不了你。”

“不放!”靳司南直接拒绝。

“今天放了,日后,有的是机会,难道,他没有死在你手里,你还要再杀他一次不成?”

“这个事情,容我考虑一下。”

“好,我只是和你提一下,也不急于这一时。”

“我先回去了,有事再联系。”

……

孙泽来的时候,道路已经疏通。简慕晚和简子珩还在车子里坐着。

因为事情造成的严重后果,有几个激烈的闹事人员,被保镖扣着,被警察带走,可能要面临拘留的处罚。

小白看朝车子前走过来,简慕晚见过小白,知道他是老先生的人,立即拉开车门。

“简小姐,我们老爷子看您这么晚没过去,有些担心,特意让我来接你们。”

“我们遇到点状况,正想和老先生说,我们今天就不过去了,改天再去拜访。”

“老爷子也知道发生这样的事情了,还很担心你们,这才让我来接你们,反正车子暂时也不能开了,都快到了,就过去吧。”

“那好吧。”简慕晚朝孙泽望去,“孙泽,我和珩珩要去拜访一位老先生,我们先走了,剩下的事情,麻烦你了。”

“夫人放心,我会处理好的。”

简慕晚牵着简子珩的手,跟着小白上了前面的车子。

十五分钟后,几人来到靳家的老宅。

靳老爷子看到简慕晚和简子珩,才松了一口气,立即迎了出来。

“爷爷,路上发生了一些状况,所以耽搁了一些时间。”简慕晚听小白说,这位老先生已经知道了她们在路上发生的事情了。

那么来说,这位老先生,也一定知道她的身份,知道她是做什么的。

而且,也应该知道,今天的这件事情,是因何而起的。

“来来,坐下来休息一会。”老爷子热情的招呼着简慕晚和简子珩。

“哇!”简子珩刚走到客厅,立即发出一声感叹。

好大的一套积木啊!

“太爷爷,你也喜欢这些积木吗?”简子珩看出来了,这是一个建筑模型的积木,真的要按照上面的图纸拼好的话,那得是多么震撼的场景?

“我觉得你应该喜欢!”

“是啊,我很喜欢!”

“让小白带你去拼装吧,太爷爷和你妈妈说会话好吗?”

“我可以拼吗?”

“当然可以!”

简子珩立即点点头,小白立即迎着他,朝老爷子专门收拾出来的一间玩具房走去。

简慕晚这一次,真的是好奇老爷子的身份。

她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开口询问,怕太过唐突了。

而且,她的名声,在外面传的,并不算太好,相信,这位老先生,也都听闻了吧?

“今天冒昧来打扰,真的很抱歉。”简慕晚客气有礼的说道。

“我一个孤寡老人,你们能来看看我,我开心还来不及呢,巴不得,我们就住在我这里,天天都可以见到。我是真的很喜欢你们,有时候,人和人之间的缘分就是这么奇妙,明明才第一次见面,竟然能有这么亲切的感觉。”老爷子忍不住感慨道。

简慕晚点点头,也觉得很奇怪。

不过,听老先生这么说,她的心里还是暗暗松了一口气。他对她的态度,完全没有一点转变,看来,没有受那些传闻的影响。

她也有些怕,老先生会问她一些私人的问题,没想到,他一个字也不提。

让她感觉,和他相处下来,越来越轻松。真的就像是,和自己的亲人,自己的祖父一样。

靳司南知道之前发生的事情后,和孙泽联络了一下,才知道,简慕晚和简子珩此时,竟然在靳家老宅!

而且,还是爷爷让小白把她们接走的!

“三少,事情就是这样,老爷子很喜欢夫人和小少爷,打心眼里已经认可她们,可是现在的局势,你也知道,因为,老爷子和你的心情是一样的,都是不想委屈了夫人和小少爷,所以才没有揭开自己的身份。”

“你在盛世皇朝等着我,我马上过来!”靳司南打消了去靳家老宅的念头。

他要查清楚,今天这件事情的,幕后主使人,是不是沈天姿!

……

沈天姿一直在盯着报道,看到简慕晚像个落水狗一样,被困在车子里,不断的被人辱骂,小三的身份,全民皆知,她的心里,还是有一些痛快的!

就要这样,最好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简慕晚有多贱!

她才是靳家的儿媳妇!才是靳司南的未婚妻,将来的妻子。

此时,靳家只有靳夫人和沈天姿,两人坐在客厅里闲聊。

“妈,这一下,所有人都知道,简慕晚是小三,就像是过街老鼠一样!让她见不是光!”沈天姿还在为今天的事情,沾沾自喜。

“这一点小小的手段,就能把情敌打败了?别说男人的心没在你的身上,即使在你这,你也要步步为营。”

沈天姿一听到这句话,脸上的笑意马上僵住了。

“妈,你的意思是?”

“天姿,对于处理这些事情,你的火候还差一些。”

沈天姿立即朝靳夫人身旁坐去,“妈,你教教我,我还要做什么?才能让简慕晚彻底的消失在阿南面前。”

“女人嘛,死心不过是因为伤透心。而男人死心,莫过于,他倾尽一切都宠爱的女人,心里装的是别的男人!”

“可是,阿南被简慕晚迷住了,简直把那个简慕晚宠上天!而简慕晚也不过是一有一些莫须有的黑料罢了,我都查了,她和程之卿或者别的男人,都没有那种不正当的关系,我也知道阿南要是知道简慕晚心里装着别的男人,一定不会再要她,可是她好不容易抱着阿南这根粗大腿,又怎么可能轻易放手!”

“所以说,你火候还不够,不善于利用一切对你有利的条件!”

“妈,你教教我吧!我真的是不有办法了!”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你现在做的事情,方向是对的,只是还需要更周密的计划,一步一步来,越是想爱的两个人,就越是最在乎对方,有时候这种在乎,也是可以被利用的,当你利用好了,他们之间的爱与在乎,就是一把利剑,握在你的手中利剑,你想怎么伤他们,就怎么伤,到最后,再狠狠的劈开他们的那谓的情丝,让他们,这一辈子,都不能再相见!”

沈天姿看着靳夫人此时的表情,突然感觉,这一段话,不像是说给自己听的。

“妈,你和爸是公认的金童玉女,爸对你的感情,更是惹人羡慕,我多想和阿南,也像你们一样啊。”

靳夫人冷冷一笑,没有回答。

如果,她这一生,真的如外面所说的那样,过得那么幸福就好了!

公公抱来一个来历不明的孩子,让她当亲儿子抚养,还明显偏心,丈夫在她辛辛苦苦养育这几个孩子的时候,竟然和别的女人勾搭到了一起。

还和她说什么,和那个女人在一起,才明白,什么是爱情!

那她呢?她们结婚这么多年,有两个儿子,她一直为了靳家,付出自己的所有,不管是公司,还是家里,她的付出可以说,无法估计。

他竟然告诉她,和她在一起,就是一场商业联姻,他想结束!

她怎么可能,让她辛辛苦苦经营的婚姻,就这么毁灭在一个什么都不如她的女人手里!

靳夫人,陷入那一段痛苦的回忆中。

还好,最后,她守住了婚姻,也守住了她的丈夫,她赢得了这一场战争!

沈天姿心里也在算计着,怎么按照靳夫人所说的,怎么好好的安排一下她的计划!她一定不会放过简慕晚,只要除掉了简慕晚,靳司南才有可能,回心转意,才有可能看到她的好。

她现在,都和靳司南订婚了,她还怕得不到的人吗!

……

仅用了两个小时,孙泽就将这件事情,查得清清楚楚。

靳司南坐在盛世皇朝最大的包间里。

昏暗的灯光下,靠在沙发里的他,犹如尊贵的帝王一般,威严的不容一丝侵犯!

他的面前,站着几个人,被靳司南的无形中释放出来的气场震的双肩发抖。

“三少!我错了,是我利益熏心,一时鬼迷心窍了,去写那些报道,我们就是想蹭一下简小姐的人气,来赚点钱,真的没有别的什么心思。请三少饶了我吧!”

“三少,我也是一样的。”

“三少,你就放我们一马吧!”

靳司南坐直身子,目光冷冷的扫过面前的几人。

“沈天姿,你们应该都认识吧?”

几人一听,面如死灰!

“或许,你们不知道,我最讨厌有人在我面前耍花样!也最讨厌别人对我撒谎!”

“三少饶命!我说,我什么都说!”

“是沈天姿,是她要我们去拍简小姐和三少在一起时的照片,并且将经过处理的照片,全都发到网上。”

“是的,是的,她还有下一步的计划,今天的事情,我就是受她的指示,才去拦了简小姐的车子。”

“对对,三少,她还有下一步的计划!”

靳司南站起来,抬起脚,朝面前人踢去!

那人被踢中下巴,身子在半空中划出一道弧度,落地后,猛得吐了一口血!

他感觉,自己的牙齿都松完了,下巴更没有一点知觉,满嘴血,像是开了水龙头一样,往外冒!

一旁的人,全都被靳司南踢飞。

这些人,哪里是他的对手!两三下就已经撑不住了!

“敢惹我靳司南!我看你们是缺坟头草!我送你们几根怎么样?”

面前的几人,一个个蜷缩在一起,不断的摇头。

“孙泽,马上给这几家公司的老总发个信息,就说,我靳司南在盛世皇朝,等着他们,让他们过来赴约!立即马上!”

“是!”孙泽立即点头。

……

简慕晚从靳家老宅回到家里,屋里黑漆漆的,靳司南还没有回来。

“妈妈,爸爸是不是又要忙了?”

------题外话------

2018,希望各位小仙女们美美哒!心想的事儿都能成~顺便求一下月票~2018第一天嘛,让二暖也美一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