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5章:沈家要绝后了啊!/军婚蜜宠:老公,套路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沈天姿紧紧的握着双手,不明白靳司南怎么就那么薄情,就那么狠心!一点余地都不留!

她知道,靳司南一定是知道她找人去报道简慕晚,骂简慕晚小三,所以才这样还击!

他的心里,只有一个简慕晚!或许那些外面的女人,也是他故意释放出来的烟雾蛋!故意吸引别人的注意力,为的只是保护简慕晚罢了!

“真的是太气人了!”沈夫人大喝一声,“靳司南简直是欺人太甚!他有没有把我们沈家放在眼里!”

“竟然没有一家媒体愿意报道天姿受伤的事情!还说,会不会是天姿自己摔伤的,故意陷害靳司南!”

“等着,我要去告靳司南!”

沈从之也是一肚子的气!

突然,沈从之的电话响了,他一看来电显示,是家里的电话号码。

“爸!”一声哭腔从电话里传出来!

“天磊!”

听到这个称呼,沈夫人和躺在病床上的沈天姿都是一愣!

“爸!”沈天磊带着哭腔的声音从电话里传过来。

“天磊,你没事吧?你现在在哪里?别怕,别怕,有爸在!爸现在就去找你!”

“爸,我在家呢!”

“在家?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我刚刚到家,你们怎么都不在家?”

“你妹妹在医院里,我们在医院里陪她,你先等着,我们马上回去!”沈从之还没有挂断电话,就朝沈夫人喊道,“赶紧回家,天磊回来了!”

“天磊在家里?”沈夫人简直不敢相信。转身就往外走,“沈从之,你还等什么!赶紧回去!”

沈天姿躺在床上干着急,也无法下床。

沈从之夫妇以最快的速度,回到沈家,沈天磊躺在沙发上,沈从之简直不敢相信,面前的人,是他的儿子!

头发凌乱,长的都盖住耳朵了,身上到处都是灰,完全看不出衣服的颜色,瘦得皮包骨。

“天磊,发生什么事了?”

“你告诉妈妈,谁把你折磨成这样?”

沈天磊只是哭,全身都在颤抖。

他从昏迷中醒过来,就发现自己躺在一个黑煤窑的工地上,他的身上还有伤,也不记得发生什么事情了,怎么会出现在那种地方!

每天起来,就是干活干活,挖煤,拉煤,不干活还得挨打!一天只吃一顿饭,还吃不饱。

他试着逃跑了几回,被抽得全身都血痕,后来,他就和那些人一样,再也不敢跑了!

他说什么?他不记得了!

“你去燕城干什么去了?是不是靳司南?是不是他把你折磨成这样?”

沈天磊愣了一下,燕城?靳司南?他不记得了!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了!那个黑工厂被查,我告诉检查人员,我是沈天磊,他们才把我送回来的!”说完,沈天磊又开始哭。

这么长时间暗无天日的折磨,让他痛不欲生啊!

更让他难过的是,他还丢了一样东西!一样特别重要的东西!

沈天磊的回复,让沈从之和沈夫人愣住了!

不是靳司南吗?

听天磊这遭遇,活像是被拐到黑煤矿里做苦工的孤儿!他这么大人,而且身边还跟着那么多人,怎么可能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一定是靳司南!

绝对是靳司南!

但是现在,天磊什么也想不起来!

“去医院!”

沈从之二话不说,拉着沈天磊去医院。

当全面的身体检查出来之后,沈从之差一点没有一口老血吐在报告单上!生殖器严重损伤,睾丸破裂,还少了一枚肾脏!

沈从之只觉得,血压不稳,扶着一旁的墙壁才勉强站稳。

沈夫人一看这张报告单,直接晕了过去!

沈家要绝后了!

沈天磊躺在床上,虽然他感觉到了,但是现在确切的告诉他,还是让他难以接受!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啊!”沈从之哭着嘶吼。突然,他好像想到什么一样,直接拽着医生的衣袖,“医生,你再查一查,查一查他的脑子!他不记得有些事情,谁把他伤成这样,他也不知道,你看看有没有办法,让他恢复记忆!让他想起来,他是怎么受伤的,是谁把他伤成这样!”

“沈先生,你的心情我可以理解,但是我们已经做过脑部检查,并没有在脑部发现什么伤情,如果,他真的不记得,也很有可能是被人在麻醉的情况下,做了这样的事情,等他醒来,就已经是现在这样了!”

沈天磊是被靳司南活剖的,后来到了孔一凡的手里,孔一凡用了一些药物,沈天磊醒来,的确就是在那个黑煤矿里,而附近也有靳司南的人,主要是防止沈天磊逃走。

“天磊,你再想一想,你仔细的想一想。”

“爸,我想不起来!我真的想不起来!”

“不,我的儿子不可能就这么废了!不可能!”沈从之怒喝道,大步朝外走去。

……

盛世皇朝

时御霆优雅的端着手中的红酒,摇曳了几下。

“你把沈天磊放回去了?”

“放回去了。”

“我还以为,你没有那么轻易把他放了。”

“我不这么轻易把他放了,难道还给他开点工姿?毕竟挖了那么久的煤呢!”

时御霆差点没把口中的酒喷出来。

“沈家的事情,你准备怎么办?沈天磊他们现在,查不出来,但是沈天姿的事情,他们不会善罢甘休!”

“是吗?我等着呢!”靳司南笑了笑。

“我知道,你最近在找人调查沈家,不管你查到什么,我告诉你,这些事情,都不能轻易牵扯出来,牵一发,而动全身,你知道吗?哪怕是陆少在,也不敢一查到底。”

“我知道,但是,让沈从之老实一点,还是可以的!”

“你啊!今天是除夕,我答应我妈,回家吃饭,就不在这里和你浪费时间了。”

“是啊,除夕了!陆少出任务的时候还说,今年要回G市过年!”

时御霆拿衣服的手也僵住了。

“陆老爷子身体情况怎么样?”

“你说呢?有嫂子在,还能少担点心,我更怕的是,嫂子撑不住了!”

时御霆又何尝不担心。

“我晚点过去。”

“算了,现在,不去打扰他们,才是最好的。”

靳司南离开盛世皇朝,并没有直接回家,而是开着车子,去了沈家。

此时,沈家全家人都不在家,只有保姆和佣人。

靳司南是客,而且还和沈天姿定了婚,这些下人也不敢将人赶出去,只能恭敬的侍候着。

沈从之从外面回来,身后跟着沈夫人和沈天磊。

一进到屋里,看着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靳司南,沈从之倒抽了一口气!

“靳司南!你还敢出现在我面前!”

靳司南笑看着指着自己的这只手,“沈先生,大过年的,火气怎么这么大?吃被炮仗了?”他优雅的站起来,将手插在裤子口袋里,目光落在沈天磊的身上。

“哟!这不是沈大少吗?这是加入葬爱天团了?有没有兴趣签约到我的公司发展?”

“靳司南!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做了什么!你给我等着!”

“我听说,沈大少回来了,特意过来看看,另外,给沈先生送了一份贺礼,新年了嘛,大家都开心开心!”靳司南说完,从身上掏出一份东西。

沈从之一肚子气,一把抢过来翻了几下。

他的脸色顿时阴沉下来,“这东西,你是从哪里来的?”

“这东西啊?我那天和陈行长聊了聊,不过,这只是九牛一毛吧?我相信,我要是再去找陈行长喝点小酒,没准,他会说更多!”

“靳司南,你究竟想干什么!你敢动我?”

靳司南笑了,朝沈天磊望去,“有什么不敢的,这世界上,有太多神不知,鬼不觉的事情,不是吗?”

他的声音,犹如一阵阴风在沈从之的身上盘旋不去。

这一句话的意思很明显了,沈天磊被伤成这样,他沈从之,又有什么本事,查得出来是靳司南做的?

沈从之看着手上的这份东西,感觉像是被靳司南扼住了脖子。

靳司南抬起手,拍了拍沈从之的肩膀,“沈先生,我提醒一下,管管你自己的女儿,这一次射的是腿,下一次,没准就是脑袋!我靳司南看不上的女人,用任何手段,都是白费心思!别惹毛了我,后果,你承担不起!”

沈从之看着靳司南离去的背影,气得浑身发抖。

要是在平常,沈天磊绝不可能让靳司南这么嚣张!

可是,他今天也不知道是为什么,看到靳司南,腿都在发抖,更不敢与靳司南直视!

难道是,他在黑煤矿被打得太惨,内心深处的恐惧,全都被激发出来了吗?

他可能这么窝囊的啊!他可是沈家大少!

“怎么办?就任靳司南这么嚣张吗?你看他,欺负人都欺负到这个份上了!登堂入室这么公然的羞辱我们!”沈夫人被气哭了。

“退婚!我现在就退婚!你现在就告诉苏以溟,弄死靳司南!他绝不可能因为和沈家的婚约,帮助苏家的!”

沈从之看了一眼沈天磊,再看看手上的这份东西。

“先忍一忍,苏家最近,也诸事不顺。等苏家真正撑握大权,我们还用怕这些东西?”

靳司南回到家,一推开门,一股食物的香味扑鼻而来。饭桌上,已经摆满了好吃的。简慕晚系着围裙,还在忙碌着,简子珩围在餐桌旁,小脸上全是垂涎的神情。

靳司南看到这一幕,全身的散发着柔和的光芒。

他的心里,涌上一股甜蜜。

“妈妈,可以给爸爸打电话了吗?”

“可以了,你打吧。”

“我才不打,你的男人,你自己叫他回来吃饭!”简子珩的目光,一直盯着好吃的。

简慕晚还在关注着锅里的美食,也没有注意到门口站着的那道身影。

“儿子,把电话给妈妈拿过来。”

“好的!”简子珩将桌子上放着的电话递给厨房里的简慕晚:“快打吧,今天是除夕还要守岁的,而且,是我们和爸爸一起过得第一个新年,不能让他被人拐跑了!”

靳司南笑了。

没想到,儿子这么紧张他呢!

简慕晚一拨电话,竟然关机了!

靳司南本来还等着电话响呢,等了半天,没见电话响。他连忙掏出一看,原来不知道什么时候没电关机了!

屋里,陷入一阵奇怪的平静。

“怎么了?不接?”简子珩有些紧张。

简慕晚点点头,心里发紧。靳司南不会是回靳家了吧?这种团员的节日,应该和家人在一起。

“不会是被别的女人拐走了吧?”

“妈妈,你说话啊?”

靳司南没有马上走过去,他想看看简慕晚怎么回应。

“爸爸,可能是给你买新年礼物去了?”

“可是,天都黑了!”

“他今天不是已经把那个女人从他家里赶出去了吗?你看都有报道了。他不会被别的女人拐走的。或许,车没油了,电话没电了,各种情况都有可能发生。”

“妈妈,你心真大啊!”

简慕晚:……

“你一点不在乎吗?”

好儿子!靳司南藏得更严实一点,他更想知道答案。

“小孩子,别问那么多。”

“妈妈,那我们还出国吗?”

出国!?这是什么情况?为什么要出国?

“你要是饿了,先吃一点,填饱肚子好吗?不是说好了,等一下我们还要去给姐姐和陆爷爷拜年。”

“妈妈,怎么一说起爸爸的事情,你就什么也不想说了,你不爱他吗?”

“珩珩,大人的世界,你不懂。”简慕晚摸了摸简子珩的头,拿了一只碗放在他面前,“好了,吃吧。”

“我懂的!”简子珩想再和妈妈据理力争一下,“我知道,爸爸就是爱你。”

“只是一个爱字,太苍白,太无力,支撑不小太多现实的阻碍和压力!珩珩,妈妈觉得,现在也挺好的。”

“你不愿意嫁给爸爸吗?”

“真的,现在就挺好的。”简慕晚再次说道。

她能怎么做?让他和沈天姿退婚?让他现在就娶她?先不说,靳家的人会不会承认,她还会把他推入危险的境地!

------题外话------

求月票~小仙女们,沈家的下场,已经可想而知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