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4章:滚!三少的怒火/军婚蜜宠:老公,套路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简慕晚点点头,“是的,今天时叔叔把他叫走了,估计又要忙了。”

“妈妈,珩珩在家里陪着你,咱们哪里也不去了。”简子珩今天也被那样的影响吓到了,那些人好恐怖,好狰狞。

“如果,今天不是我吵着非要出去,也不会遇到那些人。”

听着简子珩自责的语气,简慕晚蹲下来看着儿子,轻轻地捏了捏他的小脸,“不要这么想,如果是别人有心安排的,想躲都躲不过。”

“妈妈,那些人怎么那么坏?为什么要这么做?”

“有很多事情,是大人的世界里的,小孩子不懂,也不需要懂,你只要记住,不管发生什么事情,有爸爸和妈妈在,什么也不用怕,知道吗?”

“妈妈,那些坏人,会不会像对陆叔叔那样,对付爸爸?”

简慕晚没想到孩子会这么问,一时间也不知道怎么回答。

“妈妈,我好想长大!”

“珩珩不是每都在长大吗?我们珩珩已经长得好高了呢!”

“不,我希望我长成大人,这样,我就能保护妈妈了。”

简慕晚将简子珩搂在怀里,轻轻地拍着他,“宝贝,妈妈不怕,不管遇到什么事情,妈妈都不害怕。相信妈妈好不好?妈妈会保护好自己,保护好珩珩。”

“妈妈,他们为什么要骂你,为什么说你和爸爸在一起,是抢了别人的老公?他们说爸爸和别的女人在一起,和别的女人定婚了,是吗?他是不是不要我们了?”

“不,不是的!爸爸绝对不是不要珩珩了,他有不得已的苦衷。”

“他真的和别的女人定婚了吗?”

“是的,不过,他不会和那个女人在一起的!”

“妈妈,你要加油,要把爸爸抢回来。你答应我好不好?你不要放弃爸爸。”

“好,我答应你,我不会放弃他,我会看好他,不让别的女人有机可乘,好不好?”

“嗯。”简子珩这才安心的点点头。

“很晚了,去休息吧。”

简慕晚将简子珩哄睡着,一个人回到房间,将放在柜子一角的那个破旧的木盒打开,拿出那条金色的钢琴掉坠,因为时间太久,颜色有些暗,她将这个吊坠紧紧的握在手里,没有再放回去。

拿出那张照片,看着妈妈年轻的样子。

“妈妈,我有些理解你。请原谅当初,我对你的指责。妈妈,我好想你。”简慕晚轻轻的抚摸着这张相片,“妈妈,或许,他会因为别的原因,娶那个女人,但是,我却还是舍不得离开。或许,这就是命?”

今天,她坐在车子里,被那么多人围着骂,心里,真的很不滋味。

沈天姿那天,以正室的身份,高调的出现在她的面前和她谈条件,她就已经做好,想要离开的准备了,可是在燕城,她差一点死去,更明白,她想要的是什么!

……

清晨,第一缕曙光照在大地上,一连阴沉了几天后,终于迎来了冬日的暖阳。

今天,也是这一年的最后一天,除夕。

靳司南开着车子,来到靳家,管家立即开门,将他迎了进去。

客厅里,沈天姿陪着靳夫人坐着,佣人正在准备早餐。

“夫人,三少回来了!”

沈天姿直接站起来,脸上带着一丝兴奋。

她来靳家这么久了,终于见到靳司南回来一次!

今天是除夕,他是回来,和家人一起吃团圆饭的吗?听说,今天靳老爷子,靳家大少二少都会回来。

靳夫人看到靳司南,怒声质问:“你还知道回家的路啊!天姿和你定婚都这么久了,你都不回来看一看!”

靳司南抬眸朝沈天姿望去,目光凉薄。

沈天姿对上这道目光,心微微发紧。

“阿南。”她唤了一声。

靳司南二话不说,直接指着门口的方向:“是你自己滚出去,还是我扔你出去?”

沈天姿愣住了,脸色涨的通红。

靳夫人站起来指着靳司南:“你怎么说话呢?马上向天姿道歉!天姿是你的未婚妻,她住在我们家里,天经地义,你竟然赶她出去?你以后别回这个家了!”

“妈,我……”沈天姿朝靳夫人望去,眼中的泪水在打转。

“发生什么事了?大早上的吵吵闹闹的。”靳谨枫从楼上走下来,看到客厅里僵持的三个人。

他顿时有些头痛!

这个家,从沈天姿和阿南定婚后,就没有过一天太平日子。

“爸,我不知道我做错了什么,阿南竟然要赶我出去。”沈天姿可怜兮兮的朝靳谨枫望去,说着泪水就控制不住的往下掉。

靳司南走上前,拽住沈天姿,直接将她往外拉去。

靳谨枫没想到,靳司南竟然会这么做,一下子愣住了,没有反应过来。

靳夫人立即追了上去,朝靳司南喊道:“阿南,你做什么?”

靳司南不理会,直接将沈天姿从大门口丢出去,沈天姿没有稳住,跃坐在地上。让她更没有想到的是,一阵闪光灯对着她不断的闪烁着。

她立即抬手,挡住这些人的拍摄!

“这是怎么回事?”靳夫人看着眼前的情况也愣住了,都忘记去把沈天姿拉起来。

沈天姿看着面前熟悉的媒体,她前几天才和他们约好,怎么对付简慕晚,怎么这些人,转眼就拿着镜头对着她了?

“不要拍了!”她直接冲这些人喊道。

这些人,没有一个理会她,闪光灯继续闪烁着。

沈天姿挣扎着站起来,接着一团东西朝她砸了过来,全是她的衣服还有日用品,散落了一地!

“沈天姿,要是你缺男人,不如今天就来我的盛世皇朝上班,随便你想要多少男人都可以?至于你想当靳家的三少奶奶,想嫁给我靳司南,再等十辈子我也不会正眼瞧你一眼,别以为,逼着爷定了婚,不知廉耻的住进靳家,你就是靳家的少奶奶,就能嫁给我靳司南。你做梦!”

“靳司南,你!”沈天姿指着靳司南,她总算是知道,在靳司南这里,对她的羞辱,一次比一次过份!

定婚宴,还有今天的这一出,她沈天姿的脸算是丢尽了!

“收拾收拾你的东西,马上滚出我的视线!”

靳司南说完,转身走进靳家,靳夫人看着这些媒体,眉宇紧紧的拧在一起,靳谨枫也愣在那里,不知道怎么办。

靳夫人走上前,扶起沈天姿,朝面前媒体说道:“不要再拍了,小两口因为一点小事争执,床头吵架床尾和。”说完,就要扶着沈天姿朝屋里走。

“沈天姿!你敢往前走一步,我废你一条腿!”

沈天姿的身子一僵,不敢再往前走一步。

只见靳司南站在二楼的阳台上,举着一把弓,箭在弦上,拉满了弓弦,正对着她的方向。

“阿南!不要胡闹!”

“放下!”

靳夫人和靳谨枫同时喊道。

沈天姿的整个身子都在发抖,她就这么站在这里,与靳司南对视着。

最后,她依然往院子里走!

她倒要看看,靳司南敢不敢!她不能这么离开,她是他的未婚妻,摆过那么大排场的定婚宴!

“嗖!”

那只箭,划破长空,直朝沈天姿射去!

速度快的几乎和沈天姿抬起的步伐同一时间!

沈天姿吓到心脏骤停,可是现在,已经来不及反悔!箭射穿她的血肉,直接从腿中间穿了过去!

血顺着箭头,一滴一滴的落在还没有融化的雪地上!

沈天姿痛的差一点昏过去,跪了下去。

靳谨枫和靳夫人彻底的懵了!

靳司南发疯了!

“快,快把人送到医院去!”靳谨枫第一个反应过来。

沈天姿被送往医院,沈从之和沈夫人听到消息,愤怒的朝医院赶去!

看着躺在病床上,已经昏迷的沈天姿,沈夫人朝靳夫人望去,“怎么回事?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我好好的女儿,怎么会被靳司南伤成这样!还有没有王法了!我要靳司南以血还血,以牙还牙!”

“沈夫人,你冷静一点!一定是两个孩子有什么矛盾,发生争执了。”

“发生争执,就能拿箭乱射?靳司南这是想要我们天姿的命啊!”

“你们等着!你们给我等着!”

……

靳老爷子听到这个消息,手里的棋直接掉了,小白看着马上要输的棋局,偷偷一乐,一抬头看着靳老爷子的表情,心顿时一紧。

三少又出什么事了?

“人怎么样?”

“爸,人没事!腿可能以后,不能恢复如实,有可能会瘸。爸!阿南这一次真的是太过份了!怎么能这样,现在沈家不愿意放过他!你说,怎么办?”

“他自己做的事情,让他自己去承担。”

“爸!阿南这样,迟早要出事的!”

“好了,我知道了。”

“爸!”

电话被切断,老爷子站起来,走到窗前。

想了许久,他才拨通那个电话。

“我有两个消息,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你要先听哪一个?”

对方,沉默了一下,“先听好的吧!”

“你倒是心大!比我的心还大!”老父子调侃了一句。

“你说吧。”对方的声音,听起来十分凝重,丝毫没觉得,这是要听好消息的样子。

“恭喜你,当爷爷了。”

“啊?”

“阿南有孩子了。”靳老爷子又解释了一下。

“那坏消息呢?”

“这小子又惹事了!拿箭射了沈家的女儿,现在沈家的儿子还在他手里,不知道给弄成什么样子!沈家这一次,绝不会罢休!”

对方又是一阵沉默。

“罢了,这事我去处理。”

“或许,他自己有处理的办法。”

“他是有,你敢由着他的性子来吗?”老爷子反问。

不敢!这个答案是肯定的。

“辛苦你了。”

“唉!当初,就应该把这孩子给陆老头。”

“当初不是你抢着要吗?”

“谁让陆老头抢了我的暗恋了二十年的女人!他明明有喜欢的人,还要娶她!”

“原来,这么多年过去了,你心里还有阴影呢?”

“当然,这种事情,能是这么容易忘记的吗?!”靳老爷子极少提起此事,这也是他表面上,从来不和陆老头联系的主要原因,在外人看来,靳家和陆家关系看不出亲疏。

其实,他还是牵挂着陆老头的,每一次听到那老不死的入院,他都跟着着急。几年前,更是不惜老脸,去求陆老头让已承调教调教阿南。

这一次,他是真的头疼了!

“好了,不说了,这件事情,我只是觉得,必须得让你知道,我看看阿南怎么处理。”

“好,我相信这孩子,有分寸的,他不会做没有握握的事情。”

“你倒是有迷之自信。”

……

“晚晚!你看头条!”唐乐乐的声音从电话那边传过来。

简慕晚一听到头条,就觉得头大。

她放下故事书,朝怀里靠着的简子珩说道:“珩珩先自己看,妈妈有点事。”

“好!”

简慕晚打开电脑,唐乐乐的电话还没有挂。

“晚晚,你看到了没有?三少真的是太帅了,应总和公司的一些人,今天全部出现在公司上班,要收购另外几家传媒公司。”

“为什么?”

“你不知道啊?看来,三少是冲冠一怒为红颜,这是要一统江湖了!”

简慕晚听着乐乐夸张的口气,忍不住笑了笑,电脑网页已经打开了。

今天的头条,竟然不是她而是沈天姿!

沈家不择手段接近靳家,沈家大小姐不惜倒贴;靳三少未出席定婚宴,大年三十将沈家女赶出靳家!

沈家女不知廉耻,赖在靳家,号称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倒贴王!

沈家女一心想要嫁入豪门,沈家想要成为豪门,还差点火候!

沈家家世大起底,原来竟是靠这个发家至富。

论爆发户和真豪门的区别,沈家!

整个版面,全都是与沈家有关的字眼,简直达到了全网黑的地步,各种沈家的黑料,一波接着一波。

“晚晚,你看到没有?终于来报应了。”

这上面的报道上,没有一篇有沈天姿受伤的字眼,沈天姿躺在病床上,看着这些报道,差一点没有气吐血!

靳司南!你这是要绝了我的路吗?

------题外话------

二暖发了个月票红包~投完月票不要忘记去领红包~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