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7章:斩草未除根/军婚蜜宠:老公,套路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靳夫人,突然有了另外一个念头。

或许,她从那个简慕晚的身上下手,说不定有意想不到的效果。

那个女人,又是混娱乐圈的,说白了,不过是为了钱罢了。

这种女人,她向来是正眼都不会瞧一眼的,谁让靳司南看上了这个简慕晚。

……

简慕晚最近,一有空,就去陪着一诺,除夕夜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让她心有余悸。

这边,公司收购的事情,也进行的特别顺利。

星灿娱乐在规模上已经超越了当年占据娱乐圈一大半江山的艺航。

但是,公司的艺人,却只有两个,一个不算正式的翟亦扬还有一个喻瑞汐。

过了年,开工的第一天,简慕晚就下达了命令,让公司通过各种渠道,还始签约艺人。

她们不缺钱,也不缺人力物力,所以,她准备在今年,大干一场!

她已经把除夕夜,靳司南和她说的,要出国的事情,忘得干干净净。只是,暗暗对简子珩看得更紧一些。

一诺恢复的很好,再也没有那晚上,轻声的想法,简慕晚也暗暗松了一口气,把一部分的精力,放在公司这边,在应辰的把关下,公司一口气签约了七位新人。

有三位还是在校的学生,还有四个,是别的公司解约的艺人。

还有一个,已经有一些作品,并且人气也不错。

听说星灿在广招艺人,艺航更是把快到合约期的有价值的艺人,看得紧紧的,生怕被星灿挖走。

公司的架构也在不断的细至完善,应辰负责的一流的经济团队,国外高端形象设计师Abe带领着他的团队,强势加入,不论如何,都让一些人对星灿垂涎。

特别是,喻瑞汐在程之卿的剧里,演了一个挺重要的角色的事情,更是在圈子里传开了。

简慕晚的招艺人的要求,也非常简单。

会演戏,有演技!

连最基本的外型,都不作太多的要求。

磨砂的玻璃门后,简慕晚正在看着应辰拿过来的资料。

突然,她的手机响了,是一个陌生号码。

“喂,你好。”

“你好,简小姐,我能约你见个面吗?”

“请问你是?”

“我是阿南的妈妈。”

简慕晚的心,控制不住一紧,她早想过,也许会遇到这样的事情,只是,她还没有做好任何的准备,这通电话,来得这么突然。

对方没有说话,显然是在等她的答复。

“请问,什么时间,什么地方?”简慕晚暗暗吸了一口气。

她还无法断定,靳夫人找她是什么来意。

但是,听着靳夫人的口气,她的心里,就已经不抱任何期待。

“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是现在,然世纪大厦顶层的西餐厅。”

“好的,我大概需要四十分钟的时间。”

“我等你。”

简慕晚挂了电话,把办公桌上的东西全都收拾好,又细心的整理了一下自己,才朝外走去。

“夫人,你要出去吗?”应辰刚好走过来,朝简慕晚询问道。

“是的,我有事要出去一趟,你去东西放我桌上就好。”

“晚晚,我和你一起去吧!”唐乐乐立即站起来,朝简慕晚挥了挥手。

“不用了,我很快就回来。”

这种事情,她肯定要单独赴约。

四十分钟后,简慕晚来到靳夫人所说的地方,看着电梯里的自己,她轻声的告诉自己,这种事情,迟早都是要面对的!

电梯停下来,她整理了一下发型朝外走去。

她坐的是专属电梯,一下来,就有一位迎宾小姐主动走上来,“请问,是简小姐吗?”

“是的。”

“这边请。”

简慕晚跟在后面,看着眼前奢华的餐厅,这个时候,应该是下午茶的时间,但是,却没有一个客人,难道,今天下午,这个餐厅,就只服务靳夫人一个人?

她知道,靳家有多么高不可攀。

靳家在帝都,世代相承,一直是富贵之家,要说谁能和靳家相提交论,那也只有那个更加神秘的荣家。

靳夫人出来吃个饭,包下这家餐厅,也不算什么。

从一踏入这里的那一刻起,简慕晚就感觉,有一种从骨子里透出来的格格不入感,仿佛硬生生的将她和靳司南隔开了两个层次。

她们,不是一个世界的。

“靳夫人,您的客人到了。”

简慕晚看着面前完全看不出真实年龄的妇人,身上没有任何闪闪发光的首饰,只有一枚玉坠一个翡翠的戒指和手镯,看起来,却贵气逼人。

仿佛就像是老佛爷一样,金贵高冷。

与此同时,靳夫人也抬眸朝简慕晚望去。

只是一眼,让她有一种熟悉的感觉,接着,她看到简慕晚脖子里挂着的那枚钢琴的玉坠!陡然间,她的目光一寒,盯着那枚玉坠,久久不曾移开目光。

简慕晚下意识抬手,握着那枚玉坠,她不知道,为什么靳夫人在看到她妈妈留下的遗物时,竟然会是这样的反应。

难道,靳夫人见过这枚玉坠?

靳夫人立即收回目光,掩饰自己的失态。

表面上看起来,平静无波,此时心里却翻起了巨浪!这个简慕晚,难道是姓温的那个女人的女儿?那枚钢琴的坠子,她绝对不会认错。

姓温的女人,一直戴着,这是靳谨枫亲自设计,让人做出来的,只为了爱弹钢琴的她!

“伯母,你好。”简慕晚见靳夫人此时,一点情绪都不表露,主动打招呼。

“你还是称呼我靳夫人吧。”靳夫人说完,端起杯子里的水,浅浅的喝了一口。

简慕晚感觉,靳夫人给她的压迫感很强烈,她觉得,自己好像僵在了这里,哪怕动一动,都觉得有些突兀,直到,靳夫人喝了第三口茶水,才淡淡的吐出一个字:“坐!”

简慕晚挪到椅子边上,坐了下来。

“我听说,你现在和阿南在一起。”

“是的。”简慕晚直接承认了。

“你是哪里人?哪年出生?父母尚在?”靳夫人继续问。

简慕晚从内心深处,排斥这样的盘问。

靳夫人现在,只想搞清楚,简慕晚究竟是不是姓温的那个女人的女儿!姓温的那个女人,当年答应离开帝都,永不见靳谨枫,是不是就是为了保住肚子里的孩子!

她千算万算,竟然没有算到,那个女人肚子里有了一个野种!

“我也不知道,我是哪里人,幼年时,就离开家乡,我父母均已不在人世。”

死了?姓温的那个女人死了?

这么多年,靳谨枫在那个女人离开后,也曾心灰意冷了一段时间,后来一直没有再出过这种事情,而她也不再把那个姓温的女人放在心上。

她敢料定,那个姓温的女人绝不敢再回帝都!要不然,她会让那个女人,有一百种死法!

二十多年了!

那个女人怀的野种却出现了!

而且还和靳司南勾搭在了一起!

她绝不可能,让她接过靳家,接近靳家的每一个人!

还好,她见了简慕晚,早一点知道简慕晚的身份,要不然,等到这个野种都出现在靳谨枫面前了,她才知道,那个时候,为时已晚!

靳夫人问这些,也在所难免,但是,在简慕晚听来,却总是觉得怪怪的。

“离开阿南,条件随你开!并且,不要再出现在帝都,否则,后果,你承受不起。”靳夫人现在,想都不用想,她只想让简慕晚永远消失在她的面前,更不要出现在靳谨枫的面前!

“靳夫人,我知道,你不会同意,但是,我想,靳司南的婚姻,应该不是你的选择,而是他的选择。”

“你有什么资格,在我面前这么嚣张?”

“我没有资格,我只是说了我想说的话,如果,你今天来,只是想告诉我这些,谢谢你的提醒。”简慕晚说完 ,站起来,“我还有事,告辞了!”

“说吧,要多少钱?沈天姿曾经说过,你开口向她要一个亿,她出不起,我出得起。”靳夫人等着简慕晚回心转意,“另外,我再告诉你一件事情,你别以为,阿南是靳家的三少,嫁给他,就能觊觎我们靳家的家业,我告诉你,门都没有!”

“虽然,我知道,我说出来,您一定不会相信,但是我还是想告诉您,我从来没有觊觎过你们家的家业,现在不会有,以后也不会。”

“简慕晚你真不值那个价,你要想清楚,再一次,就绝对不会有这么好事情。”

“我想,我们不会有下一次的见面。”简慕晚说完,转身离去。

靳夫人气得喘不过气来!难怪她最近总是心神不安,原来,竟是因为这个,她必须要把简慕晚的情况查清楚,一她究竟是不是靳谨枫和姓温的那个女人的私生女!

许久之后,靳夫人深吸了一口气,心里后悔万分。

早知道,当年,她就不应该心慈手软,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

简慕晚来到地下车库,坐在车子里。

虽然,她知道,以她这样的出身,绝对进不了靳家,但是当她直接面对的时候,还是这么的会忍不住心痛。

她了解过,靳家的大少和二少,娶的都是出身好有家世的女孩。

靳司南,也不例外。

她一直都很清楚这一切。

前方一直停着不动的车子,突然闪了一下,简慕晚下意识的眨了一下眼睛,心里突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她立即启动钥匙把车子锁好,打开远光灯,与对面的那辆车子对射!

她完全看不清楚路况!突然发动车子冲了出去!

“别让她跑了!”

后面的车子迅速的追了上去。

他们也没有想到,一个女人怎么会有那么迅速的反应!

简慕晚还是没有办法看清前面的路,她听到刺耳的鸣笛声,凭着感觉,转动了一下方向盘,果然听到一辆车子从她身边开过!

她猛得闭了一下眼睛,模糊的看到前面有几个字!

她走返方向了,这里是出不去的!而且车子比较多,有可能被堵死!

后视镜里,看一辆车子朝她的方向追来!

她猛得开始倒退,与那辆办子擦出火星来!错开一个车身的距离之后,猛踩了一下油门,迅速的旋转着方向盘,只见那辆漂亮的跑车在原地一个旋转,发出刺耳的声音,借着两个空车位,一个飘移转了另外一个方向!

因为保镖的车子没有找到太近的车位,也不能随着简慕晚跟上去,只能在下面休息!

当他们发现简慕晚的车子被人跟踪的时候,简慕晚已经甩开了那些人,开往了出口。

“快,保护夫人!”

简慕晚冲出出口的一瞬间,有一种逃离地狱的感觉!刚刚那些人,来者不善!

究竟是谁?

难道是靳夫人?她感觉,又不像。

如果是靳夫人的人,又何必浪费时间和她见面谈判!

“妈的!让她跑了!”

“这个女人不简单,是我们轻敌了!”

“怎么和苏少交待?连个女人都抓不住,我们都没脸见人了。”

“现在,惊动了她,再想下手肯定就难了!”

“不知道,另外一边,进行的怎么样。”

“一个孩子,还能比这个女人更难对付?”

……

简慕晚汇入车流,她现在最担心的是珩珩,立即给靳司南打了个电话。

“靳司南,我刚刚在地下车库被人偷袭了。”

“什么?!”靳司南的声音听起来,万分急切!

“你不要着急,我现在已经甩开他们,我有点担心珩珩。”

“你现在在哪?”

“在世纪路。”

“这个时候,你不应该在公司吗?去那里做什么?”

“你先不要问那么多了,你能不能去接珩珩?”

“你怎么办?”

“我等保镖跟上来,然后直接回公司,你接了珩珩之后直接去公司!你一定要快一点过去!”

“好!”靳司南迅速朝外冲去。

幼儿园

突然来了几位叔叔,说是要突击检查幼儿园的娱乐设备。

这是帝都里数一数二的贵族幼儿园,管理非常严格,不管是什么人,进入学校,都要再三检验证件,确认过后,才会允许进入,进来之后,还会有专人监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